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1807 弦十一


  與垠分所在位置不同的另外一個方向上,規模空前的火蟲洪流卻小心翼翼地于暗域中默默航行,警惕四方。
  它們所到之處空無一物,毫無生命存在跡象,但它們仍然不敢掉以輕心,始終以最高級別警戒星空。
  在它們層層防衛的中心,密密麻麻排列的腔體中,保存著它們從禁地搬出來的全部“家當”。
  為了這一天,它們不知謀劃了多久,在極其悠久的歲月中,早已布置下數不清的可以應付各種情況出現的規劃。
  它們此刻的路線不過是它們許多條備用路線中的一條而已,隨時,它們都可以改變方向,進入另外一個安全的路線,直到到達目的之地。
  在每一條路線上,它們都布置了充足的備用資源。
  具有降臨點的星球不在火蟲的常規備用計劃之內,除非它們完全掌控了這個降臨點的出口,否則,降臨點存在的風險不利于它們極度需要安全性的本次航行。
  在這條路線的分叉線上,有一顆許多年前就被布置在這里存在降臨點的星球。
  大量的火蟲已守衛了這顆位于暗域的降臨點星球無數歲月。
  這顆星球被安排在這里的作用并非是現在所需要的作用,還是當初為了應付其他情況而考慮的計劃,現在已經不需要了,但為了新的需求,再次啟用了這條路線,動用了它。
  此時,物禁從降臨點返回星空,看向主路線上浩浩蕩蕩的火蟲洪流,向能禁道:“已按照冥的要求與方法布置完畢,我們要盡快撤離。”
  能禁道:“浸入到節點最里的世界了?”
  物禁道:“我不能進去,但按照它的方法進行了校驗,弦十一應當進入了最底層世界。”
  能禁道:“弦十一已是我們為數不多的弦了,弦如今已無法再生,希望它能活下來。”
  物禁道:“以冥從禁地深處帶出來的東西,加上它深思熟慮過的安排與計劃,再以弦的強大,除非兩大神國老神尊親至,否則應當不可能被識破。”
  能禁略有些擔憂地道:“我懷疑冥布置弦十一所用的方法中,存在從異源那里學來的東西,只有異源才能做到真的以假亂真,它與異源糾纏了那么久,不會那么簡單。”
  物禁道:“異源早于我們便有所布置,且不限于火蟲,禁地將來再開啟,它一定會出來,我們只是要擺脫它,其他不是我們的事情。”
  能禁道:“我不是擔心異源,我是擔心冥對異源的態度。”
  物禁略一思索道:“冥不是問題,不過,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其實是擔心楚對異源的態度,進而影響到冥。”
  能禁道:“現在,我們除了選擇相信那個楚,對此已別無它法。”
  物禁道:“其實很快就會知道,冥布置的這張大網,楚要不了多久也會覆蓋進去,看看它到時候能不能識破弦十一吧。”
  能禁道:“我也這樣想,所以修正了新路線,我們需要在下一個降臨點派出一個衛去了解里面的情況。”
  大量守衛火蟲從降臨點星球返回,匯入火蟲洪流,能禁與物禁最后撤離。
  再返回主路線途中,物禁忽然奇怪地想,剛剛進去的,真的是弦十一嗎?
  ……
  本超星系的物質橋口方向上,七靈靈蘊散射下,命令以光速傳遍橋口所有的區域。
  更遠的地方,則有神使依靠降臨點帶去神諭。
  大量強大生命蓄勢以待地進入節點,迎戰神國之敵。
  同時,消息卻像是漏了風一樣地通過降臨點向所有已經恢復降臨能力的位置點瘋狂傳遞。
  不但橋口最前方的左旋行動起來,得到消息的新神國也在迅速行動。
  神使一波接著一波,傳遞著兩大神國的最新命令。
  然而越是這個時候,越是最為混亂的時候,來自降臨點的神諭因為降臨的本質原因而缺乏自證能力,不能保證神諭一定為真,信息不能超光速傳遞,神使帶來的只是“預言”。
  最高級別的可靠神諭仍然是光速傳遞的靈蘊散射。
  與靈蘊散射之神諭相違背的一切其他神諭,都不當執行。
  就在一道道神諭一層層瘋狂傳遞的時候,一支左旋軍團從一個巨大的暗域中繞道,而今終于橫渡出來,到達橋口附近。
  它們一樣選擇將從這里進入對面的超星系團,不知是何原因。
  這支左旋軍團有著外形構造幾乎一模一樣的九艘制式的灰暗戰艦,正仿佛從沉睡中逐漸蘇醒,露出神戰戰場時才有的崢嶸。
  九艘戰艦基本艦艦傷痕遍布,仿佛是從戰場上拼死突圍而出,遭受過重創,甚至都來不及尋找物質星球修整,便直接橫渡入一個接著一個的暗域。
  它們剛剛一出現,附近的一個降臨點上,到達的神使與布置在左旋勢力,立即噤若寒蟬。
  那神使級別雖低,但降臨去過許多地方,一眼便認出了對方的來歷。
  果然“蘇醒”后的九艦立即向它傳來冰冷而蕭殺的靈音:“本位奉宮之令,前來此地迎接神儲歸位,你等已被征召,不從者,本位將以令就地格殺。”
  那神使連掙扎與猶豫都沒有,立即表示聽令道:“下位神使訶,遵從位主大令。”
  它其實還是留了一個心眼,它帶來的是通過降臨點的級別不高的神諭,轉而遵從其他形式級別更高的左旋之令也可以說得過去,勉強于將來可以進退自如。
  那蕭殺的靈音沒有理會它的小心思,直接下令:“關閉降臨點,將此地情報全部送入我艦。”
  神使訶立即照做,沒有任何小動作,在這里的其他幾個靈,可能只是被對方的位主之名嚇住了,這可是神國內傳說中的人物,橋口那邊據說就有一位,但誰也沒見過。
  神使訶卻知道對方軍團的來歷,那可是神戰戰場上的真正戰力,宮掌控下的精銳軍團,可不是這里戰場上一觸即潰的左旋戰團。
  看看九艦損壞成了這個樣子,不知道當時它們從最激烈的戰場撤下來時遭受到了多大的損失?
  宮或許是不計代價了。
  也許,這上面的傷痕還有自己人的功勞,神使訶陰暗地想到了另外一個方面。
  說話可以留一點余地,畢竟是左旋內部的事情,大家心里都非常清楚,但是做事要是搞小動作就是找死了,這支軍團除了老神尊,就只聽宮的命令,要殺它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猶豫。
  神使訶一絲不茍地遵令行事,絕不攪和這些事情,叫它做什么就做什么,反正橋口那邊還有一個支持新神尊的位主坐鎮,將來是拼個你死我活還是談下條件,那是它們之間的事情了。
  它的靈位都不屬于這兩個位主的掌控之列,沒必要冒險行事。
  九艘戰艦以最快的速度獲取星系中的各種資源,同時收集了神使訶與其他左旋在此勢力上報的所有信息。
  神使訶沒想到九艦中的位主看了情報,又問它道:“你們認為敵入節點的可行性多大?”
  神使訶毫不猶豫地說:“下位不知,下位只是負責傳遞神諭。”
  對方絲毫沒有波動地道:“神諭泄露成這個樣子,看來是故意讓我們知道……傳令,放棄沿線所有降臨點,直入渡口,看看紀子艦到了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