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759 終于等到你了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終于等到你了!
  神使訶瘋狂地逃著。
  它本不應如此,待死以求解脫才應該是它早已決定好的選擇。
  當它面對所見,窒息與絕望之下,來自靈魂深處的惶恐第一次鞭打它意識中的一切。
  數之不盡的漩渦仿佛黑暗的深淵之底,遍布它所見世界。
  它不知道有多少個旋轉的漩渦,數不過來,縱然它是一個靈。
  它也不知道那些漩渦是什么,它們旋轉的速度有快有慢,卻沒有一個相同,每一個都是獨特的。
  它們仿佛在旋轉中不斷地變大,但當視線從它們漩渦上移開,它們似乎又恢復到了原樣。
  它們仿佛也并不想變大,反而努力地向內蜷縮,漩渦之中,密密麻麻地擠滿了數不清的精密結構,隨著旋轉而變化,永不停息。
  當神使訶注視其中一個時,那一個便仿佛不斷地在旋轉中變大,然而不論過了多久,漩渦變大到幾乎仿佛充滿了整個世界的程度,漩渦之中的細節,那數不清的精密結構卻仍然擁擠不堪,與一開始的時候似乎也沒有太多的變化,或者只松開了極小的一點點而已。
  神使訶無法想象需要多么大尺寸的宇宙空間才能將其中一個漩渦完全地平鋪展開,它是一個靈,卻連想象也做不到,那太超出常識,或者,它根本就不可能被展開。
  在那一個個漩渦的密密麻麻細節中,神使訶只認識極少極少的一些東西,比如它看到了靈度波紋與多弦遞歸等等,都是源于它母族無數年積累下來的知識與聽聞,是母族所能接觸到的最頂尖程度,而面對數量龐大的其他百分之九九以上細節結構,它自覺自己幼稚得像是尚未開始培育的種子。
  它來自于星空種族,也本應產生強烈的求知欲,然而,它此時只有深深的惶恐,仿佛視見邪惡之源。
  惶恐使它不可抑制地瘋狂逃亡,遠離它們。
  它沖至一個漩渦前,一個模糊的強大影子擋住它,冷冷地道:“這是你的世界,你能逃到哪里去?”
  訶聽不懂,更聽不明白。
  它只想逃。
  神秘的力量給了它強大的能力,它迅速地計算了一條道路,繞開了那個強大影子能夠攔截它的極限范圍。
  又一個模糊的影子擋在它的面前,它認出了這個影子,是它母族老一代中的一位令人尊敬的靈主,向它道:“就在這里解決吧。”
  神使訶思維瞬間異常的清醒,斷然道:“不,你是假的,它已經死了!”
  訶斬開了一條路徑。
  而聚又擋在了它的面前,嘆息道:“訶,一切都結束了。”
  它怒道:“不,還沒有!”
  它不知為何怒,也不知為何如此說,它似乎精神有些錯亂了。
  “你也是假的!”
  它殺掉了聚,繼續沖向越來越近的那個漩渦口。
  橋口的指揮官出現在它面前,冷聲道:“你還要殺多少人!?”
  它也冷聲道:“不知道!”
  它毫不猶豫地殺掉了指揮官,繼續前進,或者說是逃。
  一個個族人出現在它面前。
  有人指責它:“背叛者,罪人!”
  它冷笑:“你們才是!”
  有人勸說它:“放棄吧,沒有用的。”
  它無比堅定道:“不,死也不會放棄。”
  它從艦群中殺開一條道路,終于來到漩渦之口,只差一步。
  一個并不極為強大,卻非常威嚴的聲音道:“你已失去本位靈位,再進一步,便無法再回頭。”
  它回望聲音來源,平靜而帶著一絲敬意道:“我愿意。”
  那威嚴的聲音仿佛早已意料它會這么說,嘆息一聲:“仆說的沒有錯,這是你的世界,你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它決然地沖向漩渦口,不為所動。
  浩瀚的宇宙,恢弘的戰艦,展現在訶的面前。
  它現在非常混亂,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回事,但不知何時,開始發現以前竟然沒有注意到的一些奇怪事情。
  它不過是個初靈,即便母族跟隨神國已久,怎么知道神國有“宮”這個傳說中的名字,又怎么知道那九艘戰艦?
  它沒有靈位,為什么知道九艦位主不是它的位主?
  它只是初靈,為什么能夠看到靈度波紋?
  為什么?
  它很混亂,那艘恢弘戰艦似乎有答案,它想要靠近過去。
  但下一瞬,它周圍的世界立即又變成了無數漩渦的世界!
  它又開始混亂了,立即選擇了一個漩渦沖了過去,仿佛早就知道哪一個可以沖出去一樣,行動極為迅速。
  剛剛逃出來,恢弘的戰艦已經加速了,戰艦里的生命似乎發現了什么令它們極為興奮的東西或者信息,正在不惜一切代價地加速。
  訶要追上去,可馬上它的世界又變成無數漩渦的世界。
  它焦急地又選擇了一個似乎它本就知道可以出去的漩渦口再次沖了出去,恢弘戰艦卻不知何時遭受到了重創。
  活下來的生命幾乎全是由種子重新培育而成,而培育系統也受到了重創。
  它想要盡快靠過去,了解到底發生了什么。
  它早在見到無數漩渦的時候,就已經隱隱約約地意識到,它徹底猜錯了這場戰爭的形式與關系。
  這也許的確也是那神秘力量的戰爭,但竟也是它自己的戰爭。
  誰選擇了誰,雖已經不重要,但未必如它之前所想。
  恢弘戰爭快速地毀滅中,它終究還是慢了一步,它竭盡全力,也未能在無數漩渦出現前進入毀滅中的恢弘戰艦。
  很快,它又一次地穿過一個它似乎早就計算出來的漩渦出口,但恢弘戰艦已經徹底毀滅了。
  一艘新的落后飛船被緊急培育出來的極低質量后代們所建造出來,飛向一個坐標。
  它來不及去那艘落后飛船中搜索信息,尤其是飛船的航行目的地坐標,便又一次陷入了無數漩渦的世界。
  然而這一次,它仿佛陷入了巨大的麻煩。
  它似乎“忘記”了再從哪一個漩渦出去,或者,它已計算不了最后一個漩渦出口。
  它將倒在這里,失敗在這里,重新開始下一個輪回。
  也許,已經進行很多很多次了。
  而這一次,它竟然計算出來了!
  那神秘力量,再度展現了極其強大的計算能力!
  仿佛就是為了等待著這一刻,給予它無與倫比的計算力!
  它第一次算出了似乎從未算出的最后一個它可以出去的正確漩渦口。
  一切都要變了,它隱約地意識到。
  那個漩渦口之后,有它想要知道的一切。
  它毫不猶豫地從算出來的漩渦口沖了出去。
  這時候,它離開后的無數漩渦世界正在消失,出現了兩個聲音,一聲嘆息,一聲命令:
  “諸靈聽命,即刻行動!”
  另外一邊,訶終于沖出來了。
  一個寒冷的星球上。
  一個仿佛等待已久的契約生命?
  契約來自它還是它的母族其他靈主?
  似乎很熟悉!
  又是假的嗎?
  似乎并不是假的。
  訶問對方:“你是誰?”
  對方回答道:“阿芙倫麗娜。”
  訶又很混亂,不知道這個名字,而這個時候,它又聽到一個很陰冷的聲音:
  “多少年了?
  多少年了啊!?
  老子終于等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