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774 由死向生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由死向生
  汲直循怎么從寒靈主靈體中弄出來,也是一個麻煩。
  楚云升占據了寒靈主的靈體,也是第一次進入一個真靈的靈體,一切都非常的陌生,而寒靈主自己則已成為外來者,能給與的幫助有限。
  靈主的靈蘊也早已從寒靈主靈體中撤離,再進去也找不到原來的路徑。
  好在卓爾人曾用全戰艦的資源存儲了一個寒靈主靈體入口數據,現在正好派上了用場。
  卓爾人按照楚云升的要求,將寒靈主靈體當時的入口再次打開,寒靈主與靈主各自以自己的靈蘊由入口進去,分別根據它們自己的記憶做窮盡式尋找。
  楚云升則以自己的靈蘊從內部窮盡搜尋。
  耗費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將汲直循從如同迷宮般的寒靈主靈體找到,在楚云升分配下,由靈主負責拉出去。
  寒靈主一側待戰。
  在汲直循離開靈體的一瞬,楚云升將用轉封方法將靈封轉移至已經準備好的一只戰蟲身上,那時,很危險,不知道會發生什么。
  靈主等楚云升也準備好的時候,向各方通報一次,開始倒計時。
  然而,很詭異,倒計時結束,靈主卻什么也沒有拉出來。
  確切地說,在汲直循被楚云升同時轉移靈封情況下拉出來的時候,在眾目睽睽之下,失蹤、消失了!
  此時,不但有寒靈主與靈主的靈蘊這里,還有火蟲的漣漪,新式戰艦中卓爾人最好的監測技術等待,卻沒有一個能監測到汲直循去哪里了。
  汲直循不可能無緣無故地消失,組成他生命體的物質也不可能完全地失蹤,但連靈蘊都發現不了,就足以令人不安了。
  如果被靈封封住的那個“死人”被宇宙清理掉,至少汲直循本身身體應該還是存在的。
  楚云升與卓爾人幾乎同時想起了巋靈主離奇失蹤的事件,新艦后來做過很多次信息復原,始終無法找到巋靈主的蹤跡,好像它憑空地就消失了。
  現在,汲直循又是這樣!
  楚云升立即先讓寒靈主與靈主向戰艦與火蟲匯合的方向撤退,他留在原地“斷后”。
  在對靈封封住的死生命問題上,卓爾人與楚云升的意見并不統一,它們更希望楚云升不急于將它暴露在宇宙或者送到火蟲的蟲典上,仍以汲直循的形式保留下來,已供它們研究。
  對于死生命存在的問題,卓爾人非常有興趣。
  但也就是五序不在這里,否則一定比楚云升還要反對3961。
  卓爾人歷史中一個重大的轉折點便是死亡試驗,從此四分五裂,逐漸消亡。
  3961無法說服楚云升,便只好執行命令。
  現在汲直循憑空消失了,3961便緊急地對楚云升道:“根據新艦復原的信息,與巋靈主失蹤情況高度相似,我正在調冷星人阿里過來,重新建立它的經歷,我們是否原地繼續觀察?”
  楚云升卻向它與火蟲殤同時下令道:“你們先走,立即加速戰艦。”
  火蟲馬上就走了,倒不是他們開始聽楚云升的命令了,而是楚云升本體在它們腔體里,它們比什么都覺得安穩,才不去管寒靈主的那個靈體會怎樣呢。
  3961惋惜地聽命,加速戰艦離開。
  等它們都走了,原地星空中,只有楚云升的寒靈主靈體,以及被衛命令不準與楚云升說話、只聽楚云升有限命令的那只被封的戰蟲。
  一大一小,仿佛大眼瞪小眼地孤零零地漂浮在星光中。
  這只戰蟲很不安,不安的原因與汲直循失蹤無關,三禁的所有火蟲都不愿意與楚云升這只特權蟲待在一起,戰斗中也就算了,大家一觸即離,現在的情況好恐怖,其他火蟲都走了,就留它一個獨自待在特權蟲旁邊,它很緊張……
  特權蟲讓它別亂動,它便更加不安,自從漣漪中出來這里,它壓根就沒動過一下,不知道特權蟲為什么這么說,是又要做什么違反命令違反蟲典的事情嗎?
  果然,等其他火蟲走遠了,特權蟲開始行動了。
  特權蟲先是用暗能量將它全身搜索一邊,然后用靈蘊又將它里里外外搜索一邊,再接著又出現古怪的東西繼續在它身體里搜……
  不知道被搜了多少遍,它紋絲不動地堅持了下來,沒有與特權蟲說話,沒有移動位置,當然也沒有反抗特權蟲……它遵守了命令,遵守了蟲典。
  特權蟲將它里里外外搜了好多遍,又開始對著周圍“發呆”。
   再過了一會,它被特權蟲的靈蘊籠罩。
  特權蟲帶著它,以靈蘊加速靈體,朝著戰艦離開的方向追去。
  ……
  汲直循憑空失蹤的時候,楚云升近在咫尺,寒靈主它們什么都沒監測到,只有他發現了一點蛛絲馬跡。
  他感覺到了一絲熟悉又不同尋常的東西死氣!
  在地球的第七紀,他死氣濃郁,后又經歷了補死,不知道是不是補死沒有真正徹底,還是其他什么原因,在汲直循消失的那瞬間,他再次捕捉到了一絲死氣。
  隨后就再也找不到了,他將周圍星空與那只戰蟲全都搜索了好多遍,也沒能再找到。
  生與死本就是生命應同時具有的屬性,若分離開來,任何一個便會失去意義,所以楚云升曾經才會補死。
  不論是誰,出生的一瞬,便注定了在未來的某個時候存在死亡的一瞬。
  中間這一段便是現實生命,過程為由生向死。
  這個過程也是宇宙的鐵律,無可動搖。
  然而,從他自己的經歷,到阿里帶回的信息,之后巋靈主神秘的失蹤,再到現在汲直循憑空消失,終于被他捕捉到一絲死氣,以及其他許多零零碎碎的信息,諸如死靈、棺槨等等。
  他漸漸想到或許還有另外一種可能,宇宙不知存在過多少生命,其中也許有生命嘗試一個相反的過程由死向生!
  電關于二次出生的開創性猜想,或許就是這些嘗試中的一種,只是并不完全,但也可見或許真的存在過由死向生逆過程的嘗試。
  楚云升不知道電現在情況怎樣了,是否還活著,他所想到的可能與發現的證據,交給電也許夠得到更準確的答案。
  電的猜想涉及到契約,契約涉及靈,靈涉及宏!
  而剛剛,汲直循憑空消失,也再度證明了,“死人”與“活人”不可接觸,信息絕對隔離!
  換而言之,汲直循憑空消失,是由宇宙自身邏輯決定的。
  自歸位之后,楚云升的“心”從未如此劇烈跳動過,不論是電對契約延申出來的猜想在此刻的佐證,還是汲直循的失蹤,都讓他第一次如此之近的接觸真正的宏的作用力。
  尤其是汲直循的消失,宇宙邏輯決定它只能憑空消失,但實現的過程,卻是新艦現有物理知識所無法解釋,且靈蘊都無法發現,那便意味著,宇宙,就在剛剛,在他眼前,被觸發了一次宏效應!
  它并不如無上模型那樣弘大,也不如靈那樣的多變精彩,甚至也不如樣本目標那樣的復雜,但它對楚云升對新艦的意義遠超所有。
  它不是卓爾人路下的宏運用,也不是靈生命使用的宏作用,更不是產生樣本目標的三靈糾纏下的宏現象,它是宇宙可被觀察到一次真實宏效應!
  它不但可以證實宇宙本身的確真實存在宏結構,還可以精準地復制本次宏效應,只要條件滿足,汲直循消失的現象在任何地方都必定可以再現!
  這是宏運用完全比不了,即便再高程度的宏運用,那怕正確率達到99.999……%以上,仍有可能復現不了,便只能是經驗運用,永遠成為不了揭秘宇宙的定律,可以迅速與大肆向各個方向產生不計其數的正確運用。
  當然,不論是巋靈芝的失蹤,還是汲直循的失蹤,都說明宇宙中早有生命發現了這一宇宙宏效應,并已經開始實際的嘗試。
  這也符合概率論,宇宙太大了,存在時間也太久了,如此大的樣本下,如果沒有生命對宇宙存在的結構進行了解與嘗試,反而是不正常與荒謬的。
  當然,這也是一個陰影,正如偽霸所說,那么,為什么沒見到有人走通這條路呢?
  但不論如何,對楚云升與新艦而言,這將是一個里程碑式的事件,讓楚云升“心”跳劇烈!
  雖然它發生的如此之快,如此的平平無奇,沒有壯觀的場面,也沒有數之不盡的生命期待注視,甚至沒有楚云升對死氣的觸覺,更可能仍會被徹底忽略過去。
  它就像是包括地球上的諸多科學歷程一樣,如果沒有足夠的積累,足夠的知識沉淀,它就是一個容易被忽視的現象,一旦積累與沉淀到達了一定程度,在某一次機遇下,它就會從一次不起眼的試驗中輝煌地誕生。
  楚云升帶著那只被封的戰蟲,漸漸追上速度尚未完全加速起來的戰艦。
  汲直循已經找不到了,雖然如果能救回憑空消失過后的汲直循,意義極為重大,但楚云升從空泡形成的零維出去,進入氣泡世界搜尋過,已經找不到汲直循的氣泡了。
  不過在進入氣泡世界后,意識的第三限級蠢蠢欲動,卻又達不到極限的需要。
  很有可能消失的汲直循仍還在附近,他需要第三限級才能在氣泡世界發現蹤跡。
  這也是楚云升第一次比較明確地感覺到第三限級的需要與方向。
  在結合他走向第三限級時期的經歷,第三限級的方向大約應該就在生與死相關問題上。
  不過意識限級的事情被楚云升暫時放到了一邊,按照眼下事情的緩急,且已可以基本判斷寒靈主說謊的可能性不大,那么接下來就要先真正地攻下一個左旋靈主占據的星系。
  然后楚云升并不打算在這個星系一直躲著,達到目的后,他打算在寒靈主的協助下回到田有力失蹤的那個星系。
  汲直循已經找不到了,巋靈主更加找不到,要解決復現他們憑空消失的宏效應,就要首先弄清楚他們的物質生命體現在是什么情況。
  這一點很關鍵,否則宇宙只需要讓零維與意識消失可以,不會觸動宏效應,換而言之,被觸動的宏效應就是為了解決他們生命體與活人信息隔離的問題。
  一旦搞清楚了這個問題,新艦就能復現該效應。
  那時候,再加上新艦的各種積累,包括本次至關重要的樣本目標捕捉,便可以一腳踢開宏世界大門,進入一個新的世界!
  眾靈之戰,新艦才能真正地震爍星空!
  現在,能夠找到的可靠對象,大約也只有可能還在異常星系力的田有力兩人。
  這兩人,以前大約從沒有想到過,有一天,他們竟會成為新艦未來的關鍵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