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9)     

黑暗血時代1756 它可是一個靈啊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它可是一個靈啊
  過了一小會,神使訶稍稍冷靜了一些。
  它重新審視起自己的處境,作為棋子是一定的,能走到哪一步,結局會怎樣,就不一定了。
  棋子的感受,棋手們不會考慮,訶不求反殺棋手,只求落到一個相對較好的終局之地。
  死對它已并不可怕,反是它所熱切希望的解脫,避免最壞的結局出現,才是它的所務之急。
  能誕靈,又來自于強大的星空種族,訶并不弱小,至少在思維上仍是優秀的。
  冷靜下來,它很快意識到,即便被神秘力量綁架去偷渡,它依然存在著機會。
  訶太清楚神國之強大,如果要偷渡的神秘力量之主與神國有關,不論是否為敵,那一定逃脫不了神國的追蹤與監控。
  神秘力量之主能異想天開且冒險而瘋狂地想到通過這種方式偷渡,神國不乏智慧者,一定也能想到。
  對此,訶從不懷疑。
  那么,一個可見的機會,必將會出現在它尋找到進入最原始最干凈記憶體的入口的時候。
  在那里,神國必有防范,或是埋伏,或是審查,且力量必定強大。
  如此,它便有機會被神國力量徹底地終結在那里,不會有機會進入原始記憶體,面對巨大的風險。
  它的推斷合乎神國常理,合乎它所認識的神國。
  但也有兩個漏洞之處,若神秘力量之主與神國非敵,且最終與神國談妥,那它真要就放棄任何抵抗,去隨命運徹底逐流了。
  另外一個則較為致命,可徹底摧毀它的推斷。
  在它的推斷中,需要假設神國能夠攔截它在原始記憶體的入口之處,換而言之,神國至少應該掌握如何找到入口的秘密。
  那么問題就出現了,既然神國掌握了這個秘密,為什么自己不用,不從這里偷渡?
  反而,仍要在外面等待紀子艦,等待時機,而不惜浪費大量的時間?
  從這一角度說,神國不應掌握這一秘密,否做會產生無法解釋的一些矛盾,從而摧毀它所有的判斷。
  訶無法掌握更多更確切的信息,做不到完全無誤的判斷,它只能寄希望于,神國或許能夠找到入口,但進不去,或者沒辦法進去,但神秘力量的主人卻有辦法進去……
  條件越多的判斷,越容易出現各種問題,訶也是沒辦法,為了解決自己判斷中的矛盾,就必須給判斷本身加上越來越多的條件,當條件多到一定程度,推斷將會不可避免地會成為一種自我幻想,不過,對訶而言,希望與幻想之間也相差不了太多了。
  無論如何,它一定要抓住任何機會不進入原始記憶體,雖然它以前很想去看看,但絕不是在迷失的情況下去看。
  迷失在其他地方,哪怕深迷,或許還有一絲絲希望被彩虹橋本身清理掉,求生者或許恐懼,它卻很歡迎。
  若是迷失在傳說中的原始記憶體中,那也許真的要與天地齊壽了。
  不管怎樣,它必須要將自己被別人徹底殺死的命運牢牢地把握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雖說這話聽起來很別扭,卻是訶當下心中最真實的渴望。
  它立即開始行動。
  怎么尋找原始記憶體,它不可能知道,神秘力量與它無接觸,也沒有告訴它,怎么找全靠它自己。
  它不是頂級靈,只是一個迷失初靈,成功率可想而知。
  不過它也簡單粗暴,反正已經深迷了,以往的小心翼翼就沒了必要,不斷地大膽地深入彩虹橋就可以了。
  發現入口的機會該出現時,不論是神國,還是神秘力量,都會讓它這個棋子去“把握”住,最終讓它落到該落到的位置上去。
  這個心,不應該也不需要它一個棋子來擔憂。
  訶很快地熟練地層層深入,經由神國布置的記憶體,進入一個灰寂的世界。
  這是一顆腐朽到仿佛輻射風一吹就要散為塵埃的星球,孤零零在一片的黑暗之中。
  訶進去一會就返回到神國布置的記憶體中,這是它作為棋子為數不多的掌控權力,神秘力量控制了它必須走的路,卻控制不了它在這條路上到底怎么走。
  來來回回地走,是它可以反抗的地方,雖然意義不大。
  但訶根據自己的判斷,來來回回地進出神國所布置的記憶體,為的可不是純粹地惡心神秘力量主人,而是給神國的力量創造殺死自己的機會。
  假若神秘力量是神國大敵,神國必定會在彩虹橋里布置下天羅地網,而神國布置的記憶體自然是被最容易為神國所嚴密監控的地方。
  訶來來回回地進出神國布置的記憶體,只差大喊我有問題,我就在這里了。
  它不知道上一次它無意之中從神國布置記憶體深入下去的時候,神國有沒有發現?
  有沒有過來檢查過?
  因為它很快地走了,而這一次,它原地來回徘徊,進進出出,爭取給神國創造絕佳的殺它機會。
  也許,它也已經在未來的某個時候被殺過很多次了,這一次,不過只是其中的一次循環罷了。
  但與八靈共殺它不同,那是它醒來之前,而未來是它醒來之后。
  聽起來很紛亂,訶也沒心思去慢慢理清楚其中的錯亂,這就是迷失的可怕之處,想得越多越抓狂。
  訶很理智地沒去想這些事情,安靜地等待著神國力量出現。
  它越想越覺得自己可能猜對了,神國已在彩虹橋做了埋伏,一場大戰將在彩虹橋、在它的身上被點燃爆發。
  它可能只是猜錯了神國埋伏的位置與分布結構,它所推斷的入口位置有埋伏其矛盾太大,需要假設的條件太多,也許是它所想不到的方式。
  這場大戰并不會要等很遠很久才會到來,反而會很快,非常地快,訶以自己對彩虹橋的了解,對此很確信。
  在它第再一次返回神國布置的記憶體時,周圍發生了不同尋常的變化,訶立即知道自己真的猜對了!
  然而隨著變化的迅猛發展,它不可思議地看周圍的一切。
  它對這場戰爭的規模猜測完全失敗,戰爭的方式也完全失敗。
  面對所見,它震撼、窒息、孤獨與絕望。
  它可是一個靈啊!
  縱然是個棋子,又怎能如此的渺小與卑微!?
  ……
  與訶想著相同想法的,還有靈主。
  快速戰艦將它接回后,它便又回到一開始的工作崗位上,機械枯燥與反復地擦除戰艦航跡。
  它可是一個靈啊,又不是一個阿里說的掃把。
  可它畢竟是個人質。
  繼續指導阿里的修煉,是靈主為數不多可以調劑的工作之外的事情。
  楚云升沒有停止它的這個請求,但卓爾人都撤走了,只留下那個沒什么用處反到處添亂被稱之為海國大殿主的魚。
  楚云升不出現時,這一靈一人一魚的世界,是靈主生活的全部世界。
  離開了牢籠星,作為俘虜的寒靈主情況立即比它好多了,自在地待在戰艦給它建造的“牢房”里,想做什么都沒人管。
  航行不知何時結束,結束時也不知會出現在哪里。
  楚云升一直沒有再出現,不久后,戰艦開始第一次減速,隨后又開始減速,接著又加速……
  頻繁的加速減速給靈主帶來了巨大的工作量,需要使用更多的靈蘊更細致地擦除大量因加速減速而帶來各種擾動。
  這個過程持續了很長時間,許久之后,戰艦才開始真正地減速。
  當跳躍的星光點安靜地回到星空之中時,靈主終于見到一個越來越近的陌生星系。
  楚云升也終于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