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1768 楚云升的靈體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楚云升的靈體
  楚云升剛剛去了氣泡世界,關鍵的時刻,他肯定要去最關鍵的地方。
  汲直循離開靈主靈蘊范圍便失去蹤跡,唯有氣泡世界還能追蹤到他。
  但楚云升一直要負責向韓靈主輸送命源、控制靈封、穩定實驗空間艙,無法分身,直到最后一刻,才有機會機會進去一次。
  汲直循的零維氣泡被楚云升使用改進后的封印符文與卓爾人大量實驗獲得的成果運用,做了標記,在氣泡的世界,楚云升很快根據多次的實驗經驗找到了汲直循的氣泡。
  他還沒有死,但他小小的氣泡正與寒靈主巨大的氣泡糾纏在一起,相互旋轉。
  根據楚云升多次在氣泡世界的各種實驗,兩個獨立的氣泡正常情況下不會發生任何的作用。
  它們像是彼此絕緣一樣,正常情況下,永遠不會相互碰撞在一起。
  寒靈主與汲直循的零維氣泡相互旋轉的情況,楚云升還是第一次遇見。
  在汲直循徹底死亡前,楚云升沒有機會再進來第二次,憑借直覺,他果斷地以黑氣強行切斷寒靈主與汲直循相互旋轉的聯系作用。
  隨即,他自己位于汲直循的位置,火速地對寒靈主的氣泡仍以黑氣發起一連串的猛攻。
  寒靈主氣泡劇烈變化,楚云升不敢在氣泡世界待太久,急攻一次后,立即離開氣泡世界,再急速發動老神尊劍式,順著靈主的靈蘊,找到汲直循,鎖定他以及他所位于的時空,打回一切從現實宇宙想要搶奪他的“手”,并作出強勢反攻追殺的勢態。
  兩道力量順著靈主靈蘊,在汲直循身上相遇碰撞。
  搶奪汲直循的力量猝不及防,在楚云升最強領域,極短時間內接連被楚云升重擊兩次,以至被直接打回。
  楚云升的戰體也受到重創,但第一劍式立即追蹤而去,可惜很快迷失在寒靈主如迷宮的靈體內。
  爭奪卻仍未停止!
  寒靈主猙獰而充滿殺意地掃過楚云升,第二次爭奪幾乎瞬息再至。
  楚云升懸浮在星空的戰體正在被新式戰艦重新以物質打印的方式修補,更多備用的新戰體已被發射而至,火蟲的漣漪也早已覆蓋這里,一個個火蟲打造的戰體從漣漪中浮現,等待楚云升使用。
  靈主已分不清楚云升到底在那個戰體里,實驗空間艙周圍密密麻麻地涌現出數不清的兩種戰體。
  在寒靈主靈體內,楚云升短暫地獲得了汲直循生命體的控制權,但來不及將他拉出來,兇狠的力量再度返回。
  交戰的結果不體現在汲直循身上,戰場在零維命源意識等等與物理宇宙交互的關系上,交戰結果跳開汲直循,跳開靈主靈蘊,直接體現在楚云升與寒靈主的生命體以及零維命源以及意識上。
  楚云升正在被戰艦打印修補的戰體瞬間化作塵埃,寒靈主的靈體則紋絲不動,這便是差距,再強的戰體也敵不過真靈的靈體。
  唯有火蟲的戰體可以與之血拼,只是三禁所限,這里的火蟲無法像冥與小蟲子一樣可以給楚云升打造命源一致的超級強大戰蟲。
  實驗空間艙還在被彈射后的高速滑行狀態之中,距離火蟲準備好的腔體越來越近。
  爭奪戰非常地快,時間極為有限,非靈,非改造后的卓爾人,都跟不上爭奪的變化速度。
  戰艦與三禁火蟲為楚云升提供的戰體,在極短的爭奪中,一個接著一個被紛紛擊碎,猶如煙花一樣紛紛化作星際塵埃,由于時間太短,看起來像是被寒靈主瞬間全滅一樣地震撼。
  戰艦備存的戰體短短的幾個瞬間就被消耗一空,打印新造的速度遠遠跟不上戰場的需要,好在還有火蟲漣漪中源源不斷地浮現出一個個快速形成的戰體,可供楚云升在如此揮霍資源的戰場上劇烈地消耗。
  3961果斷地下令停止對楚云升的戰體數量支援,改為對火蟲的物質支援。
  即便如此,漣漪上剛浮現的數不清火蟲戰體,緊接著便一翻翻地壯觀集滅全毀!
  縱然是靈主,也有些害怕了,它見過火蟲的強悍,見過楚云升的執著,卻不曾親眼見過這樣的戰爭。
  楚云升如同在刀尖上飛躍,只要一個來不及,便隨同那些戰體一起灰飛煙滅。
  而如此無底洞一般的消耗,只要拖上一會,拖上一個正常非靈生命可以反應的正常時間,這里的資源將被徹底揮霍一空!
  不僅僅是物質,還有命源,正洶涌澎拜地被消耗一空的龐大命源。
  這都是在極短的時間內發生的,靈主真的沒見過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如此恐怖消耗所有資源的戰爭。
  這還是楚云升與寒靈主一個剛剛上位的靈主之間的戰爭,如果是那些強靈,頂級靈,那些神戰主戰場的戰爭,打到這個形式層次上,消耗的資源將是多么恐怖?
  &nbp;靈主覺得自己需要重新理解神戰了,單單是資源的消耗就超出了它現在的任何想象,甚至已經不是想象的問題了。
  神戰主力戰場每次爆發之前都要準備很久很久,久到靈主作為靈生命的生命長度,都只是聽聞傳說的程度,而爆發之后延綿不絕,漫長到因戰場需要而締造的無數生命,某些生命在被遺忘與拋棄的程度下,靠它們自己從原始走向星空直至毀滅……而神戰一次主力交鋒還未結束。
  如此漫長的時間乘上不可想象的消耗,結果便是它徹底無法再理解的神戰
  不理解歸不理解,靈主首先要面對眼前的現實問題,它不用再看也知道楚云升處于嚴重的劣勢之中。
  一個不小心便是萬劫不復。
  同時它也震驚于楚云升零維與意識的強悍,能夠與已經上位的寒靈主抗衡到現在,它原以為楚云升的優勢只在命源,沒想到不僅如此。
  但再持續下去,楚云升必敗無疑,原因也很簡單,它見過楚云升的戰斗,強大的戰力需要背后的戰艦與火蟲的支援,在戰艦與火蟲支援不到的地方,比它也并不能強大到哪里去。
  和一個上位靈比起來更是差距巨大。
  很快那些火蟲提供的戰體就會跟不上楚云升的消耗速度,楚云升自己也會跟不上“刀尖集刺”的速度,需要動用他自己的靈體直接抗衡,而那也只能夠支撐一點點時間而已,靈主根據的自己情況,可以估算出自己的靈體頂不住多少的時間。
  楚云升的靈體再強,也不會強到上位靈的程度,否則他現在除非傻掉了,為什么不去直接用自己靈體?
  靈主覺得楚云升過于執著去救那個人類,是應該放棄的時候了。
  它剛準備有所行動,從它靈蘊中浮現出的一個火蟲戰體潰散在它面前,只來得及說一句:
  “別動!我還沒輸!”
  靈主不知道自己是該動還是不動,理智上,楚云升上一次就騙了它,且楚云升的執著毫無意義,另外一邊,它又真的不敢亂動,如果它的執意異動導致楚云升真的輸了,問題就嚴重了。
  寒靈主很不正常,靈主不知道楚云升輸了之后,寒靈主會怎樣處理它,但顯然絕不會有任何好的結果。
  別說它現在靈蘊消耗到了極限,即使在充盈狀態下,也不會是現在的寒靈主對手。
  它現在非常懷疑寒靈主原先到底是不是和它一樣的初靈?
  從異常星系時,寒靈主許多行動就無法以常理解釋了。
  后來更是被楚云升揭穿了一些。
  而這一次,寒靈主真的只是為了“上位”嗎?
  靈主不知道,它只知道現在楚云升不能輸。
  只要楚云升不再去救那個人類,暫時依然會有新的平衡,未必要去贏,只要不輸就行。
  但楚云升顯然不這么想。
  爭奪戰仿佛沒有過度,便直接到了白熾化的程度!
  新式戰艦存儲的物質資源化作星際塵埃,無數火蟲提供的戰體如潮水般在漣漪浪尖灰飛煙滅,天文般的命源不計成本般地消失在宇宙之中。
  靈主不知道寒靈主那邊的情況,它知道楚云升快要支撐不住了。
  楚云升大量戰體都集中在它的靈蘊線上,以保持最快的速度獲得那個人類的信息與控制權。
  每次楚云升戰體崩散,靈主都能從靈蘊感覺到變化。
  楚云升反應速度,從迅捷,到極速,再到現在有些凌亂,快要跟不上了。
  它能感覺到楚云升有兩種方式更換戰體,一種特別詭異,它的靈蘊會極短暫地失去對楚云升的感知,楚云升再出現時,位置毫無規律,另外一種則正常許多,都是在火蟲漣漪中完成的。
  前者楚云升使用不多,每次使用都是危及的時刻,但非常詭異地能夠幫助楚云升逃脫重大危機,而后者則大量地被使用。
  爭奪戰迅速白熾化,楚云升使用后者已經越來越跟不上需要了,幾次差點和戰體一起灰飛煙滅。
  而使用前者開始變得頻繁,一旦頻繁到一定的程度,靈主通過靈蘊便能感覺到他生命開始不穩定,隨時有崩潰的可能。
  形勢已經很危及了,靈主不能任由事態極速下滑,爭奪戰以來,第一次強行在自己靈蘊中向楚云升道:
  “我雖不知道寒靈主那邊到底怎么回事,但打到現在,即便是上位靈,也一定受損,一定消耗極大,你真正的目的應該已經達到了。
  這一戰是你準備已久的,趁著這個時候重擊寒靈主,以削弱它的力量,防止我離開后戰艦內外失去平衡。
  現在你的目的達到了,可以停止了,再繼續下去,必有死亡,沒有任何意義了。”
  楚云升這一次沒再讓它別動,而且很快在戰體潰散前答復它:
  “不錯,無論我的人有沒有進去執行任務,都會有這一戰,它必須重傷。”
  靈主立即再次在自己靈蘊內道:“那現在為何仍不放棄?”
  楚云升的下一個戰體,隨即答復道:“因為我的人進去了。”
  靈主馬上道:“但是為了救它已并不值得了,我們應該盡快獲得新的平衡。”
  楚云升的下下一個戰體對它道:“我可以告訴你,在他進去之前,我只見過他一次,以前也并不知道他,但他以生命為代價進去,是他的職責與任務,只要他還沒死,拼死救他出來,是我的職責與任務,這是我們彼此的相處之道,也是我們彼此信任的基礎。”
  靈主倒沒覺得這番話可笑,只是認為已經并不要了,還想再勸說楚云升。
  楚云升新的戰體便以一句話終結了這個話題:“如果在里面的人是你而不是他,你是想我就這樣放棄?
  還是想我拼死再試一次?”
  靈主無言,作為一個來自星空種族,可以清楚明確地給楚云升一個很干脆有力的反駁回答,但是作為一個靈生命,它不會選擇那個回答。
  靈主從阿里和小魚哪里聽聞過一些楚云升戰艦里的構成,雖不是非常的清楚,但大致知道都是拼湊起來的種族。
  實際情況決定了實際的需要,它也知道,楚云升如果現在放棄了,這次的問題不會有多大,但下次呢,下下次呢,一次次地放棄下去,這個戰艦就不再是現在的這艘戰艦了。
  靈主不再勸說下去,時間也不允許了,楚云升的極限要到了。
  他的生命極不穩定,很快就要崩潰。
  他的靈體也應該要出現了。
  這是必然的。
  靈主堅持著自己的靈蘊不潰散,靜靜地等待著楚云升的靈體。
  果然,下一刻,萬蟲戰體中,不知何時,偷偷運送至這里一個黑色的立方體。
  萬蟲戰體再度潰散之際,那個黑色立方體流暢變化,迅速形成一個黑暗的戰體。
  &bsp;這是楚云升的靈體!?
  靈主楞了一下,它快速地計算了一下時間,這個黑暗戰體已經堅持“很久”沒有潰散,如果還是普通戰體的話不可能做到的。
  但是,但是……
  怎么可能呢?
  楚云升的靈體為什么是如此具體化一樣的形態?
  一定不是!
  就在靈主反復推測與否定的時候,仿佛要擊碎它想象一樣,寒靈主猙獰地看向這個黑色戰體,一改之前的戰爭方式。
  形式驟然升級!
  靈主忽然醒悟過來:中計了!
  它想要提醒楚云升也來不及了。
  爭奪戰達到白熾化的程度,短短的時間消耗了不可想象的各種資源,也不過是個誘餌。
  連同靈體里的人類,統統都是誘餌!
  真正的目的是楚云升的靈體?
  如果它真的是靈體。
  下一刻,靈主感覺自己的靈體上浮起來,而實際上它的靈體在戰艦尾部好好的,動都沒有動過,卓爾人一直監控數據告訴它。
  但是它就是分明清楚地感覺自己上浮了。
  與此同時,它也感覺到寒靈主的靈體也在上浮,還有,楚云升的黑色戰體也在上浮,其他任何事物與生命都一切不動!
  只有靈體在感覺中上浮!
  如此,楚云升的黑色戰體竟然真的是它的靈體?
  靈主極度錯愕!
  這是它第一次見到如此具體化的靈體,怎么會這樣?
  巨大的認知沖突幾乎讓它忘記現在的危險。
  它還在上浮,寒靈主與楚云升也在上浮。
  速度很快!
  只一瞬,三個靈體便在戰場上空相互糾纏旋轉。
  向左旋!
  靈主無法再聯系到楚云升,它感覺自己正在被虛化,同時對應向寒靈主,而楚云升對應向它。
  確切地說,它在虛化中,感覺自己被對應向了寒靈主靈體。
  移植?
  零維移植?
  靈體的零維移植?
  有些名詞在靈主記憶中屬于很久遠的事情了,屬于它的母族,那個悲壯滅亡的種族,至今它仍不愿過多地去回憶。
  它只是誓死不入左旋。
  寒靈主要干什么?
  按照旋轉對應的一次方向,它將被移植到寒靈主靈體里,楚云升將被移植到它的靈體,而寒靈主移植到哪里不言而喻了。
  原來是這個目的!
  左旋前儲啊,果然是神之儲!
  靈體都那么重要嗎?
  靈體的零維移植,要牽扯多少東西啊,可不僅僅是一個零維,靈主都不想去想,因為想不出任何的結果。
  寒靈主真的只是秒靈主嗎?
  左旋果然……
  糾纏繼續向左旋。
  靈主一一對應向寒靈主,那些關系它根本看不明白,但它知道對應沒有出錯,精準而嚴密。
  一旦對應完畢,便是完成之時。
  但忽然,它感覺到一大串的錯誤!
  錯誤不在于它,它這邊毫無掙扎地被一一對應得非常好。
  靈主用最后一點靈蘊波散出去,愕然地發現寒靈主猙獰的神情不知何時變得迷惘,它對應向楚云升靈體正在大量出錯,錯誤量呈指數級別飛速上升,來自于星空的靈主只看一下便知道,后面全錯!
  全錯!
  為什么會全錯?
  難道楚云升的靈體或者契約
  靈主感覺到自己正要靈光一閃想到一個關鍵的真相,就被楚云升忽然而來的話無情地打斷與擾亂,話還不是對它說的,是對寒靈主所說:
  “當我知道你想要我的本體,你就輸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