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3 身陷絕境

“那么,你現在還能認識路嗎?現在外面到處都是黑暗一片!”楚云升詢問道,如果這個男孩能認得路,相對于自己亂闖亂摸,成功率要大大加強!
  
  男孩點了點道:“認得!我們本來有三十多人,被圍困在這里后,很多次試圖從那里轉移,每次都被蟲子逼了回來,對了,你是從那邊過來的?”
  
  楚云升不假思索地說:“東邊,不過我沒有見到有蟲子!”
  
  男孩黯然地說:“你剛才殺死的就是游蕩在東邊的那只,之前,我們是實在餓的不行了,準備從只有一只蟲子的東邊突圍,可是還是被逼了回來,沒想到蟲子就追了上來,再后來你就知道了。”
  
  楚云升點了點頭,難怪外面有半截尸體,恐怕本來也是這群人的一員。
  
  “小伙子,我們做一筆交易吧,你給我帶路去南邊的華聯超市和西面的小橋,我辦完事情,可以護送你們去軍隊那里,怎么樣?”楚云升需要這個男孩引路。
  
  男孩聞言,爽快地回答道:“沒問題,只是菲菲她們……”經過赤甲蟲和刁定國的事件,男孩對楚云升的實力幾乎盲目相信。
  
  楚云升想了一下,說道:“先讓她們去對面的樓躲一下,我們去南面解決那兩只蟲子,這里反而比較安全。”
  
  刁定國在房間里大概也聽到楚云升他們要走了,竭斯底里的懇求楚云升帶他一起走,可惜楚云升頭都沒有回。
  
  樓外依然漆黑一片,時不時從遠處閃過的燈光勉強讓人不至于走到撞墻,楚云升依靠著夜視儀,帶著五人迅速的穿過街道,將剩下的兩男兩女安置在對面三樓的位置。
  
  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楚云升拿出三塊面包說道:“這兩塊,你們四人分了,小伙子,這塊是單獨給你的,我楚云升雖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說話算數,只要你幫到我,我一定護送你們去軍方大營。”
  
  楚云升順便報上了自己的大名,不過現在,這些人的興趣顯然不在這里了。
  
  餓了很久的人,見到面前香氣誘人的面包,猶如饑渴了幾十年的男人碰見沒穿衣服的女人一般,那毒辣辣的目光,讓人覺得,如果不是因為畏懼楚云升變態的能力,估計早就動手搶了!
  
  讓楚云升意外的是,男孩拿了面包,并沒有吃,而是小心翼翼地塞到懷里,雖然楚云升看得出來男孩的饑餓并不比其他少多少,吞煙口水的蠕動明顯地出賣了他!
  
  男孩藏好面包,高興地說道:“楚大哥,我叫張涵,你叫我小涵好了,我們現在出發嗎?”
  
  楚云升納悶道:“你不餓嗎?不先吃點東西再走?”
  
  男孩拍了拍藏面包的地方,笑了笑說:“放在這里,我就飽了一半!”
  
  “那好吧,出發!”楚云升也懶得再廢話,現在修煉保命要緊。
  
  有張涵的帶路,加上楚云升的夜視儀,兩人很快就逼近了華聯超市。
  
  透過夜視儀,很清楚地能看到一只赤甲蟲在街面上游蕩,另外一只安靜地潛伏在超市里面。
  
  楚云升忽然心悸一動,周圍天地元氣似乎有點波動,但是很快就恢復了正常,他查看了半天也沒有發現問題,并沒有太在意,這么好的機會他舍不得浪費!
  
  將張涵安排一旁的小樓里,楚云升摸著墻,微蹬在墻角,探出弓弩的箭頭,死死地瞄準著慢悠悠晃動著的赤甲蟲。
  
  射!
  
  寒冰箭呼嘯而出,高速運動的箭體帶著撕裂空氣的尖叫,猶如死神一般直逼赤甲蟲!
  
  赤甲蟲勉強在如此短暫的時間里做出它的最大反應,朝著破空而來的箭支噴射了半口腐蝕唾液。
  
  但是楚云升的箭實在是太快了,在元符和元氣的催逼下,寒冰箭直直劈開只來得及吐出一半的腐蝕唾液!
  
  整個赤甲蟲以及腐蝕唾液完全被冰封住,甚至還保持著噴射的狀態。
  
  似乎寒冰箭的冰封能力提高了?不過,現在沒有時間讓他去思考這個問題,華聯超市還有一只赤甲蟲似乎絲毫并沒有動彈,即便剛才外面的動靜足以讓它聽到。
  
  狡猾的畜生!
  
  它不出來,自己只能進去!
  
  用長劍迅速解決外面這只,然后收入物納元符,他現在來不及用攝元元符進行元氣攝取,里面那只,隨時有可能突殺出來!
  
  然而,當他小心翼翼進入超市內部的時候,夜視儀上忽然多了一影子,哦,不對,是兩個!
  
  里面竟然藏著三只,現在正在從三面朝著他包圍而來!
  
  楚云升頓時三魂齊冒!
  
  三只,以他的射箭水平,注定要同赤甲蟲近戰!
  
  可是,他現在沒有任何強大的攻擊性近戰技能,長劍的戰技必須在二元天境界后才能修煉最初級的。
  
  如果說只有一只蟲子,他還能利用六甲元符和長劍勉強應付,現在三只齊攻,他似乎幾無勝算!
  
  冷靜,自己必須冷靜下來!
  
  一定有辦法的!
  
  望著三只黑暗中逐步逼近的蟲子,楚云升知道自己必須盡快做出決定!否則一旦進入蟲子攻擊范圍,蟲子暴起的速度是不可以想象的!
  
  出口已經被其中一只封死,他現在已經是后退再后退,再退已是墻壁,退無可退!
  
  從未有如此絕境的楚云升,終于爆發了強烈的求生yu望,一陣陣壓抑地低聲怒吼著!
  
  既然退無可退,逃無可逃!那就來戰吧!
  
  戰尚可戰,那就決一死戰!
  
  心中戰火飛騰,意志自然堅定如鋼!左腿半跨一步,右轉身形,穩住弩身,寒幽的箭頭帶著死亡的氣息指向門口那只赤甲蟲!
  
  嗖!
  
  怒吼地寒冰箭幾乎與三只赤甲蟲同時發動!
  
  楚云升知道,他射出這一箭,不管如何,他都必定要遭受兩外兩只蟲子的夾擊,他不得不只能完全依靠六甲元符抵擋這波致命襲擊!
  
  飚飛突進的寒冰箭迎頭正中暴起的赤甲蟲,于此同時,另外兩只赤甲蟲的最大攻擊已經到了。
  
  沒有使用鉗子,也沒有使用腐蝕唾液,兩只赤甲蟲選擇了最為鋒利的如同鋼刀一樣的前腿,從空中帶著整整兩只赤甲蟲的重量轟殺而到!
  
  刺痛,鉆心的刺痛,如同骨頭被刺穿一般的痛疼,從背部擴散至全身神經!
  
  赤甲蟲的暴擊并沒有攻破六甲元符的彪悍防御,然而巨大的沖刺力、穿透力,讓楚云升在兩只蟲子合力暴擊之下,身負重傷!
  
  順著兩只蟲子的強大沖擊力,楚云升狼狽地滾向門口,只有一步,他就可以奪門而出!
  
  他沒有選擇那樣,如果將后背留給兩只蟲子,他知道自己的速度根本不是蟲子的對手,六甲元符雖然強悍地抵擋了兩只赤甲蟲的威猛合殺,但是他感覺的到元符的損傷和裂紋,最多只能再支撐一次兩只赤甲蟲的并力攻擊!
  
  他必須再次干掉其中一只,剩下一只赤甲蟲的攻擊,元符還是能勉強應付幾個回合的,絕對不能再讓兩只蟲子同時發起攻擊了!
  
  弓弩已經來不及再次上弦,跌滾中他已經順勢丟開了。
  
  生死一線的危機,戰火的意氣風發,讓楚云升迸發了有生以來的最大潛能!
  
  翻滾之中,強忍著身體內刺骨的劇痛,拔出手槍,雙手握牢,順勢一腳蹬在門框上,身體穩穩地斜停在地上,隨即,瘋狂地朝著最近一只赤甲蟲射擊!
  
  同樣由元符封印的手槍的威力,其實并不比弩弓差多少,唯一區別是赤甲蟲的能量是火屬性的,寒冰箭在效果上更加能夠克制它,而手槍的效果就顯得差了好多。
  
  所以,他也不管射中沒有了,完全是拼了性命一樣在開槍,充滿火元氣的子彈如同一朵朵絢麗的火焰之花,赤甲蟲的身上,超市的架子上,后面的墻上,朵朵盛開,楚云升覺得仿佛時間停止了一般,只是他依然在猛烈地扣動著扳機。
  
  是生是死,就看能否轟殺這只沖在最前面的蟲子!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