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761 魔鬼真仙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魔鬼,真仙
  阿利爾是一名出色的商人,他挑選的商品總是如沙漠中的水一樣受到人們的歡迎,就像他剛剛賣掉的那些上等絲綢,這種禁售的東西,他總是有辦法搞得到,而且還能順利地通過各地關卡。
  許多地方的人們傳言他一定親自去過神秘的東方帝國,還有人更加夸張,說他是神秘東方帝王的座上賓,阿利爾每每聽到這樣的傳言,從不證實,也從不反駁。
  他是個不茍言笑的人,對這條家族里祖祖輩輩來回走了很多趟的商路很是熟悉,什么地方有什么樣的危險,什么樣的君主什么樣的性格,他都一清二楚。
  但這一次,他嚴肅的神情下充滿了擔憂。
  半個多月前,他讓人出去打探消息的時候,就聽到一些傳言,說尼羅河竟然結冰了。
  別的地方或許可能,可這里是到處都是沙漠的埃及啊,他活了這一輩子也沒聽說過這種事,這條商路,他以及他的父親與祖父一代代人走了許多年,也從未見過這樣奇怪的事情。
  阿利爾覺得很可能只是一個蓄意制造的謠言,或許是又要打仗了吧。
  可是越朝著尼羅河方向走,天氣越來越冷,讓他越來越不安,沙漠遍地的地方,怎么會越來越冷呢?
  而且還冷到這樣的地步呢?
  直到今天,他終于來到尼羅河邊,寒冷中,目無表情,內心中卻駭浪滔天地看著冰凍的尼羅河。
  真的結冰了!
  神跡?
  警告!?
  他很不安,非常的不安!
  如果這一次的生意與往年一樣,哪怕再多一些的上等絲綢,或者更危險一點,比如馱隊里藏著同樣來自神秘東方,可以治療某種難言貴族病的東方茯苓,即使是這樣價值千金的東西,阿利爾也依然可以風輕云淡,至少心里不會發虛。
  可這一次不行。
  這一次,他進行一次家族商業史上最大的冒險。
  他的商隊里藏著幾個從北方來的“人”,這些“人”在任何地方都是被燒死的對象,有人稱這些“人”為魔鬼。
  阿利爾家族與這幾個“人”的關系要追溯到很多年前,發展到今天,關系已經非常的穩定,牽扯也非常得深。
  北方這些年連續發生了一些大事,這幾個“人”的家族也牽扯其中,如今尋求他的幫助,需要他冒險將這幾個“人”偷運出北方,抵達埃及。
  這絕不是一個好的生意,非常的危險,他卻無法拒絕,除非家族能夠承受失去北方所有生意的代價。
  阿利爾充分地利用了家族的各種資源,以及他個人在商路各地的優秀信譽,小心翼翼地將這幾個“人”帶到這里,一路上提心吊膽,有幾次更是差點被發現,所幸有驚無險。
  過了尼羅河,他的任務就要完成了。
  那些“人”的目的地也快到了,他的任務就是將這些人送到其中的一個金字塔附近。
  如果被人發現,他將這些“人”偷運到這里,他一定也會被吊死,再強大的家族也保護不了他,必定與他迅速地切割干凈,即便家族內部最終是同意這項生意的,風險也必須他一人承擔。
  阿利爾憂心仲仲地回到臨時的租借駐地,面沉如水地進入一個隱秘的房間。
  房間里面安靜地坐著五個“人”。
  這些“人”都很年輕,不過通常很難從他們的樣貌上看出他們年紀的大小,他們仿佛永遠都是那么的年輕。
  若非阿利爾與對方家族多年相熟,也一樣無法知道這些“人”是否的確是真的年輕一代“人”。
  阿利爾走入房間,對方早已發覺他。
  他向著五“人”的領頭說:“尼卡,尼羅河的確結冰了。”
  叫做尼卡的領頭,目光中放出與憂心的阿利爾完全相反的光彩,充滿了難以描述的驚喜與激動。
  但他知道阿利爾的擔心,很好地掩飾著自己的驚喜,安慰對方道:“您真的不用擔心,這不過就是一個生意,我們也說過很多次,我們真的不是魔鬼,你不必為此有任何的負擔,終有一天,你會看到我們的證據,而那些住在巨大城堡里,靠著穿著厚厚盔甲的騎士們所保護的貴族諸侯老爺們,才是真正的吸血鬼。”
  他充滿信仰地狂熱道:“我們才是神的真正子民!”
  類似的話,阿利爾的確從對方家族多人口中聽過無數遍,從他小的時候,第一次跟隨祖父去北方的時候就聽過,早已絲毫不能讓他心里掀起任何的波瀾。
  與北方的生意本就不怎么合法,畢竟大家有著不同的信仰,然而與魔鬼做生意,在任何地方都不被容納。
  阿利爾雖不是信仰的狂熱者,但面對尼羅河結冰這樣的神跡,依然嚴重地產生了恐慌的褻瀆感。
  他可能做錯了事情,神也許在警告。
  可他已經無法回頭了,即便尼羅河結冰,他也必須完成這次的生意。
  否則,他將丟掉的不僅是家族在北方的所有生意,還有自己以及商隊全部成員的性命。
  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他只能將本次生意的巨大風險盡力最大化地轉為所有利益,他隱忍著所有擔憂,轉而既貪婪又合理地提出增加的要求:“之前,我們并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可怕警示,所以你們必須答應我們第一次提出的所有條件,否則是不公平的。”
  尼卡也很好地隱藏了對阿利爾說出這句話時瞬間的鄙夷,他看不起這樣的人,只是他以及他的家族都需要這樣的人,更需要阿利爾在這條商路上非同一般的信譽與能力,所以不得不面仍帶感激地微笑道:
  “阿利爾,您是我們最親密的朋友,這一點毋庸置疑,您的要求在此刻非常的合理,我們絕不會辜負我們的朋友,就這樣吧,我們同意您的第一次要求。”
  阿利爾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更加地憂心,對方同意了他第一次談判時提出的最大條件,顯然尼羅河結冰的事情,對這些“人”是一個巨大的好消息。
  魔鬼的好消息,對人而言是好消息嗎?
  阿利爾不敢想,離開房間,準備過河的工作。
  十幾天后,星空籠罩大地的一個夜晚,阿利爾忐忑不安地帶著商隊在野外扎營,營地距離對方目的地金字塔不是很遠。
  他的任務在今夜之后便算是完成了,他的能力加上信譽,讓任務完成得非常準時。
  但他一點也不輕松,總覺得做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今夜的星空前所未有的明亮與輝煌,仿佛所有的星星都注視著這里,讓阿利爾不寒而栗。
  金字塔附近的夜間天氣非常得冷,他竟需要穿著棉衣才能離開帳篷,目送那些“人”離去。
  等待那些人消失在星光中,阿利爾才返回自己的帳篷。
  但他卻怎么也睡不著,一直到了后半夜。
  天還沒有亮,人們常常說那是最黑暗的時候,他忽然聽到營地一陣騷動。
  本就極度不安的阿利爾,連棉衣都顧不上穿了,沖出帳篷。
  一出帳篷,他就看到一個渾身是血的年輕“人”驚恐萬分地沖向他這邊。
  他知道這個年輕“人”的名字,叫做墨菲,一路上很少說話,沉默寡言,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去金字塔的五“人”中,只有他一個人回來了!
  “尼卡呢?”
  阿利爾也有些驚慌地問。
  “死了,全死了,是魔鬼,魔鬼!”
  那墨菲不知道受到了什么刺激,眼神中全是心理崩潰后的驚恐!
  阿利爾心里立即慌成一片,只是還勉強能保持一絲鎮定,他抬頭看向金字塔方向,瞬間便驚呆了,也知道營地為何騷亂了。
  那金字塔尖的上方,滿天星空的地方,不知何時出現一個一個冰雪皚皚的巨大球面,仿佛是另外一個世界的大地。
  在那片大地的一座山峰上,聳立著一個陌生式樣的“宮殿”,宏偉又充滿神秘,與冰雪大地一起,倒立一般與金字塔遙遙相對。
  阿利爾呼吸都變得仿佛停止了一般,只剩下砰砰的心跳。
  那是魔鬼的世界,魔鬼的“宮殿”嗎!?
  神啊,我到底做了什么?
  此時,金字塔里,一個陰冷的聲音自言自語道:“哪里出錯了?
  那個訶跑到哪里去了?”
  與此同時,在遙遠的神秘東方的一個縣衙里,年紀已老的劉縣令一早就喝了酒,上午也無心處理縣務,如今滿朝上下爭言祥瑞,劉縣令也挖空心思準備再報個祥瑞來。
  只可恨他能想到的祥瑞范圍總是脫離不了書本上的那些記載,人們早就不驚不奇了,一看就沒什么新意,早被人搶先用了,如此祥瑞,更不要說能夠讓天子側目了。
  劉縣令躺在院子里曬著難得的好太陽,瞇著眼睛望著天空,酒力下迷迷糊糊地幻想著自己什么時候也能搞到一部從天而降的“天書”,從此平步青云……
  幻想中,他仿佛看到了五彩神云,看到了天宮神闕,一位真仙飄然而下,降臨人間!
  如果不是夢該多好啊,看,真仙身邊還有仙女伺候著……
  劉縣令這么惋惜地想著的時候,縣衙里一片的混亂。
  想來自詡沉穩肅穆的劉縣令很是不滿,微微睜大小醉的睡眼,就要呵斥不遵禮數的下人們。
  然而他張大的嘴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院門那邊連滾帶爬進來一個老家仆,不知道是驚恐還是激動,朝著他喊:“阿郎,阿郎,是仙,仙人……”
  劉縣令一個哆嗦,嘴巴終于陡然地合上了,想到的第一件事竟不是去迎接傳說中的真仙降臨人間,而是大喊:“楚三呢?
  楚三呢?
  快,快快備紙墨,我要報,報,報”
  此時,他仿佛看到了萬人敬仰的相位正在向他招手!
  這可是真仙阿!
  是年,大中祥瑞三年,天子夢得天書已三年,不見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