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752 號召力是打出來的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號召力是打出來的
  寒靈主被送回牢籠星時,五個卓爾人被抽調去牢籠星外圍調查出現的異常時空點。
  靈主也沒能立即找到機會與楚云升單獨交涉,寒靈主離開后,快速戰艦里已開始了另外一場會議,這場會議,它雖尊為靈主,卻沒有資格參加。
  不過它也不著急,形勢雖然緊張,但那是相對于高速的時空而言,在牢籠星周圍的低速時空,有著足夠乃至漫長的時間。
  楚云升通信接入快速戰艦內部會議信息艙時,會議已經到了爭論的環節。
  他依舊不怎么說話,靜靜地聽著各方參會者討論與爭辯。
  從會議的規模以及參會者身份上,可以看出,雷堅持的第二輪生命改造計劃取得了它想要的成功。
  成功的標志不在于死亡率,實際上死亡率高于了原先的預期,大量的生命再也沒有從改造實驗艙中出來。
  雷的成功在于除了卓爾人之外,改造后實力膨脹的安全部在快速戰艦中的力量已堅不可摧,無可撼動,并且將一直保持到第三輪大改造之前。
  參與會議的人員,大部分要么直接是安全部的人,要么與安全部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其中,還有幾個從死亡堆里拼出來的幸運之子,生命基礎在改造后達到了三大族的最低水平。
  改造后的卓爾人的確厲害,連雷都被它們遠遠地拋下,但也正因為太厲害了,反而有些脫節于快速戰艦的基礎現實。
  這艘戰艦不是它雷的,也不是它們卓爾人的,當卓爾人太過遙遠地跳脫出戰艦內其他生命集體值時,那么被“拋棄”的對象,實際上成了卓爾人自己。
  如果不是有著楚云升,如果不是有著新艦的基礎,最好與最自然的結局,莫過于遙遙領先而獨樹一幟的卓爾人離開這艘落后的戰艦,重新建造一艘更先進戰艦,與快速戰艦分道揚鑣,彼此分離。
  而不是現在這樣,卓爾人一邊要繼續在宏運用洪流中猛沖,一邊要準備重建戰艦,打造一艘超越新艦的更先進的戰艦,同時還要給考慮到其他生命的層次性,做到最效率最佳的設計,另外,還要籌備未來第三輪的改造計劃,仿佛成了一個事務瑣碎的大管家,不但“跑”不掉,離開不了,還要繼續操心整體已經落后的戰艦的所有未來。
  于是,在快速戰艦中前所未見的奇葩局面局勢下,雷仿佛一個無賴與流氓,巧妙地利用卓爾人過于超脫快速戰艦卻擺脫不了快速戰艦的奇葩局面,牢牢于非卓爾人的生命集體中占有集中優勢,雖談不上勝,但于強大逆勢中竟仍可以保持不敗。
  卓爾人復制不了它的成功,它們各自的基礎不同,而且還有楚云升的因素。
  會議上,參會者爭論得很厲害,不能夠迅速地統一意見,然而,時間對參會者也非常寶貴,作為改造成功的個體,它們一出改造實驗中心就在大量地補充以前無能力學習的知識,而會議中斷了它們的這個過程。
  爭論主要集中在兩個地方,第一個,有人不認同寒靈主的盟友論,認為即便發出召喚信號,用處也不會大,無論所發信號的內容是什么,結果都不會太好,號召的力量是打出來的,不是吹出來的。
  晷棱族與銀色軍團的參會者為這個觀念的代表,晷棱族的一個達到三大族水平的幸運者,正堅定地辯論道:“……即便它們都愿意,也不可能與我們匯聚,星空的誤差仍在放大之中,無論是否是左旋所為,它們都已經和我們一樣被分割……”
  另外一個爭論點,則在于戰場的位置上。
  到底是在第九牢籠星原地布置,還是放棄這里,立即返航,尋找偽霸的蹤跡,與新艦匯合,再以全艦之力一戰。
  如果不是星空的航行誤差問題,這個爭論也不會存在,但現實如此,便造成了不同的觀念。
  要在原地布置戰場,就要停止現在一切的其他行動,包括契約寫入實驗、寒靈主實驗等等,集中所有資源力量,建造戰線。
  但若放棄這里,就依然要維持原先的計劃,盡快找到消除航行誤差的辦法。
  前者更穩妥一些,后者則有具有很大的風險,一旦最終沒能夠找到消除航行誤差的辦法,而時間與資源都浪費在這上面,將如何面對隨即而來的大戰?
  但后者的堅持者們也具有一定的說服力,找到了消除航行的誤差,便可以反過來解決前一個爭論,盟友來不了快速戰艦這里,快速戰艦卻可以飛過去。
  最后,也有機會攜盟軍與新艦匯合,勝戰的幾率自然要高很多。
  事關所有人生死存亡,爭論從一開始就很激烈,漸漸明晰論點之后,則更是激烈。
  兩個爭論最終合為一種:
  放棄尋找不切實際的盟軍,不回應信號,也不發出信號,繼續隱藏自己,爭取最大化的時間,就地備戰!
  或者,發出信號,但繼續全力尋找消除航行誤差的辦法,成功后,立即放棄第九牢籠星,迅速撤離,至于之后是與其他盟軍匯合,還是先返航與新艦匯合,再根據當時的形勢來決定。
  爭論漸漸清楚,不論是參會的3961還是雷,都明白最終的結果只能是從中二選一。
  &nbp;3961與雷反而并無不同意見,反倒是卓爾人內部之間意見不同,戰艦內安全部的風波與此時的爭論無關,即便是在安全部內部,也持有不同的觀念。
  會議到了這個階段,已無再繼續下去的必要。
  楚云升打破了沉默,似已考慮了很久地向會議艙中一個角落道:“苜苒,我想讓你去莫那里一趟,跟他去見一個人。”
  他一出聲,會議艙便立即安靜下來,全都看向楚云升,等待他最終的決定,但卻沒想到楚云升首先說出的不是決定。
  苜苒與弭婭本無自資格參加這場會議,尤其是苜苒,弭婭好歹原先一直是快速戰艦的指揮官,又經歷了第二輪改造。
  楚云升臨時改動了參會名單,只有雷知道,但雷不知道是為什么,直到此時,才清楚原因。
  苜苒參加了會議,但完全跟不上會議討論的速度,若不是弭婭跟她及時整理的簡報,她甚至都無法了解到會議的進度,以及各方爭辯激烈的觀念。
  她也并不清楚為什么讓她來參加這個會議,但她和弭婭商議認為一定有原因,因此弭婭一直幫她整理會議簡報。
  等到會議快要結束的時候,真正的原因才出現。
  如今,她與楚云升見面的機會極少,屈指可數,不要說她,就是拔異也難得見到一次楚云升。
  楚云升并沒有問她敢不敢去或者愿意不愿意去那樣看似詢問實則不然的虛話,只是以深思熟慮過的語氣與平緩的語速說道:
  “除卓爾人外,你可以在全艦挑選隨航組員,人數不用多,多了也沒有用處,只要我還活著,還沒有被左旋俘虜活著殺死,你們在莫以及你要見的人那里就不會有太大的危險,所有的危險來自于左旋一方。”
  說到這里,楚云升停頓了一下,又說道:“你要見的那個人很厲害,但你過去,他反而會更歡迎,只要不是我過去就行,如果真的是我去他那里,他估計才會真的煩惱。”
  苜苒靜靜地聽著,楚云升的語速已經降低到她完全可以更得上的程度,她腦袋中也有很多疑問,最后匯為一句:“我需要做到什么?”
  楚云升依舊平緩地說:“你和你的組員什么都不用做,你不是他的對手,也不需要是他的對手,他見到你的時候,他會來定義你的作用。”
  苜苒便不再追問,若對方如楚云升所說,那么她的確知道的事情越少越好。
  這一路上,必然遇到左旋靈主,時間長了,任何秘密最終都難免被這些靈主發覺。
  楚云升說完了,卻沒有結束會議,一時之間,會議艙詭異的安靜。
  反應極快的,已經意識到楚云升似乎還在等什么。
  雷馬上意識到楚云升在等什么了,但它不能出聲,也不想出聲。
  在雷估算著苜苒生物反應速度所需時間即將要到的時候,這個與戥有關的冷星人果然沒有令它失望地問出了最關鍵的一問,也是整個行動最關鍵的地方:“我將以什么身份過去?”
  身份可以有很多種,比如使者,比如代表等等。
  楚云升此時才滿意地一笑,真正地做出了決定道:
  “楚苜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