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770 拼死抵抗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拼死抵抗
  靈主發現了漏洞,楚云升身處其中,自然也發現了。
  但他不能采取任何有效的措施,戰艦的試驗需要維持此時的狀態不能被破壞,唯一的樣本目標剛剛被發現,更不能功虧一簣。
  這可不是卓爾人改造后的一次宏運用試驗,而是對在寒靈主形成的三靈糾纏狀體下宏現象的捕捉。
  并且,本次捕捉直接涉及零維與多維世界,雖然只捉到了一個樣本目標,但對楚云升對戰艦以及未來的新艦,意義極為重大。
  目前為止,宏科技之實質起步的希望所在。
  如此大的價值,付出任何代價都是值得的。
  寒靈主與靈主位置發生了調換,形勢陡然再次危急,楚云升依然不去理會,反更為凝神于攔截樣本目標。
  他也發現了靈主正同樣冒死對他繼續以靈音支援!
  三靈糾纏旋轉的位置變換后,靈主便處在了最為危險的位置上,對應著一大堆錯誤的關系,一旦寒靈主完成靈主通知楚云升的猜測靈體之上的零維移植過程,等待靈主可能就是徹底的死亡。
  也許,連靈滅的機會都不會有。
  楚云升沒有任何時間在這個時候與靈主再做任何的交流,黑氣與物子碎片齊齊沖出,協同他的靈蘊,直追樣本目標。
  三靈糾纏狀態中,靈蘊都受到了糾纏影響,變得凝滯,只有黑氣刺穿一切般地依舊以光速昂然前進!
  黑氣率先追上位置一直變化不定的樣本目標,靠著老神尊劍式形成的運用方式將其攔截住,物子碎片隨之將其捕捉,靈蘊趕上來將其送回楚云升本體。
  樣本目標尚未回到本體,一切物理環境楚云升都不敢造成有任何的變化。
  不過這時,他也感覺到嚴重的虛化。
  仿佛在下一刻就要被拉入寒靈主的靈體。
  一道道映射關系下,他甚至已經能感覺到寒靈主靈體正在一點點地成為他“自己”。
  大量的認知沖突,在這個時候,能瞬間讓人變成了瘋子或者白癡。
  楚云升有過許多進去其他生命零維的經驗,加上他的優勢在于零維意識,即便面對的是一個靈體,也還能保持得住清醒。
  他在抓緊帶回樣本目標,寒靈主也在抓緊完成三靈移植。
  全在千鈞一發之際。
  剎那間,楚云升感覺到自己零維要被連根拔起一樣“痛楚”,歷經無數危機的意識竟一瞬地恍惚。
  楚云升、95827……寒?
  意識的第一限級與第二限級仿佛遇到了重大危機,齊齊明晰自我。
  與此同時,楚云升的命源仿佛沸騰的海洋,憤怒地“燃燒”,而許久未出現過的“種子”也在這一瞬間短暫浮現,經過它,楚云升第一次地從所未有地“看清”與“掌控”自己的全部本體。
  然而楚云升現在分不出半點時間去看種子到底是怎么回事,除非他放棄即將捕捉回來的樣本目標。
  甚至,楚云升還第一次清楚地聽到一個幼稚的聲音,迷迷糊糊地很不高興地說:“哎呀,誰這么討厭啊……”
  因為楚云升壓制所有本體自身動靜,維持此刻的狀態,一切的本體動靜,只能如蓄勢之箭,眼睜睜地“望著”楚云升的零維從本體上被連根拔起。
  樣本目標馬上就要送回本體,而三靈纏繞已經從虛化迅速地走向實質,楚云升的命源首先被對接向寒靈主。
  不同于寒靈主上位時需要楚云升的命源支持,那相當于“喂食”,而現在寒靈主的靈體要接管楚云升的命源。
  沸騰的命源若不是楚云升始終保持可怕的冷靜與克制,早已憤怒般地與寒靈主靈體不服地“激戰”起來。
  另外一邊,靈主已經從虛化奔向實質的死亡。
  它竟還不忘給楚云升最后的靈音支援,楚云升不知道它為何這么做,也沒有時間與精力去考慮,他自己也處于極度危險之中!
  緊接著的下一瞬,一條橫跨星空的浩瀚命源之鏈忽然在意識中閃現。
  震撼著此刻所有生命的意識世界。
  在那瞬間,楚云升命源鏈的上端,對寒靈主的靈體如視垃圾般冷漠地無限排斥!
  若非楚云升及時發并立即控制住,三靈糾纏必定發生劇烈的動蕩。
  這一瞬的命源鏈浩大閃現,沒人知道楚云升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更不會知道位于命源鏈下端的楚云升,竟然有著仿佛不受限制般的“大權”去控制來自上端的自然排斥。
  僅從命源鏈自然的角度來看,就仿佛地球上位于食物鏈頂端的獅子不想自己的食物鏈出現變化,這應該是獅子的選擇權,但獅子食物鏈下的某個環節卻擁有了與獅子自己同樣的選擇權。
  這就是違反自然的。
  楚云升做好了一切的準備,哪怕是真的被移植入了寒靈主的靈體內,一定也要保住樣本目標,為此,他不惜代價地控制自身所有自然與非自然的強烈反抗。
  來自冥的命源鏈排斥他能控制住,那個偷黑氣的小偷就不一定了,單單是那些陣列就能形成巨大的破壞。
  楚云升已將速度最快的黑氣迅速調回,在本體與三靈糾纏關系中巡弋,此時,是一切秘密都可能撕開的時候,那個小偷也會躲不下去,楚云升無法與它取得任何聯系,只能用黑氣冰冷搜尋的方式傳遞警告,警告它不能有任何的動靜。
  楚云升不知道它是否的確理解了警告,但陣列一直都沒有浮現,顯然被約束控制了。
  這個時候,楚云升重新計算了一次時間,感覺自己可能堅持不到樣本目標回到本體的時候,自己的零維就要被移植走了。
  但他又不能放開對本體以及命源等待許多方面的控制,讓它們或者其中的一個去反擊,那樣又會破壞此刻的糾纏狀態。
  左右皆艱難下,他不得不選擇放棄不被移植的目標,選擇主動接受被移植至寒靈主靈體的最壞結果。
  為此,他需要做一些事情,以保證自己被移植入寒靈主靈體后,能夠再次重創寒靈主的同時,保證靈主還能活著,與火蟲加上戰艦,維持勢力新平衡。
  他首先運用經過新戰艦卓爾人改造過的原新艦生命技術,從他本體衍生出一個生命體,試圖用這個生命體對接中正在錯誤中走向死亡的靈主。
  但楚云升不知道這個生命體不能承受住靈主的零維,另外,最關鍵的是,三靈糾纏會不會選擇這個生命體作為映射對象?
  如果不會將其當作映射對象,那楚云升需要選擇時機,從氣泡世界進入這個生命體,造成一次假象,欺騙糾纏狀態,看看能不能成功。
  這個時機也很難選,楚云升沒有必定的把握,否則他早就嘗試這個辦法了。
  然而,當他剛剛將這個生命體衍生出來,詭異又仿佛必然的一幕出現了。
  在他本體中布置的一方,大約也是最弱的一方,或者,是最怕此時情況出現的一方,終于“堅持不住”了,首先被觸發!
  楚云升此刻沒有進入氣泡世界,所以只是模糊的感知,如果進入了氣泡世界,可以清楚地看到,正從本體衍生分離出來的生命體,因為楚云升零維也正在從本體上拔出來,一個裂了縫的空泡在混亂中,出現在衍生生命體中。
  楚云升自我感知的意識也被空泡瞬間帶到了衍生生命命體中。
  空泡一出現,便異常精準地自動對接上三靈糾纏狀態,仿佛形同靈的零維一般。
  這也是楚云升第一次見到空泡真正且正確地發揮其功能。
  神奇與詭異的一幕,讓即將在錯誤映射中死亡的靈主也“目瞪口呆”!
  它看到的是兩個楚云升靈體如影子般一分為二,其中一個,行云流水地被另外一個取代,整個過程,極具科技的美感,尤其是替代的過程,太流暢了。
  而被取代的靈體加速飛射向試驗空間艙仍正在前進的方向。
  那個方向上,一個強大火蟲早已等待在那里,迎上來“奪走”被取代下來的楚云升靈體,然后繼續火速前進,直至進入更遠一點同樣早就等待著的火蟲腔體。
  至此,靈主才發現,原來這個強大火蟲并不是來參戰的,更不是來攻擊寒靈主的,那個火蟲腔體也不是用來抓住有寒靈主靈體所在的試驗空間艙,它們都只是為了帶走楚云升的靈體。
  楚云升的靈體從悄悄離開戰艦,到中間實驗艙陷入糾纏,現在又被甩了出來,再進入火蟲腔體,因為都在靈層次的極短時間中發生,看起來便仿佛只是路過一樣穿行而過。
  連楚云升自己也沒有想到,本體竟被空泡反向金蟬脫殼,直接擺脫了三靈糾纏狀態,并被空泡取而代之。
  但偽霸的空泡在這個時候顯露作用,看起來保護了他的本體,實際上,顯然是沖著他本體來的,在另外的意義上,并不是什么好事。
  大概任何想要搶在它之前奪取楚云升本體的人,首先奪到的就是空泡所在的生命體。
  不過偽霸的空泡出現,同時也解決了靈主存活的最大問題糾纏狀態下的映射問題,楚云升便果斷地從選擇主動移植到選擇立即主動“加快”移植,不給寒靈主有補救的任何時間。
  他的零維還在本體,只是空泡被移植過去,形同從氣泡世界進入其他生命體,只不過對象這一次換成了靈生命。
  如此一來,不但靈主可以活下來,他自己也有辦法回到本體。
  移植結束后,三方平衡基本可以再現。
  靈主死里逃生,不用楚云升通知,立即放棄所有對死亡本身的抵抗,加快向楚云升衍生生命體移植。
  楚云升也加快向寒靈主靈體移植,形勢在短短的時間里,反復瞬變,如今,竟然成了楚云升與靈主主動要加快移植,而寒靈主卻拼死地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