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127 斗篷人

戰甲胸盔前的“速”紋,剎那間流光溢彩,“速”之戰能當即迸發,不到數息,楚云升便出現在三樓,一腳踹開關押著景恬的宿舍房門。
  
  “你想干什么?不要亂來!”看押景恬的黑武,左手臂錮著景恬的脖子,右手持槍頂著景恬的腦袋,緊張萬分地看著眨眼之間就出現眼前,渾身包裹在流線型赤色鎧甲中的人。
  
  他剛才聽到樓下幾聲凄厲地慘叫,下意識伸頭看了一眼,堵在門口的同伙竟漂浮在一團血霧之中,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的他,尚未搞清楚情況,就被人踹門而入,一切都太快了,快到他只來得及用槍抵著人質的腦袋。
  
  “放開她,我饒你一條命!”楚云升劍鋒遙指,寒聲道,以自己現在的速度,也許可試試雷霆一擊,不過那是要壓上景恬的性命做賭注,對方好歹也是個黑武,萬一有機會開槍,景恬則必死無疑,對于楚云升來說,此時,景恬的生命安全是絕對第一位的!
  
  “別動!別過來!你以為我會信你嗎?退后!”持槍黑武面目猙獰道,在他的世界里,根本沒有放了人還能繞過他的道理!
  
  人質在他手上,才是最安全的保證!他沒想從宿舍大門逃出去,眼前這個身穿盔甲,手提長劍的人,給他極度危險的感覺,他不能給此人任何靠近的機會!
  
  一咬牙,他帶著人質,猝不及防地飛身撞破窗戶玻璃,試圖跳下三樓逃跑。
  
  他的如意算盤自以為打的好,卻不知他人還在半空中,地面上就射出兩道身影,凌射而來。
  
  一道是姚翔,沖起身影,一腳踩在墻上,借力跳起,出其不意地一把奪過景恬。踹飛持槍黑武。
  
  另外一道是小老虎,它直接拔地而起,風能盡展,一聲虎吟。半空之中,幾乎同時準確地鎖定咬死持槍黑武的喉嚨,這是它作為老虎野獸的本性,一旦攻擊,就會死死咬住獵物的喉嚨。至死方休!
  
  楚云升從窗口疾射下來,幾乎和姚翔、小老虎同時落地,以他的速度,就算姚翔和小老虎不突然襲擊,持槍黑武也萬萬逃脫不掉!
  
  “咳咳!”景恬一直被持槍黑武勒著脖子,憋紅了臉,剛解脫出來,呼吸還不順暢。
  
  姚翔一向是個老實人,陽光時代的時候,他還是個學生。論相貌也委實一般,連女朋友也沒談過一個,更不要此時懷抱著一個香軟如玉的少女,而且還是楚云升的妹妹,他條件反射地以為景恬是在咳嗽提醒他,連忙松開,面紅耳赤!
  
  景恬沒見過楚云升身穿戰甲的樣子,戰甲的頭鎧又有面罩遮蔽,當楚云升關切地走向她的時候,景恬有些驚慌失措。
  
  心切的楚云升一時忘記自己渾身戰甲。一把拉住景恬,上下打量,確定沒受到什么傷害,一只懸著的心才重重地放下。松了一口氣,平實無華說道:“嚇死我了!”
  
  “你?哥哥!?”楚云升的聲音,景恬自然是聽出來的,驚疑道。
  
  楚云升一愣,先還以為景恬是被撞壞了腦袋,驚了一跳。接著才想起來,自己還穿著一層甲胄在身上。
  
  戰甲在思訣的控制下,如潮水般的退去,返回到戰甲符中。
  
  “哥!”景恬立刻撲到楚云升的懷里,身體微微有些顫抖。
  
  “沒事了,沒事了。”楚云升摸摸她的頭發,安慰道。
  
  岳勁現在是心如死灰,一劍!那個男人只用一劍,他的手下六死四傷!如若不是他以二級甲等的實力,躲避的及時,那肆無忌憚的劍影只怕在他身上戳穿上無數個窟窿!
  
  他卻不知道的是,這些劍影都是自主攻擊的,倘若楚云升當時控制一下劍影軌跡,就算他是二級甲等的實力,也必死無疑!
  
  “我沒有碰她,真的沒有碰她!不信你們問她自己。”岳勁雖躲過了楚云升的劍影死亡絞殺,但卻被丁顏的人團團圍攻,身受重傷,乘著楚云升從窗戶跳下,救回景恬,丁顏的人攻勢稍緩,趕緊分辨道。
  
  大意了,太大意了!岳勁暗自懊恨。
  
  以前他做這種事情的時候,一向小心翼翼,首先調查清楚小妞的身份背景,后來機緣巧合下,他攀上西區第一霸主冰王手下的一員三級乙等的猛將曾行銳,就逐漸地肆無忌憚,偶爾也有一些小妞背后有些勢力,但無一不被擺平了!
  
  他本打算將今天捉到這個極品小妞自己先嘗個新鮮,然后再親自將她送給曾行銳,乘機再巴結他一翻。
  
  卻不料,一時色心,一時疏忽,竟惹來天大的禍事!
  
  頃刻之間,自己辛辛苦苦拉起的人馬,幾乎被此人一劍殺絕!連個說話求饒的機會都沒有!
  
  “全部殺死,一個不留!”丁顏眉頭一皺,冷喝一聲,催促手下道。
  
  眾人轟然應諾!
  
  “你們敢!我是冰王的人!”岳勁驚恐地大叫道,其實他根本沒資格和冰王說上話,但是此時也顧不了那么多了,扯上虎皮作大旗吧。
  
  “殺!”丁顏神色冷峻,離他有些距離的段大年心底都冒出寒氣,當時十三爺搶他的地盤的時候,可沒有如此大開殺戒,只是將自己趕跑而已,并沒有趕盡殺絕。
  
  “我、操!”岳勁見毫無生路,瀕死掙扎,二級甲等的實力完全迸發,不顧四個受傷的手下,不惜犧牲掉一個胳膊,渾身帶血,硬是沖開一個口子,拔足狂奔!
  
  “!”“!”“!”
  
  楚云升連擊三槍,兩中一偏,岳勁一頭栽倒在地上,全身抽搐,暗紅的鮮血順著身下汩汩流淌。
  
  “葉其勝,你帶人進樓搜索,岳勁的人,一個不留,全殺!”丁顏揮手叫來一個冰能二級黑武,發令道。
  
  “這些人也要殺掉!”丁顏忽然指著段大年等人,對楚云升說道。
  
  “你說什么?老段可是來幫我的!不行!”楚云升當即拒絕道,甚至有些微怒,不知道丁顏發什么瘋,或者說是啥殺紅了眼?在他的記憶中。丁顏一向是冷靜沉著的人。
  
  “他們一定要死!”丁顏這次說的很大聲,故意是要段大年他們聽到。
  
  他話音一落,段大年等人立刻像是炸開了鍋一樣,這事也太憋屈了。冒著生命危險來幫人,一聲謝謝都沒有,也就算了,轉眼之間對方還將恩將仇報,要殺光自己。實在是聞所未聞,聽所未聽!
  
  “老丁,我知道老段以前和你有過過節,但老段有恩于我,我楚云升一向恩怨分明,不管怎樣,我絕不會讓你動他一下,除非我死!”楚云升一把拉過景恬,站到段大年的前面,杵劍而立。
  
  形勢似乎有些復雜。楚云升毫不猶豫地擋在段大年身前,讓老段這一米八幾的肥漢子,頓時有些感動,眼眶都有些微濕,雖然這事有些憋屈,但正主楚云升卻絲毫沒有含糊,恩怨分明,他大感欣慰。
  
  “楚哥,丁哥!?這?你們!”姚翔見丁顏居然和楚云升反沖,有些恍然失措。
  
  “不殺他們也行。他們一定要加入我們,否則必死。”丁顏依然神色冷峻,毫無表情。
  
  “老丁,我想知道為什么?”楚云升伸手阻止要說話的段大年。他自然明白事情并非丁顏和老段有過節這么簡單,否則以前丁顏就能將段大年趕緊殺絕,剛才之舉,只是楚云升給老段一顆定心丸,表明他楚云升絕不會做出恩將仇報的混賬事情來。
  
  “楚兄弟,此事事關重大!我要單獨和你解釋給你聽。姚翔他人老實,我都一直沒有告訴他!”丁顏面色稍微緩了緩,又追加道:“段大年,楚兄弟這么幫你,我給你時間好好想想,是跟我們一起干,還是讓風火連城掃平你的老巢,孰利孰害,你自己想清楚了!”
  
  此時搜索宿舍樓的人已經出來,岳勁的手下已經全死在這里。
  
  “楚兄弟,我和你進去單獨談一下,讓姚翔在這里看著,他人老實,也向著你,沒你的話,決計不會動手,放心吧。”丁顏收起手槍,鄭重地說道。
  
  楚云升點了點,安撫了一下有些緊張的景恬,丁顏如此慎重,必定有什么大事,楚云升心里突地有些不安。
  
  小老虎卻要跟著楚云升,一只不會說話的動物,竟然丁顏也堅決不同意它跟著,搞得楚云升不知道他究竟想說什么驚天動地的秘密。
  
  在頂樓的最角落樓的一間宿舍,門窗緊閉。
  
  丁顏掏出一只金陵煙遞給楚云升,吸了一口,瞳孔微縮,異常平靜地說道:“在小站以及回來的路上,人多耳雜,不便細說。北區霸主火王,齊煊,和我乃是多年的至交老友,我和姚翔陸羽入城,多受到他的照拂。大約半個月前,一個身穿斗篷的人來找齊煊。”丁顏從衣服最里層,掏出一張紙,遞給楚云升道:“你先先看看,這是齊煊“死”前秘密交給我的遺書。”
  
  火王死了?楚云升心里一驚,似乎根本沒人說過這回事!
  
  楚云升展開白紙,上面凌亂寫道:
  
  十三老弟,見信如面,自斗篷人來后,商議未妥,身體漸出異狀,我料自己時日無多,卻不知緣故,日夜惶恐不安,昨日將小兒藏于紫荊山中,若三日后,我不來找你取回此信,則我已魂飛魄散,你若還能見到我,那已非是本我!
  
  切記!切記!切記!!!
  
  斗篷人武力奇高,使劍,有劍氣!以我四級黑武之水平,在他手下,依然走不了數招,我猜測斗篷人已是五級之上的水平,切記勿用為我報仇!
  
  乞你我多年之厚交,只請老弟保住我小兒的性命,為我老齊家留下一條血脈。
  
  &nbs;另,我窺得一絲機密,斗篷人急切尋找一件立方體,不知道何物!切記,斗篷人絕非我類,十三弟,萬要當心!!!
  
  齊煊頓上,2013年**月**日(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