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14 專員來訪

品反擺在張破爛的桌午!,桌腳還用磚頭摯了塊,泄繃期的年電光下。有點搖搖欲墜的晃動感。
  
  菜不多,只有三樣,一份土豆燒豬肉,一份不太匹配的蘿卜雞湯,還有一份咸菜;分量也不足,分別用兩個大碗和一只盒子盛著,那只盒子,楚云升還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覺。
  
  若是放在陽光時代,如此簡單的飯菜,可能連一百塊錢都不到!但論在此時,卻已經珍貴到不可思議的程度!
  
  新鮮飯菜的香味是無可抵擋的,即便是一向食物有所保障的楚云升,此時也是胃中痙李,自從申城那一鍋沒吃完的牛肉湯后,他就幾乎一直沒有吃到過這樣的熱乎乎的家常菜。
  
  這些日子,他吃的不是餅干、面包,就是臟呼呼的糊糊,再這么吃下去,楚云升覺得自己早晚要患上壞血病!
  
  比起楚云升。段大年的人更是不堪,不變說早已幾乎絕跡的蔬菜。就是豬肉雞肉,好多人都已經連續幾個月見都沒見過了!
  
  如果不是楚云升和他們的老大還未入座。估計早就直接開始動手扒飯了!
  
  “小逸還是不肯吃東西?。楚云升見姑媽端著一小碗雞湯,卻始終喂不進去。
  
  “他一心求死,是不想拖累我們楚涵昏睡之后,恢復了一絲她往日的柔韌,溫和地**著景逸的面頰,眼神中盡是母親的柔愛,輕聲道:“媽媽知道你痛苦,知道你生不如死,可是媽媽舍不得,你是媽媽身上掉下來的肉。媽媽不能看著你就這么沒了,”
  
  楚涵眼中含蓄著淚光,沒有要死要活的悲呼,只有那份對兒子的濃濃地執著地愛,她語氣平緩。猶如在獨自傾訴一般。
  
  一道淺淺的淚水,從景逸的眼角,刮過耳根,落在他散落的頭上,晶瑩剔透。
  
  “老鑲。你先去吃飯。讓我來試試”。楚云升接過姑媽手上的雞湯。他亦知道景逸自小便繼承了姑父和姑媽那份堅忍的性格,為了不浪費食物,為了不肯拖累家人,按景逸的性格一定是寧死不渝。
  
  “嗯。也好,打小他一直就最親你,你來勸他吧,一會老婚還有話對你說,你也瘦了不少!”楚涵整理了一下楚云升的有些皺疊的衣領,嘆了口氣道。
  
  “老鑲,你放心,景逸的事情,我會盡快想辦法治好他,你別著急。身體最重要楚云升勸慰道。神情篤堅,姑媽的消瘦已經到了觸目驚心的地步,而且還生著病。
  
  “我沒事,都是一些老病根了,你先吃一點再勸他吧,別餓著了楚涵點了點頭道。似乎根本沒有見到楚云升說能夠治好景逸的那句話。她的心已經涼了。
  
  “景恬。扶**媽先過去吃飯,我勸勸你弟楚云升囑咐道。現在全家只有景恬還稍微健康一點。
  
  景恬應了一聲,她不愛說話,但心里卻想著很多事情。
  
  父親的慘死。弟弟有兩度負傷、生不如死,最后母親也餓得病倒了。滿世界的黑暗、蟲子、怪物;混亂、饑餓、無助蜂擁而至,景恬只覺得上天無門,入地無縫,如同陷入無盡的深淵之中。
  
  當初賣房子的時候,景恬認識了總研究部的資料收集員程炳文。于是她左思右想,決定鋌而走險。“自愿”進行試驗,換取食物和藥品,雖然有人斷言尋常的藥物救不了景逸,但她仍幻想能夠救回自己的弟弟。景逸是覺醒的黑暗武士,只有他活著,她們這個家才有希望。
  
  她幾乎是抱著必死的準備。踏入了新食物研究部的實驗室大門。偏在這個時候,她和媽媽朝思幕想的表哥就像是從天上掉下來一般,神奇地出現她的身后,那一聲熟悉而又親切的大吼,那一連三個咱們的堅定,她當時就驚喜的懵住了,腦袋一片混亂。連那本從不離身的日記本。也竟忘落在研究部的實驗室而無所察覺。
  
  打小她和景逸就是楚云升的跟屁蟲,在她童年的印象中似乎表哥和父親一樣是無所不能的,上樹掏鳥蛋,下河捉螃蟹”總是能做到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隨著年紀的增長,她逐漸地明白,童年的想法是多么的可愛,父親和表哥也是凡人,并不是那樣的無所不能。父親的脊粱會隨著年紀的衰老而變的彎曲,表哥也會因為工作而煩勞不已;但唯一不變的就是他們對她和景逸的愛護,始終如同一面高大而寬厚的墻壁,堅不可摧!
  
  然而,當實驗室的盧主任點頭哈腰那一瞬間開始,她恍惚間又見到那個在烈日下。騎在桑苫樹上,摘下甜甜的桑果,喊她接著的那個無所不能的表哥!
  
  聲主任的態度酚大轉彎,總研究部特級研研究師的親自笑臉陪送,總研部門外的一車恭謹等候的黑暗武士。甚至還有一只古怪異常的小老虎寸步不圳,仲件地接路而車,令景恬如除夢境的那般虛幻。吐都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吃了那些實驗用的“新食物。”才產生眼前這樣的幻覺,如果是那樣的話,她寧愿自己永遠不要醒過來。
  
  現在,她扶著媽媽坐在桌前,周圍的那七八個完全可以在窩棚區橫行霸道的黑暗武士,只因表哥還沒有過來,竟無一人敢坐下動筷子”
  
  就連那個擁有二級黑暗武士徽章的胖頭頭,亦是如此,景恬還記得景逸曾經說過,他跟的那個,老大也不過是個二級的黑武!
  
  哥哥倒是總研究部的研究員?還是黑武總部的黑暗武士呢?又會是評定幾級呢?景恬不**有些疑惑。“景逸,哥知道你現在很難很難,咱兄弟倆也不說廢話,哥只和你說三件事情。”楚云升將雞湯放在床頭,景逸是心死。心不活。喂什么都沒用:
  
  “第一件事,你的傷,哥保證能治好,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哥說的不是安慰你的話,是事實,這個時代變了,規則變了,陽光時代束手無策的事情,現在卻并不困難,你給哥時間,快則一個月,慢則三個月,哥保證你活蹦亂跳的下床!
  
  第二,哥還活著,哥是從尸山血海中爬到金陵城的,不知道有多少次。哥都以為再也見不到你們了,可是哥硬是活了下來,還我找到了你們,別的道理我不知道,只曉得,只有你活著這一切才有可能,只有你活著才能知道未來會怎樣,死了就什么都沒了。”
  
  楚云升停了停,他怕說得太快太多,以景逸目前的身體狀況會反應不過來:“最后一件事,有你哥我在,你別擔心食物的問題,不要說**和你姐,就是你小子,哥也保證給你養的白白胖胖的!”
  
  楚云升笑了笑,兄弟間的打笑一般親密。
  
  景逸不能說話,但眼睛卻是傳神的窗口,楚云升說完三件事后,他的眼神逐漸恢復了生機,雖然不是那么明顯。但當楚云升再次喂他雞湯的時候。他終于不再反芻,喝下整整一小碗雞湯,楚云升考慮他許久未曾進食,不敢讓他多食。
  
  他一吃東西,楚涵和景恬便再也控制不住情緒,眼淚嘩地流了出來。
  
  “吃飯,吃飯”。楚云升趕緊岔開話題,捧起已經盛好的米飯。大聲說道。
  
  桌子太人多坐不下,段大年的人除了他自己坐在桌前,其他人都端著米飯站在一邊,分了點菜,動手開飯,可能是許久沒有吃過這樣的飯菜,整個窩棚里稀里嘩啦地全是快扒飯的聲音,鍋里的飯可是不多了,吃的快的,或許還能再添一碗呢!
  
  “請問,這是楚涵,楚嫂子家嗎?”窩棚外傳來一個小心翼翼的男人聲音。
  
  因為電筒放在窩棚里,光線反忖下,外面反倒愈加的黑暗不清,眾人此時正在埋頭扒飯,被這冷不丁一聲弄的莫各其妙。
  
  “你是哪位?進來說話吧!”楚涵楞了一下,若是以往,她抵死也不敢在這深更半夜里,讓一個陌生人進屋。如今站了一屋子的黑武,底氣自然足了許多。
  
  “楚嫂子。我是區里的路亞明!”路亞明提著盒子裝的稠粥,上面放著一罐午餐肉罐頭,面帶春風地說道。
  
  他已經通過周邊的街坊鄰居,打聽到今天當事人的姓名和住處,甚至家里的情況都摸清了一二。
  
  “是路專員啊,快進來坐,地方您委屈一下。
  
  。楚涵看清來,連忙站了起來道,路亞明掌控著生死攸關的食物分配權,儼然是這一代窩棚區的土皇帝,積威甚久,對楚涵原本一個,平頭百姓來說,他就是天大的官!
  
  因此她本能地有些慌亂,緊張之下卻是忘了自己侄子一群人強悍的身份。
  
  窩棚就那么大,哪里還有什么凳子可以給路亞明做,連老段都是坐在磚頭堆的凳子上,除了景恬乖巧地站了起來,老段和楚云升都紋絲不動。
  
  “不坐。不坐,不用客氣,楚嫂子,我就是過來看看,你吃你的,不用管我路亞明哪敢讓一個二級的黑武和總研究部的研究員給他讓座,連連搖手道。
  
  “路專員,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嗎?”楚云升丟下碗筷,波瀾不驚地問道。
  
  他在見到姑媽的時候,也見過這人,區里的分片專員,應該算是總指揮部的人,他當時趕到的時候,只見到了姑媽和金銳的沖突,之前的事情,姑媽還沒來得及告訴她。
  
  楚云升看路亞明手里雖提著東西,卻是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畢竟段老大的人是當著他們警察的面,直接殺了金銳。
  
  哂口第一章,求處*女訂啊!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