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776 誰人能敵

劉縣令春風滿面地由古塔出來,仿佛做夢一般,一掃先前的愁云,滿臉的快活。
  他這一生,小心翼翼,媚上逢迎,刻苦鉆研,到頭來也只是一個小小的縣令,臨退休了,得了一個天大的祥瑞,結果還被小人構陷,不但進京的美夢破滅,差一點還要被朝廷送去崖州養老。
  誰承想,世間之事總是千回百轉,正是該了他扶搖直上的氣運,任是多少鬼魅小人想擋都擋不住!
  他不要真仙對自己的褒獎,縱然再活上一百年又有什么用?就算是一千年,烏龜還是烏龜,變不成鳳凰啊。
  那廟堂之巔,指手畫江山,才是人間極樂。
  他不在乎自己能活多久,只在乎自己是否白活這一生。
  哪怕登上那廟堂之巔只一天,嘗過了那滋味,便是立時死了,也甘之如飴。
  即便天子求仙,也不只是圖個單純的萬壽無疆,是有前綴的吾皇,萬歲。
  皇在前,歲在后。
  沒有這皇,萬歲何用?
  萬年的樵夫?萬年的漁夫?
  那樣的萬壽無疆,簡直就是人間酷刑,劉縣令覺得還不如早早死了算了。
  縱然超脫一些,如烏龜一樣真活了百年千年,能像真仙一樣飛上天嗎?能像真仙一樣千里傳音嗎?能像真仙一樣將皇宮搬到自己面前嗎?
  那是仙,不是人。
  劉縣令覺得自己有了兩次仙緣就足夠了,尤其是最后的這一次,單獨的召見啊,普天之下,誰人能敵!?
  任誰想要再害他,總該想想他的兩次仙緣,萬一真仙要見他第三次呢,他若被害了,拿誰的人頭去頂?
  如此的仙緣,只要不是做實的謀逆大罪,誠炙求仙的天子怕是都會護著他。
  劉縣令出了古塔,便見老友的臉上堆滿了笑容,疾步上前,挽起他的手,就像當年同席讀書那般親昵地道:“光臣你真是叫人羨慕的福緣……此地不是說話的地方,速速回衙,官家還等著你的好消息啊。”
  劉縣令自然也曉得這個理,當務之急便是速報京師,本次他不但有了仙緣護體,還有老友背后的相公相助,怕是真的要讓京師震動了。
  他也不廢話,鉆上仆人們送來的轎子,一心催促著回衙。
  回到縣衙,劉縣令便將真仙召見的情況有所刪減地告知老友,又讓老友幫忙參詳,忙了到了天黑,終于定了一份初稿。
  稿中將真仙來歷大致描述,解決了王巨君的問題,當然也狂拍了天子的馬屁,說那真仙乃是天上掌刑之仙,該仙言稱當今天子乃是天帝之子,真仙不去京師面見天子,只是怕天上的刑氣沖撞了尚在凡間的天子,云云。
  于馬屁的解釋中,自然而然地帶出了兩個藥丸,又稱是真仙令他劉值代其獻給天子,以保天子于凡間福壽無恙。
  這藥丸的真實作用,自然不能公開地說,將來面圣之時,自有辦法。
  劉縣令與老友用盡心思,一字一句地斟酌,反復核對了許多遍,再找不到一絲可被攻擊構陷的地方,這才準備正式謄寫。
  一通忙碌下來,已到了半夜。
  劉縣令叫人送來夜宵,與老友飲酒暢談,今夜,他和老友無論如何都是睡不著的。
  從年幼之事起,兩人一直聊到如今的北方局勢。
  老友感嘆道:“若非朝廷已漸無良馬,明日遞出四百里加急已是極限,否則,官家早一日得到消息,不知要多高興。”
  劉縣令的酒勁也漸入佳境,他對馬的問題很有興趣,正要發表長篇大論,但照著酒席上不成文的規矩,總先要對著月亮作詞一首以表心志。
  今天天氣很好,群星璀璨,月亮也很大。
  劉縣令開始作詞了,端著酒杯,邁開老腿,一步,兩步……有了,他對著月亮剛要開口,一口老酒卻噴了出來,急道:“軒玉,軒玉,快看月,月,月”
  滿月之上,一個巨人當空一劍,將一個黑點斬出光芒之外。
  在劉縣令與其老友眼中,巨人和黑點的動作都很慢,非常慢。
  真仙正降魔?
  劉縣令與老友面面相覷,明天奏報恐怕又要改一改了。
  神使訶要是知道劉縣令這么想的,恐怕也不好意思再來見劉縣令,它可不是那個巨人,它是那個黑點,挨打的那個。
  它自接近這顆衛星,便一直被鎖定。
  這里沒有暗能量,靈蘊也用不了,科技的極限不足以讓它擺脫對方的鎖定。
  盡管它還什么都沒做,對方已經視它為重敵,不斷地對它警告。
  警告語言具有多種版本,但都來自藍色的行星。
  訶不予理睬,它連左旋的追殺都不在乎了,還會怕一個小小的警告?
  于是,它被劈了。
  并且直接被劈出很遠。
  它也因此受了重傷,不敢再過去,不怕歸不怕,白白送死更加愚蠢。
  訶的科技極限下反應速度跟不上那一劍,顯然有問題,大家若都在同等極限下,不應出現這種情況。
  它也很快找到了線索,以它母族強大的科技程度為基礎,它推測那顆衛星上存在反空間。
  劈它的那一劍能量便是從反空間溢出的。
  根據它以及它母族的記錄與了解,但凡出現反空間的地方,多半異常的危險。
  訶暫時放棄對這個衛星的調查,不過它也不準備馬上再返回藍色行星,有大量的“眼睛”在那顆行星,它短時間內回不回去都一樣,只要不靠近這顆衛星,“眼睛”的運行都很正常。
  等到“眼睛”找到那縷青煙的蹤跡,或者契約生命的目的地到達了,它才必須返回這顆藍色行星,并順帶去查看大陸西端的一些生命。
  這顆衛星的異常,讓它臨時改變了一些主意,它決定再去這個星系的其他行星上進行一次大范圍的調查。
  就在它朝著距離藍色行星最近的一顆行星飛去的時候,那顆衛星已經漸漸到了大陸的西端。
  其中一個“眼睛”又發現了一種很有意思的生物,這種生物竟然被該衛星所影響,導致生命體發生變化,似乎是退化?
  訶對這個退化后的生物隨后參與的一場黑暗戰爭沒有興趣,它對衛星與這個生物的關系才有興趣。
  這顆行星果然處處透著詭異。
  訶想要在這個行星系內找到一個降臨點,來證實自己的一些猜想,完善它從劉縣令那里聽來的傳聞其背后的證據鏈。
  弄清楚了這個,才能弄清楚它和契約生命為什么會出現在那個縣城。
  它初步判斷,這個星系中的其他行星或者衛星上,必定有一個存在降臨點。
  “眼睛”前往星系各處的探測還沒有結果,它便一個接著一個地去實地探索。
  訶原本打算先去劉縣令口中的熒惑星,據說那個王巨君的同伙就是來自那顆行星,由此,這顆星球上具有降臨點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在藍色星球的衛星上被劈后,它改變了主意,決定先去最近的行星上去尋找線索。
  對這顆星球,劉縣令稱之為太白啟明。
  訶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劉縣令所在的大陸東端文化中,對這顆距離最近的行星不惜贊美,用大量美好的詞語來形容,并賦予完美的形象。
  與此同時,大陸的西端,幾乎驚人相似地全力贊美這顆行星,甚至將其等同于一切之美。
  藍色星球的生命文明尚在地理隔絕的時代,出現對同一顆行星的觀念相同現象,也許仍可以看作是巧合,但隨著大量飛入地面的“眼睛”送回越來越多的情報,訶又發現,大陸兩端的傳說,在劉縣令所說的熒惑星上,再一次地驚人相似,都充滿著貶義,代表著災禍、血腥、殺戮等等。
  然而,事實上,被他們寄以美好的太白星,真實的情況卻猶如他們各種文化中的地獄!
  那顆行星上,環境暴虐,猶如不惜一切代價下大戰后的慘狀。
  而另外一顆,被寓以貶義的行星上,則要安寧太多,連自轉都與藍色行星驚人的相近。
  訶不知道這個神奇的行星系里到底發生過什么,它只是粗淺地一番調查便發現了許多奇怪的事情。
  它也不知道太白星上是否爆發過一場摧毀一切的激戰,不知道熒惑星是否是參與了這場戰爭。
  它需要探索才能得到證據。
  而就在它規劃著系內探索計劃的時候,大量進入藍色星球地面的“眼睛”發回越來越多的探索情報,終于讓它徹底地目瞪口呆!
  看著“眼睛”們統計出的物種數量,不斷跳動且不斷沖高的那個數字,訶震驚到無以復加。
  躲在山洞的時候,它其實對周圍物種數量已經發覺了一些異常,但絕對沒有想到,物種的數量如此之多,多到它除了震驚之外,只有一個念頭羨慕與嫉妒。
  萬分的羨慕與嫉妒!
  與藍色星球上的智慧生命所擁有的生物資源比起來,它的母族窮得就像劉縣令縣城中的叫花子。
  一貧如洗一般。
  任何一個星空種族如果發現了這個星球,恐怕都會興奮與幸福到尖叫。
  這還不包括開始進入地面之下進行挖掘的“眼睛”送回來的更刺激的情報地面上的那些生物不過是幸存者罷了,還有更多的生物已經徹底滅絕了。
  這顆星球簡直就是毫不在意地揮霍著令星空種族無比眼紅的巨量生物資源。
  這到底是一顆什么星球?
  震驚與不解,羨慕與嫉妒,等等之后,訶開始感到恐懼。
  面對左旋追殺,面對藍色星球的壓制,它都沒有恐懼過,但有一種力量,通過非武力的軟實力展現出來,露出冰山一角之時,才最撼人心。
  富有到何種程度,才能在這顆星球如生物競賽一般地瘋狂堆積生物資源?
  它無法想象。
  就連劉縣令縣衙門口被稱之為狗那種最普通不過的生物,竟然也有幾百種,不對,探索出的數字快要上千了!
  如果當初,它的母族誕生在這顆星球上,何至于會到今天的地步?
  訶被打擊得不輕,探索太白星的興趣都快沒有了。
  它也意識到,這個星球,這個星系的秘密,不是它一己之力能夠通過探索而解開面紗的。
  訶回頭再看藍色的星球,旁邊的衛星也正面對著它,似乎在嘲笑它不自量力。
  不過靠著來自星空種族的毅力,訶仍然堅持著去了一趟太白星,但結果已被它自己預見,并沒有發現“眼睛”探索到的之外的東西。
  它果斷地又一次地中斷了它的新計劃,停止前往熒惑星。
  去了也必定是浪費時間,它不可能看到任何東西。
  這時候,一個“眼睛”終于找到那縷青煙。
  確切地說,是那縷青煙主動攔截了一個“眼睛”,要不然還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時候。
  那縷青煙似乎在這段時間去了什么地方,非常的疲憊,通過“眼睛”告訴它,讓它盡快趕來匯合。
  另外,那縷青煙還向它索要“眼睛”的部分權限,以尋找仍在移動中的契約生命等等事情。
  訶對此并不在意,在趕回藍色星球的途中,以光速信息授權那縷青煙,可讓青煙部分地使用“眼睛”。
  但它卻沒想到,青煙獲得部分權限后,立即對一些生物進行抓捕。
  包括它之前感興趣地一些生物,也包括不久前發現與衛星有關系的退化生物。
  面對它的疑惑,青煙不耐煩地解釋:“這么跟你說吧,有個人肯定會來,一旦他來了,我如果還是打不過他的話,這些人的用途就是我保命的本錢,也是你保命的本錢……你看,我就說我解釋了你也不懂吧,以后不懂就不要再問了,好好干活吧。”
  訶的計劃一改再改,最后無奈地又回到藍色星球,在一個四棱錐體建筑物中見到了那縷青煙。
  “這就是你不聽話的下場。”
  青煙看了看訶以現有極限技術難以恢復的傷勢,幸災樂禍地道:“我都說了,到了這里一切都要聽我的指揮,你偏偏擅自行動,那個月球以后不要再去了,要么等我神功大成再去,要么等我說的那個人來了之后再去,否則和送死沒區別。”
  接著青煙又道:“別以為你還活著就以為是我夸張了,現在已經接近千年時間線,那個地方高度警備,不劈死你,是不想出意外罷了。”
  訶敏銳地道:“這里不過是彩虹橋的推演”
  青煙無情地打斷它道:“你覺得你認識的那個劉縣令會認為自己是推演出來的嗎?行了,不要再說這些幼稚的話了,我們還有許多活要干,我的貴命和你的小命都在這些準備上,我們一直要準備到下一紀開始,嘿嘿,要不了多久,你就會看到么才叫驚天動地,什么叫做鬼斧神工!”
  訶無視了青煙的傲慢,它到這里來,也不是為了活命。
  否則,它又怎會拒絕左旋那位位主仍給它留有的機會?
  它是為了……
  訶忽然一愣,它到底是為了什么?
  它竟有些想不起來了。
  看著面前這縷古怪的青煙,訶的意識中不知怎么地冒出一個了荒誕的念頭:它為什么會遇到這縷青煙?難道它真的已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