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754 等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等!
  寒靈主發現的時空異常點位于牢籠星星體表面,卓爾人沒有下去,飛船同步牢籠星自轉在外太空遙測。
  雷趕到的時候,楚云升與靈主已經到了。
  寒靈主沒上來,時間未到,還在下面待著,并還算配合地正協助卓爾人在現場做一些測試。
  牢籠星上的人類也正在排查寒靈主,寒靈主“偷渡”進去很多次了,早已經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或者,是這個星球本身產生的反應。
  他們只有兩個一模一樣的外表,具有相同的知識,相同的能力,乃至對一件事的反應都相同,想要混雜在他們當中隱藏下來,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如果寒靈主仍能夠使用自己的靈蘊,那自然是一件很輕松的事情,無論是改變其他生命對自己的觀察結果,還是改變其他生命的認知結果,都可以讓它不費力地隱藏下來。
  可它現在的情況下,就像朝著由一顆顆相同大小與色澤的大米組成的白粥里丟下的一粒烏黑的老鼠屎,異常扎眼,想不暴露是不可能的。
  然而寒靈主絕非普通的老鼠屎,它仍可以操控巔峰源門都操控不了的能量水平,更直觀重要的是,它的本體仍是靈的生命體。
  也因為有著假靈,它以靈體行走于牢籠星人類的世界,不至于導致走到那里,那里都死上一大片。
  牢籠星人類看到的它,卻始終是模糊不清的東西。
  它又總是進進出出牢籠星,星球上的人類漸漸有了幽靈與鬼魂之說。
  如果是在正常的星球,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問題,牢籠星卻不同,它上面的人類對此的反應一致,沒有爭議下,于是便誕生一個嚴重的沖突。
  根據他們現有的平衡科技水平,無法容納下幽靈鬼魂的確存在之說,那么認知的結果只能是更高層次的生命入侵了他們生存了無數年的美好家園。
  寒靈主的出現,給他們波瀾不驚了無數年的生活帶來了強烈的危機。
  舊有的科技平衡已無法維持,為解決危機,不論是他們自己,還是平衡本身,都不得不向上攀升到更高水平,獲得新的平衡。
  如果造成平衡不穩定的人不是寒靈主,而是卓爾人那樣偶然發現這里的先進星空種族,也同樣可以用更高的科技給他們造成類似的困擾,但兩者之間卻有著關鍵的區別。
  卓爾人那樣的星空種族造成的困擾,從理論上是有盡頭的,而且牢籠星也不需要真的發展到如卓爾人那樣先進的程度,到那個地步再取得新的平衡,只要平衡機制仍可以解決,那么在平衡前進的過程中,牢籠星早就可以用各種辦法,讓卓爾人自己離開,而平衡將又一次很快恢復。
  而寒靈主的本體想要被看清楚弄明白,那就太難了,至少牢籠星現有的基礎下是完成不了的。
  新的平衡將演變成無解的狀態,直接摧毀平衡本身存在的機制。
  當它的存在機制被摧毀,不會有新的平衡,只會出現締造者們預設的措施。
  這也是寒靈主越來越不愿意下去并且越來越為此擔心的原因,每一次下去牢籠星,它都非常明顯地感覺到牢籠星人類的不安,而他們的不安,意味著牢籠星本身的不安,消除它的措施隨時都會出現。
  它在地面一直催促卓爾人盡快結束檢測,催促卓爾人讓楚云升盡快趕到。
  它正面臨著一場危機,為了配合卓爾人測試,它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移動位置了,在時空異常點出現的城市廣場上,無論是白晝還是黑夜,它幽靈鬼魂般的模糊體都是那么的明顯。
  牢籠星人已經暗中包圍了它,正步步逼近,大約是要對它進行捕捉。
  它絕不應該出現這里,它應該廣場旁邊建筑物的電梯井下面,或者,這座建筑物地下室的一個角落里,那些陰暗又很少有人會去的地方安靜地待著。
  若非這個異常出現的時空點也讓它感覺到不安,它也不會仍堅持在這里配合卓爾人的檢測。
  雷剛趕到,其中一個卓爾人就立即詢問它:“我們初步的判斷,它可能是個奇點,但不明白它為何能存在于星球的表面,我們想從烏怒人思維的角度,得到一些證實。”
  雷在來的路上已經看過卓爾人給它發來的資料,它不是電,無法確定那下面的異常點到底是不是奇點。
  烏怒人的確運用過人造的假黑洞,但不等于所有的烏怒人對此都十分的了解,也不等于它們對奇點同樣的了解。
  雷只能按照烏怒人知道的方式,給卓爾人建議:“可以做一次實際的測試,對它進行一次微小變量的干擾,具體,你們可以在快速戰艦的信息中心查到我們烏怒人在實驗室曾使用過的數據。”
  雷的建議馬上被卓爾人采用,但在傳輸給寒靈主的時候,卻遭到了寒靈主的堅決反對!
  它堅決不同意對異常時空點進行任何的刺激,依舊是那句話,誰出的主意,誰自己來操作,而不是它。
  &nsp;“我下去。”
  楚云升當機立斷向卓爾人和雷道:“你們做好監測。”
  然后,他又向靈主道:“你來布置靈蘊,任何異動,不論是從牢籠星向宇宙方向,還是反過來,都必須經過你的靈蘊層,能攔截一定攔截,不能的話必須記錄下來。”
  說完,楚云升立即進入牢籠星大氣層。
  當楚云升趕到在時空異常點廣場上時,寒靈主已經逃跑了。
  此時正值夜間,合圍的牢籠星人追捕寒靈主去了,廣場上反而空無一人。
  寒靈主沒逃向它常去的電梯井,它從牢籠星人的信息體系中已經得知,他們已經懷疑那些地方了。
  作為一個靈主,如此狼狽地被牢籠星人追捕,大約是它很多年沒有經歷過的事情了。
  但它的反應依然敏捷與熟練,仿佛逃命的經歷就在昨天一樣。
  它可以一個反身殺盡追捕它的牢籠星人,也可以運用巔峰源門時它就有的能力,讓這些卓爾人暫時失去對它的追蹤能力。
  但極度小心謹慎的它,兩個辦法都沒有選擇,它非常擔心一旦大開殺戒,或者嚴重干擾這些牢籠星的認知反應,下一刻,就該輪到它被殺了。
  它只能小心翼翼地躲過一次次牢籠星人設下的陷阱,或者強行沖關,卻不敢殺任何一個牢籠星人,或者迷惑它們的認知。
  從廣場,接連穿過幾條街,它找到機會沖天而起,飛向天空,但馬上發現牢籠星人已經在天空上做了預防。
  它立即使用了一個源門之法,將自己從牢籠星人的視線中消失,但它又不敢持續使用,很快再度出現,從牢籠星于天空中的防線上最薄弱的地方沖了出去。
  接著,它好不容易地來到牢籠星人無法控制的更高空,隨時可以返回外太空,但又接收楚云升的命令,讓它繼續待在牢籠星,不得離開。
  它只好從高空掠過這座城市,飛向城市之外。
  而此時,整個牢籠星已正式行動起來,全球通報,“通緝”與“抓捕”它。
  于此同時,楚云升正趕到異常點附近。
  他尚未真正接近異常點,也還沒有開始烏怒人的實驗嘗試,在牢籠星人與寒靈主正式撕破臉開戰的時候,異常時空點點陡然地發生變化。
  首先出現一道規模不大卻非常強烈的斥力波,楚云升在短暫的時間內,竟感知不到異常點的存在。
  同時隨著斥力波出現的還有一道細微的波動,射向星空,楚云升還在斥力波的排斥中,無法捕捉到。
  等到楚云升直接使用最強穿透力的黑氣切開斥力波,闖入內圈,異常點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如鏡子一樣的一個平面圓。
  平面圓如鏡子一樣,在鏡面里面映射著正在接近的楚云升,以及楚云升周圍的廣場事物。
  楚云升只停留了一瞬,便飛快地再次以黑氣切開斥力波,跳出圈外。
  而此時,位于太空中的卓爾人震驚地向楚云升發來信號:“95827,是卓爾人加密方式的信號,警告:不要再打開,不要進入,等!信號只有這么一段,無頭無尾。”
  楚云升卻沒有理會這道信號,直接向正在躲藏的寒靈主通信:“快,把這顆牢籠星的金屬體帶回來。”
  隨機,他馬上向卓爾人與雷下令:“立即準備撤離,全艦撤離,讓快速戰艦掠過牢籠星,帶走靈主,我,還有最后上來的寒靈主!”
  卓爾人立即執行了楚云升的命令,盡管剛剛出現的溢出信號令它們極度的震驚。
  它們與雷馬上加速飛船飛向飛來的快速戰艦,靈主被留在了外太空,它仍要執行楚云升下去前的命令,防止與記錄內外進出的信息。
  躲藏全球搜捕中的寒靈主覺得那個金屬體完全沒有必要拿走,拿走反而可能導致牢籠星人出現更大的反應。
  但楚云升已經下令撤離牢籠星星系了,它不執行的話,恐怕永遠要被丟在了這里。
  它雖不認同,但行動迅速。
  金屬體所在的位置在楚云升第一次來的時候就查清楚了,寒靈主根據位置,強闖進去,搶了就立即撤離,但依舊不殺不傷及一人。
  快速戰艦很快加速而來,先與五個卓爾人與雷匯合后,掠過牢籠星,接上靈主,再接上等待寒靈主上來的楚云升,以及終于逃出牢籠星的寒靈主。
  火蟲也重新收縮,附隨戰艦。
  隨即加速,極致的加速!
  楚云升不斷地給卓爾人全力加速的命令,快速戰艦與火蟲仿若射入黑暗宇宙一道光芒,在巨大加速度形成的巨大質量而造成的時空不平滑中,戰艦開啟動靜兩分態,與星系邊緣的一閃而逝。
  沒人知道楚云升為什么會忽然下達撤離的命令,以至于卓爾人眾多的工作都不得不全部放棄,可謂損失慘重。
  ,
  在牢籠星系內部正在全力的打造兩艘更先進戰艦,全部被放棄,此時已在自毀程序之中。
  但楚云升的命令卓爾人與雷都會立即執行,靈主與寒靈主連質疑的時間都沒有。
  楚云升一回到快速戰艦,便讓全部卓爾人停止一切其他工作,立即重新研究金屬體。
  “我們所有人,從一開始就被影響了。”
  楚云升向雷與卓爾人解釋道:“只有那個異常點變化時,才出現了一次反向的影響抵消,如果我當時沒有立即闖進圈內,可能到現在我們都不知道真正有問題的是那個金屬體。”
  楚云升看著已經放置在面前的金屬體道:“現在回想,不論是我們第一次接觸到它,還是后來多次接觸到它,我們都對它的判斷都是簡單的東西,沒有帶走的必要,不但是我們,其他也一樣,最終都會以各種理由,將它留在牢籠星,比如寒靈主說的理由,以防帶走它后牢籠星出現不利于我們的變化等等。
  我們都被同化了,在對它的問題上,同化為一種思維,不需要帶走它,它就是普通簡單的東西,而沒有人會深究它,即便從未見過它的人,在遇見過它的人時也許會提出質疑,但等到見到它的時候,也會立即改變主意,我們自己就是例子。”
  雷這時候想起一件事說:“但是,新艦那邊有一個浮與地底小人帶回來的金屬體。”
  楚云升道:“這也是我們進入誤區的原因之一,真正帶回那個金屬體的人不是我們,而是那顆牢籠星上的人類。”
  3961便說道:“那就是說,這個金屬體只能被牢籠星人帶走,其他生命即便出發前是決定將它取回來,最終也會變成無法拿回來?
  看見它的時候,就會認為它留下來更好一些?”
  楚云升道:“大致應該就是這樣,緊急之中,我只能考慮幾個危險的可能,寒靈主是我們當中唯一能夠將它取回來的人,也會是成功率最高的人。
  即便我闖入斥力圈內,抵消了同化影響也不行,我一動它,極有可能引發寒靈主所說的締造牢籠星者的反制措施,只有寒靈主是對牢籠星而言是個特殊的麻煩。
  寒靈主的存在的確騷擾了牢籠星的平衡穩定,牢籠星要么同化并影響它,讓它自己主動離開,要么徹底消滅它,讓它消失。
  我們現在也可以看出來,寒靈主的確被它同化與影響了,一直在堅持與催促離開牢籠星,并且越來越不想再下去,它的理由不論是什么,都會被同化加強。”
  楚云升當時決斷的時候,也考慮到寒靈主取走金屬體的時也可能會被消滅掉,沒有人是可以絕對安全的,他自己也一樣,寒靈主死了,他就得馬上補上,必須將金屬體強取回來。
   如果在牢籠星沒有同化前的時候,還有可能通過將牢籠星人帶走的方法安全地帶走金屬體,但現在,唯有強行取走一條路。
  現在寒靈主沒有死,金屬體也弄回來了,楚云升便繼續他的判斷:
  “我只看了那個鏡面一眼,沒有進行試探,但我懷疑,它后面是一個反空間。”
  說著,楚云升將星圖打開,指著牢籠星位置道:“如果航行誤差問題被寒靈主言中,的確是左旋靈主們利用戰爭機器所為,那么被覆蓋在區域內的所有牢籠星將出現與周圍宇宙越來越強烈的沖突。
  同化后的牢籠星要消除一切宇宙的“手抖”,而航線誤差顯示,周圍的星空正全力地放大這種“手抖”。
  所以,在我們返回牢籠星之前,它們就已經打起來了。
  現在看,要么是牢籠星不敵,要么是牢籠星締造者們早有計劃,在絕對消除誤差與誤差劇烈放大的牢籠星時空中,產生了嚴重的時空不一致現象,到了一定的程度,這個異常點就出現了。
  我們未來可以觀察到這個異常點到底是自然形成的,還是本來就預設存在于那里,雖然斥力波出現時溢出的信號可以佐證一些情況,但現實的觀察證據最有力。
  我自己的猜測是,它是個反空間,并且正在啟用中,整個牢籠星可能都會在戰爭機器放大誤差的過程中被“擠壓”入這個反空間。
  在它啟用的時候,產生了同化被抵消的機會,暫時不知道原因,但通過寒靈主安全地取回金屬體,說明它后續可能不再需要這個金屬體,或者說,進入反空間后不再需要這個金屬體,條件滿足下,又可以解決寒靈主的這個麻煩,讓寒靈主徹底離開,這大概是寒靈主未被消滅的原因之一。
  也許還有其他原因,比如到現在為止,我們并沒有見到牢籠星消滅過誰。
  但我不乘此機會拿到金屬體,可能永遠沒有機會了,說不定還會在牢籠星進入反空間時一起被吸入進去,走都走不掉了。”
  雷與卓爾人暫時還無法完全地認同楚云升的這些猜測,它們還在被同化影響之中,一切也許要等到牢籠星真的進入了楚云升猜測的反空間才會水落石出。
  時間緊迫,楚云升與卓爾人都沒時間研究那段卓爾人信號,將自己的猜測講述后,楚云升便與卓爾人一起重新分析金屬體。
  快速戰艦與火蟲再次進入了高速航行狀態,誤差巨大下,不知道下一次減速時會身在何方了。
  金屬體成了最大的希望,也是最可靠的希望,至少遠比契約寫入與寒靈主靈蘊改變更加可靠。
  用它來消除誤差,也更適合快速戰艦的航行。
  雷沒有參與研究,它被楚云升安排了其他任務。
  苜苒的任務可能要被延遲,如果金屬體消除誤差成功,那么接下來,快速戰艦找到地方重建新戰艦后,將可能考慮首先襲擊左旋所控制的其中一個星系。
  一戰,便可知左旋的真正決定。
  一戰,打贏了,才能真正擁有可以號召盟軍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