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766 那宏的世界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那宏的世界
  基于宏科技的誘惑,基于靈位的誘惑,新式戰艦上下與寒靈主以及靈主有一個算一個,頭一次前所未有的一起積極與配合。
  卓爾人以最快的速度構建了“手術”所需要的平臺,制定出各項方案,靈主準備好它的靈蘊并加大對卓爾人開放,而寒靈主是“手術”中最重要的主角,也曾是一直以來最不配合的人,但這一回,只要是“手術”需要,幾乎有求必應。
  戰艦物資充盈,加上各方積極配合的態度,整體迅速行動,沒用多久便做好了各項準備工作,3961向各方通報最終方案,以及諸多緊急備案后,隨即停止對戰艦的加速,全艦靜默航行,開始“手術”。
  楚云升控制靈封保持穩定,以保證寒靈主在整個手術中都能穩定地“看到”手術目標靈位。
  靈主則首先行動,它從這一刻起,不能帶有任何主觀干涉,對自己靈蘊的一切控制都要聽從卓爾人的控制中心命令,它現在只是一個執行單元,不能有自己的意圖。
  好在靈主與卓爾人在一路上磨合了不少時間,熟悉了卓爾人研究它靈蘊時的方式與系統,根據卓爾人給出的參數,它就能及時地做出相應的準確動作。
  在這方面,與新艦相處時間更長的巋靈主卻做不到,不僅僅是因為靈主來自星空母族的緣故,還有它們之間的個體差異,比如興趣等等。
  但靈主這也是頭一遭在不發生靈戰的情況下,用自己的靈蘊進入另外一個靈生命的靈體之中,因此也異常地小心。
  寒靈主也做好了各種準備,卓爾人根據它提供的反饋,控制靈主的靈蘊,第一次親眼見證與實現“雙靈”的某種相互干涉試驗。
  若非有楚云升的靈封,這個試驗除了靈戰狀態下的一瞬之間可見外,至少以新艦的能力范圍不可做到。
  靈主靈蘊剛剛接觸到寒靈主的靈體,便立即產生大量激烈的反應,寒靈主做了最大努力控制自身不去抵抗,但自然的反應不可避免,好在有楚云升的靈封在,靈主靈蘊的中和性質在此時也體現了巨大的價值之處。
  手術小心翼翼地繼續進行,寒靈主的靈體是第一個攔路虎,而且難度并不比后面的攔路虎要低,可惜楚云升的靈封不能將寒靈主的靈體封至普通生命的生命體形態,哪怕只是形式上也不能做到,否則,面對一個具體形式的生命體,靈主靈蘊的進入過程難度將大大降低。
  3961和其他卓爾人以及寒靈主都不知道哪里會有那樣完美的試驗環境,楚云升的靈封下已然是它們夢所不及的狀態了。
  靈主靈蘊自接觸到寒靈主靈體后,靈蘊便不斷地消失,這種感覺讓靈主很難受,這不像戰爭狀態下的消耗,或者激烈散發,更像是硬生生地被一點點地切斷,然后便失蹤了,是對耗在寒靈主靈體里,還是歸還給宇宙了,便不得而知了。
  本次“手術”的重點也不在于此,第一目的是寒靈主上位,第二目的是戰艦的宏科技探尋。
  靈主也清楚這一點,便默默地將自己的體會記錄下來,以待將來再與卓爾人一起回頭分析。
  與此同時,寒靈主的命源也開始大量地消耗,或者說是失蹤,不過寒靈主與靈主不同,它無視了這種感受,只要楚云升能夠及時與足夠地向它提供所需命源,便不是它的關注點。
  戰艦物資充沛,又有火蟲在,命源暫時不是問題,只不過楚云升除了穩定靈封外,又開始多了一個既定的任務:向寒靈主輸送命源。
  “手術”從這第一步開始便驚險重重,靈主靈蘊消失與命源消耗一開始還不是大問題,寒靈主靈體周圍所在的試驗空間才是大麻煩。
  它靈體周圍的時空像是要爆炸一樣暴亂,物質所攜帶的信息變化莫測,以至于它們所表現出來的特性如同迷幻一樣不可思議。
  如果用最簡單的方式來形容,寒靈主周圍一會是方的,一會是圓的,每一次都不同,變化多端。
  而在微觀層面上,大量粒子像是吃了興奮劑一樣地抽風,混亂地且不停地亂哄哄地一會出現在這個位置上,一會出現在另外一個位置上,只要是物理理論上它們可以出現的位置,它們似乎都不肯放過。
  在3961的通知下,楚云升緊跟著在給寒靈主輸送命源任務之后,開始了他在本次方案中第三個任務:用他假靈靈蘊強制去控制寒靈主靈體以外的暴亂世界。
  3961帶領的卓爾人在信息賦值上已經有了一些應用成果,此時正好可以給楚云升用上,以幫助楚云升用最小的靈蘊消耗獲得最大的效果。
  楚云升的靈蘊介入后,“手術”才能繼續進行,否則要不了多久,連同新式戰艦都可能被一炸兩截,難看的逗號恐怕都要保不住了。
  “手術”繼續進行,靈主靈蘊越來越深入寒靈主靈體,靈蘊消失逐步激增,寒靈主的命源耗費呈指數放大,3961重新計算了一次“手術”時間,若以目前的速度放大下去,原定的時間不可能了,不得不再度通知各方,需要加快時間,否則所有資源都被迅速地消耗一空。
  沒有足夠的時間,許多原方案中的目標便被3961忍痛刪去,集中在最重要的目標上。
  但隨著靈蘊與命源消耗量的急劇放大,還有放大程度更加恐怖的數據這原本是卓爾人所樂的事情:越多的數據便意味著將來可以有越多的參考依據。
  可是數據多到一定程度,超過限制了,卓爾人就高興不起來了,它們很快發現即便是新造的戰艦也不能存儲下如此龐大的數據量,而令它們絕望的是,還有更多的數據從寒靈主與它靈體那邊洪水般地沖來。
  不論是靈蘊消耗命源消耗,還是數據體量,三方商議方案的時候已經數倍地放大了預估,沒想到依然嚴重不足。
  &nsp;也許這也是非正常“上位”的代價。
  寒靈主的靈體內世界仿佛時一個宏世界的迷宮,通過寒靈主自己的反饋,通過靈主靈蘊返回等等,它們第一次有機會進入這個迷宮尋找令人極端興奮的世界。
  卓爾人努力地通過各方渠道得到數據,激動地構建寒靈主靈體內的宏世界,但直到數據鋪滿了整個戰艦,也只是粗糙地構建了靈主靈蘊進入靈體時短暫形成的入口模型,還來不及驗證,不知道對與不對,就發現了一個極其尷尬的事情戰艦放不下新的數據了!
  掠命艦靈主當初說的理由,終于活生生地變成了一次現實。
  一個卓爾人向3961提出了極端建議,建議動用全艦新造的所有息體中的生命體包括它們的腦袋,臨時借用,寄存已經放不下的數據。
  3961猶豫了一下,尚未答復,便被楚云升一口否定。
  數據放大到如此的程度,即便將全艦生命的生命體與腦袋都借用來寄存,也不過是向沖天大火里潑上幾杯水,無濟于事。
  反而,一旦出現問題,動搖的將是未來新艦的根基。
  也只有卓爾人才能做出如此極端的決定。
  3961顯然不敢在這個問題上與楚云升辯解,連申請都沒有,便默默地拒絕了那名卓爾人的極端建議。
  時間不等人,洪水般的數據還在繼續沖過來,3961要么放棄本次手術,保住已經得到的數據,要么放棄已經得到的數據,將新的數據覆蓋全艦,繼續手術,保證第一目標實現。
  依照方案,這不是什么難以選擇的問題,但對3961來說,極端痛苦。
  最終,它不得不忍住難以忍受的痛苦,執行方案,放棄所有已保存的數據,將新的數據再次覆蓋全艦,繼續運算,保持“手術”可以繼續進行。
  3961以及其他卓爾人此時對新造戰艦原本就后悔與不滿的心理幾乎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幾乎不約而同地發誓將來一定要建造出一艘極其完美的星艦!
  而不是現在這艘連數據都放不下的“破爛”。
  只是,經過這一次造艦失敗,也不知道未來在新艦那邊的五序等卓爾人還同不同意它們再參與星艦的建造工作,如果不同意,那真可能是再也無法彌的遺憾了。
  失敗的恥辱大約是要背上一生了。
  此時,在寒靈主手術中幫不上什么忙的雷,再次不屑卓爾人的變態完美思維后,根據現實的情況,緊急地給了楚云升一個新的建議:
  “……尊上,機會難得,而且,我們也準備很久了,即便有損失也不會大,人選我也選好了,它也同意了,人現在就在寒靈主試驗空間外,就等您的同意。”
  雷的建議比較獨特,既然卓爾人那邊雄心勃勃的計劃,因為戰艦信息容量仍然受限,出人意料地直接跌倒到“門口”檻上,那么就輪到它的計劃了。
  都是進門里探索宏世界,卓爾人為了完美而太貪心,雷選擇了較為現實與穩妥的方案,并且也是有堅實基礎的,安全部這項工作已經準備很久了。
  當初,雷堅持用銀色軍團的人類做各自極端情況下的試驗,此時正好派上大用場。
  它建議楚云升,立即派出一個人類,在靈主靈蘊保護下,跨入門口,進入寒靈主靈體內部,去完成卓爾人集體倒在門檻上而沒有做到的事情。
  人它都選好了,也有完備的方案,最大限度的損失只在一人,當然,如果成功,獲得的成果相比卓爾人貪心的計劃,也同樣不能相提并論,畢竟一個人類進去能完成的事情,和改造后的卓爾人所建立的雄心計劃天差地別。
  但它的好處也顯而易見,風險小,有收益,保住這次機會不會被徹底浪費掉,能收獲多少是多少。
  這種機會在未來誰也不能保證還會不會再有,楚云升的靈封和戰艦平臺雖然沒問題,但靈主的中和靈蘊屬于不確定因素,以后未必還會與新艦合作,要找到可替代靈蘊是個未知數。
  另外,像寒靈主這樣的狠角色也不多見,不是每個靈生命都敢讓其他外面的東西進入自己的靈體內部。
  巋靈主就不會這么做,靈主雖然想要經歷寒靈主此時的狀態,但也未必敢像寒靈主這么做。
  除非新艦那邊浮尊者誕靈成功,有了自己的真靈生命,否則要找下一個“寒靈主”,可能比尋找能夠代替靈主的靈生命還難。
  從這點上來說,卓爾人追求貪心的完美也沒有錯,這一次很可能就是唯一的機會,錯過了,就沒有下一次了,至少,它們這一代生命可能都見不到下一次的機會了。
  但它們倒在了數據存儲限制的門檻上,有再大的野心也無能為力,雷的小巧方案反而成了補救之選。
  楚云升也沒有多少時間詳細考慮,靈蘊與命源的消失都在激增,失蹤得莫名其妙,他唯一能及時考慮的只有失敗時的損失與代價大小。
  好的方向也不是沒有,楚云升首先就想到曾經被影人泡過的阮落,但他沒時間去細想,只是在瞬間念頭想到這里的時候,感覺觸及到了什么關鍵地方,寒靈主那邊緊急的需要便將他拉回“手術”之中。
  雷的建議因此很快便被通過,立即執行。
  汲直循早已來到寒靈主試驗空間艙外等待,新式的息體已變化形式為護服,在他后面還有長長的隊伍,他失敗后,后面的人會立即接替他。
  他在等安全部的命令,一旦命令下達,他將首先進去。
  汲直循在雷的多次特別測試中排名第一,雷不會因為任務極其危險就舍不得用,去選擇排名靠后的人先進去嘗試。
  要進去,第一個一定是可選范圍內最優秀的人!
  后面都是補救的補救。
  其實冷星黑發人那邊也有非常好的選擇,但已經被苜苒的隊伍選走了,并且,苜苒那邊也已經出現人員損失,不是每個人都能在虛擬世界中堅持下來,因此,苜苒的隊伍還要繼續補人。
  如果在新艦,不論這里的人還是冷星人都沒有機會,雷一定會選擇最好的選擇在人類身體里的小烏怒人。
  汲直循直接等到了雷的命令,在來之前,他已經寫下遺書,做好了最壞的準備,此時吸了一口,通過卓爾人打開的艙門,校驗身份,最新說明,緊急……在靈主下一波靈蘊中,從越來越不穩地的周圍空間,冒死進入寒靈主的靈體,那宏的世界,尋找打開宏科技的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