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86 婆娑世界

他們的位置距離楚云升不遠,猛烈的爆炸沖擊過來,瞬間擊破了楚云升面前的窗戶玻璃,農家土建的房子本就不夠堅實,晃動了兩下,便轟然倒塌。
  
  楚云升本就筋疲力盡,身受重創,甚至意識都開始模糊不清,爆炸之始,先是直接被氣流掀翻,接著樓房倒塌,將他橫壓下來!
  
  那時,楚云升只覺得眼前一黑,頭上、背上、胸口都是一陣劇痛,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片廢墟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
  
  楚云升恍惚間又見到慈愛的母親,正在廚房做著自己最愛吃的菜肴,父親坐在沙發上看著無聊的電視節目,是他每次回家都能常見的情景,一點都沒變,就連父親的那句話都和往常一樣:回來了啊,餓了吧,你媽給你把湯都燉好了,洗個手先吃一點。
  
  他鼻子一酸,痛苦的思念之前瞬間爆發出來,上前抱住母親的后背,怪物出現以來,他心靈上的恐慌,不敢信任的孤獨感,深入靈魂的想念……他似乎有很多很多的話,要向她傾訴。
  
  可是話到嘴邊,卻只能哽咽著說出:“媽……我好想你!”
  
  正在他能明顯地感覺到媽媽熟悉的體溫的時候,場景卻轉瞬大變,一輛滿載的土方車出現了,伴隨著刺耳的剎車聲,碰撞聲……
  
  再次出現他眼前的已經是不能再叫他一聲“兒”的二老,而是兩具冰冷的尸體,而另外一個自己跪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哭喊:“爸!媽!……”
  
  那一刻,他痛徹心扉,肝腸寸斷!
  
  楚云升驚叫著睜開了眼睛,夢境破碎了。
  
  眼前一片黑暗,冰涼。
  
  四周寂靜如同地府。
  
  我死了嗎?楚云升腦海中首先冒出這個念頭。
  
  不過很快就被左腿的劇痛給拉回現實。
  
  “想起來,房子倒了,我被壓住了。”昏迷前的一幕幕又重現在他眼前。
  
  楚云升試著推了推身上的樓板,卻發現胸口的劇痛,催動元氣就更加地疼痛。試了幾次,終究不成。
  
  他四下摸索身邊,幸好千辟劍還在,以千辟劍削鐵如泥的鋒利,破開樓板并不費力。
  
  忍著劇痛,楚云升一塊一塊地切開樓板,將快要麻木的左腿拖了出來。
  
  一絲微弱的光線,從斷板斷壁的縫隙落了下來,楚云升估計現在大概是陽光時代的白天時間了。
  
  楚云升爬到廢墟外面,檢查了一下身體情況:頭破了,還再流血;胸口似乎受到了重擊,大概有幾根骨頭斷了;左腿跟是失去了知覺,不知道斷了沒有。
  
  六甲符也早徹底報廢了,否則他也不至于被幾塊樓板砸成這樣。
  
  好在命還在,楚云升自我安慰道。
  
  他從物納符里翻出了從醫院搞來的藥品用具,胡亂地給自己流血的地方貼上膠帶,他不知道自己的元氣能否對抗炎癥,又吃了幾片消炎藥,這個時代發炎感染的話,一沒醫院,二沒醫生,就等著死吧。
  
  周圍很靜謐,蟲子都像消失了一般,楚云升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肚子已經餓的前胸貼后背了。
  
  楚云升背靠在廢墟的一塊水泥磚上,簡單地吃了點東西。
  
  隨著食物的消化,楚云升體內逐漸恢復了一些熱量,視線也跟著逐漸變得清晰起來,在天空中一絲微光下,觸目所見的盡是尸體!
  
  他手指微微一顫,剛點上香煙落在地上,拖住毫無知覺的左腿,連滾帶爬地掙扎上了廢墟的頂端,極目而望,他便一下子就呆住了!
  
  尸體,全是尸體,一望無垠!
  
  死一般的寂寞,死一般世界!
  
  仿佛整個世界都已經死絕,只剩下他一人,孤寂地坐在廢墟的碎磚頂上。
  
  楚云升的手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猶如置身冰窟,渾身冰寒。
  
  一股莫名的恐慌不可抑制的淹沒他的心靈深處。
  
  “一定還有活著的,金陵城肯定還有活著的,不可能全部都死了,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楚云升一遍又一遍地喃喃嘀咕。
  
  仿佛是要強迫自己去相信。
  
  他從廢墟里找了一件木質家具,用千辟劍削出來一個拐的樣子,用左腋窩杵著,跌跌撞撞地跳過一具又一具的尸體,心懷著期望,朝著金陵城的方向艱難地瘸行。
  
  腦海中盡是全世界都毀滅了的念頭,他拼命控制著自己不要去想,他停地默念著元氣修煉思決,邊走邊吸收著天地元氣。
  
  走了一段路后,楚云升從古書上又費盡心機地找了幾段療傷用的思訣,也不管有用沒用,照著運用元氣。
  
  那些元氣進入體內后,很快地消融在被改造過的融元體內,轉變為本體元氣,接著那些本體元氣,停止對身體進行融元體造化,改為緩慢地修復著他受傷部位。
  
  楚云升不知道那些元氣是如何修復那些破裂的肌肉,拉斷的骨頭,錯亂的神經線,只能感覺到劇痛一點一滴地在減弱,知覺一點一滴地在恢復。
  
  就是這樣,他一瘸一拐地沿著曾經的高速公路行走,天空昏昏沉沉,了無生機。
  
  越是往前,尸體就越多,男人的、女人的、老人的、小孩的,堆滿了道路,它們的血液染紅了地面,凝固成暗紅的血塊,楚云升的腳上早已沾滿了這些滲人的血污。
  
  后來他幾乎無法蹦過那些密密麻麻的尸體,只能踩著它們前行,心里咯噔咯噔地。
  
  楚云升無法去估計有多少死人,仿佛從申城逃出來全都死在這了一樣!他越走越心涼,越走越心慌,如同行走在遍布尸體的地獄,幽僻,無音,昏暗,甚至連活著的蟲子都沒有一只!
  
  一切都像死去了一般!一個活物都沒有!永遠走不到盡頭!
  
  他覺得自己快要崩潰了,站在尸堆上,他蠕動著咽喉,終于忍不住了:“還有活著的嗎?還有活著的嗎?還有活著的嗎?……”
  
  沒有人回答他,依舊是死一般的沉寂。
  
  全死了?全死光了?連個一絲呻吟的聲音都沒有?
  
  他不信沒人活著,不死心地邊走邊喊:還有活著的嗎?還有活著的嗎?
  
  一堆一堆的尸體,冰冷而寂靜,如同冷漠無言的旁觀者一樣,任他吼叫。
  
  “還有活著的嗎?……”
  
  楚云升的聲音變得越來越低,越來越絕望。
  
  終于有了一絲微弱的聲音,從不遠地一個坡子上,堆滿尸體的車里傳來。
  
  楚云升心臟怦怦地跳了起來,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還有活著的,還有活著的!
  
  他連忙丟了拐杖,以最快低速爬了過去,是一輛普通的大眾小車,車頂上堆積了許多殘缺不全的尸體,聲音就在車里面。
  
  楚云升激動地扒開尸體,露出了破出一個大洞的車頂,再用力拉開車門,里面撲鼻的腐蝕粘液的味道。
  
  首先看到是一個女人,背朝上,趴在后座和前排靠椅中間,兩只腳死死卡在座位邊的縫隙里,雙手扣在座位下面,都被拉的幾乎變了形狀,甚至手指就完全反扳了過來,骨頭應該全碎了,只是手指還死命的拉著皮肉不肯松開。
  
  她的背部被蟲子的刀腿戳穿了好幾個大洞,腦袋也破了半個,卻抵死地壓在那里。像是護著一個比她姓名還有重要的東西。
  
  剛才那陣聲音就是從她身下傳來的,楚云升似是明白了什么,趕緊拉了一下女人的尸體,卻因為卡的太深太緊,根本無法挪開。
  
  心急之下,楚云升用千辟劍連車帶腿全部削開,這才翻開她的尸體。
  
  她身下死死護住的,是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扎著辮子,穿著藍色棉襖,懷里抱著一個布娃娃,臉色煞白,毫無血絲,肚子上被刺穿了一個血洞,已經死去多時。
  
  發出一絲聲音的,只是那個沾滿血跡的布娃娃。
  
  楚云升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靠著車門,胸口起伏不定。
  
  忽然間,整個大地都顫抖起來,猶如地震一般,地動山搖!
  
  “是那只金甲蟲,還是別的什么怪物?”
  
  楚云升冷冷地笑了起來:來吧,你們這些畜生都來吧!都死光了,死絕了,老子也不想活了!
  
  咚……咚……咚!
  
  一次次強烈的震動從遠方不停地傳來,連同他背后的小車都明顯地抖動起來,楚云升扶著車框站直了身體。
  
  昏沉地天空下,他見到了足以摧毀一切的東西。
  
  遠遠地天邊,出現一只巨大到無法形容的長腿怪物,每一條腿都足足有三十多層樓房那么高,身軀龐大,行動極為緩慢。
  
  每一次,它的腿落在地上,都帶著大地的顫抖!
  
  長腿怪從遠處出現,又從遠處消失,根本沒有注意到如同螻蟻一樣的楚云升。
  
  楚云升心如死灰:這個世界也許已經完蛋了吧!
  
  他默默地從小車里拿出那只曾經漂亮的布娃娃,坐在坡頂上,望著下面一望無垠的尸體,從物納符里掏出兩節新的電池,給布娃娃重新換上。
  
  這時,似乎起風了。
  
  風從四面八方涌來,灌入他的殘破的灰色棉衣,獵獵作響。
  
  楚云升按下布娃娃的一個按鈕,一個稚嫩的童聲飄蕩在這遍地死尸婆娑世界的上空:“螢火蟲、螢火蟲、慢慢飛……怕黑的孩子安心睡吧……短暫的生命、努力的發光……讓黑暗的世界、充滿希望……我的心、我的心、還在追……”
  
  -----
  
  晚上還有一更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