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46 第二幅地圖

第二更,有點遲,抱歉了!
  
  ---------
  
  “楊師長,這件事情,我需要回去考慮一下。”楚云升沒指望迷霧之城的那些官兵們嘴巴多么嚴實,當時危急萬分,能否活命都是問題,根本不可能考慮太多,快速提高自己的實力,才是他當時最為緊迫的事情。
  
  現在不管是南區防線,還是西區防線,滿地的蟲子尸體,楊百里的這個條件,對他的誘惑其實已經不大了!
  
  “行,我等待楚云升的好消息!”楊百里點頭說道,黑暗武士都有各自的修煉秘密,都是他們保命的根本,各種奇特的事情,這個時代都成這樣了,他也見怪不怪了,只要楚云升需要的,就是自己能夠和他進行談判的條件。
  
  卻在這個時候,錢德多火急火燎地從陣線警戒線外,帶來一個年輕人,二十多歲,看起比楚云升小很多,一臉的緊張。
  
  “楚哥,出事了,出大事了!”錢德多離地好遠,就扯著嗓門說道,楞是沒顧得上旁邊堂堂的第二主力師的師長在場。
  
  “嗯?”楚云升起初嚇了一跳,以為是寫字樓出了事,姑媽一家可都在里面呢!
  
  不過旋即想到錢德多一向大嘴巴,喜歡夸大其辭,兼又無丁顏派人來報信,想來應該不是寫字樓那邊出事了。
  
  “林小姐被人捉走了!”錢德多急著說道。
  
  “什么林小姐!?”楚云升緊急地在飛速在腦子搜尋和林姓有關的寫字樓家屬。
  
  “林水瑤啊!大哥!”錢德多大聲提醒道。
  
  “我、操!她跟老子有什么關系!?你找我干嘛!你小子嘴巴說話有點數行嗎?TMD亂說會嚇死人的!”楚云升差點破口大罵錢德多,現在,人和蟲子不停地廝殺,每個人的神經都高度緊張,親人的安危就成了他們為數不多的信念之一,一旦有個風吹草動,都能冒出半身的冷汗。
  
  就像自己明明知道錢德多是個大嘴巴,依然懸著一顆心,緊張萬分!
  
  “我,她,我,唉,楚哥,我也說不清楚,你讓他說吧!”錢德多被楚云升的勃然大怒嚇地一縮脖子,將他帶來的小伙子的推了出來,急忙撇清關系道,到現在他真個是弄明白了,楚云升根本對林水瑤沒啥興趣,自己也不再想自討那個沒趣。
  
  “你不用說了,她出事,你可以找政府,總指揮部,都行!我現在有急事要趕回西區防線,沒時間去管這件事情!”楚云升并非無情之人,林水瑤好歹也提供過第二幅地圖的情報給他,但他現在真的沒空,斗篷人再次出現,讓他越發覺得緊張壓力,他要趕緊回去找丁顏商量對策,然后以最快地速度將去他記下的那個豪宅區,將第二幅地圖找到。
  
  林水瑤不是景恬,景恬出事,他楚云升可以不顧一切,就是對抗黑武王,甚至是斗篷人,他也在所不惜!
  
  而且,楚云升曾順利地幫助她逃離了恐怖之城,雖然沒有一直送到金陵城,但林水瑤最后能得以安全到達金陵城,也是主要因為他當初加入東申大學的護衛隊效力的因素,所以他已經不欠林水瑤什么了。
  
  “你就是楚先生嗎?水瑤和我說過,只有你能救她回來!你聽我……”年輕人大急道,楚云升已經揮手召集姚翔等人,準備返回西區防線。
  
  “楚先生!水瑤說你一定會去救她,她說你要的東西,現在在她手上!”年輕小伙子急忙使出殺手锏,這是林水瑤最后交代他的話,說只要找到了楚云升,說了這句話,他就一定會來!
  
  年輕人本來不太相信,以為林水瑤是嚇糊涂了,卻不料這句話果然威力巨大,準備動手離開的楚云升,竟然一臉嚴肅地返回到他面前,讓他信心大增。
  
  “你叫什么名字?把事情從頭到尾詳細地說給我聽!”楚云升冷靜地說道,林水瑤并不是普通的女孩,起碼在楚云升眼里她是個會說假話會演戲的演員,雖然林水瑤堅持稱自己是個模特。
  
  孫教授他們并不很清楚楚云升當時為什么要趙小姐的玉墜,所以知道他還要找玉墜的人,只有他,余小海,以及林水瑤三人!余小海已經不在了,只有林水瑤一人知道,她說自己要的東西,那就一定是玉墜!
  
  但楚云升并太相信她,這個女孩很會耍心機,故意這樣說來匡他也不一定。
  
  “我叫梁希成,是林水瑤的朋友,就在剛剛不久,方郁森帶人強行帶走了水瑤,這個混蛋早就對水瑤垂涎三尺,以前有德多哥他們在,方郁森不敢亂來,現在槍王他們受了重傷,實力削弱,德多哥他們又不在,他竟敢闖入小區將水瑤虜去!……”梁希成咬牙切齒地說道。
  
  “你們住在什么地方?”楚云升想起了一個緊要的問題,打斷道,他昨晚路過發現第二幅地圖的豪宅,名叫帝景名苑,如果梁希成說的是這個小區的話,就能證實一半了!
  
  “住的地方?”梁希成有些莫名楚云升問什么問這個問題,但是很快就回答道:“帝景名苑。”
  
  楚云升心一沉,思索了片刻,道:“林水瑤說我要什么了嗎?”
  
  “我不太清楚,但是她最后掙扎的時候,是指著胸前的玉佩說那句話的,這枚玉佩是她來金陵城找到我后,她向我要走的。”梁希成搖了搖頭,有些黯然地說道。
  
  他現在心里其實很難過,林水瑤當時來找他,向他要那枚玉佩,他欣喜若狂,以為林水瑤在災難巨變下,終于答應了他的追求,卻沒想到,林水瑤要這枚玉佩,只是為了得到一個護身符。
  
  楚云升記得林水瑤說的那個老總就是姓梁,顯然那個梁總送玉墜給的兒子,就是眼前這個梁希成了!
  
  他冷笑一聲,這個林水瑤還真是厲害,在并不知道他是否活著到了金陵城的情況下,竟然事先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她知道楚云升一定會去找那枚玉佩,所以搶先將玉佩控制在了她自己的手中,如果不是可憐被人家捉去,恐怕不知道又要和自己談什么條件了。
  
  “說說這個方郁森,是什么人?”楚云升沉聲問道,姓方的膽敢在這個時候,搶走第二主力師黑武獨立團成員錢德多的人,明擺著是不怕得罪楊百里,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梁希成此時卻猶豫地看了一邊的楊百里,吱吱嗚嗚地嘀咕。
  
  “他老子是第三主力師的師長方柏瀟,爺爺是總指揮部的副總指揮!小兔崽子敢成亂動老子的人,楚先生,你放心,我馬上派人去向他老子要人!”楊百里似乎有些動怒道。
  
  “楊師長,你覺得這樣就能要回來人嗎?”楚云升心中雖然猛地一驚,這人身份的確非同小口,但仍不動神色地說道。
  
  方郁森老子和爺爺都是金陵城頂級的高官,楚云升還沒那么蠢笨地以為方郁森就是個腦殘的二世祖,什么都不懂,就會給老子爺爺惹禍的笨蛋!那是電視上才會有的事情,現實中卻恰恰相反,他們都精明的很。
  
  林水瑤的確很漂亮,但以方郁森目前在金陵城的權勢,什么漂亮女人得不到?非要去搞第二主力師的人,不是找不自在嗎?而且是在這個時候下手!
  
  楚云升雖然不知道真相是什么,但很清楚,方郁森一定是別有企圖,搶走林水瑤不過是他順手一舉兩得的事情,真正的目的卻根本不是她。
  
  而且這個目的一定是驚天動地的大事!否則現在金陵城岌岌可危,誰吃飽撐著了要自掘墳墓,搞內亂?一個能做到師長和副總指揮長位置的人,還不至于蠢到這個地步!
  
  他從不自負自己比人家聰明多少,他能想明白的事情,楊百里這種能混到師長的官員,豈能不知?什么馬上去要人,不過是暫時的嘴上的漂亮話,真能這樣就要到人了,那就出怪了!
  
  但楊百里現在應該比楚云升頭疼,要不回來人,顏面盡掃,他的黑武獨立團人人自危,無人會再信他。
  
  也許楊百里可能知道一些內幕,或者知道對方希望楊百里去怎么做,而他楚云升卻不知道,畢竟這已經涉及到高層之間的事情。
  
  也許并不是針對楊百里,而是針對槍王的!
  
  不過對方唯一漏洞,就是沒想到這件事關系到楚云升的切身利益,林水瑤身上的那枚玉佩,對楚云升而言,極為重要,這是所有人事先都不知道的!
  
  他現在就要看楊百里的態度和決心,所以故意用話激他。
  
  “楚先生,這件事情,我現在的確不知道太多的情況,我和你直言,方柏瀟和我并無過節,但有一點,人我一定要回來,如果楚先生愿意去,我全力合作!”楊百里皺著眉頭說道,梁希成的話,他都聽到,雖然不知道楚云升為什么對那塊玉佩有興趣,但是只要楚云升去,他就相信能要回人,平息黑武獨立團的意見。
  
  “好!我要貴師派警衛營跟我去,突襲將人搶回來!”楚云升已經想好兩套方案,第一套自己先根據古書和地圖的聯系,以自己的速度潛伏進去,迅速地將林水瑤帶出來,這樣神不知,鬼不覺,也不用擔心直接面對這股潛在的龐大勢力,第二套就是潛伏不進去,只能以勢壓人,他要集合第二、第九兩大主力師,以及總研究部,三大勢力狂壓方家,逼其交人!(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