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760 老子怕過誰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老子怕過誰?
  契約生命的頭頂上冒出一縷若隱若現的青煙,盤旋在上方,仿佛像是個漩渦。
  訶如今對一切漩渦都很敏感,下意識地就要殺掉這個契約生命以及那縷青煙,再重新計算。
  靈之所思,瞬息所達。
  瞬息之后,訶剛準備重新面對無數的漩渦,再重新計算,卻愕然地發現它所面對的仍然是那個契約生命,以及那個盤旋在上方的一縷青煙。
  仿佛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但它明明在瞬息之間靈襲過,一切卻毫無變化,充滿了詭異,詭異到更像是過去的時間被抽走了一瞬,又回到了“瞬息”之前的那一刻!
  它毫不猶豫地再次發動靈襲,更強更凌厲。
  可下一刻,依然什么變化都沒有,似乎又“回到”了靈襲前的時間了?
  訶是靈,又來自星空種族,不怕詭異,就怕殺不死對方。
  它馬上變通方法,馬上擴大范圍,要對整個寒冷星球發動冷酷地滅絕靈襲!
  但這個時候,那一縷青煙破口大罵道:“你特馬的有完沒完?
  老子神功大成,就你這樣的小貨色攻上一萬年也屁用不管!給老子老老實實地待著別亂動,別浪費老子寶貴的力氣。”
  訶果然不動了,倒不是因為這縷青煙的威脅,而是它已在自己的混亂中終于清醒了一點,發現此時并沒有更多的漩渦出現。
  “你又是誰?”
  訶原本就很混亂了,現在又冒出一個自稱等了自己很久的古怪生命,更是一頭霧水。
  “我是誰?”
  那縷青煙狂傲加鄙夷地說:“我是誰豈是你們這些無名小卒夠資格知道的?”
  訶無視了它的狂妄之語,在混亂中再努力清醒一些,才弄清楚一點點剛才自己兩次靈襲下到底發生了什么?
  那縷青煙在盤旋中似乎打開了一道縫隙,它的一切所思所想形成的靈襲立即被打回出發點,也就是它的意識之中,而這里是彩虹橋,更可能仍如仆所言周圍依然是它意識的世界。
  若是如此,在彩虹橋里它的意識世界中,它的所思所想被打回它的意識,本身就是一個邏輯奇妙的事情,于是在極短的時間里連續產生一大串它都無法察覺的變化,結果便是它靈襲就像沒存在過一樣詭異。
  訶迅速地再次觀察那縷青煙,嚴肅與認真地告訴它:“我名訶……”
  那縷青煙不耐煩地打斷它,陰冷與自負地道:“我知道,我還知道你以前叫什么,也知道你正在被追殺,別廢話,想不想活命?”
  訶奇怪地看著它,給了一個讓青煙猝不及防的答案:“不想。”
  那縷青煙本早就準備了無數年的話,瞬間被堵住了,一邊嘀咕:“不對啊,不對啊,它怎么變成這樣了,難道陷入到那邊太久了……”一邊急忙臨時改口,隨機應變下語氣依舊傲然道:“好吧,那你還有什么心愿未了?”
  訶又開始混亂了,飛快地亂著說道:“你到底是誰?
  為什么知道我?
  我又是誰?
  我來自哪里?
  我為什么出現在這里?
  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這個契約生命又是怎么回事?
  ……”
  青煙看了看它所說的“契約生命”,冷冷道:“她早已經不是真的了,這里都早已沒有真的,除了老子,都是假的,但她還是一個坐標,沒有她,你和我都去不了我們馬上要去的地方。”
  訶立即問道:“什么地方?”
  青煙陰險地道:“一個可怕的地方,也是唯一可以讓你活命的地方。”
  訶自然不信:“你為什么要救我?
  你的目的或者條件是什么?”
  如果不是這縷青煙并沒有展現出強大的計算能力,訶肯定要懷疑對方是不是自己身上那道強大神秘力量的主人了。
  不過即便不是,訶覺得也與此有關,可能就是一伙的。
  卻不料,這縷青煙輕飄飄地說:“我要說我是樂于助人你會相信嗎?
  你肯定不信,所以我說什么你都不會信的,你們這些生命真是愚蠢啊,為什么總是喜歡問你們自己怎么也不會相信的問題呢?
  不過呢,老子也懶得騙你們這些可憐蟲,這里其實是你的世界,這么多年來,我不知道吞了多少你的記憶,對你了如指掌。”
  說著,青煙對著空氣吞了一口道:“看到了嗎,就是這樣簡單,嗯,老子剛吞下的點點記憶屬于你曾經到過所留下的一點點痕跡。
  也不怕告訴你,在你的記憶中,你曾經的發現有我想要找到的東西,要不然老子早走了,還等你個屁,救你個屁。”
  訶不知道這縷青煙說的到底是真是假,不過時間已經過去很久,無數的漩渦并沒有再次出現,它的確真的逃了出來。
  眼前的青煙雖然詭異與古怪,但比起左旋追殺不知安全了多少倍。
  訶也認定對方就是與神秘力量之主一伙的了幫助它逃到這里,在這里等著它,帶著它找到偷渡的古老記憶體,一切都可以解釋得明明白白。
  訶便不動神色道:“我們要去哪里?”
  青煙難得嚴肅地說:“那個地方姓楚的記憶叫它地球,你的記憶叫它罪星,哼哼,管它叫什么,只要到了那里,追殺你的東西不論有多少,有多強大,保證它們全都有去無回。”
  訶雖然混亂,卻也沒有迷糊,反問道:“那我們去了不是也一樣?”
  青煙又鄙夷地對它說:“你難道真的連腦子都丟失了嗎?
  你沒看到老子一直好好地保護著阿芙嗎?
  雖然現在這個她是個假的,但那是對我而言,對你意識中的世界所有生命她就是真的,她是我們將來唯一可以逃回來的辦法。
  而且這也不是我想出來的主意,是你自己或者你曾追蹤過的某個意識在無數年前就設計好的,只不過剛好應在阿芙身上罷了,不是阿芙,也會是阿五阿六什么的。
  我很懷疑你是不是真的曾經去過罪星地球?”
  訶根本不知道它在說什么,越說越混亂,便也跟著質疑道:“你剛剛說過,你吞過我的記憶,對我了如指掌,你不應該問我這個問題。”
  青煙冷哼道:“我吞的時候,你那可憐的記憶都碎得不成樣子了,如果不是在彩虹橋里,誰能知道那些碎片都是什么東西?
  而且,根據我多年對你記憶的研究,你的記憶不但被人打碎過,而且還被你自我封閉了一部分,失蹤了一部分,彩虹橋也抹殺了一部分,七零八落,嚴格地說起來,你現在已經不是原來的你了,雖然你可能還是你。”
  訶第一次從其他人口中聽到自己混亂的原因,雖然這道青煙所說不知真假,但它混亂的情況的確是真的。
  它一點也想不起來自己到底有沒有去過一個叫做罪星或者地球的地方,更加想不起來是誰將它的記憶打碎,而它又怎么能夠做到在記憶被打碎后,仍能保持現在的自我邏輯?
  對面的青煙思索一番道:“我現在很懷疑你根本沒去過真正的罪星地球,你去過的可能僅僅是你追蹤與發現的另外一個強大意識留下的記憶,進入了它的世界,經歷了它的經歷,變成了你的記憶,彩虹橋將你們對罪星地球的記憶推演進行了疊加,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老子的計劃就要再改一下”
  正說著,青煙忽然一動,道:“它們來了,先走再說!”
  青煙迅速地啟動了什么,似乎早就準備好了,很快,寒冷星球上的一座宏偉建筑物中射出一道五顏六色的光芒,將它們全都籠罩進去。
  訶感覺自己被一股無可抗拒的力量快速地吸入那個建筑物里,它本能地感覺到危險與恐懼,但絲毫掙脫不掉。
  很快它們就失去了周圍一切事物,進入到天文數量的復雜深奧映射之中。
  這時候,訶隱隱約約地聽到那道青煙竟和它一樣混亂地迷迷糊糊地嘀咕:“要不是老子神功未復,怕它們個屁,普天之下,除了冥君,老子怕過誰?
  ……”
  訶感覺自己剛從一個深井里逃出來,又掉入到另外一個。
  這道青煙也根本不靠譜,前面還說自己神功已大成,現在又說自己神功未復,前后矛盾也就算了,竟仍然如此的自信?
  不管如何,它已經闖到了這里,很快又將出現在那道青煙所說的罪星地球上,訶隱約地感覺到,自己要找的答案可能就在那里。
  那么,此時,它與那道青煙要過去的罪行地球,到底回是它自己曾去那里時的歷史記憶,還是真的只是自己追蹤到另外意識發現那里時的記憶?
  又或者,是那個罪星此時此刻的實際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