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773 墳墓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墳墓
  寒靈主與靈主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看楚云升的反應便可知事情的嚴重。
  靈主還好一些,它在時空阱里恢復到充沛的水平,再壞的情況也不可能比不久前差點死掉的時候更壞。
  寒靈主則不同,它雖然愿意再改名了,可是還不知道楚云升是否承認它的改名,或者,楚云升沒有明白它的意思?
  按說,它根據自己與楚云升的接觸了解,楚云升不可能不明白,但萬一……于是,它準備對俘虜狀態再說一點什么的時候。
  靈主立即制止了它,道:“別動!”
  寒靈主想動而終究未動,卓爾人一刻不來與它商議進攻異點星系的計劃,便意味著它的改名仍未得到承認,而不改名的靈主依舊比它更具有“權力”。
  楚云升也一動不動,他戰意飆升,卻找不到可攻擊的對象。
  靈封不在他這里,也不在寒靈主那里,不僅意味著還存在一個幽靈般的生命,還意味著以往他對靈封的一些判斷嚴重出錯,由此又會引起一系列的問題。
  首先就是自稱八域巡天的影人。
  楚云升獲得假靈之后,第一個封的就是影人。
  后來才是他自己,然后是輸靈主,寒靈主已是第四個,中間短暫的還有一個浮尊者。
  如果這個幽靈般的生命從一開始就是寒靈主帶來的,因為楚云升為了封寒靈主而封了它,那問題還不算太大,主要是寒靈主自己的問題,需要寒靈主追溯自己的過往,尋找蛛絲馬跡。
  根據汲直循進入寒靈主靈體后最后帶回的信息,對照阿里帶回已失蹤的田有力二人信息,也許與異常星系里的未知生命有關。
  卓爾人與他只誤判在汲直循遇到的事情可能與寒靈主靈位問題關系不大,只是碰巧弄到了一起,造成了以為是同一件事的誤判。
  汲直循可能并沒有觸碰到寒靈主的靈位范圍,他首選遇到的是這個幽靈般的生命?
  之后,本能下的寒靈主要奪回汲直循,也不是一開始以為的原因,而仍可能是與這個幽靈般的生命有關。
  而若確如寒靈主所言,它的本能被左旋神國做了很高層次的改動,那么在當時的情勢下,寒靈主的本能獲得對寒靈主的控制權,從更高的水平上發現了這個幽靈般的生命。
  被改動的本能或許對它不在意,但改動的本能建立在寒靈主自己原本的生命本能基礎上,它自己對威脅自己的危險自然會有本能反應。
  兩個本能歸根結底都已經是寒靈主的本能,連動起來,便首先要清理的也許就是這個幽靈般的生命。
  對汲直循的拼死爭奪也就不是因為汲直循發現了不可說的秘密,而更可能的原因時那個幽靈般生命在被清理時跑到汲直循身上?
  所以,汲直循后來報告的時候出現各種混亂。
  如此推理,汲直循的事情便清晰起來,同時也能解釋為什么后來寒靈主能夠發動三靈糾纏的移植,那個時候寒靈主的靈封狀態其實就已經解除了,否則擁有靈蘊的靈主都做不到的事情,被靈封封住沒有靈蘊的寒靈主僅靠著本能如何能做到?
  但楚云升覺得后面的推斷或許沒有問題,開頭卻不對,這個幽靈般的生命未必是寒靈主自己帶來的!
  再向前推一個被封生命,是輸靈主,它在被封狀態下,在雪域使任務的降臨點星系依然表現出了極為強大的力量。
  雖然它沒有用出過靈蘊,但一定存在一些漏洞。
  這個漏洞就可能在于靈封一直不是直接封了輸靈主零維,而輸靈主遠強于寒靈主,那個幽靈般的生命也不能完全地嚴密地籠罩它的零維。
  故而,從一開始,輸靈主就從未驚慌過!?
  楚云升就曾對此懷疑過,當初影人可不是這樣的,那絕對是拼死地抵抗,生死與輸贏僅在一線之間,激烈程度對楚云升影響極大。
  影人最終破開靈封,付出的代價楚云升不可知,但當時的動靜如今依歷歷在目。
  對比前后,可以確定封影人時是真的直接封,而從輸靈主起則不似是直接封。
  所有的疑點時間便集中在影人破封之后,楚云升在冷星上恢復清醒之間,到底是不是還有他至今都不知道事情發生過?
  他對假靈的理解也可能出錯,靈封并不會自己封自己,否則豈不矛盾?
  當初,楚云升認為矛盾的原因是自己對假靈掌握方法不對,才會導致自己封住自己,現在看來,并不是這樣。
  這么久以來,他其實與寒靈主一樣,也被籠罩了,而他一樣不知。
  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期間自己的所見所聞所說所反應,都它都毫無秘密,除了零維中的秘密,只要表現出來的東西,皆逃不過它。
  并且,楚云升他還被封了那么久!
  這也是楚云升戰意狂升的原因,放走它,后患無窮。
  然而現在的問題是找不到它。
  它最可能還在汲直循身上,但楚云升剛剛移植到寒靈主靈體上,對靈體內部了解仍然一片的混沌,只能感覺到汲直循還在里面,怎么弄出來卻沒有頭緒也沒有時間去研究。
  另外,它到底是誰楚云升也沒有頭緒,原本他懷疑是偷黑氣的小偷,但那個小偷一直在他本體,從未動過,而且那個小偷如果是它的話,靈封應該封不住兩個意識。
  想到這里,楚云升已想到問題所在了。
  這個幽靈般的生命還真是個“幽靈”!
  籠罩之下,如果它是個正常生命的話,靈封仍可能會出現問題,仍可能需要選擇其中一個意識,無論是輸靈主還是寒靈主,都不能被真正封住。
  br/>
  所以,它必須是個“死人”!
  如此才能籠罩,才能解釋通其他所有的問題,才最為完美。
  一個死掉的意識,死掉的零維……本應該消失的東西,卻詭異地存在著。
  楚云升首先仍想到影人,它有著最大的機會。
  但楚云升總覺得不是它,影人破封的時候,連看都不再看他一眼,而且,至今,楚云升也無法無疑地確定它是不是真的死了。
  地球上,最大的疑點仍可能在第七紀身上,而冷星上,苜苒家里藏著的那些陰暗東西如今再看,并沒有當初想的那么簡單。
  楚云升心中一動,想到一個主意。
  他迅速地將情況有所刪節地告知靈主與寒靈主,然后道:“我們要想辦法先把汲直循放出來,再解除他的俘虜狀態,看看它到底是什么東西!你們準備好攻擊。”
  不解除汲直循的靈封,即便犧牲汲直循,三靈共擊之下殺死的也可能只是汲直循,那東西很可能還與靈封一起轉封到其他生命上,甚至再次封住楚云升自己。
  理清楚許多事情之后,楚云升回頭細想,封輸靈主是靠著降臨點中兩個意識沖突,封浮尊者與寒靈主都是在無上模型中,實際的控制人并不一定只有他,還有無上模型。
  靈封當時可是被無上模型“踢”出來的,楚云升不過是順勢送到寒靈主身上。
  那個東西便一直沒有與靈封真正分離開來過,直到寒靈主的三靈移植按照寒靈主的說法,這是左旋的布置,只是沒想到沒在楚云升身上成功,反將這個東西砸了出來。
  他自己本身的轉封之法在這幾次靈封過程中,都沒有獨立發生作用過,都是有著要么是將來的要么是無上模型的背景。
  楚云升的這個轉封之法當初來自于影人,并且實際地在他與影人身上用過,是有效果的。
  現在,楚云升就是要用這個轉封之法,試著將靈封從這個“死人”上轉移,真正地獨立出來,恢復原狀,讓這個“死人”直接暴露在宇宙之中。
  楚云升也許沒法清理它,但是宇宙可以!
  死掉的意識與零維,不應該存在。
  為以防萬一,他讓寒靈主與靈主最好攻擊準備,并讓火蟲送來一個戰蟲,靈封將用影人的轉封之法轉至這個戰蟲身上。
  萬一,轉封下分離失敗,那個“東西”如果仍能夠繼續跟著靈封跑到戰蟲身上,那它將面對火蟲的蟲典!
  要么,它接受蟲典,無阻礙蟲典從火蟲戰蟲零維至多維的強大“統治”,要么,它將被蟲典徹底清理掉。
  宇宙,或蟲典,總有一個是它的墳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