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762 有人想見老神尊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有人想見老神尊!
  古老的縣城上空,訶緩緩而落。
  它有些發懵,不知道為什么自己與契約生命會出現在這里,而那縷青煙卻不見了。
  看向下方原始生物的聚集點,大片大片的原始生物紛紛爬到了地面上,在它們頭部上生長出來大約是用來進食的口器,此時也念念有詞地發出人人相似的古怪聲音保幽?
  它更加的困惑,這是青煙說的極為可怕的罪星?
  即便這里仍然在彩虹橋里,下面的原始生物也太弱小了,弱小到它在培育期就能在最短時間的內將它們徹底消滅,且十分的干凈。
  那縷青煙言之鑿鑿地說這里很恐怖,來者無回,就這樣?
  訶做過很久的左旋神使,去過很多具有生命的星球,自然清楚原始生命對高等生命的未知恐慌與崇拜,但這一次,在來之前,在那縷青煙篤定與傲然的口吻下,它的心理預期與往常完全不同。
  它做好了十足的準備,準備一到這里就可能會遇到各種強大的生命,或者先進到令人絕望的種族!
  無論是哪一種,都在它心理預期中,都是可以接受的,哪怕它再次感到卑微與渺小,卻完全沒想到統治這顆被青煙稱之為罪星的生命,竟是如此弱小。
  訶不是一個隨便下定論的人,雖然那縷青煙言語之中不怎么靠譜,但它在第一時間沒有去直接質疑那縷青煙在說謊,而是首先從它自身去找原因。
  或許是它見識不多,或許是它尚未見到真正可怕的地方,或者它想錯了方向,等等。
  想要排除這些屬于它自身的原因也很簡單,它用靈蘊對這顆星球遍地檢查一此就知道了。
  說動便動,它立即就要開始。
  可下一刻,它驚悚到了極點!
  它的靈蘊沒有了!
  它竟然使用不了它自誕靈來就如它自己生命一部分的靈蘊!
  靈蘊哪里去了?
  它從未遇見過如此不可思議的恐怖。
  那它還是一個靈嗎?
  它這時候才下意識地審視自身的情況,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嚇至靈魂:
  不知何時,它本應模糊不清的靈體,竟然具體化了!
  而且,樣子它還不認識!
  既不是它未誕靈前的母族生命體形式,也不是它所知的任何一種,再仔細一看,竟然與地面上的原始生命非常相似?
  等一下,訶觸電般地發現自己“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個東西,一個形似細長棍的東西,頂部系著一大堆白色長絲,再等一下,它被具體化的身體為什么要做出這種古怪的姿勢?
  太詭異了!
  訶立下意識地要將那個古怪的白絲棍子丟掉,換個它認為的正常姿勢,卻不料整個動作不知怎么地,似乎成了它于半空中輕輕揮舞了一下長棍白絲。
  恒星的光芒隨著它的揮舞動作仿佛點點地撒向了大地,落滿古老的縣城。
  地面上的原始生命立即激動與興奮起來,沐浴在耀眼光芒下,看起來都非常的亢奮?
  訶從未遇見過如此詭異的事情,作為靈,作為神國靈主,它自然知道強大到一定地步的生命,被其他生命看的樣子常常都是那些生命想象的樣子如果它們沒有死掉的話。
  但像它這樣直接被具體化定型,它還是頭一次遇見,或許,它真的失去了很多記憶?
  訶再次檢查契約生命,發現她倒是沒有什么變化。
  它卻不知道,契約生命雖然與這顆星球上生物不同,但是在下方縣城中,學識淵博的劉縣令已經對此做了完美的解釋:
  “這才是真仙啊,你們看,真仙降伏的座下妖精,都已化成人形了!”
  沒有了靈蘊,訶一開始聽不懂它們到底在說什么,直到越來越接近地面,發現漸漸地能聽懂了。
  和第一次遇見那縷青煙時情況不同,那時候,它尚未使用靈蘊,就立即聽懂了契約生命與青煙所說的話,因此,它也認為那里的確可能是它自己的意識世界。
  而這里卻有些不同,“聽懂”需要一個過程,又恰好是從它出現到降落至地面的過程。
  那么,這里到底是它曾經的記憶世界,還是它曾經來過的其他生命的記憶世界?
   
  它一時難以弄清楚。
  眼見就要落地了,訶堂堂一個靈生命,在接連發現靈蘊失蹤,靈體具體化,以及該星球又詭異地沒有暗能量,等等,大為震驚的同時,終于意識到那縷青煙所說的可怕了!
  它很小心地沒敢朝著生物群密集的地方降落,它已經看出來了,這里雖然非常的危險,但這些原始生物也的確弱小,且還在蒙昧時期,當然它自己現在也不再強大了。
  如果不想被原始生物看出破綻,被當作它們所崇拜對象的反面敵人燒死,就要完美無缺地“表演”下去。
  作為神使,先天具有職業優勢與職業經驗,它熟練地找到了這個破落到慘不忍睹的城市中管理者居所,朝著那里降落。
  沒有絕對安全的力量下,有時候,神使與神棍區別,首先就在于第一次“降落”在土著統治者們的宮殿,還是“降落”在野外的茅草屋。
  縣令劉光臣見真仙竟不臨在外面的人潮中,也不落在城外的觀所,竟落在了自己的官署,激動到無以復加。
  他可不是那些沒見識的人,真仙不臨民間卻臨到官署意味著什么?
  那很可能是有“差事”啊!
  再想想,誰能差遣仙人?
  自然是傳說中的天帝!
  什么祥瑞能比得了這個?
  這直接就是天命!
  劉光臣可以想象當四百里加急將真仙降臨在他官署的公文送至神京,是如何的舉朝震驚,天子是如何的歡喜……
  他很現實地不像其他人一樣,想要接近真仙,獲賜長命百歲或者仙法什么的,當然如果仙人能幫忙治好他腰上的老毛病,他也是很期待的,但眼下,一切都沒有他如何撰寫公文重要。
  院子里早就設置了香案等等必備的禮儀,劉光臣帶領眾人跪拜真仙之后,這才小心翼翼又恭恭敬敬地問:
  “……下界小臣劉值,未知上仙神馭何方,靈歸何位?
  所臨為何?
  ……我等凡夫也好恭謹侍候。”
  聽著他的求問,訶內心里都有些吃驚地看著他,若不是身處此時此地,它都要將這個人視之兩大神國的靈主了。
  訶自然不能告訴他自己來自左旋神國,對方可完全聽不懂左旋是什么,哪怕左旋再多么強大與可怕。
  沒有了靈蘊,訶也沒辦法像以前一樣隨便找個生物用靈蘊迅速地了解它們的社會文化歷史,也就不能隨便說確定的東西,說錯了可沒法再圓回來。
  不過,這也難不倒訶這樣的多年神使,不急不慌,利用它能現有條件形成一種帶有催眠生物效果的音頻含糊道:“于天有應,特來查看!”
  這正是劉光臣想要的答案,一個需要,一個要裝,人仙便兩相宜。
  不過一會,何便從對方口中套出了情報。
  它一邊抓緊時間利用現有的物理條件,優化自己具體化生命體,這也是它出生于星空種族的優勢,那些修煉生命到了這里恐怕要徹底無策。
  另外一邊,它不忘尋找那縷青煙,故作高深玄虛略帶恐嚇道:“本司此番前來,除卻此件大事,尚另有一事,也正應一劫,有一萬惡陰魂日前逃脫,已至人間,若不及時捉回,恐生靈涂炭,此惡魂形若青煙……”
  劉光臣驚懼不已的時候,星球的另外一邊,金字塔里,那縷青煙正飄在四個人旁邊,它其實也沒吞掉這四人,只是將他們捉來了解情況。
  情況未明的時候,它可不會隨便吞人。
  訶與阿芙走失,讓它感到不安,沒想到它謀劃多年的計劃剛開個頭就出錯了。
  一定是從哪里一開始就出錯了?
  它在昏暗的空間里不停地轉圈,那四個人大氣也不敢出,即便是之前信仰狂熱的尼卡,此時仿佛也泄了氣。
  忽然,青煙自己停了下來,似乎明白過來什么,斷斷續續,含糊不清地自言自語道:
  “一切都是陰謀,一切都是陰謀!
  老子不小心也被它們利用了。
  這是個大陰謀,絕對是個大陰謀!
  我說怎么這么順利就從那邊逃過來了?
  老子那么多的備案都沒用上。
  這不是一方的陰謀,一定是它們雙方全都將計就計一起促成的大陰謀。
  不好,楚要來,楚一定會來!
  老子研究了這么多年,什么不知道?
  想坑我,門都沒有。
  嘿嘿,按說這是第五紀的末期,不出意外的話,很快就會末日來臨。
  我明白了,有人想看地球當初怎么撞的卓爾人?
  不對,不止,有人想知道卓爾人到底怎么回事?
  ……
  ……
  嗯!
  我#…*amp;%,差點忘了,楚如果真的來了,說不定接著直接開始推演下一紀,有人想見老神尊!?
  都是瘋子!!
  這肯定要大打出手,打得昏天暗地,頭破血流啊!
  老子,老子現在是趕緊逃走躲起來?
  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