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777 寒靈主的背后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
  楚云升攜帶被封火蟲追上戰艦,回到寒靈主之前被囚禁的地方。
  在這里,卓爾人還要繼續對寒靈主的靈體進行研究,有了楚云升的配合,算是新艦以來第一具可完全掌握的靈體。
  雖然它來自于寒靈主,但已經掌控在楚云升手中。
  3961又將換了靈體的靈主仍安置在原位,只有移植到靈主靈體中的寒靈主被重新安置。
  縱然它改了名字,卓爾人對它的戒備也明顯地超過靈主。
  在楚云升追趕戰艦的時候,3961已獲得楚云升命令,開始與寒靈主商議進攻左旋的細節。
  楚云升返回戰艦后,立即進入戰艦的信息中心查看記錄,隨后便進入3961為與寒靈主交流而單獨設立的信息空間格。
  新式的快速戰艦包含原新艦所有功能,戥當時為以防萬一將全艦信息復制入快速戰艦,沒想到會以另外一種形式出現在新式的快速戰艦上。
  對于生活在新戰艦中的非卓爾人而言,已感覺不到任何與新艦有不同的地方,唯有卓爾人才能使用與體會新戰艦更多的功能與更強的地方,比如最簡單的方面:信息交互的速度。
  因而,艦內會產生一個較為尷尬的現實,明明整個飛船都重新設計,所有功能都得到提升,更有許多新的運用技術加入,全艦結構也都不同了,但如果里面的生命跟不上戰艦進化的速度,根本體會不到任何的變化,還以為住在原來的“房子”里。
  而且,即便卓爾人告訴所有人,這個房子已經不是原來的房子,但所有人都沒有任何辦法去證實卓爾人的話,如果有對卓爾人不信任的生命,還可能會質疑卓爾人在說謊。
  外形是唯一可見的區別,然后外形的變化也是最不可靠的變化,新艦本身就可以改變外形,并且,在進入動靜兩分態后,處于高速運動之中,外形變得更不可靠。
  卓爾人早已刷新全艦信息,艦內所有種族與生命都可以按照其權限查看各自可以接觸到的最新戰艦信息,有著楚云升的“作證”,大家只能強迫自己相信自己看到與接觸到的一切已經不是原來的一切,強迫自己接受明明一模一樣卻是不同的兩個東西且無法證明的這一違反“常識”的邏輯。
  對于它們的困擾,卓爾人從不解釋,也懶于解釋,當然解釋了也沒有用,“謊言”不可能用另外一個“謊言”去證實。
  楚云升回到戰艦,戰艦也重新啟航,艦內非卓爾人種族生命對此的認知困擾始終未得任何改變,也無法緩解,它將一直伴隨戰艦的快速進步而永遠存在,直到有一天,該生命被徹底淘汰,或者相反,成功跟上戰艦的進步。
  除此無解。
  然而,戰艦的進步如今正一日千里,如果不加入3961等卓爾人選擇的道路,改變自己而進入宏應用的大河,想要跟上卓爾人的速度太難太難,簡直不可實現。
  如果選擇堅持原先的道路,幾乎可以預見必定被遠遠地拋棄在戰艦身后,直至淘汰出局。
  這也是電在推測中所擔憂的,一旦新艦走上這兩個方向,大分裂幾乎是注定的。
  即便是楚云升也未必能夠阻止。
  認知的困擾還是小問題,誰也沒想到,雙方的第一個沖突竟如此早的到來,未進行改造的雷和已經改造后的卓爾人,以及改造后達到原三大族最低水平的種族,對楚云升捕捉回來的樣本目標已產生嚴重的分歧。
  卓爾人認為它們可以觀察到雷無法觀察到的地方,更為全面與準確,尤其是檢測與試驗的方法變得更多更先進,但雷堅持反對,比如卓爾人的檢測與試驗方法是一種宏去檢測另外一種宏,已經產生了干涉與擾動,不可能得出正確的結果。
  雙方都還沒有有效的成果,便無法確鑿地證明對方錯誤。
  這是戰艦內部的問題與危機,將來勢必蔓延至新艦全艦,楚云升以及三大族都沒有什么好的辦法,暫時只能將逗號戰艦作為新艦的先行試驗艦,將范圍縮小在本艦,以保證可控,尋找可以解決的辦法。
  其實楚云升也心里清楚,沒有什么更好的辦法了,要么準備新艦大分裂,他自己作為紐帶,勉強將兩者保持聯系,做為最壞情況下的解決方案。
  要么盡快真正地突破宏科技,哪怕只是一個點,一切于未來都可以迎刃而解,二者終將合而為一。
  于新艦內部危機而言,急需從樣本目標中產生第一個宏科技公式,而于外部危機而言,則急需在宏應用上的突飛猛進,竭盡全力地提升現實的生存力量。
  沖突由此必將急劇放大。
  楚云升與新艦已經拼命地在壯大自己,生存的壓力卻有增無減,不論是將面對已經統一意見的左旋眾靈,還是位于前線的如今局勢,楚云升與新艦都仍然非常的弱小。
  也許在與冥匯合后,形勢會有所緩解,但誰也不能保證隨后左旋不會重兵云集而來,更不能保證前線越來越危險的變化。
  楚云升離開信息中心,進入3961正與寒靈主商議的信息空間格,便聽到寒靈主斷然道:“……這個方案,不用模擬我也能確定必敗無疑,左旋靈主豈是那么好騙的?
  這個方案甚至連靈主都騙不了!”
  3961冷冰冰地道:“根據你的說法,強攻不行,那只有欺騙的方式。”
  &nbp;
  寒靈主堅持道:“強攻肯定不可以,除非你們和我都想灰飛煙滅,掌控了異點星系的左旋靈主要擊殺送上門來的我們太容易了。
  再說欺騙,它們需要欺騙嗎?
  它們要殺光一切非異點星系以外的一切生命,露頭就被殺,你沒時間欺騙,別問我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曾得到的命令也就是這個。”
  信息空間格里,只有3961與寒靈主,靈主被排除在外,根據3961留在信息中心的記錄,這是寒靈主提出的要求,說是以防止泄密。
  楚云升進來道:“你自己的方案是什么?”
  寒靈主見楚云升進來,立即將3961放到了一邊,對楚云升道:“我已經和這個卓爾人說過無數遍了,它就是不聽,非要重定方案,它也不想想,是它更了解左旋和異點星系,還是我更了解?”
  3961仍舊不急不躁地冷冰冰地道:“你的方案需要我們對你完全信任,但你應該清楚,這是不可能的。”
  楚云升已經從它們的商議記錄中翻到了寒靈主的建議,但卻對寒靈主問起了另外一個問題:“原來左旋也給你分配了任務星系?
  那么為什么你和另外一個左旋靈主會跑去其他異常星系?”
  寒靈主大概早已準備好楚云升會有此問,不慌不忙地解釋道:
  “因為那里面有好東西,左旋并不能掌控所有異點星系,掌控之外的異點星系對我們一樣危險,左旋一直禁止我們擅自進入那些星系,但仍屢禁不止,為什么?
  就是因為那些星系里面有其他地方找不到的東西,這些東西不但可以幫助我們獲得靈位,還可以增加我們的生存機會,更可以讓我們知道這里到底發生過什么。
  最后這一點你可能有點奇怪,現在我也可以告訴你,我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為什么左旋還有新神國抵達這里的基本都是初靈,而罕見上位靈?
  新神國的事情我不能確定,具體情況要問靈主,但我不知道它會不會說實話?
  左旋這邊,我作為親歷者比較清楚,當時彩虹橋上血戰,強靈云集,大打出手,不僅有左旋的,有新神國的,還有許多來歷不明的,一團混戰,打得昏天暗地,堵塞了所有降臨通路。
  左旋后來集中了力量,以強靈為主體一邊拖住其他敵人,一邊間斷地沖開降臨通路,讓大量降臨經驗豐富的神使像是漏網之魚一樣強渡降臨通路。
  你知道死了多少靈嗎?
  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被命令強渡時,身邊一直在死人。
  我仍活著,并非我實力如何,也并非我懂得什么,或者有什么生存的經驗,只是因為我運氣好而已。
  第一波初靈以上的強渡靈生命幾乎全滅,不僅是左旋,其他勢力也是一樣。
  強靈更是連通路縫隙都靠近不了,一旦靠近就是被敵人不惜代價地集中滅殺力量。
  只有我們僥幸沖過來了。
  但你不要以為我們是一個整體,實際上,沖出來的左旋眾靈許多我都不認識。
  我們每一個人沖出來的背后都耗費了我們背后一方的巨大資源,那些強靈可不會在激烈血殺的戰場上,隨便不惜代價地保護你一個沒有任何背景來歷的神使去強渡降臨通路。
  所以也不能說單純靠運氣,應該是在這個基礎上,再靠各自的運氣罷了,強渡之前,我不是我背后一方唯一的上陣強渡者,只是在強渡之后,我是靠運氣唯一活下來的。
  我們這些僥幸沖過來的靈,不但有著左旋的任務,還要背負自己背后一方的私下任務,這些任務當中的一些,就是我和另外一個左旋靈主要去不受控的異點星系原因。
  也是我們在那個星系危機發生時立即相互廝殺的原因,當然我與它競爭紀子艦失敗還有其他原因,以后再和你詳細解釋。
  但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闖入非可控異點星系的事情也一直屢禁不止。
  我背后的一方是誰,請允許我不能告訴你,這是我將來最后的保命本錢,但我可以告訴你,它不是某一個靈生命,它是一個團體,一個由需求一致的靈生命們漸漸形成的團體,左旋之內,有許多勢力,它們也只是其中之一。
  我在它們當中不過是個隨時可以犧牲的小卒,但它們對你與新神尊的態度就是我曾告訴你的態度,它們只是需要一個新神尊而已,當然,實話實說,它們對你也不抱有什么希望。”
  說到這里,寒靈主望向冰冷的黑暗宇宙,凄然一笑道:“其實,我們這些僥幸沖過來的靈主,最終也將為了守住第一波大黑暗前的寂滅而犧牲,這種犧牲,又豈是靈主那些新神國的異靈可以理解的?”
  隨即它的話鋒再次一轉,陰冷道:“不過,你不要以為它們可以為大黑暗而犧牲就會與你取得一致,這是兩回事,宇宙就是這么殘酷,你要活命,就得殺到它們放棄新神尊,我的方案是唯一的辦法,前往我的任務星系,從它們的內部發起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