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19)     

第十章偷襲

非常感謝第一編輯組的三位編輯大大,這本書已經簽約,飄火保證每日更新不斷,精彩不斷,絕對完本,請諸位放心收藏!
  
  ------------
  
  楚云升整整興奮的幾乎不能入睡,他終于不用等上兩年才能進入二元天的境界,現在他的目標就是最少殺死兩百四十三只赤甲蟲!
  
  他必須走出房間,主動走入黑暗,尋找那些落單的赤甲蟲,然后殺死它,吸收它的元氣!
  
  配備好一張新的攝元元符,一只手槍,一架可折疊拆卸的弓弩與箭只,一把陽光時代就準備好的長劍,封印上神兵元符,作為近身戰斗使用。
  
  另外楚云升不放心地又制了一張增強體能和防御的六甲元符,弄完這些,已經是十幾天之后了。
  
  要想找到赤甲蟲并不難,時常從遠處傳來的令人驚悸的慘叫聲,以及軍隊猛烈的槍炮聲,無一不是表明著那里有著赤甲蟲的存在。
  
  以楚云升現在能力,最好是偷襲那些落單的赤甲蟲,如果蟲子成群出現的話,他只能落荒而逃!
  
  他否決掉去軍隊和蟲子交戰地帶撿便宜的想法,那些都是成群蟲子出現的危險地帶,再說他利用元符吸收元氣的手法,對于現在人類來說相當詭異,他還不想如同冰拳男一樣被軍方帶走調查。
  
  他現在的目標就是那些一兩只單獨行動的赤甲蟲,連三只他都不想正面對抗,如果六甲元符抵擋不住赤甲蟲的猛烈進攻,以及那種恐怖的腐蝕唾液的話,到時候他后悔都來不及。
  
  這十幾天,樓里的其他人都艱難地過著死寂一樣的日子,食物越來越少,迫使大家開始議論是轉移撤離,還是堅守到軍方控制城市,經常為此而吵翻了天。
  
  楚云升此時走出小區,讓很多人微微地感到嘆息,但是也沒人來過問,這些天很多熬不住的人都偷偷地出去想碰點運氣,弄點食物,但大部分人出去后就再也沒有回來,楚云升也被他們歸為這類送死的人。
  
  他找了一個偏僻的角落,從物納元符中取出陽光時代準備好的摩托車,牌子很大眾,就是為了以后很容易找到配件。
  
  戴上高價買來的黑幽幽的第四代夜視儀及配套的頭盔,楚云升腳踩油門,似乎有點拉風地朝著最近的一聲慘叫聲潛去。
  
  黑暗籠罩下的申城,已經完全沒有昔日燈紅酒綠的繁榮,偶爾飄過的車燈,如同死城里的鬼火一樣,四周寂靜漆黑的高樓大廈,也宛若吃人的怪物一般。
  
  楚云升趕到慘叫的地點的時候,只發現一具無頭的半截尸體,空空的腦袋在不遠的電線桿下,流出一地的內臟和血水,讓人看了作惡。
  
  赤甲蟲應該沒有走遠,他收回了摩托,手持弓弩貼著大樓的墻壁朝另外一條街潛走。
  
  夜視儀是從國外高價走私過來的第四代微光“無膠片門技術”的高性能產品,這種產品在國內屬于管制產品,控制的很嚴格。
  
  為了應付完全漆黑的黑暗時代,他還配備一只紅外輻射源,因為蟲子也許是因為它們那個保護罩的原因,自身完全不會輻射出紅外線,必須依靠周圍的微光反射才能發現它們,但是如果在完全黑暗的地帶,主動式紅外輻射源就成了探測到蟲子的必須裝備。
  
  轉過一個墻角,再轉過一個墻角,除了偶爾幾個驚慌失措的人類,一只赤甲蟲都沒有遇到,楚云升一陣惡寒地想到:估計現在,他是這個世界上唯一希望能碰見蟲子的人!
  
  正當他準備離開這一帶的時候,一聲刺耳的尖叫從對面一座大樓傳來,隨后就聽到一陣嘈雜驚慌恐怖的叫喊聲,楚云升心中一跳,連忙潛伏過去,隱隱約約地見到二樓的窗戶上破了一個大洞,里面情況不清楚,但是紅外成像顯示大約在五六層高的地方,有幾個影子晃動,因為墻壁的阻擋,不是很清晰。
  
  楚云升心神一凝,依仗這被六甲元符改造過的體能,依靠墻體上的凸起部位爬上了二樓的破洞,一頭鉆了進去。
  
  一路上他小心謹慎,因為過多的墻壁的阻擋,他不知道到底有幾只蟲子,必須防止意外出現。
  
  尖叫聲此起彼伏,甚至夾帶著哭聲,在幽靜的黑夜里,顯得十分刺耳!
  
  楚云升順著聲音一路爬到五樓,這時候他已經能很清楚地看到大約六個人和一只赤甲蟲,地上有著兩三具尸體,赤甲蟲大概并不急于殺光這些人類,估計它已經將這些人當成必死的獵物,正在不急不慢地吸食著一顆人腦。
  
  被逼在墻角的幾個人,卷縮在一起,時不時地發出絕望的驚叫,夜視儀透過墻壁看不清楚他們的表情,但是楚云升絕對相信,這些人一定和當時自己第一次面對蟲子時候一樣,充滿著驚慌。
  
  赤甲蟲甩掉吸干的人腦,目光肆無忌憚地在六個人身上掃來掃去,似乎是在挑選一個更加美味的人腦。
  
  六個人一瞬間同樣也明白了赤甲蟲的意圖,竟然集體都停止的驚叫,誰也不想先死,萬一這個惡心的蟲子吃飽了,也許就走了也說不定。
  
  赤甲蟲貪婪的目光很快就停止在一個面目清秀的女孩身上,被盯上的女孩頓時如入地獄,絕望、害怕、驚悸等等瞬間爆發,她哭著抱著一個中年男人的手臂,大聲說:“不要,不要是我,不要是我!……”
  
  周圍的人都是一臉既同情又幸慶不是自己的那種復雜而又矛盾的表情
  
  她充滿最后一絲的希望看著那個中年男人,卻絕望地發現,那個曾經給她許多山盟海誓的諾言的男人躲避的眼神,甚至這個男人用力的把手臂從她死死的懷抱中抽了出來!
  
  她絕望了,那一刻她終于有死了的覺悟,甚至心如死灰。
  
  蟲子爬了過來,她閉上了眼睛。
  
  猛然她發現自己被撞開了,一個身影將她籠罩在身后,她睜眼一看,是年輕的男孩,那個曾經說過喜歡自己的男孩,那個曾經被自己冷冷地拒絕過的男孩,此時轉頭對著她微微地一笑,那一笑在微弱的電筒燈下,顯得是那么凄涼與動人!
  
  眼淚靜靜地劃過她精致的臉龐,放佛那一天一地都停止在這一刻。
  
  然而蟲子并沒有靜止,對人類這種幼稚的行為,它絲毫不在意,既然有人愿意先上來送死,它也不急一時。
  
  男孩決然地看著那張腥紅的血口,朝著自己逼近,他緊緊地握住了女孩的手,死亡近在咫尺。
  
  所有人都震驚地望著這個男孩,有感動的,有覺得他傻的,但是無一例外的都認為男孩已經就要是死人了!
  
  赤甲蟲的血口令人驚奇地并沒有咬下,而是迅速的,甚至可以說是帶著一絲驚慌急轉過去,緊接著,就是一只散發著驚人寒氣的利箭穿破了赤甲蟲的防護罩,猛烈地刺入蟲子的身體!
  
  赤甲蟲幾乎沒有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立刻被咝咝的冰氣包圍,迅速成為一只赤甲蟲冰雕!
  
  一切是那么的突然,又是那么的詭異!甚至那只赤甲蟲還保持著回身的姿勢!
  
  六個人,一時之間幾乎全部無法思考!這一幕完全超出了他們的理解范圍!
  
  順著那只箭的方向,一個穿著灰色大衣,頭戴古怪頭盔的男人,手里拿著一只弓弩,正在打量著他們!
  
  -----------
  
  明天開始會加快更新速度。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