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749 來自星空的信號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來自星空的信號
  訶的確不是一個合格的神使,也的確不是一個合格的星空種族,然而生與死的緊要關頭,它卻一反常態,選擇了做一個合格的神使,一個合格的星空種族。
  它并非擔心神國因此而將懲罰它的母族,也不是擔心在這一瞬間逃不掉。
  它是無處可逃。
  作為神使,作為為神國服務無數歲月的種族,它深知神國的強大,神國決意要殺它,八靈之襲不過是個開始,還有更多的靈,更強大的靈,以及更多的方式。
  就像它在降臨點選擇深入更里的世界時一樣,它那時知道自己那么做有問題,而現在,相反地,它清楚地知道自己這么做沒有任何的問題。
  一切依然如它母族困境下的縮影而已。
  訶再次選擇了放棄了抵抗,即便機會就在它的跟前。
  等死的瞬間,那深埋的種族絕望出現了一瞬,然后便是它自己對彩虹橋的無盡遺憾。
  下一瞬,死亡。
  靈滅了嗎?
  之后的世界還有嗎?
  有的話,會是什么……
  訶在死亡最后一刻,如此想到。
  黑暗,
  黑暗,
  黑暗,
  五光十色的通道。
  盡頭是什么?
  什么聲音?
  黑暗,還有光。
  星光!
  宇宙?
  ……
  第九牢籠星。
  快速戰艦已完全地困在了這里,卓爾人宏運用領域突飛猛進的同時,無論是孕育契約還是寒靈主靈蘊改變的進展都極為緩慢。
  作為靈生命,寒靈主與靈主可以耐心地繼續等待下去,它們的生命長度足以讓這段時光,在未來成為其生命長河中一段小小的插曲與浪花而已。
  但對快速戰艦中的生命而言,它們的插曲時光將是全艦生命的終結。
  同時,新艦那邊也是一樣。
  如果楚云升能依靠火蟲而僥幸活下來,最終又幸運地回到新艦,那么見到的將是另外一群出生于新艦的陌生生命。
  不論是寒靈主還是靈主都視之正常,在回到牢籠星后的多次三靈會議中,寒靈主與靈主都從未考慮過這個問題。
  寒靈主不用說,除了楚云升,它對誰都不予理睬,而靈主雖然對卓爾人感觀不錯,但卓爾人的個體生命對它而言也并無意義。
  這些普通生命終究是它們一生中短暫的過客,有時候,這些普通生命的種族從誕生到滅亡也一樣是它們生命中的短暫過客。
  關注它們個體乃至種族的命運,在它們面前毫無意義。
  時間的緊迫與寬松,僅僅決定于星空的形勢變化,而不是其他的任何問題。
  它們因此可以耐心地等待下去,楚云升卻不行。
  在楚云升的逼迫下,作為主要試驗對象的寒靈主,雖然堅持反對,但作為俘虜,它仍然沒有任何的決定權。
  不過寒靈主也已經到了嘗試的極限,進出牢籠星越來越頻繁,待在上面的時間也到了能夠維持安全的臨界點。
  在最新的一次三靈會議后,楚云升決定放棄進展最緩慢的契約孕育,全力于寒靈主的靈蘊變化上。
  對此,寒靈主依然堅決反對,可這也是靈主的想法,在這個決定上,靈主便始終站在楚云升這一邊。
  寒靈主顯然有它自己的打算,按照靈主的猜測,它可能試圖借助此時絕佳的機會,弄出自己想要的靈蘊特性,而不是楚云升與靈主最想要的,當前最需要的,與牢籠星特點一致的靈蘊特性。
   
  雖然寒靈主被逼再度進入牢籠星,但它于內心執意反對,靈蘊又是它的,只有它才能知道與控制,再加上這個過程本身也同樣地進展緩慢,最后的結果便變得一樣的不可靠。
  為以防萬一,楚云升已開始按照電的思路,重新嘗試對輸靈主那道契約進行寫入嘗試,為此,卓爾人宏運用方向已經全部改變,集中于契約寫入上。
  這是最后的辦法了,也是快速戰艦和楚云升擺脫此時困境的最后憑仗。
  星系外的長距航行已經完全不可靠,快速戰艦多次向外所發射的試驗性質自動飛船,在加速后,漸漸地都失去了原有的方向。
  如果寒靈主的靈蘊變化不成功,輸靈主契約寫入再一次失敗,那真的要困死在星空了。
  契約寫入嘗試雖然的確也非常困難,但進展卻比寒靈主那邊更可靠一些,至少大量的失敗數據可以將正確的方法范圍越來越精準地篩選出來。
  卓爾人的宏運用成了最大的功勞者,無論是遠超以前的數據處理速度與分析能力,還是在宏運用上新構架的寫入方式與環境模擬等等,都不是以前可以相提并論的。
  關鍵還在于另外一點,還有靈主這個真靈在,隨時隨地可以根據需要運用靈主的靈蘊。
  卓爾人3961對寒靈主不抱有任何期望,作為典型的卓爾人,它全部的期望只在于楚云升對輸靈主契約的寫入上,至于寒靈主,無論成功與否,都不是真正控制在自己手里的東西,3961對此并不信任。
  它全心努力于楚云升對輸靈主契約寫入的試驗,但它不是電,此時雖有著遠超電的數據處理能力,但沒有電在科技上創造性的思維能力。
  五序選擇它進入快速戰艦,顯然也不是為了讓它以及它帶領的其他卓爾人在快速戰艦進行科學突破,如果當初進入快速戰艦的人是22156,或許此時情況會完全不同。
  但對快速戰艦與楚云升而言,此時已別無選擇。
  寒靈主再一次地從牢籠星回來,這一次,它似乎在牢籠星上發現了什么,一出牢籠星,便立即要求與楚云升聯系。
  而此時,楚云升已暫停了契約寫入實驗室,能讓他暫停寫入試驗的情況不多。
  在寒靈主從牢籠星出來之前,快速戰艦捕捉到一道大范圍向星空發射的強信號。
  這道信號以大功率四散發射,毫不畏懼地打破了星空的危險靜謐,而且來自的位置距離第九牢籠星不算太遠。
  仰望深邃的星空,可以很快地找到信號發射位置附近恒星所散發的星光。
  這道信號尋找的目的者正是楚云升,因此,對方很可能已經知道楚云升最近出現的大致范圍。
  楚云升正要派自行小飛船去牢籠星將寒靈主提前找回來,讓它來確認,這道信號的來源位置是否已處于左旋勢力之下?
  而那里是否存在降臨點?
  這道信號的發出者并不是左旋的靈主,而竟是楚云升的熟人,曾在星空中遇見過的莫無洛。
  他自稱前來援救楚云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