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747 傳說中的世界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傳說中的世界
  訶終究不是一個合格的神使,也不再是一個合格的星空種族生命。
  它既沒有以九艦出現的情報為重,也沒有在無人知曉實情的彩虹橋里遵守母族的規定,它只猶豫了片刻,便進入彩虹橋更里的世界。
  它知道自己這么做是有問題的,也知道問題的所在,但它的一切問題不過是它母族如今囚徒般困境的映射或者縮影而已。
  問題遲早要爆發,神國的危機疊加本族的危機,即便身為靈主,訶也不知道它與本族的未來究竟在何方?
  在許多方面,它與其他族人也并無區別,不過是維持現有的狀態,維持住本族表面強大的光鮮而已,實際上則都在等待著崩潰或者重生的那一天到來。
  至于力挽狂瀾或者拯救危機,訶自問做不到,比它優秀的族人太多,一樣都沒有做到,如今大家都只能在泥潭里欺騙自己地維持著罷了。
  此處的降臨點并不“干凈”或者說“純粹”,它的降臨作用已被充分地利用,里面的世界也因此而變得非常的復雜,非掌握內部情況的神國神使,要進入這樣的降臨點,十之八,九都要迷失掉。
  訶掌握著該降臨點的部分必要情況,另外還有一部分神國的布置并非為神使所用,它也不太清楚,除此之外,另外還有一部分與神國無關的記憶體,亂闖的下場即便是靈也承受不了。
  這種降臨點的記憶體很多,錯綜復雜,稍不留神就可能陷入在里面無法找到出路。
  訶懷疑即便是神國,可能也沒辦法清除那些混亂不知來歷的記憶體。
  在降臨點的入口,為了防止一進入便迷失的常見悲劇發生,在神國布置下,此處降臨點已經采取了比較穩妥的方式,使用了可供降臨的生命作為媒介,以防失誤的發生。
  通常,訶都是通過在降臨點的媒介生命于降臨點中的源意識世界通往其他降臨點,偶爾在這些媒介生命出現不穩定的情況下,臨時啟用可供神使們使用的更深一層世界,在那里神國布置了可用記憶體,區別在于沒有使用媒介生命更安全。
  從媒介生命的源意識世界下去,首先進入該生命的意識里世界,而不是神國布置的記憶體。
  從該生命的意識里世界繼續下去,才是神國所布置的記憶體世界。
  但這里還不是最里的世界,還有更深的世界,那里面有著各種混亂而不知來歷的記憶體,訶統稱它們為底層噪音世界。
  依靠神使掌握的信息,以及本身為靈的強大意識,訶可以熟練與安全地到達神國所布置的記憶體世界這一層。
  再向下更里一層就充滿了危險,不論是神國,還是訶的本族都明確禁止它隨便進入。
  然而,作為培育期起便對彩虹橋有著強烈興趣的神使訶,只有更深更里的世界才是它所有興趣的所在,在它眼里,那里也是彩虹橋的秘密所在。
  否則,彩虹橋對于神使而言,就是一個工具而已。
  它早已不止一次地違背禁令,下入過更深的世界,彩虹橋的奇妙便在于這里,只要它自己不說出去,這世間便無人知曉。
  即便正巧被其他生命在里面遇見,也無人能夠給出證據彩虹橋出來的預言本就不能自證,并且,在里面的世界中也難以分清楚是真的它,還是假的它。
  比起當初闖入意識里世界的楚云升,訶進入更深層的世界過程,要復雜很多,難度也大很多,但同時相反地又輕松很多。
  復雜與難度在于相對當時的楚云升,神使訶進入彩虹橋的方式是個十足的入侵者,侵入了媒介生命在彩虹橋里的意識源世界。
  這種方式,有好處有壞處,最大的壞處便是待在彩虹橋里的時間沒法太長,時間一旦長了極可能被彩虹橋抹殺掉。
  至于被抹殺掉后是不是死掉了,訶不知道,但作為神使,它清楚知道到許多真實的教訓,不少神使進去后再也沒有出來過。
  這個壞處對其他神使來說在大部分情況下沒有影響,只要盡快離開彩虹橋,以神使的靈意識強大,一般不會那么輕易被迅速抹殺,總體還是安全的。
  但對訶來說就很麻煩,它需要留在彩虹橋里的時間越長越好,只有足夠長的時間,才足夠它去深入了解彩虹橋。
  當然還有另外一個辦法,不作為入侵者進入彩虹橋的媒介意識,而將自己直接當作媒介生命,徑直進入自己在彩虹橋中的意識源世界,停留的時間便可以大幅增加。
  實際上,彩虹橋也沒有時間的概念,只有事情前后順序的邏輯,有的時候,尤其迷失的時候,連前后邏輯順序都可能不復存在,那將是最危險與最可怕的時刻。
  訶自然深知這一點,它經過多年的研究,發現只要自己越小干涉彩虹橋中各種意識記憶體世界的變化,能夠停留的時間就越長,而這一條準則,同時適用于進入自己的源世界以及侵入別的人意識源世界。
  一旦出現不可逆的重大干涉,那么還是趁早盡快地逃命吧。
  作為神使,以侵入的方式最為便捷,但在媒介生命的源世界中,常常看不見媒介生命自己可見的藍色氣泡,需要根據神國提供的辦法,找到出入口。
   有神國作為支撐,加上靈的強大意識,按部就班地行動,從媒介生命的源世界進入其里世界,再向下進入神國布置的記憶體,只要不出錯,一定比楚云升當時要順利與輕松得多。
  而從神國布置的記憶體,再向下進入更深更里的世界,神國便不再提供方法,甚至連入口都會試圖隱藏起來,即便費盡心機與精力找到了,也要面對一堆的限制措施。
  訶常年與神國布置的限制措施打交道,早就輕車熟路了。
  也許神國在限制措施中仍留有給神使最后逃生的機會,沒有徹底封死吧,或者,也許神國也做不到徹底封死,總之,訶最終總能找到辦法潛入下去。
  此地的降臨點,訶已經下去過幾次了,不算陌生。
  它感覺到的異常不在媒介生命的里世界,也不再更深一層的神國布置的記憶體中,一定就在更深的被它自己稱之為底層噪音的記憶體世界。
  它萬分小心地下去,進入它曾進去過的一個底層記憶體。
  每一次,它深入到這里面后,都非常的謹慎,從不會制造出任何大的動靜,即便是靈生命,亦小心翼翼地探索周圍的世界。
  它有多年的經驗,一般也只敢探索那些灰寂與腐敗的記憶體,如果遇到極少見的非灰寂記憶體,縱然是靈生命,它也會豪不猶豫地第一時間逃命,這可是它曾經經歷過并付出慘重代價的血腥經歷。
  灰寂的記憶體相對安全一點,但也只是一點。
  訶進入的記憶體世界展現的是一艘宇宙飛船,它從未見過有這種結構的飛船,違反多種它已知的物理規則……之前下來的幾次,它也只是在進入的地方轉圈,沒有任何的深入嘗試。
  它也不是下來參觀而已,它有它的一套探索經驗與方法,這是由它探索的目的決定的。
  前幾次下來,它便按照自己的方式,給周圍腐朽的艦體建立復原模型,并牢牢記在它的記憶中,每次下來,都會繼續這項工作。
  雖然它不知道何時能夠完成對整個灰寂記憶體復原模型的建立工作,也可能永遠都完成不了,就像它曾探索過的許多其他底層記憶體一樣。
  有的,因為神國的調動,它再無機會去探索,有的,仿佛徹底失蹤了,再也找不到,所有的工作除了留在它記憶中的那些幸苦建立的部分復原模型,都失去了后續的任何希望。
  不過,這絲毫打擊不了它繼續自己的興趣,依然樂此不疲地繼續研究下一個遇見的底層記憶體。
  只有這樣,仿佛才讓它自己的生命出現一絲光彩,有了繼續存在的意義,而不是與其他族人一樣困境中無解地等待著,如同機器或者尸體一樣地活著。
  它也一直認為,如果有一天,它能夠大量復原這些底層噪音的記憶體世界,一定能夠找出彩虹橋的秘密來。
  順帶著,比如這個記憶體中的戰艦,如果復原出來,對宏的理解或許也有幫助。
  雖然它不愿承認自己內心深處依然存在曾經身為星空生命印記的掙扎,也雖然全族早已陷入無解的泥潭,但在它內心的最深處,竟依然存在著不甘的渴望,即便它已經是靈生命了。
  訶小心地下來后,沒有像以前一樣繼續隨著自己探索的范圍一步步地試圖建立復原模型,它今天的目的不在于此。
  灰寂的記憶體很詭異,每過一段時間,便會自動復原,即便被破壞過,也會復原到原先的樣子,只是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加地腐朽。
  這里其實也并沒有確切的時間概念,訶也不知道這個復原周期應該怎么算,但想要通過記憶體中的世界被破壞的情況,來偵知里面是否發生了異常顯然是不可能的。
  訶有自己一套辦法,是它多年摸索出來的經驗。
  不過實踐校驗的機會不是很多,它也不能確定是否正確。
  一切還是在腐朽的程度上,它根據自己的嘗試,破壞較大的話,記憶體在復原后,腐朽的程度會略微增加。
  訶通過自己在這里之前建立的小部分復原模型,與現在的情況對比,再剔除它進來后的影響因子,便可以判斷出這里的記憶體到底有沒有被破壞過。
  如果有,自然有生命進來了。
  校驗的結果卻令訶很困惑,并沒有明顯的腐朽加快,但它從一進來,就更加明顯地感覺到有生命進來過。
  在這里,訶不能停留太久,查不到結果后便要立即離開。
  在它離開的時候,灰寂記憶體發生了一次復原變化,訶已經非常地小心與謹慎了,但依然沒有發覺,在記憶體復原后,它離開時的入侵意識,比進來的時候,多了一點點。
  一路回到正常的媒介生命源世界,訶前后想了想,覺得也許那里并沒有異常,異常也許發生在傳說中真正的最深最里的世界。
  它曾在探索一處底層記憶體世界中遇險,遇到了非灰寂記憶體,從那里得知,傳說中,比底層噪音層更深處,還有一個真正最干凈最純粹的記憶體世界。
  而那個世界的記憶體數量據說極少,卻是最基礎的存在,也許是建立彩虹橋的建造者所留也說不定。
  訶并沒有從神國得到類似的信息,這些信息都是它自己冒險以死探索而來,而根據它所知,似乎知情的人都曾在尋找那數量極少的真正最底層最干凈與最純粹的記憶體世界,但從未有人找到過,仿佛入口徹底消失了,或者本身徹底消失了。
  訶倒是個實事求是的靈,它不做不切實際的事情,以它的初靈能力,去尋找傳說飄渺的記憶體絕不現實。
  那也許是頂級靈才可能以及可以去做的事情。
  訶沒有再多思考這里的事情,它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完成,隨即,便按部就班地離開,前往下一個降臨點。
  在它離開后不久,一雙眼睛一樣的東西,掃過了這里的媒介源意識,掃了一眼便要離開,但不知道忽然發現了什么,立即停留下來,不計代價地將該媒介生命的源世界反轉逆推!
  逆推開始的瞬間,那雙眼睛一樣的東西立即遭受到強大的抹殺!
  它在媒介源世界的眼睛影子越來越淡化,但依然極為強大地對抗著抹殺。
  然而盡管它非常的強大,但強行的逆推下,造成的抹殺力量也極為強大。
  在逆推到神使訶存在于這里前,那雙眼睛一樣的東西終于無法再抵抗抹殺,停止了逆推,消失了。
  另外一邊,降臨點外,時刻監控著降臨點的訶同族人發現了媒介生命重大異常,立即按照最高級別直接上報聚:“20913號思維忽然錯亂,失去意識中……”
  聚的回復命令也極快:“不等結果,立即清殺,以防意外。”
  而此時的神使訶已經出現在另外一處將降臨點外。
  完成這里的任務,它的確必須回一趟橋口了。
  雖然它很煩回橋口,每次回去,即便它是神國的神使,都要被檢查無數遍,核準無數遍,然后隔離很長時間,期間再次反復確認與檢驗,以確保沒有任何問題。
  它知道那里非常重要,可能有神國重中之重的東西、布置或者生命在那里。
  但真的很麻煩,所以能不回去,它盡量不回去。
  可是九艦的事情,它必須回去一次。
  再麻煩也沒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