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763 制造者的意圖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制造者的意圖
  訶很快離開了劉的官署,神使身份被確定,從降落到現在的最危險階段過去了,暫時的安全得到了保證,再留在這里便沒有了意義,保持神秘是每位神使最基本的素養。
  在以何種方式離開上,訶反而費了許多精力去考量,最好的方式莫過于像它落下來時一樣,飄然而去,以增加神使身份的說服力。
  這本也是它從出生便熟悉了的移動方式,何況它又是一位靈生命,還從未被一個星球的小小重力所困過。
  當下,飛肯定是飛不起來的,只能靠兩條腿走。
  訶這一生都沒有用過類似這里原始生命生長的兩條腿走過任何一個星球的表面,它從出生起,就沒有“腿”這種身體部位。
  當然,它現在的具體化身體其他諸多部位也都是它從未擁有過以及使用過的東西,不單單只是腿一個,比如只能看到一定的波段光且探測范圍短得可憐的那雙眼睛,讓它像是被關在了籠子里樣難受。
  耳朵之類的就更不用說了,用這樣的身體去觀察周圍的世界,去抬頭仰望星空,宇宙仿佛都被精簡到粗糙的程度,什么細節也發現不了。
  所幸,訶的學習能力驚人,很快便從對周圍原始土著生命的觀察,建立了詳細的生物模擬數據庫,分解到身體的各個部位進行模擬,除了走出的前三步需要實際運用后形成參數回饋調整,從第四步起,至少表面上看起來,它與原始土著生命在走路上已沒有什么區別了。
  它也不是沒有辦法做到從這里飄飛出去,只是需要時間。
  雖然這里沒有暗能量,它的靈蘊也消失了,但在與自稱劉值的土著交流時,它悄悄地用手中的白絲棍子做了試驗,固態物體于氣態物質中的動力學原理仍然部分起效。
  作為源于星空種族的生命,它掌握著遠超這顆星球上的土著們最終可以得到的力學知識,利用這些知識,以及星空種族具備的生命技術,它可以有很多辦法實現飛行。
  從最簡單的方式搞出一對或者多對翅膀,就像剛剛從它頭頂上飛過去的鳥一樣,并以此生物為樣本優化它的身體,然后簡單粗暴地從這飛走。
  復雜一點的話,它可以將本族的技術運用于自己生命體上,一直推進到這顆星球上可以達到的該星球極限科技層次,將身體當作飛行器,自由翱翔天空。
  但這一切都需要時間,在官署的這點時間顯然不夠,除非它真的只是想簡單地搞出一對翅膀來。
  它還不了解這里的神話傳說,貿然這么做未必是什么好事,最好是身體外形保持原樣不變。
  在這顆詭異的星球上,來自星空種族的生命優勢明顯,知識永遠如同鐵律一樣可以化作強大力量。
  幾乎所有的星空種族,在進化到一定的程度,不約而同地將外在工具融入生命體,進行一次生命史上的偉大革命工具生命化,做不到的種族只是因為知識與技術尤其是生命技術不夠而已。
  如同訶,它可以根據這顆星球的現有物理條件,一直推斷到千年之后這顆星球可以達到的科技水平,以及在這個水平下,該星球土著可以制造出哪些精密與先進的工具。
  但也僅此而已,在這個星球上,土著生命達不到工具生命化革命的要求,也沒有這樣的需求,那是星空生命所需要的,也是它們才能達到的技術水平。
  因此,會出現兩種不同的情況
  讓千年之后的這顆星球土著回到千年之前的時間點上,它們永遠不可能僅僅憑借自己,赤手空拳,什么都沒有的情況下,在短短的幾年或者幾十年的時間上,創造出千年之后的那些外在工具。
  但星空生命可以,它們一切工具的創造基于它們自生的生命體,只要它們的知識體系沒有喪失,仍能保持完整,它們就能夠在獨自存在的艱難環境中,仍可以靠著自身的生命體正常地進行工作這是每個星空種族達到一定程度后,在探索宇宙時必須的需要。
  有的極端星空種族甚至放棄星艦的建造,直接以本體為航行宇宙的工具。
  訶的種族沒有選擇如此極端的方式,它們沒有那樣的極端需要,并且作為獨立個體生命,星艦不但是它們相互之間交流信息的平臺,也是它們在深度優化與細化每個生命體異向性后,所需要的一個集合體形式。
  但這不代表它們不能將自己的生命體融入飛船技術,像訶這樣來其母族為星空種族的靈生命,對飛船的需求就比其他來自修煉生命的靈要低很多很多。
  依靠靈蘊以及母族的先進技術與知識,只要有足夠的物質資源或者龐大的命源,訶可以隨心所欲地以本體航行于星空。
  這是它的幸運,然而,也是它如今種族危機的不幸。
  訶最終還是找了一個不算太高明的借口,決定步行離開了。
  不過為了彌補不行的尷尬,再度增強它神使身份的效果,使得劉土著更加信服,它加急使用生命技術在表面上改變自己的容貌模樣。
  這期間,它發現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它雖然能夠改變一下表面上的容貌,但如果不持續地修正,很快就會恢復原樣,而它手中那根白絲棍,雖然怎么也丟不掉,卻可以改變其外形。
  訶根據自己對周圍土著的觀察,將自己白須飄飄的樣子在劉土著等人敬畏的眼神中,“變”成了普普通通的,頭戴大紅花,手持小折扇的雄性土著。
  &nsp;對變成雄性雌性它倒是無所謂,只是根據需要來,符合土著對它的想法就成。
  反倒是契約生命那邊有些麻煩,訶沒了靈蘊,沒辦法一個念頭就改變她的樣子,而她即便不是修煉生命,其科技知識也顯然沒有達到它的程度。
  契約生命自從降落這里,眼神似乎不再如之前那般空洞,仿佛出現了一絲神采,但訶在與劉縣令交流的時候,沒有過多于的留心她。
  沒想到,就在訶想辦法偽裝她,然后帶著她離開的時候,她竟然自己先走了。
  她仿佛根本不認識訶,一句話也沒有,將訶獨自一人拋棄在官署,跳上墻頭飛快地不見了。
  訶想追也追不上,契約生命的樞機力量雖然和它的靈蘊一樣詭異地消失了,但是它原有生命形式沒有被強行改變成土著的樣子,力量上暫時領先于訶。
  那縷青煙雖然不靠譜,但訶依然認為這個契約生命很重要,不能丟失。
  它和契約生命與那縷青煙分散,突兀地出現在這里,肯定有原因,而原因不是來自于它自己,就是來自于契約生命,尤其是它與契約生命沒有分散,就更可能兩者都有,是個重大線索。
  訶懷疑自己曾今進入過的記憶體,與這個契約生命也有過關聯,由此相互之間產生了一定的聯系,將是它探尋謎團的最好切入口。
  但契約生命一走,它就得抓瞎。
  于是,它也顧不上其他的細節了,趕緊朝著契約生命離開的方向而去。
  可惜它很快便失去了目標,一直到它追出這座古老的城池,也再沒有找到契約生命的蹤跡。
  訶無奈之下,前往城外的一座大山。
  它現在最需要的是時間,那座大山周圍看起來土著罕見,應是個暫時藏身的好地方。
  躲過這段危險的時期,等到它再從大山下來,對于土著而言,它便真的是神使了。
  那時,它的生命體將集合該星球在當前物理條件下于未來極限科技可以實現的一切工具能力。
  刀槍不入、上天入地自然不在話下,如果極端需要,它還可以使用對這顆星球土著而言最危險的原子能武器,排山倒海也就很正常了。
  作為左旋神使,訶長期與許多星球上原始土著打交道,原始土著認為神無所不能,或者全知全能,并非沒有道理。
  一個集合了所有外在工具于一生的星空生命,既可以是一個可以輕松抹殺一個土著城市乃至全球生命的武器,也可以救活無數土著于死亡邊緣的醫療設備。
  它們可以滿足土著一切現實與想象的需要,能力范圍完全覆蓋土著認知與想象的集合圓圈后,對土著而言,便是全知全能,衍生無數仙法魔法之類的想象。
  土著看到的只是結果,看不到它們內在融入的那些生命化工具所進行的運作。
  訶本無選擇地躲進了深山,這顆星球沒有去動它的命源,作為靈,它的命源便仍然很充足,不用擔心被“餓死”。
  它也沒有離開太遠,山下的土著古城仍是它將來下山后的首要目標,再去那里搜尋一些文字記錄,搞清楚為什么它和契約生命會降落在這里?
  必定是有原因的。
  躲在一個無人的洞穴里,訶一邊詳細地規劃生命體優化體系,一邊對這個星球中的物理世界進行試探。
  沒多久,它便又發現一件奇特的現象,在這里,雖然不可以修煉,也沒有暗能量,靈蘊也消失了,但卻仍可以修煉命源,甚至還可以修煉意識!
  當然對訶而言,那不叫作修煉,它的母族有對應的知識體系與認知,只是并不完備,很多地方與分支都已經停滯很久很久了,尤其是意識領域,更是如此。
  訶沒有在這里研究命源與意識的想法,靠它一個人是不現實的。
  它只是在探尋這個星球限制下的規則,有時候,規則能夠反應出制定規則的人所持有的隱晦意圖。
  根據它的發現與判斷,正常而言,這個星球上的土著無法接觸到命源的修煉,既沒有渠道,也存在某種隔離,而修煉意識,非靈以下都是找死行為。
  那么便有一個明顯的矛盾,既然這顆星球的土著不能修煉命源也不能修煉意識,它為什么仍保持可以修煉兩者的環境條件?
  豈不是多此一舉?
  僅從現實而言,似乎這個條件土著并不需要,僅僅適合它這樣的靈生命存在于這里。
  但同時,它又讓靈生命的靈蘊消失了,不知何意?
  訶很費解,一時之間猜不到制造者的意圖。
  又過了一段時間,它的生命體按照規劃穩步優化到第二個階段,暫時可以不用擔心基本的安全,它才分出一部分精力,嘗試著修煉了一下自己的命源與意識。
  而這一試,它便震驚地發現,在這顆星球各種詭異限制下,它在修煉命源與意識時,竟然第一次清晰地“看到”了靈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