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767 兩道殺意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兩道殺意
  汲直循沒有察覺到一道以靈蘊形成的符文迅速沒入他的身體,在他飛入寒靈主靈體的瞬息,他的息體便被靈體擊散一空。
  兩名由3961指派而來專門追蹤他的卓爾人,在他進去的那瞬間最為緊張,外來生命直接進入靈體的嘗試從未有過,也無法推論,最有可能在進去的瞬間,汲直循就像他的息體一樣被排斥在外,直接死了。
  唯一的保護措施只有靈主的靈蘊,在寒靈主靈體之外自然安全,進去之后會發生什么,就連靈主也無法預測。
  靈主在寒靈主靈體內的靈蘊已經快要到失控的邊緣,沒人知道下一刻到底會發生什么。
  汲直循的息體沒能進去,生命體卻奇跡地進去了,來到實驗空間的雷雖不動神色,但它堅持與準備已久的這項謀劃已算是在實際行動上開始了第一步。
  “我現在什么都觀察不到。”
  汲直循進入了寒靈主靈體,便從所有人視線與檢測中消失,只有靈主還能感覺到他的存在,他的信息也正是通過靈主的靈蘊反饋回來。
  靈主對戰艦派遣一個生命進入寒靈主靈體內的計劃,有興趣也有膈應,作為與寒靈主一樣的靈生命,看著其他生命進入靈生命體內,總是有著怪怪的感覺。
  “手術”時間太緊迫,靈蘊消耗極大,靈主沒時間沒精力反對,而且寒靈主自己也沒反對,不過靈主估計寒靈主現在也同樣沒有任何反對的時間精力以及能力。
  只好任由戰艦“胡來”了。
  “在靈主靈蘊里,我什么都觀察不到,現在我要離開靈主的靈蘊范圍。”
  汲直循緊接著通過領主發回第二道信息報告:
  “脫離靈主靈蘊后,聯系將中斷,我會盡快返回靈蘊區域,發回第三次報告。”
  兩個卓爾人和雷緊緊地盯著汲直循由靈主代為反饋回來的信息,汲直循一旦走出靈蘊區,就會迎來第二次危險,可能從此失蹤,再也不會出現。
  雖然寒靈主的靈體外表看起來并不算非常的龐大,但誰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怎么回事,即便靈主的靈蘊進去了,也只是在寒靈主引導的路線下行進,并且它的靈蘊周圍都是激烈的對抗,根本無法從它自身靈蘊上獲得寒靈主靈體內部的情況。
  汲直循離開靈蘊區后這段極短的嘗試時間,便顯得至關重要。
  脫離靈蘊保護,在寒靈主靈體內,是否能夠存活?
  不到十分之一個地球秒的時間,卓爾人與雷經過漫長的緊迫等待后,汲直循第三道信息報告出現了:
  “我做了第一次嘗試,不知道是不是我沒有離開太遠的原因,我仍然觀察不到任何事物,但我能清晰地體驗到之前在靈主靈蘊范圍內沒有出現過的感覺。
  首先,我的生命快速地流失,我正在變老。
  其次,我的生命體各個地方都很活躍,原因不明,但我能部分推測結果,生命體有不穩定的可能。
  最后,我感覺到兩道相互矛盾的力量,一道力量想讓我向上升起,一道力量想讓我向下墜落。
  我知道這里沒有上下之分,但我的確非常清晰地存在過這樣的感覺:向上與向下。
  可能這種感覺只是一種我能夠感知的體會,實際上,我的生命體也許并不會移動。
  現在,我需要控制中心給我指令,接下來,我是選擇向上,還是選擇向下?
  兩者只能選擇一個,我的生命不足以支持我探尋兩個方向,必須放棄一個,即使這樣,我也不能確定,我是否還能回來做第四次報告,我的生命流失速度太快了。”
  兩個卓爾人看向了雷,雷毫不猶豫地說:“向下。”
  靈主馬上將雷的回復以靈蘊送給里面的汲直循,但它其實和卓爾人一樣,不太明白雷為什么這么自信地迅速選了向下?
  雷不解釋,兩個卓爾人也沒有時間去追問,這畢竟是雷主導的試驗,除了楚云升之外,雷擁有最大的決定權。
  汲直循得到雷的答復,立即開始行動。
  這一次,時間很快超過了上一次汲直循回來的時間,他仍沒有出現。
  又過了三個同等長度的時間,還是沒有出現。
  很快,命源與靈蘊的消耗已激增到越來越恐怖的程度,短板最先在靈主那里出現,它的靈蘊是后來才逐漸恢復的,劇烈消耗下已經不夠用了。
  靈主不是第一次催促寒靈主、卓爾人以及楚云升了,它要支持不住了,隨時都會失去對寒靈主的靈蘊支持。
  寒靈主似乎到了緊要關頭,什么回應都沒有,楚云升與卓爾人這邊因為汲直循還沒有消息,仍然讓靈主再堅持一會。
  靈主已經非常艱難地堅持好幾次了,實在堅持不下去了,它最后一次正式催促寒靈主與楚云升:
  “……不行了,我的靈蘊馬上就會撤走,你們做好準備。”
  寒靈主仍舊沒有回應,它已經有段時間沒有回應了,不知道什么情況,楚云升則忽然向靈主大喊一聲:
  “別動!”
  靈主楞了一下,不知道什么情況,諸靈合作通常都是在最后關頭出現各種匪夷所思的事情,它這一楞,算是又堅持了一個小小的片刻時間。
  不過它也真的是到了竭盡全力的地步了,即使想要再堅持也做不到了,楚云升大喊一聲之后也沒什么實質的行動,它筋疲力盡地明白過來,自己剛剛被楚云升又騙去堅持了最后一刻。
  但就是這一瞬一瞬又一瞬的堅持,在它終于要撤回靈蘊的時刻,失蹤“已久”的汲直循觸及到了它的靈蘊。
  它來不及自己首先消化汲直循報告的信息,直接以最快的速度傳遞給控制中心
  汲直循的思維已嚴重混亂,萬分驚恐與極度焦急,語言不清,支離破碎:
  “……我,你,你看,我看,看到了!……
  ……不能,千萬不能……
  ……該死!我想說什么的?
  ……你,我,你怎么說不出來!?
  你記不得了?
  我記得的,你應該記得的……
  ……不能,不要,千萬不要……
  ……你,我,我要冷靜,你想辦法,我恢復理智,恢復……
  ……我不知道,你,我,我為什么說不出來?
  為什么記不得?
  ……
  ……我可能要死了,你要死了,馬上……
  ……報告,對,要報告,報告!記住,切記,千萬不能,不能!!!”
  報告到此嘎然而止,與此同時,靈主突然驚道:“楚,我被攻擊了!那個人類正從我的靈蘊中被什么東西搶走!”
  它緊急看向楚云升,楚云升不知道何時已經來到寒靈主靈體入口的地方,它剛想對楚云升說快想辦法,就感覺到寒靈主的靈體內,它的靈蘊上,正在被搶走的汲直循身上接連爆發出不可思議的力量不是靈蘊之戰,也不是各種能量的攻擊。
  生命,命源,乃至零維的爭奪!
  那一道道符文一樣的力量展現開來,激烈地對抗搶奪汲直循與攻擊靈主的力量。
  靈主卻發現自己竟然有些理解不了這個形式的戰爭。
  精疲力竭的它,也幫不了其他什么忙,只能竭力地維持著一絲靈蘊不撤退,給楚云升爭取時間,讓楚云升隨時了解到里面的情況。
  但它不清楚這么寶貴的救人時刻,楚云升為什么只是漂浮在入口位置沒有任何其他動靜?
  那個人類一定要救出來,不是靈主有什仁慈之心,也不是那個人類本身有多么的重要,而是這個人類到底看到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靈主很著急,但是楚云升一動不動,戰艦最高警報響起,實驗空間立即被彈射出戰艦,各種武器紛紛對準被彈向宇宙的實驗空間。
  火蟲衛也不知何時出現在實驗空間彈射軌道上,一個火蟲腔體在遠處做好了容納彈射而來的實驗空間準備。
  實驗空間里,其他生命已經撤離了,不論是卓爾人還是雷,此時留在這里都是累贅了。
  靈主本體也不在實驗空間,只有靈蘊從本體延申至這里,隨時也都可以撤離。
  實驗空間里,此時只有楚云升,寒靈主,以及汲直循。
  靈主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催促楚云升,事情僅僅發在瞬息之間,太快了,等它剛這么想的時候,實驗空間里又出現了新的變化。
  靈主吃驚地看到失聯有段時間的寒靈主忽然像是從“手術”中清醒過來了,卻如魔王降世一般猙獰而充滿殺意地看著周圍一切。
  俘虜狀態似乎是唯一能夠擋住它的牢籠,而它正猛烈地要撕破牢籠。
  上位成功了?
  靈主明顯地感覺到自己不會是它的對手,即使不是現在精疲力竭的狀態,是靈蘊充沛之時,也不會是它的對手。
  它必須要全部撤離了,留在這里已越來越危險,它本能地感覺到非常的不安全,形勢急轉之下,剛剛它還覺得那個人類必須要救,現在立即準備放棄了。
  它在寒靈主靈體內的靈蘊不會騙它的,對方非常的危險。
  而這時候,楚云升那邊終于有動靜了。
  一股無雙的氣勢沖天而起,因為距離太近,在極短暫的一個瞬間,靈主第一次從楚云升掀起的氣勢上,感覺到一絲神尊至高無上的氣勢,睥睨天下!
  它不知道剛剛關鍵的援救時刻,楚云升干什么去了?
  但一定非常重要,否則現在應該與它一樣選擇放棄。
  兩道凌冽的殺意,通過靈主的靈蘊,在人類汲直循的身上瞬間對撞。
  同時承受兩者的靈主不寒而栗,但在楚云升近在咫尺的無雙氣勢下,它竟不敢再有任何私自撤退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