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111 初級研究員身份

景恬安靜地坐在冰冷地長椅上,眼前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半年前,自己還曾拿著散發墨香的書本,獨自一人坐在這座試驗大樓前的花園長凳上,沉靜在書中勾勒的世界里。
  
  半年后,自己依然坐在這里,不同的是,物是人已非,等待她的不再是下課的電鈴,而是生死未卜的恐怖試驗。
  
  “5號,準備進實驗室。”
  
  景恬輕輕合上那頁日記,一張有些發黃的照片不經意地從書中落了下來,彎下纖弱的楚腰,伸手撿起,干凈的拇指輕輕摩挲著照片上每一個人的臉龐,仿佛聽見了他們昔日的歡笑,她柔和的嘴角微微揚起,靜謐的眼神透出一絲明皎,手指最終停留在一個男孩的臉上。
  
  她平靜地將照片夾入扉頁,捧書懷中,施然地走向那扇冰冷的大門,在那扇門里面,幾雙眼睛正冷漠地打量著她。
  
  景恬輕盈地跨入大門,潤唇輕啟:“開始吧!”
  
  !
  
  一聲巨響!
  
  等候室的大門被撞開。
  
  “景恬!”
  
  景恬柔弱的脊背如同雷擊一樣顫抖了一下,她如入夢境般地轉身望去,懷中的日記落在了地上:“哥!”
  
  不信,懷疑,震驚,驚喜,壓抑,苦郁,……種種情緒在她眼神中依次釋放。
  
  楚云升三步并一步,風一樣地沖了過去:“你不想活了!?”
  
  他已經知道所謂的新食物試驗,其實就是總研究部為了解決越來越嚴峻的食物危機,將城外古怪的蟲子、生物收集回來,經過分析處理加工,然后尋找人類自愿者,嘗試食用這些被加工處理過的食物,再通過自愿者食用后的反應數據,并解剖試驗失敗后死亡者的尸體,一步步完善新食物處理工序和辦法,最終目的是將怪物和生物處理為人類可以使用的新食物來源!
  
  恐怖的是,這種實驗,當場死亡率高達50%以上,而僥幸活下來,健康也受到極大的損害!
  
  如此之高的死亡率,卻依然有人愿意前來自愿實驗,這些人的想法自然絕不是《自愿書》上寫的是為了人類未來的希望,而是為了食物和藥品,凡是自愿實驗的志愿者,都將獲得一定數量的食物和藥品,為此,許多人,如飛蛾撲火地“自愿”參加這個實驗。
  
  “哥,真的是你么?”景恬撲到楚云升懷里,緊緊地錮住他,生怕他飛散了一樣,夢囈般說道。
  
  楚云升輕輕地揣摩著她瑟瑟發抖的脊梁,分明地感覺她的害怕與顫栗,她不惜以生命為代價換取糧食和藥品,自己又有什么資格再去責備她呢?楚云升深吸了一口:“別怕,是哥哥。”
  
  “喂!還要不要做了?”桌子后面的實驗室的盧主任冰冷地說道。
  
  “閉嘴!”楚云升狠狠地蹬了他一眼,抓起景恬冰涼的手:“咱們不做了!咱們不缺糧食!咱們走!”。
  
  他一連說了三個咱們,拉著景恬就走。
  
  盧主任一拍桌子冷哼一聲:“她可是簽了《自愿書》的!東西她都拿了!必須要做!”楚云升身上并沒有三大部門的標志,因此他才敢如此說話。
  
  楚云升沒功夫理睬他,景恬還活著,已經讓他很激動了,她冒死來換食物,說明姑媽他們應該還在,他要趕緊帶著景恬去找他們。
  
  “攔住他們!”盧主任他今日之職位和權力,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巴結著他,求著他,可偏偏見楚云升根本無視他的存在,不由得火冒三丈。
  
  “讓他們走!”孫教授終于急急忙忙地趕到了,他雖然是黑武,但速度上遠遠不及楚云升,此時正好聽到不知死活的盧主任竟然要攔截楚云升,直接嚇了一跳,一個連火焰幻鳥都攔不住的人,就他們這點蝦兵蟹將能難得住?別讓反讓人家把自己千辛萬苦建立的實驗室毀了!
  
  盧主任一愣,剛要發飆,卻見來的人是孫教授,兇神惡煞地臉面,立刻換上熱情洋溢的笑容,春風滿面地小跑過來:“孫教授,您老怎么來了?”
  
  “小楚,真是抱歉……”孫教授沒理他,對著楚云升說道
  
  盧主任聞言大驚,能讓孫教授這樣說話的,那是什么背景?他立刻說道“這是您的朋友?哎喲,真是對不住,抱歉,抱歉!小王再拿兩袋方便面來,給人家補償一下,小姑娘受驚了,受驚了!都是我們工作不夠細致,資料不夠清楚,回頭一定嚴肅處理程斌文!”
  
  他這前倨后恭,前惡后甜,變化之大、之迅速,反應之靈敏,出手之大方,責任推卸之快、之徹底,令人瞠目結舌。
  
  楚云升沒時間和他浪費口舌,帶著景恬,在孫教授的陪同下,送出了總研究部防線外,臨走的時候,孫教授竟叫人加急特制了一枚總研究部的徽章,因為來不及評定,完全是孫教授一手特批,所以只是一個最低等級的研究員徽章,初級丙等。
  
  楚云升大概明白孫教授這樣做,是試圖拉攏他倒向總研究部,畢竟當時自己自稱是胡亂搞出來的圖形模型,令一眾科學家尤其是方教授的驚嘆不已,但他對孫教授的當時的隱瞞已經完全沒有好感,雖然說當時出這個主意的一定是杜岐山那個雜碎,但楚云升依然對他根根于懷,因為為此他差點喪了命!
  
  所以如今,大家都僅僅是相互利用而已。楚云升也根本不會因此加入什么總研究部,他還知道肚子里的那點貨,有幾斤幾兩。不過有這個身份,在金陵城也許也不是一件壞事。
  
  楚云升剛來金陵城一天不到,根本不知道這枚研究員徽章的分量,不過以為是和黑武徽章一樣,是個標志而已,大概方便進出總研究部。
  
  他不知道,別人卻知道,孫教授走后,面包車內的段大年等人,極度眼紅地望著他手上的徽章,總研究部正式研究員的徽章遠少于黑武的徽章,絕大多數總研究部的工作人員根本都沒有這種徽章,同黑武僅用來表明身份等級的徽章不同,研究員的徽章還代表著穩定的食物供給,醫療權利,以及家屬的特等保護權利等等,特權之大,無法想象。
  
  “乖乖,楚兄弟,你一前一后,進去不到半個小時,就混個研究員徽章出來,見過半個小時評定黑武的,還從未聽說過半個小時就評定一個研究員的。”段大年咋舌道。
  
  “等一會再說。”楚云升現在急切地要知道姑媽他們情況:“小恬,你爸,你媽呢?帶我去找他們。”
  
  “爸他沒了,被蟲子咬死的。”景恬堅強地忍著眼眶中的淚水不肯落下:“哥,媽媽還活著,她經常說當初要是聽你的話就好了……”
  
  姑父死了!?楚云升一陣眩暈,雖然他早做好一些心理準備,卻依然不敢接受現實。
  
  “小逸呢?”楚云升的聲音有些顫抖,景恬和景逸是雙胞胎,小時候,就跟著楚云升屁股后面充當跟屁蟲的角色,表兄妹三人關系非常要好,他此刻再怕聽到小逸也沒了的消息。
  
  “弟弟,弟弟他……”景恬再也忍不住,眼淚如同決堤一般沖了出來。
  
  ******
  
  金陵城西區
  
  這里聚集著大量的原金陵城的居民,因為各種原因放棄了自己的居所,被集中在這里。
  
  自從怪物出現以后,金陵城因為無人知曉的原因,沒有出現異空間的重疊通道,僅僅是一些從城市外圍闖進來的蟲子,因而在附近所有城市中,遭受的損失最小。
  
  因為有原金陵城大量本地官員的支持,這些人境況稍好過那些露宿街頭的難民,但也是稍微好一些,想要吃飽肚子,想要有醫療服務,那基本上是在做夢。
  
  “開飯了!”“開飯啦!”
  
  “別擠!”
  
  “擠什么東西啊!”
  
  “個呆B,哈曉得要排隊啊!”
  
  “多大的事呢?街里街坊地,動什么手啊。”
  
  ……
  
  楚涵低著頭,目光呆滯,手里端著破了一個口子的大碗,里面臟兮兮黑烏烏的一片,隨著人群的擁擠而無力的搖擺。
  
  她身體一向瘦弱,近來又咳嗽不止,有時候都能見到痰里的血絲,她想奮力地想擠進去,卻每次都被比她力氣更大的人擠了出來。
  
  “涵姐,抓著我的手,抓緊了。”劉三姐她本不是金陵人,是從東北嫁到本城,剛來的時候,因為地域習俗差距太大,加上劉三姐本是個豪爽的女子,容易得罪人,街坊們的女人們都喜歡說她的閑話,逐漸排斥她,也就是楚涵性格隨和,倒了成了她多年來的密友。
  
  劉三姐身高馬大,有時候甚至抵得上一個男人,她本名原叫劉宜,卻有個外號叫三姐,時間長了,人們漸漸忘了她的本名,不管年長年弱,都管這個風風火火的女子叫劉三姐。
  
  這些日子,如果不是劉三姐幫著楚涵,這三天兩頭才好不容易有一次的派粥,瘦弱無力、身體帶著病的楚涵根本擠不進去。
  
  “小哥,你行行好,多給一勺行嗎?我兒子躺在床上,起不來,我代他領一份,行么?”楚涵懇切的求道,每人只有一勺的米粥,分量少的可憐,一個人都不夠吃,何況兩人?女兒今天也不知道哪里去了,楚涵已經著急的麻木了,絕望了。
  
  ------------
  
  今天只有一更了,非常抱歉,有急事要出去,晚上可能半夜才能回上海,明天正常更新。
  
  有推薦票的兄弟,推一下吧,謝謝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