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92 奪權

[[[CP|W:148|H:200|A:L|U:http://file2./chapters/20109/21/1659706634206604308299004756978.jpg]]]
  
  小老虎
  
  -------
  
  小女孩身上套著一件大人穿的羽絨服,是銀灰色很常見的那種,衣服上面破了幾個長口子,里面的羽絨掙扎著露在外面,灰蒙蒙地一片。
  
  羽絨服的拉鏈是壞的,用繩子當做紐扣拴在一起,并不嚴實。衣服有點長,拖到膝蓋上,只露出小腿和一雙腳在外面,鞋子一只是破舊的灰色運動鞋,一只是略大一些的紅色鞋子。
  
  可能因為兩雙鞋子高度不等,小女孩走路的時候有些不大自然。
  
  她有些緊張地站在楚云升面前,像是怕被人識破了心思。
  
  可是眼睛卻一眨不眨地看著楚云升的手里端著的糊糊。
  
  “嗯,你來嘗嘗看。”楚云升突地想起了尸海中小車里那個慘死的只比她稍小一點小女孩,心抖了一下,將碗遞給她,再說什么也是多余,小女孩的眼神中透著無盡的渴望和饑餓。
  
  她似乎沒有聽清楚云升的話,站著沒動。
  
  “嘗嘗看……”楚云升努力地露出一個笑容。
  
  “啊!”小女孩看著楚云升遞過來的糊糊,像是被驚嚇一聲,終于聽清了,抬起藏在長長地袖筒里面的手,剛想要接住剩著糊糊的碗,卻又生硬的縮了回來。
  
  “叔叔,你吃剩下一小口給我嘗嘗就行了。”小女孩猶豫又膽怯地說道。
  
  “叔叔不餓,你吃吧。”楚云升拉起她的手,端著糊糊。
  
  “那我就吃一小口。”小女孩保證似地說道。
  
  她晃晃蕩蕩地端著糊糊,低下頭努力地靠向嘴邊,卻控制不住饑餓,吸了一大口,才依依不舍地松開嘴巴,臨了還用舌頭舔了一下碗邊。
  
  “好吃嗎?”楚云升將小老虎放在地上,點上香煙,他覺得心里堵得慌。
  
  “嗯,好吃!”小女孩不住地點頭道,又老老實實地將糊糊舉送到楚云升的面前。
  
  “好吃,你就拿去吃吧,叔叔不要了。”楚云升推開糊糊,說道。
  
  小女孩愣愣地看著楚云升,過了一會,才小心地問道:“可是你還沒吃呢,不會餓嗎?”
  
  楚云升搖了搖頭,沒說話。
  
  小女孩見楚云升不像是說謊的樣子,想了想,又緊張地說道:“謝謝叔叔,我可以讓媽媽也吃一點嗎,她好幾天都沒吃東西了。”
  
  楚云升擺了擺手,心緒有些莫名的煩躁,生硬地說道:“隨便你。”
  
  小女孩見他忽然變的有點“兇”,嚇了一跳,不敢再多說,端著糊糊,一腳深一腳淺地朝老崔的那群人走去,中間還回頭看了楚云升幾眼。
  
  其實楚云升根本不是在“兇”她,只是被小女孩影響到了他埋藏在心底不久的心緒,那段煉獄般的天地絕殺的慘景,讓他曾一度心懸灰寂。此刻清醒過來,小女孩已經受驚地跑開了,楚云升只能暗自自嘲。
  
  卻是沒過多久,楚云升的一根煙都未抽完,就見老崔著那碗糊糊,領著一個女人,和那個小女孩,急急忙忙地走過來,老崔走的快,女人只能跟得緊,小女孩被她拉走的有些跌跌撞撞。
  
  “楚先生,小孩子是太餓了,才不懂事,我把食物給您送回來,還請你不要走啊!”老崔急切地說道,將糊糊放在楚云升面前,里面糊糊絲毫沒少。
  
  沒多久前,因為食物,剛剛發生黎越的事情,差點鬧出了人命,老崔實在不敢再得罪這些覺醒戰士,普通人和他們差距實在太大,雖然他們名義上是雇傭了這七人,但是誰都知道,這里面的地位完全是顛倒的。
  
  當老崔聽到小女孩說新來的那個叔叔,將糊糊送給她的時候,就十分擔心,他估計新來的楚云升是因為不滿食物,想要離開了,因為他聽小女孩說,楚云升幾乎一口沒吃,就連老崔最為信任的趙山河也喝了一半的糊糊,否則餓著肚子,哪有力氣應付危機的情況?
  
  “什么要走?”楚云升詫異道。
  
  老崔楞了一下,脫口道:“您不吃糊糊,不是因為要走?”
  
  楚云升搖了搖頭,他之所以愿意被老崔他們雇傭,并不是因為他們能提供糧食,他的物納符里有足夠他食用的儲備,乃是因為他見到老崔他們時,那一刻心里莫名其妙的向往群體的復雜感覺,以及,他一個人帶著小老虎上路的話,他不可能24小時趕路,必須要足夠的睡眠,才能有精神應付趕路時候各種突發的危險情況,而老崔的車隊,可以換著司機,24小時趕路。
  
  因為不知道還要繞到多少路,前方一百五十公里會有什么情況發生,總之楚云升覺得能幾天內抵達金陵城的話,就算是很好的了。
  
  說清楚了,老崔也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普通人如果沒有覺醒戰士的保護,碰到一只蟲子都是死路一條。
  
  剩下的糊糊,卻是輾轉了一圈,楚云升說已經送給小女孩了,小女孩又要給媽媽吃,她媽媽吃了一口,又推給了老崔,老崔卻沒吃,帶回去送給那個懷著孩子的孕婦了。
  
  在小女孩媽媽的千恩萬謝下,趙山河吆喝了一聲,所有人都回到了車上,整個隊伍又開始重新出發。
  
  他們運氣很好,順著輻射區邊緣走了很遠,也沒遇到一只怪物,相反還遇到三架直升飛機!
  
  當見到武裝直升機的那瞬間,車里的人都跑了出來,有得甚至站在車頂上,大聲的呼救。
  
  黃仁寬最為激動,甚至拿起田維代的槍,朝空中連發數彈,希望能引起對方的注意。
  
  可惜,似乎直升機上面的人根本不為所動,掠過眾人的頭頂,一頭扎入茫茫地輻射區,逐漸消失在眾人的視野里。
  
  黃仁寬甚至不顧一直以來保持的四平八穩的形象,站在頭頂上激動地破口大罵,揚言等他到了金陵城一定要這些人好看。
  
  楚云升坐在車里動都沒動,他非常清楚軍方這個時候冒死派出的直升機,絕對不會是為了搜索幸存者,一定是有他們非去不可的任務,絕對不會為了一群幸存者調頭返航。
  
  一切還得靠自己。
  
  楚云升抓緊時間修煉融元體,他的劍戰技被初期的境界束縛的太深,只能發出六道劍影,遇到少量的蟲群還好,遇到大規模的蟲群,還有那種金甲蟲,只能脫力戰死。
  
  而且,他現在一張攻擊性的元符也沒有,還需要積蓄本體元氣,制這些保命的東西。
  
  如果能盡快沖破三元天的境界,他還可以大量地制封獸符,拘禁更多的怪物作為炮灰。
  
  晚上一輛汽車拋錨了,老崔帶著人搶修,楚云升知道自己也幫不上什么忙,靠在座位上打著盹,他一天拼命的修煉,已經筋疲力盡。
  
  為了下一步的新路線,黎越,趙山河等人又爭吵了一翻,趙山河認為繞去附近的鎮子尋找一下糧食,而黎越則認為就是餓著肚子也要抓緊時間趕路。
  
  這次黃仁寬也沒有不說話了,暗中反倒是支持了黎越。
  
  黎越說趙山河是婦人之仁,亂世中活下去才是最大。
  
  趙山河反擊他沒有人性,老崔的人已經三天沒吃東西了,再拖兩天肯定就要死人!而他們能吃都優先供給覺醒戰士,現在吃了人家保命的東西,卻要拋棄人家,是為禽獸。
  
  后來弄得不歡而散,到了夜里,乘著趙山河出去的時候,黎越悄悄地坐到楚云升的附近,說道:“楚,現在的形式很明了了,我們不能再聽趙山河得了,否則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現在七個人中,黃仁寬已經表示中立,巫婆和廚子答應站在我這邊,只要你一同意,******的田維代根本不敢反對。”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