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751 神位大轉移

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神位大轉移
  寒靈主說著的時候,靈主越來越困惑,這些困惑也并非今天才有,只是今天才能從左旋靈主的口中得到確鑿的證實。
  作為新神國的靈主,沒有楚云升這樣的緩沖者或者中間者,它們很難,至少靈主很難,與左旋的靈主有實質性的信息接觸與交流。
  左旋靈主一旦與它們相遇,要么立刻你死我活地開啟靈戰,要么相互一觸即離,遠遠避開。
  非大戰之時,遼闊的星空中,本就稀少的靈主,其相遇的概率也更加的渺小,就不要說是交流信息了。
  寒靈主已透露了一些左旋機密,不論這些機密是否具有價值,靈主它與楚云升都是第一次從左旋靈主得到一些確鑿的情報。
  左旋在本超星系里,的確有著明確的任務與布置。
  這其實并不是秘密,但一直不能無疑地確定下來。
  一旦確定了,靈主便首先要面臨一個問題:為什么左旋對這里的應對行動會比它們要早?
  根據已不是什么秘密的消息,兩大神尊都來過這里,并一同失蹤于這里,隨后發生神位大轉移這件當時驚駭與震蕩了兩大神國的重大事件。
  不論是左旋還是新神國,當時對此都以為是謠傳,直到證實之后,各自內部都發生了一系列動蕩,迄今為止這些動蕩的結果仍在影響著兩大神國后續的許多行動。
  對于左旋內部,靈主不清楚,作為初靈,它對新神國的深層動蕩也只是余波感受與聽聞而已。
  兩大老神尊同時間來過這里,又一同失蹤于這里,那么按理來說,左旋得到的消息不應當多于新神國。
  左旋從老神尊哪里得到的信息,應當基本等同于它們得到的信息,但問題出現了,它們似乎對這里一無所知,而左旋知道得又非常得多?
  這是為什么?
  靈主不相信左旋老神尊能夠發現什么,而新神國老神尊發現不了,也不相信左旋老神尊能夠將信息傳回,而新神國老神尊卻做不到?
  這里面肯定有問題,靈主肯定猜不到,它聽過其他新神國靈主的一些傳言,有的說是兩位神尊對此地事情嚴重程度的考量不同,也有的說是兩位神尊對此地事情的解決辦法最終不同,還有的說是新神尊的問題。
  然而從它來到這里直到今天為止,已經可以明確地感覺到,這里的事情重要性已經超過了神戰,它都能感覺到的東西,新神國的老神尊怎么可能會誤判?
  是信息沒有傳遞回去,還是新神尊另有想法?
  或者,真的就是老神尊選擇了另外一條解決之法?
  作為一個初靈,自知自己不可能弄清楚這些機密之事,但有個事情,是這些問題的總源頭,是它可能有機會查清楚的。
  神位大轉移的源頭就在這里!
  這是所有后續的疑惑與問題的起始點,查清楚了神位大轉移開始時發生了什么,后面也許就不難破解。
  按說,它一個初靈,也犯不著操心這些事情,聽命行事就可行了。
  它本身對此的好奇與興趣也絕不會超過它曾對楚云升所說的,它對靈滅那些事情的興趣。
  它之所以如此重視,原因還是在于新神國的新神尊。
  很多新神國的靈主,尤其是身在這里的新神國靈主,越來越感覺到一些不對勁的地方,前后常常混亂的神諭只是這些不對勁的一個表象而已。
  它們的新神尊的確是個天縱之才,這一點從破靈上便可知曉。
  但它們是為了新神國而戰,為新神國正在開創與建立的新世界而戰,不是為哪個神尊而戰。
  一旦新神尊出現混亂與偏離,它們凝聚的戰力將大大削弱,前途與命源都在星際風暴中變得為未可知。
  至今為止,據說身在這里的逍靈尊,竟一點消息都沒有,這可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這也是為什么身在這里的它們,一直堅持尋找逍靈尊的一個極重要原因。
  恐慌會傳染與蔓延,它們可以不畏生死地犧牲于神戰戰場上,可以戰至靈滅而不背叛與出賣新神國,但卻不能失去堅持的目標,那是維系它們的存在。
  否則,為何不向左旋投降呢?
  左旋的靈主們于神戰中可以不用拼死,可以逃,可以跑,還仍可以坐擁無數的資源。
  為什么不呢?
  當然,作為新神國的靈主,靈主也清楚,新神國的起源很神秘也很復雜,更神秘的神性問題也在影響著它們,而在現實的層面上,契約與靈位的問題也在制衡著許多靈主。
  nbsp;
  但這些都不是靈主認為的根本原因,否則新神國與左旋根本上別無二致的話,那神戰還有什么戰的意義呢?
  那樣的話,不就是成了為了兩個神尊而戰嗎?
  不過是給神國換個神尊而已。
  因此,這個問題不是靈主的好奇與興趣,卻源自于它內心深處的恐慌。
  搞清楚這個問題,是它現在以及未來怎樣活下去的意義。
  對于它而言,此時又存在一個絕佳的機會。
  不但神位大轉移的源頭在這片星空,源頭的當事人之一,也在這里,而且就在它身邊!
  左旋前儲,楚云升。
  要找到真相,查到當時發生了什么,再沒有比從調查楚云升更好的機會與條件了。
  楚云升可是真正的當事人!
  在寒靈主說完之后,楚云升很坦然地回答說沒有援軍的時候,靈主果斷地使用了上位靈給它臨機而斷的權力說:“楚,我們”
  它剛說了個開頭,就被寒靈主明顯惡意地打斷。
  若非交流是使用了快速戰艦的通信方式,否則沒有了靈蘊的寒靈主無論如何也搶斷不了它,但可惜,這是這里的規則。
  寒靈主似乎知道它想要說什么,卻不給它主動提出的機會,在楚云升剛說完之后,寒靈主馬上打斷所有其他人的發言道:
  “有,這里所有的非左旋生命都是我們的盟友,都是我們的援軍,包括新神國的靈主們!
  只要是左旋要清理的目標,都是我們的盟軍!”
  轉眼之間,幾句話之下,靈主的主動增援,瞬間就變成了死亡之下的被逼行為,不得不的聯軍以抵抗左旋勢大。
  這兩者之間,差別可就太大了。
  靈主很郁悶,不過楚云升也沒說什么,等會寒靈主被重新送回牢籠星,它仍有機會與楚云升單獨交涉。
  但基調已經被陰險的寒靈主定了下來,它很難再為自己一方爭取到更多的有利條件。
  它倒不覺得這是寒靈主對自己之前給楚云升的建議而進行的報復,雖然寒靈主的確很厭惡它的建議。
  很顯然,寒靈主是在尋找與定位其自身在即將可能出現的大戰中的自我位置。
  此一戰,無論楚云升的未來命運如何,對其他人而言,只有兩種結果,戰勝與戰敗。
  戰敗反而沒什么好準備的,要么投降保命,要么戰死星空,并且對寒靈主而言,此戰還仍可以算得上左旋內戰,未必會死于戰敗之后。
  而一旦僥幸戰勝,問題就大了,也復雜與有意思得多了!
  在這片范圍星空中的所有關系都將被重新梳理,靈主都無法想象最終會發生什么?
  現在如果非要什么準備,那一定是為了僥幸的戰勝而準備,因為戰敗沒有任何準備的意義。
  寒靈主奸猾如此,不知道有沒有想到,它的行為反倒是給了靈主很好的啟發,過一會,它與楚云升交涉條件時,條件自然也是為了戰勝而準備。
  雖然誰也不知道能不能戰勝,但總是要個希望。
  靈主又不再說話,耐心地等待著寒靈主被烏怒人雷送回牢籠星。
  不過今天寒靈主似乎還不想那么快被送回去,繼續建議楚云升:
  “雖然不能相信這道信號,但我們可以回應它,不用擔心會暴露我們的實際位置,它們遲早能查到,而且時間對我們同樣寶貴,我們在回應它們的時候,需要同時向所有方向立即發射大規模信號,以爭取時間召喚盟軍,這道信號一樣會暴露我們的位置。”
  寒靈主此時連信號內容都想好了,繼續道:“利用對方剛才援救的信號,以神儲之名,召集群靈,一剿叛逆,如皆等,并傳遞此處形勢,二稱彩虹橋已通,將入神國即位……”
  靈主覺得“一”還算靠譜一點,“二”就太扯了,便冷諷一聲道:“你不如直接說楚已即位,是為神尊好了。”
  寒靈主一向搶靈主的話頭,這回反而沉默一瞬,才說道:“你這個主意不錯,如果我所料不錯,彩虹橋即便部分可用,此時也將是各種消息最為混亂的時刻,不如亂中取亂,宣稱已即神位!”
  靈主聞言簡直不敢相信,如果它和阿里一樣生命形式的話,一定是目瞪口呆!
  它不過是諷刺一下寒靈主不切實際的措辭,沒想到它竟然大膽到突破星際,一個小小的初靈,竟敢在這里宣稱神儲已即位,將來一旦被戳穿,怕是連靈滅的機會都沒有。
  不過,靈主忽地一想,如果這僅僅是為了那僥幸的戰勝而做的準備,那它真的要佩服寒靈主了,所用極致了。
  一時之間,它也沒注意寒靈主開頭第一個句話就說了是它靈主的主意……
  不過對寒靈主接下來的建議,靈主萬分警惕。
  寒靈主正重新給出后續的建議:“……與新神國眾靈談下條件,宣稱它們已認同楚為左旋神尊,此事即便不真,也半真半假了,夠左旋那邊臨時再亂一陣子了。”
  這樣的陰險與大膽,靈主是不敢私下答應楚云升的,牽扯太大,不是它能決定的事情。
  它也算是見識到了寒靈主的可怕之處,這可不是膽子大小的問題,是靈魂深處有無底線,思維上有無禁忌的問題。
  等到寒靈主說完,楚云升依然不置可否。
  靈主松了一口,寒靈主則知道自己被送回去的時間又快要到了。
  它們都非常清楚,真正的決定楚云升不會和它們商議而定,它們給出的不過是建議,畢竟一個只是人質,另一個只是俘虜。
  快速戰艦里還會有一次會議,那才是決定性的。
  寒靈主算著時間,向楚云升道:
  “你要盡快做決定,我懷疑航行誤差的現象,也是由已經布置完畢的左旋靈主們集體利用那些特別的星系所形成,它們已經開始行動了。
  而且,我回來前,在牢籠星上有新的發現,那里出現了一個不正常的非平滑時空點,我擔心這個點很快會放大,位置我已經標準在星圖上,你們盡快去調查,這里可能很快會出現危險,也可能是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