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9)     

黑暗血時代1750 戰爭的信號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戰爭的信號
  寒靈主緊急通過通信連接向快速戰艦時,雷已看著楚云升看過的信號內容由自稱莫無洛發來的信號。
  “肯定有問題。”
  雷看了一遍,質疑這道信號道:“它如果的確是叫做莫的人類,為什么在它上一次見到您的時候沒有提及這件事?”
  雷對楚云升在地球上第六紀時期的經歷了解的并不特別清楚,事實上,整個新艦對楚云升的了解大抵基于地球的第七紀,正如拔異曾說過的那樣,很少有人能了解與知曉楚云升全部的人生。
  卓爾人可能有些特別,它們的了解中多了95827的那部分。
  楚云升倒沒有質疑這一點,在思索中說道:“是不是它并不重要,它的身份只是一個借口。”
  雷轉而道:“那么,我認為這道信號的可靠性并不高。”
  楚云升回頭看了雷一眼,第二次否定了雷的想法,道:“不,以我對他們的了解,信號本身沒有說謊,他們應當的確有辦法解決我們面臨的困境。”
  雷信任地接受了楚云升的判斷,于是說道:“那問題就在它們這么做的目的上了。”
  楚云升目光平靜地思索著,這時候,寒靈主的通信信號到了,
  它首先向楚云升道:“不要相信它們,以你目前的處境,不應當相信任何人,包括我。”
  接著,它又說道:“以我的生存經驗,以及我對它們出現后的知聞,它們的目的是什么要取決于它們的野心是什么。
  你們可能不相信,以神國的強大,它們依然有談價的籌碼,尤其是在這里,它們的作用極為重要。
  它們其實并不非得需要在你與新神尊之中做出選擇,那不關它們的事情,無論你與新神尊是誰勝出,都將需要它們。
  所以,它們最安全最穩妥最正確的做法只有一個:只要在一邊看著就行,等待最終的勝負完全落定。
  一切違反這一做法的行為,必定存在其他的野心與企圖。
  但對你肯定沒什么好事,原因我剛才已經說了,它們不需要。”
  大約是為增加說服力,寒靈主最后又補充了一句:“從它們離開地球,而你沒有與它們一起登入紀子艦的那一刻起,你與它們就分類了,不再是一個世界的人,不再是同一道路上的人,更不再是一條船上的人。”
  它似乎很擔心楚云升會有什么它不想見到的想法,一連說了很多,在一旁的雷也沒有插話,楚云升沒說話,雷便不準備說什么,能夠讓寒靈主緊張一陣子,也不是一件壞事。
  雷不說話,跟著通信而來的靈主更是什么也不說,只是聽著,有關左旋的事情,能讓它聽到已經很不錯了。
  雖然它不太清楚楚云升為什么讓它也來聽這些左旋的事情,它暫時還沒時間去細想。
  盡管寒靈主很是擔心,楚云升仍然沒有說出自己到底是什么想法,只是問它:“信號的來源坐標,你可以辨別嗎?”
  寒靈主不知楚云升真實想法,便使用雷臨時給它的簡單信息權限,打開星圖,觀察片刻道:“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里應已由神國掌控,作為神使,好處就是清楚神國所知的大部分降臨點位置,據我所知,這里不但有降臨點,而且存在機密,性質接近等同我們上一次遇見過的星系。”
  它已經在泄露左旋機密了,但這里的人沒人提醒它,大家都心照不宣,即便寒靈主自己,也是知道的。
  楚云升身處虛擬的動態星空之中,來到信號來源星系位置,將一顆行星放大出來,放在眾人面前:“如果這里也存在戰爭機器,降臨點又可以恢復使用,那就不奇怪了,皆靈主應該已經逃至當時位置上最近的一處左旋控制星系,消息得以順利傳遞,莫便來了,也知道了我們大致活動范圍。”
  順著楚云升的話想下去,一直默不作聲的靈主忽地感覺自己靈蘊都在突突地驚動!
  它不知道莫是誰,也不知道左旋的機密,但作為新神國的靈主,它知道一點:左旋靈主不會隨便將降臨點給這個叫做莫的生命使用,必定是左旋主導了這一次的主動接觸,那將意味著什么?
  這不是億靈主那樣的單獨行動,使用降臨點就要涉及多個星系,涉及多個左旋掌控區域,沒有統一的決定是無法實現的。
  那么再深想下去,這個叫做莫的出現,在寒靈主的佐證之下,帶來的其實是戰爭的信號!
  它思及這里的時候,剛要打破沉默,便聽到寒靈主搶先說道:“不對勁,把你們離開銀河星系后的星圖航線標注出來。”
  雷倒是沒有拒絕寒靈主的要求,雖然它一個俘虜沒有這個權力。
  新艦的歷史航線不過是逃命航線,對不知道新艦與楚云升下落的人來說很重要,但對身在快速戰艦的人來說,毫無價值。
  雷很干脆與迅速地將航線補充入星圖。
  寒靈主飛快地觀察起來,變得慎重道:“根據我作為神使的任務,活動范圍以及所知,再根據你們當時逃離后的航線與活動范圍,加上剛剛的這道信號,基本可以斷定,左旋在這里已經大致布置完畢,開始收網了。
  

  據我所知,真正的目標不是你,但你依然是當前最重要的目標之一,這將取決去左旋內部的決定,要么徹底消滅你,要么送你去神國!
  你可以自己來看,你們的活動范圍由于空間所限,其實一直在朝向銀河星系一邊的范圍,大量從銀河星系逃出來的也必定都在這一范圍,即便是光速,也不可能走遠,被遙遠的空間死死地限制在這片區域。
  左旋在這里做了大量的布置,另外一個重點布置方向,在另外一邊被稱之為橋口的坐標位置,和我們暫時無關。
  這里或許將是前線,或者重要防線,總之,我的判斷是這里的一切都將被清理掉,不論是新神國的靈主,還是那些個野靈,或者那些圍殺的東西,以及所有非左旋之下的生命,都將被清理干凈。
  包括你在內,但你是最麻煩的目標。
  但那個叫做莫的生命出現,說明它們已經形成了統一的決定,至少是該超星系團這里的左旋勢力統一了決定。
  我不能確定到底是哪一種決定,僅憑借一道信號難以準確判斷。
  另外如果不是我想得太多的話,那么,左旋本次對你的決定性行動,可能還與我之前所說的那個針對火蟲的絕殺陷阱有關,逼迫外面的那個火蟲明知是陷阱,也不得不加快沖入其中。
  因為,在我們這里的左旋行動一旦成功,它就沒有任何機會了,它必須冒死一試。
  所以,碾壓式的戰爭將有一半的幾率很快出現在我們這里,你需要立即停止一切事務,即刻準備抵抗。
  如果還有盟友的話,有多少找多少,卓爾人現在搞得那些東西在這種級別得戰爭中依然幼稚,來不及了。
  你急需靈級別的戰力協助,而且是大量的靈生命,僅僅我們三個,必敗無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