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758 丑陋的新戰艦

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丑陋的新戰艦
  靈主冒險地選擇了楚云升開出的條件,雖是冒險,卻可以借用楚云升俘虜寒靈主的東西,體驗一次,另外還可以在任務中了解它很想知道的事情。
  楚云升作為左旋前儲,當初在地球上時,到底發生了什么?
  靈主很想知道,這將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它同意后,就要以一個偽裝的人類身份加入苜苒的隊伍,在信息世界中做準備性訓練。
  這也是一項保密計劃,苜苒等人并不知曉,也不能讓她們知道,在左旋靈主面前,她們將很難守住所有的秘密。
  除了楚云升之外,整個安全部只有雷一人知曉,而卓爾人那里,也只有3961一個人知情。
  換而言之,假設楚云升忽然死亡,而雷與3961也一起死亡或消失,靈主靈封又仍在牢牢地封住它,那么這個世界上,將再無一人知曉并能夠證明它其實是個靈生命,叫做。
  若無奇跡出現,它將永遠地以這個偽裝的人類身份活下去。
  3961給靈主制造了人類生命體,雷則負責給它編造一個身份。
  從它出生一直到現在的經歷都要偽造,最好的借口莫過于安全部的秘密項目,之后,將它塞入苜苒隊伍時所用借口,也將以安全部的名義進行。
  這個名字自然不能再用,如果起個普通的人類名字,無論是地球人的還是冷星黑發人或者其他人類群體習慣的名字,都會留下痕跡,快速戰艦內經過第二輪生命體改造,很多人能力大大提升,不得不防。
  雷干脆給它以編號21為名,最大化安全部借口的神秘感,且最大限度弱化別人對它在其他方面的聯想。
  而之所選擇21,另外一個原因是為了迷惑除3961之外的卓爾人。
  楚云升在卓爾人的序列尾數為27,在27之后的第6位,還有一個尾數33的神秘卓爾人,雷選擇27之前6位21,便有意讓其他卓爾人包括未來的五序去聯想安全部可能在調查95833。
  除了讓卓爾人產生不正確的聯想外,雷還有自己的目的,算是它對本次安全部危機下的一次虛虛實實的反擊。
  正如拔異曾言,這船上的事情,沒一件是看上去那樣簡單的。
  靈主對偽裝的人類身份叫做什么名字并不關心,為安全起見,它早期的訓練將與苜苒隊伍分開。
  它首選要學會的是如何看起來是個來自安全部的人類,而不是一個已經誕靈了的靈生命。
  3961與雷一同負責它的訓練計劃制定與實施,作為靈生命,靈主其實也只需要分出很小一部分精力在卓爾人的信息世界中,它的主要任務仍然是仿佛永遠擺脫不了的擦除航跡工作。
  卓爾人需要建造新的戰艦,苜苒等人的任務也需要新的戰艦,對物質的需求急劇增大,又不能采用當初建造新艦的方式,以避免暴露自己。
  為此,進入恒星系后,只能不斷地穿梭在一個個星系之間,小心翼翼地搜集物質,尤其是稀缺的物質。
  其間,還要防止那些星系出現異常,被困其中。
  多種條件限制下,快速戰艦航線變得復雜與繁冗,靈主的工作量也急劇增加。
  好在航行誤差的問題終于被牢籠星的金屬體所解決。
  楚云升與卓爾人研究了許久,調用了火蟲的計算能力,也沒有弄清楚它到底是怎么回事,最終還是直接將它嵌入到戰艦航行的定位計算系統中,讓它成為一個黑盒子一樣的定位數據處理器,以它輸出的結果交給戰艦航行系統下一步去計算與執行。
  金屬體拿來多試驗幾次后嵌入原系統使用就可以了,這或許也可能是它某種同化的作用仍在起效果,仍讓人認為它用起來很簡單。
  它在未來更可能是一個“炸彈”,一直靠它航行同樣非常的危險。
  若不做防備,或許要不了多久,全艦上下就會認為不需熬再費力氣尋找新的定位技術,簡單地用它就行了,好用、方便又穩定,等等。
  又或者,許久后,全艦生命都將變成第九牢籠星人那樣,全都一模一樣了。
  這也不是杞人憂天,若不做防備極有可能會發生。
  防備工作主要由楚云升完成,但楚云升也沒有什么特別好的辦法,只是只有他還能有一點希望。
  放棄了所有對它的分析企圖,楚云升直接以簡單粗暴的方式,間斷一定的時間,便以黑氣“騷擾”金屬體,讓它總也穩定不了。
  以未知對未知,讓它們去打。
  究竟打成了什么樣子,楚云升也沒法知道,他只要效果。
  &bsp;快速戰艦一個星系接著一個星系地航行,耗費了很長的時間,暫時還沒有發現全體同化的跡象。
  航行的問題由金屬體解決了,金屬體暫時又被楚云升的黑氣騷擾壓制住,卓爾人卻在新戰艦的制造過程中遇到了大麻煩。
  它們在使用宏運用技術建造新戰艦時發現,若是基于靈主的靈蘊,使用宏運用技術去建造,則戰艦艦體最終形成的物質形態與結構下,靜態下看起來帶著淡淡的銀色,而若使用楚云升的假靈靈蘊為基礎,則看起來變得幽暗近黑。
  無論是銀色還是黑暗,本身不是問題,問題在于無論是以誰的靈蘊為基礎,都不能做到純粹的銀色或者純粹的幽暗。
  追求完美的卓爾人難以忍受這一結果,它們想了很多辦法都無濟于事,問題并不出在宏運用技術本身上。
  即便卓爾人此刻掌握的宏運用技術仍不能算得上有多強大,但這個問題與此無關,按照卓爾人在實驗室中取得的運用定律,在此技術下一定可以得到該技術下完整的物質形態結構,而不是現在這樣不完整不純粹的。
  它們的技術層次高度,只能決定這個結構的先進與落后而已,不能影響其完整性,因為它本身就是建立卓爾人現有層次技術水平上的結構。
  問題不在宏運用技術,那顯然就在靈蘊上。
  楚云升是假靈,分析與研究起來很麻煩且無頭緒,卓爾人只好掉頭再去分析靈主的靈蘊。
  但楚云升緊急阻止了它們,找來3961道:“沒時間了,不完整就不完整,就按照現在的形式建造。”
  3961還想再爭取一下,它不知道楚云升為什么能夠容忍這種讓人看著就無法忍受的欠缺,作為典型的卓爾人,它可以容忍技術層次的不足,卓爾人可以在現有的技術下做到最大限度的完美,但無法容忍技術層次達到情況下,仍然建造出帶著丑陋缺憾的東西。
  然而楚云升做出了決定,它也沒有辦法。
  因此,新的戰艦從建造的第一天起,便被卓爾人集體所嫌棄與不滿,甚至是討厭,只是它們不得不去建造這樣一艘它們幾乎無法忍受的丑陋戰艦。
  物質搜集足夠后,建造的速度很快,卓爾人建立好模型,一切按照模型按部就班建造就行。
  兩艘運用了最新宏運用技術建造的戰艦在完成時,卓爾人集體包括3961在內,非常不愿意在兩艘新戰艦中記錄下它們作為設計與建造者的序列名。
  但基于新艦早就制定規則,它們必須記錄下名字。
  卓爾人不得不在巨大的失敗感下記錄下自己序列的時候,除卓爾人之外的生命卻為兩艘新戰艦所震撼。
  完美,無論外部形態,還是內部結構。
  即便是靈主與寒靈主,也被卓爾人在這么短時間內建造出如此美麗與強大的戰艦所吃驚。
  它們見過也知道存在更強大更先進得多的戰艦,但以它們的水平已挑剔不出兩艘新戰艦尤其是新主艦有什么缺點來。
  快速戰艦中的其他生命更加挑剔不出什么來,僅僅當新戰艦啟動后,與新艦一脈相承的黑體效應產生作用時,那遠比新艦黑體效應完美的形態,就足以讓所有人被征服。
  然而那不過是卓爾人為了彌補戰艦本身幽暗不足與不純下的遮丑手段。
  真正的形態不應該是這個樣子。
  新戰艦低速狀態下的外形猶如一個巨大的逗號,卓爾人原本是想造成的另外一種外觀,技術實現不完整下,只能改為了現在這個樣子。
  卓爾人從不理會其他生命怎么去看它們建造的戰艦,它們自己有自己的標準,而那些本就丑陋的生命在它們眼里也不會有什么完美的概念。
  無論其他生命如何喜愛新的戰艦,在它們眼里,這就是兩艘丑陋之艦,在設計圖上時就已經是了。
  然而楚云升的評價卻至關重要,且非常的復雜。
  如果楚云升說好,那么它們要質疑楚云升作為卓爾人的合格性,雖然楚云升自己不在乎,但是它們在乎。
  可如果楚云升說不好,那它們恥辱的標記也許將跟隨它們一生,未來與新艦匯合后,其他卓爾人可能永遠都不會再準許它們參與更新式的戰艦設計與建造。
  楚云升卻必須給兩艘新戰艦定性,否則不論是卓爾人內部的矛盾,還是卓爾人與快速戰艦其他生命對新戰艦看法的矛盾,都將不利于即將到來的戰爭。
  他也清楚卓爾人此時復雜的心態,不過當時立即造艦的決定他自己做出的,現在造成的局面有他的原因。
  楚云升看完新式主戰艦,想了想,謹慎用語,要想辦法既不打擊其他生命的熱情,并給它們更多正向想象空間的同時,又要給卓爾人在此時充滿嚴重挫敗感下以強烈希望,艱難地,惜字如金地道:
  “這將是一艘我們從所未有過的未完之艦!”
  說了一句,勉強算是給兩方都留下了希望。
  這個時候,寒靈主還在抓緊它所剩不多的俘虜時間,出生于星空的靈主,此時體現了它強于寒靈主的地方,一下子便看出了楚云升的麻煩,便立即以“外人”的方式,“打斷”楚云升根本沒法有后續的話,“提醒”楚云升道:
  “楚,戰艦建造完畢,可以釋放寒靈主了。”
  它機敏地幫忙解決楚云升小麻煩的時候,順帶也為了自己的目的做準備,同時又再次打擊了左旋的寒靈主。
  但是它與楚云升都沒有想到,寒靈主聞言,馬上道:
  “再給我一點時間,而且我還需要你們的幫助,也是對你們自己的幫助,我找到了一絲擁有靈位的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