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31 兇險突破

今天第一更,晚上還有一更。
  
  ------
  
  一旦沖破第二層融元體,楚云升的劍戰技千軍辟易,將出現十二道劍影,而更加充沛的本體元氣,足以支撐他在遭遇金甲蟲,并將其殺死后,依然能夠全身而退!
  
  修煉的過程艱難、枯燥、無味,需要極大的意志力,并不像傳說中身心愉悅,一個閉關修煉就如同睡一覺一般簡單。
  
  經過長時間的積累和沉淀,此時便是他構建第二層融元體的關鍵時刻,本體元氣在楚云升的調動的下,瘋狂地改造者身體的每個部位,不斷地融合本體元氣,形成更深一步的融元體本質。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遠處的炮聲都靜止了下來,四周的嘈雜聲也慢慢地變小,以致消失于無形,金陵城漸漸進入了寂靜的時分。
  
  楚云升此時卻恰恰相反,身體中的每個部分,每只細胞,每根神經,都蕩滌地洶涌澎湃的本體元氣的暴虐之中,一片混亂,隱隱地有些控制不住了。
  
  出事了!
  
  楚云升心中大驚,一定是哪里出錯了!
  
  融元體的改造,變成了融元體的摧毀!融元單體一個接著一個,被漸漸失控的本體元氣充斥到膨脹破裂!
  
  楚云升強行壓住心頭的驚慌,現在已經到了危急關頭!生死一線!
  
  一旦融元體徹底崩潰,等待他的不是成為廢人,而是直接死亡!
  
  歷盡生死的楚云升,心里清楚雪亮,越是這個時候,越是要沉著冷靜;越是驚慌,死的越快。
  
  古書前輩的思決本身應該不會有錯,二元天的境界,只是書中低級別的境界,修煉思決前輩說過已經千錘百煉,不可能出現大級別的誤差。而且前輩也沒有怎么提醒在二元天境界修煉時,要怎么當心修煉出叉,一切嚴格地按照思決,按部就班地進行就可以了!
  
  那么。一定是自己對思決字符的理解出錯了!楚云升當機立斷。
  
  古書的字符艱奧難懂,他有時候都是連猜帶蒙,根本無法確切地確定準確的含義。
  
  一元天的時候,修煉較為簡單,這點還體現不出來;
  
  制元符的時候。就是理解出錯了,也不過是制失敗,無關要緊;
  
  而二元天修煉自體,構建融元體,完全就是另外一個概念,一旦思決字符認錯,層層推進,小差錯,到了關鍵時刻,就可能演變成巨大的災難!
  
  現在就是這種“災難”的時刻。自己現在必須找出錯誤的原因,才能將本體元氣拉回到正確的法則軌道上來。
  
  第二層融元體的構建,幾乎是身體各個部分同時進行,本體元氣均勻分布,當第二層融元體構建完畢后,每個部分能夠產生、融納的本體元氣將進一步擴大。
  
  楚云升暗自揣摩,問題就出在這里了,第二層尚未構建完畢,本體元氣卻無規律地集中起來,急不可耐地要進入進去。而尚停留在第一層的融元體卻有融納不了如此之多的元氣,只能被直接撐破!
  
  找到問題所在就一定有辦法!楚云升暗暗給自己鼓勁。
  
  首先要將本體元氣平靜下去,不能再讓它們橫沖直撞了,否則離死也不遠了。
  
  一念閃過。楚云升當即行動,現在延誤哪怕一秒,都有可能墜入萬丈深淵!
  
  啵!地一聲。
  
  本體元氣在他操縱下,迅速地抽離身體。
  
  楚云升身上封印的各種元符,立刻離體,圍繞在他身邊的半空中。
  
  甚至是千辟劍。連同房頂上的一些雜物,都飄浮起來,猶如懸掛在空中一般。
  
  此時,他整個人就像處在一堆飄浮著碎片的空間里。
  
  小老虎早已覺察到楚云升的異常,焦躁不安地在他旁邊低聲嗚鳴,隨著時間的推移,楚云升本體元氣抽出體外越來越多,小老虎也掙扎著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托浮起來,跟隨著其他碎片,緩慢地旋轉在楚云升上空周圍。
  
  本體元氣的抽離體內只是暫時的,如果他不能夠立即以最快地的速度,完成第二層融元體的構建,這些本體元氣一旦再次返回體內,將加重破壞,徹底摧毀一切!
  
  楚云升的時間不多,有可能只有一分鐘,也有可能只有三十秒。
  
  他冷靜地快速分析這段思決,對幾個原本理解模糊的地方,重新推論,他現在不可能,也沒時間去翻古書,反復推敲確定準確的含義,只能靠試!不停地試!
  
  時間飛逝,一次,兩次,三次……全部失敗!
  
  本體元氣已經堅持不住了,開始大幅回流,楚云升心中頓時一片冰涼,再也壓制不止瀕死前的驚慌,連手都開始發抖了!
  
  眼見就要喪命當場,楚云升不死心地做了最后一次的嘗試,同時把心一橫,生死由命吧!
  
  抽出體外的本體元氣返回的一干二凈,懸浮的各種元符重新封印回楚云升的身體,千辟劍直直地掉落下來,一半以上插入樓板,小老虎也滾落在一邊,一切都重新歸于平靜,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
  
  楚涵擔憂地看著床上一直陷入昏迷不醒的侄子,她很驚慌,很害怕,因為同樣情景發生過在景逸的身上,那種結果是她無法能夠再承受得起的。
  
  自從楚云升來了之后,楚涵一家的境遇,急劇地發生變化,住的地方,從黑烏烏的窩棚到獨家小院,再到現在這棟大樓;吃的食物,從三天兩頭才有一次的粥湯,直接到連蔬菜都經常出現的在飯桌上,她聽說那是只有三大部門的上層人物才能吃到的東西。
  
  不論是以前的“土皇帝”陸亞明,還是后來那些比景逸以前跟的老大還要高一等級的黑暗武士,無一不是對她恭恭敬敬,尊重有加。
  
  甚至對面片區企圖欺負景恬的那些流氓,都被侄子直接連根抹掉!
  
  她明白這些都是靠侄子楚云升打拼回來的,但如果和楚云升的性命相比,楚涵寧愿還住在窩棚里!
  
  在她的眼里,什么東西都比不上兄長唯一骨肉的生命!
  
  “媽媽,哥醒了么?”景恬捧著飯菜從外間走了進來,詢問道。楚云升已經昏迷了近一天的時間,昨天夜里,小老虎突然從樓頂上跑下來,死命拖著景恬的衣角上去。才發現楚云升倒地不醒,她那時嚇得魂飛魄散。
  
  好在后來發現楚云升還有著呼吸,趕緊叫媽媽,兩人合力將楚云升抬了下去,到現在也一直沒醒。
  
  “我去找巫婆!”丁顏鎮靜地說道。他是除楚涵一家之外,第一個知道情況的人,也是最后一個,他上來后,就封鎖了消息。
  
  等了近一天,楚云升也沒醒來,丁顏再冷靜也有些坐不住了,現在大概只有擁有神奇治療能力的巫婆,能夠就醒楚云升!
  
  就在這個當口,楚云升猛地睜開了眼睛。一個巨大的怪物頭首先映入他的眼簾,接著就是被舌頭舔著臉龐的感覺,他條件反射并警覺地彈跳起來,下意識的想抽出千辟劍,卻落了個空。
  
  緊接著恢復意識的楚云升,才發現那是小老虎,啞然一笑,自己現在這個姿勢實在有些別扭。
  
  小老虎只是一個猛獸,根本不知道楚云升是昏迷并不是睡著,它一直不停地用舌頭舔舐著楚云升。以前它每次這樣做,楚云升就很快地醒來,但這次,無論怎么舔。楚云升都一直沒有醒來。
  
  不管楚涵他們怎么試圖移開楚云升,它都始終不肯放棄自己的努力,在它的世界里,只要舔,楚云升就會醒。
  
  楚涵不得不過一會就要給楚云升擦一次臉,否則還不知道被小老虎舔成了什么樣子!
  
  “云升。你醒了!?”楚涵驚喜道,眼角濕潤潤的。
  
  “哥,你可醒了,嚇死我們了。”景逸和景恬接連說道。
  
  “我沒事,出了點小叉子,讓你們擔心了,對了,我昏迷多久了?”楚云升感到腹中饑餓,估計這次也昏了不久的時間,到現在他仍是心有余悸,最后一次的嘗試救了他的命,后來的昏迷不過是自我保護,突破到二層融元體境界后,本體元氣開始自我修復那些爆裂的融元體,直到剛才,才完全恢復過來。
  
  現在除了有點餓,已經沒什么大問題了。
  
  “近一天,你沒事就好。”丁顏緊繃地臉終于緩和了下來。
  
  楚云升點了點頭,他餓的發慌,見桌子上的飯菜,也不客氣,坐下來邊吃邊說。
  
  丁顏在得知楚云升昏迷后,并沒有宣揚出去,依舊按照他和楚云升商定的計劃,讓姚翔和陸羽帶人去城外獵殺赤甲蟲,現在楚云升醒了,自然更加沒有什么問題了。
  
  楚云升本打算今天自己也是要行動的,昨晚的意外,不得不延遲一天,好在兇險異常的突破成功后,身體并無大礙。
  
  不過,楚云升再不敢靠猜測繼續修煉這段思決,雖然昨晚最后關頭讓他好歹蒙過去了,但是這種運氣幾乎不可重復,下一次說不定就直接死翹翹了。
  
  必須要徹底搞清楚思決上所有字符的確含義,否則以后的修煉只會越來越危險,楚云升暗自忖道,不過,他試過在密室里靜坐揣摩字符的含義,收效并不大,無奈之下,只能暫且通過其他方面,諸如制元符、使用元符、吸收元氣和戰斗……時的體驗,對照古書的效果介紹描述,零零碎碎的驗證一些字符,再綜合起來去理解,雖然有些慢,但起碼安全許多。
  
  除了要留心這些,明天出城,楚云升另外一個,最重要的目的是封印一些赤甲蟲,如果能碰到落單的金甲蟲,那就更好了,現在二層的融元體境界,劍戰技一次激發十二只劍影,只要附近沒有其他蟲子,封印一只金甲蟲,都不是沒有可能!
  
  他需要擁有一些令人出其不意的底牌,封獸符勉強能算上一個吧,當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人知道它的存在!(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