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748 營救前儲

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營救前儲
  橋口。
  也有生命稱之為渡口。
  一條人為的物質帶從黑暗的星空深處延伸而來,沒入這里。
  數不清的飛船,與數不清的生命,圍繞著這條物質帶忙忙碌碌。
  為它們提供命源的生命平臺更是密密麻麻,無窮無盡一般。
  這還是這條物質帶上普通的一段,在這條物質帶的前端,那里聚集了位于它們命源鏈更頂端的眾多強大生命。
  所有的這些普通飛船與生命,除了建造從那里分配而來的一個個部件,其主要任務便是不停地計算。
  沒人知道到底要計算什么?
  為什么計算了這么久仍然沒有完成?
  不論是計算能力,還是提供計算力的基礎它們的生命,都始終處于嚴重不足的匱乏狀態,每當完成一次計算任務,都會有更多的任務等待在隊列里。
  即便是臨時地大量地培育新生命,也無法跟得上永無止境并且越來越龐大的計算需求。
  許多星空種族只能浪費大量資源,大量地制造運算機器,以臨時補充空前缺乏的任務所需的計算能力困境。
  即便如此,仍然遠遠不夠。
  在物質帶的最前端,已建立了以靈為組成的計算陣列。
  只不過,那種恐怖的靈陣列,在運行中,沒有其他生命敢接近,哪怕去看一眼也不可能。
  物質帶上一個段落中,一艘不起眼的飛船裹挾在計算的數據洪流中,一邊不停地計算,一邊非常謹慎與小心地從這條物質帶上尋找各種信息。
  它們并非神國原有勢力,和這里的許多星空種族一樣,是在對面的星系航行時被神國臨時征用。
  也因此,它們不被神國所信任,安排在這里形同苦力。
  頂端發來的計算內容都經過了分解與打散,從這些零星的數據上找不到任何有價值的信息,它們很早就放棄了從這些數據上獲得信息的打算。
  它們原族的先進程度遠超這里的“苦力”,只是為了混入在這里,全船生命都是重新培育的新一代,殘酷地從根本上限制了所有新培育族人能力程度,使之與其他普通星空種族看不出任何的區別。
  在這里,它們已經尋找很久了,不久前,它們終于獲得了第一個較為有價值的信息。
  在最前端的橋口,靈生命聚集的地方,關押了一個重要的“囚犯”,神國正嚴加看守。
  而關于“囚犯”的來歷,則沒有確信的信息。
  根據它們的探尋與打探,有好幾種不確定的消息,有說是從節點里出來的,也有說是橋口那邊的超星系團出來的。
  一種可信程度較高的說法,認為“囚犯”可能是神國的前儲。
  這個消息倒也不是空穴來風,這個“囚犯”據說要等神國新神尊來親自處置。
  除了神國前儲,似乎需要新神尊親自來處置的生命并不多。
  唯一矛盾的地方,就是有消息說新神尊就在橋口,也有消息說新神尊早就離開了,暫時還沒有回來,不過也快了。
  這艘飛船中的生命們小心地打探著有關“囚犯”的信息,如果真的是神國前儲,那和它們沒有什么關系,如果不是,也許正是它們所要尋找的。
  它們已經找了很久了,好不容易在對面的星系發現了一絲久遠前的線索,而線索就指向橋口后面的超星系團。
  一旦確認,就要重新做出計劃,準備從左旋神國的手中奪走,或者偷走。
  無論奪走還是偷走,面對神國,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好在左旋神國在這里的勢力還沒有膨脹到無法對抗的地步。
  但時間也沒有多少了,神國一直在向這里聚集力量,每時每刻力量都在急劇地放大之中。
  它們必須盡快弄清楚“囚犯”的真實身份。
  關于如何盡快確認,飛船內部已經悄悄討論很多次了,從傳言中分析,或者從神國原有勢力生命中偷取,等等,這些常規的途徑都已到了它們目前狀態下的極限了。
  新的方案在多次的討論中已經逐漸完備與完善,它們的機會只有一次,必須盡可能提高成功率。
  現在只是在等待最佳的實施時機,而今天,機會出現了,它們將進行最后一次討論,然后開啟這一新方案。
  &nbs;
  一旦新方案啟動,它們的飛船將迅速變化,刺穿物質帶,借助龐大的物質資源在神國靈發現之前,使飛船與它們本身全都補充進化到本族最先進的狀態!
  接著,它們將借助本船的一次固化了的宏賦值,繼續刺穿靈蘊世界,爭取在全艦死亡前,造成虛假的強大氣勢,直沖運行中的靈計算陣列,讓神國眾靈產生嚴重誤判。
  靈計算陣列一旦被它們擾亂,重建的代價,加上損失的代價,絕不應是神國所希望的。
  一定會想盡辦法阻止它們。
  阻止的途徑除了武力,還有談判,雖然它們清楚最終一定是武力清除掉它們,但只要在此之前,制造出足夠強大的假象,神國眾靈于千鈞一發之際一旦稍微誤判,一定會出現一次與它們談判的機會,以企圖拖延一點點時間。
  它們要從談判中獲得真正的信息,而借口,它們也早就找好了
  神國前儲!
  它們將裝作神國前儲的援救者,做出瘋狂而不顧一切的援救假象。
  這個借口也非常合適,不但可以借此刺探“囚犯”的真實情況,還可以將本次行動的性質偽裝成神國內部爭紛,大幅度增加橋口處神國眾靈與它們談判的幾率。
  當然,如果神國眾靈對前儲態度不一,說不定還會延遲它們全部死亡的時間,獲得更多的機會。
  整個計劃的細節部位在之前的多次討論中早已補充完畢,只等最佳時機了。
  在本次行動中,它們毫無疑問必將將全部死亡,以現有的情報,成功率大約百分之三十,如果還有更多的重要情報不曾知曉,大概下降到百分之十左右。
  但如果橋口那邊神國眾靈對前儲態度嚴重對立,它們的成功率又會大大上升。
  一切,都將在行動的過程中才能知道。
  然而,當它們結束最后一次討論,準備實施新方案的時候,忽然地,順著整個物質帶傳遞來強烈的警報!
  神國命令所有種族,所有生命,原地待命,不得擅動。
  如果不是沒有隨之而來的靈襲,它們幾乎以為自己的計劃被左旋神國提前發覺了!
  但是,警報之后,它們的機會徹底地喪失了。
  它們暫時還不知道,到底是誰破壞了它們等待已久的最佳機會?
  這可是它們長期等待與搜集情報積累出的心血。
  在物質帶的頂端,橋口位置。
  訶非常非常后悔回來!
  無比的后悔!
  它回來的瞬間,便被已經在降臨點建立的最新核查方式發現問題,并發出強烈的警報!
  它都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問題?
  連九艦的事情它都沒來及說。
  隨即,它就被五靈合圍,很快,參與合圍的靈生命數量上升到八個。
  冰冷無情的靈襲更是瞬息即至。
  這里的每一個靈主都比它強大,任何一個都足以殺掉它,何況是八個!?
  它必死無疑!
  毫無生存的可能。
  到底怎么回事?
  那里出問題了?
  它到底怎么了?
  為什么連問都沒人問就直接滅殺它!?
  沒有人告訴它為什么,訶不過是在臨死前于后悔中充滿不解的質疑。
  它完全放棄了所有抵抗,它本就是一道“契約”而已,即便它的母族在這里,也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加入滅殺它的行列,這一點毋庸置疑。
  所以,它沒有任何掙扎與反抗的能力,更沒有任何掙扎與防抗的理由。
  唯死而已。
  然而,
  然而,
  它震驚地發現,為什么如此強大的八靈靈襲會有如此多的漏洞?
  它們發現漏洞與調整漏洞的速度為什么這么慢?
  為什么,它可以輕松地預算到九靈靈襲的每步方式?
  并且,分毫不差!
  為什么?
  為什么?
  訶明明感覺自己應該徹底混亂了,可是,為什么思維如此的清晰?
  從未有過的清晰!
  仿佛星空都便明晰起來。
  它絕對可以躲過這些靈襲,甚至還可以反擊。
  它該怎么做?
  反抗?
  還是最后做一回合格的神使,合格的族人?
  它“平凡”的一生,只有兩次不同尋常的巔峰時刻,一次是意外且成功地誕靈,另外一次,便是此時了。
  而前一次并不能改變它一生真正的軌跡,這一次,將徹底顛覆它所有的世界。
  死,或者,生!
  在另外一邊,那艘飛船中的生命沒想到警報之后,混亂竟如此快地到來!
  它們本以為警報下,左旋神國大約會很長一段時間加強警備,而下一次機會將會出現在神國敵人真正出現的時刻。
  卻沒想到,神國敵人緊貼著警報之后就出現了,并造成了很大的混亂。
  對它們而言,當然是天大的好事!
  比起原來的機會,這是更加完美的機會!
  它們立即毫不猶豫地開啟新方案,啟動飛船刺穿物質帶,并將飛船與它們一起補充進化。
  并在同時,為了造成更大的混亂,它們在其他星空種族目睹它們飛船從平平無奇飛速變化向尖端而愕然的時候,又放出令所有生命更加愕然與震驚的信號
  “……我們奉命,前來營救前儲!……”
  援救前儲的信號順著物質帶光速傳遞,并向整個星空擴散。
  正在朝著這里全速而來的九艦,估計也不會想到,竟然有人搶在了它們的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