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805 星際工程


  陳參謀進入生命改造中心的35號通道盡頭,遇到了自己的老上司岐沉。
  “老陳,聽說烏怒人的名單原本沒有你。”岐沉是為數不多仍正常與陳參謀來往的人。
  見到他,岐沉便讓跟自己來的其他人先進去,自己在門口停留了一會。
  老陳自從回新艦后,一直很壓抑,但今天心情還算不錯,見到老熟人,便無奈地笑了笑:“是我自己申請的,烏怒人估計看不上我,原名單上沒有我。”
  岐沉搖搖頭:“烏怒人的選人方式應當是希望提高改造的成功率,沒選你肯定有原因,你這樣做生命會很危險。”
  老陳無所謂地說:“危險就危險吧。”
  岐沉知道自己的這個老同事自回艦以來處境非常艱難,但沒想到他自己竟沮喪了這種程度,于生死都無所觸動了,便有些意外,當初還是他不停地勸慰過自己……岐沉便有些嚴肅地說:
  “你的想法有問題,老陳,我當時同意你回意意斯那里工作,不是想讓你躲風頭,也不只是讓你暫時有個活下去的地方,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老陳點點頭:“我明白,你想讓我學意意斯怎么活下去。”
  岐沉看著他說:“你的能力大家都知道,可是你的性格我總覺得有些像老團長,不過也不是你的問題,當初大家都以老團長為榜樣,不過你沒學到老團長的精髓,老團長抗壓能力可是一流的,換作其他人,不說別的,就是做了那么多年的罐頭人早就奔潰了,老團長卻堅持了下來,這一次老團長拿寒靈主契約,壓力更是空前,不也過來了?”
  老陳嘆息一聲:“其實道理我都明白,意意斯也勸過我,但我就是想來試試,我知道烏怒人覺得我的成功率不高,死掉的可能性大,但是我不想再去等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批準的第三輪改造,我聽說可能要到與新艦匯合的時候才會有更安全的第三輪,我等不到那個時候了。”
  岐沉知道老陳的身體沒有什么問題,等不到第三輪的原因也能猜到,這次名單上,意意斯赫然在列,當初與意意斯以及老陳一起行動其他人,包括那些黃星人也都在名單上,唯獨沒有老陳。
  本輪改造之后,只會有兩種結果,一種,如今抱團取暖的意意斯等人改造成功,活了下來,一種便是失敗死掉。
  無論是前一種還是后一種,對于不在名單上的老陳而言,意意斯等人都將不會再“回來”。
  前者活著回來的是高了許多層次的生命,將漸漸地不能再適應與他之間的交流,他的一切工作能力對它們都失去意義,他的存在感也將越來越低,即便意意斯等人仍不拋棄他,最終剩下的也只是同情而已,他只能在別人的同情中活著。
  而后者,回來的是死人,毫無意義。
  不論何種結果,他都將孤獨地活著,孤獨地面對一切,這世上沒有多少真正能熬住孤獨的成功者,更多的則是在孤獨中,慢慢地在被人遺忘中,漸漸老去與死去。
  老陳恐懼自己的這一結局,如果他不申請參加本輪生命體改造,這個結局幾乎是注定的。
  岐沉竟發現自己很快就沒有辦法再勸說老陳,道理他都懂,但是怎么活下去卻是每個人自己的決定,老陳是在團體中才能活出精彩的人,而且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做孤膽者,像楚云升那樣掙扎于絕境。
  然而即使是楚云升,岐沉也認為那種經歷并不好受,沒人會喜歡。
  岐沉想了想便沒有再勸下去,雖然按照規定,只要沒進去,就可以申請退出,但已經走到了這里,加上老陳的這番話,岐沉意識到這是老陳深思熟慮后的決定,勸不了了,于是只說道:“是意意斯幫你申請的?”
  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老陳自己提交申請,估計烏怒人看都不會看一眼,若同意他的申請,估計在烏怒人眼中純屬浪費資源。
  但意意斯去申請就不同了,倒不是意意斯權力有多大,而是目前這個敏感的時期,意意斯是艦內交鋒的焦點,烏怒人在它身上是下了注的,它去申請,烏怒人會覺得是意意斯在此次交鋒中的需要。
  果然意意斯提交申請后,烏怒人很快就批準了,于烏怒人而言,同樣還是浪費,浪費了一個名額與資源,但與意意斯的行動相比,就不值一提了。
  不過老陳沒有和岐沉對此深說,只點點頭。
  艦內交鋒下暗流不斷,雖說銀色軍團與岐沉都走的是烏怒人的路,但“敵我”如今真的很難分辨,尤其是處于交鋒口的意意斯小團體,更為敏感。
  岐沉也明白,只略問了一下而已,他雖在烏怒人的名單上,但壓力也非常大。
  如果這一次仍然失敗,他的路雖然還有,但越來越窄。
  而如若成功,他很快就能重新回到早于他進入第二層信息世界的那部分銀色軍團的控制權中心。
  這時候,從遠處另外一個通道出來一個類荑人。
  岐沉看了一眼那個人,意味深長地說:“這個人很有意思。”
  老陳在安全部也不是混日子,對許多人基本資料都所了解,有些奇怪道:“這個類荑人叫德斯吧,怎么也來了?”
  岐沉點點頭道:“卓爾人手里也有名額,是卓爾人批準的,但我覺得它和卓爾人的直接關系不大,卓爾人能瞧上誰?估計是彌婭的決定,這次烏怒人大規模進行第二輪改造實驗,對安全部與銀色軍團之外的各個種族與部門,包括原來來自地球的各族以及冷星人,都是巨大的沖擊。”
  岐沉說的沒錯,身在安全部,情報的中心,老陳雖位置不高,但也知道本輪改造的攻擊力極大,以至于艦內交鋒在三大族以下層次上的實力對比將完全被顛覆。
  本輪實驗,安全部及其安全部涉及的部門所在名額極多,這與本輪是由烏怒人雷主動提出的要求也有很大的關系。
  如果不算現如今第三層信息世界及以上的極少種族,本輪改造實驗后,安全部整體實力將遠超其他部門。
  這是宏科技運用后才會出現的奇觀,放在之前,絕對不可能,老陳甚至都懷疑,烏怒人雷出艦前就想好了各條出路。
  想要平衡也很簡單,另外加非安全部的人來參加第二輪實驗就可以。
  但這又涉及到電所預言與警告的兩條道路的危險,其他各族各部門都不敢孤注一擲,不能像安全部這樣毫無負擔地行事。
  大多數只是分出極小部分族人參與第二輪,以防全族掉隊。
  另外的大部分,要等一等,等到與新艦匯合后,看看情況,謹慎行事。
  那時候參與第三輪,安全性也比現在要高很多。
  這是好處,壞處也有,并且很明顯。
  第二輪之后,很多人已可以參與戰艦對外戰爭,而不至于像現在,許多人即便到了新艦生死存亡的關頭,除了干看著,什么也做不了,也做不成。
  尤其是原本位于第三層信息世界的種族,終于可以達到三大族原先的層次,實力可以大增!
  如果現在不參加,去等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進行的第三輪,期間就會被別人遙遙領先。
  新艦內的競爭一向激烈,一旦被別人大幅領先,就會步步落后,尤其現在是宏運用的開始階段,后面一旦爆發,想跟上都可能再也跟不上了。
  快速戰艦什么時候能夠與新艦匯合沒人知道,出發的時候,戥的安排標準幾乎是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以永遠匯合不了的程度去布置的。
  因此,爭論幾乎在各族各部門都非常的激烈。
  但對此,岐沉有著獨特的看法:“看著亂,其實老陳,想要知道上面的想法,就看羅恩教授的那些學生有沒有上名單,或者申請是否被拒絕就知道了。”
  老陳最佩服岐沉的便是這一點了,即便岐沉當初沒有進第二層信息世界,但他有些時候的洞察一針見血,血到老陳都不敢接他的這個話題。
  岐沉所說的“上面”,不言而喻,就是楚云升了。
  但是老陳很敏感地沒有告訴岐沉,即便身在安全部內部,他沒有聽到有關羅恩教師學生是否上了名單的消息,那似乎是絕密,根本沒人知道。
  即便上了,走的也會是秘密通道,不會讓其他人看見。
  這時候,一個粗狂的聲音解救了老陳的“恐懼”。
  “你們兩個在這里干什么?怎么不進去?”拔異和海國大殿主以及一大群樞機從36號通道出來。
  不等岐沉和老陳說話,拔異上前道:“岐沉,你這個人跟你們何團長一樣,婆婆媽媽的,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改造一下嗎,慌個什么?這里在場的,有一個算一個,這么年了,誰還沒被改造過?”
  岐沉心中苦笑,他是有點壓力,不過那是銀色軍團內部的事情,對本輪實驗,他可一點沒慌,不過也不好再解釋一下,要不然老陳那邊難看,而且,他覺得拔異這么大嗓門,恨不得所有通道的人頭聽到,肯定是故意的。
  拔異走過來,拍了拍老陳的手臂說:“還是陳參謀你靠譜,看著讓人踏實。”
  老陳也無語,拔異這么亂說一通,他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好了。
  好在,又一個聲音及時地解救了尷尬的場面。
  位于拔異身后的海國大殿主很認真地說道:“還是有點不一樣的,不過應該也不要緊,這里面其實有個問題,你們可能都沒注意,關于生命體改造實驗的規則與說明很長,大家估計都沒細看,我一字一句反復看了不下十遍。
  其中就有個地方注明了,改造后的高層次狀態,僅在靈蘊賦值下有效,最初,開始研究的時候,卓爾人在實驗室里用的是靈主靈蘊,成功后,按照運用規則改為楚先生靈蘊賦值進行了第一輪改造,但不管是靈主的靈蘊還是楚先生的,都無法在靈蘊撤去后保持賦值,所以”
  拔異打斷了海國大殿主認真研究后的結論,道:“大殿主說的很有道理,現在第二輪用的也是老板的靈蘊,大可放心,現在趕緊進去吧,前面都擠起來了,大殿主你最近協助阿里的研究,用腦過度,身體可能有點不太好,等會跟我走,小心一點。”
  海國大殿主有些莫名其妙,自己身體最近好得很。
  靈主嫌他老是搗亂,給他弄出了不少“麻煩”,不過這些麻煩,對他自身的狀況都有些好處,但總是讓他不得不停止對阿里修煉的“騷擾”,先去解決靈主用靈蘊在他身上造成的“麻煩”。
  不過,他再看看周圍人的反應,尤其是人精之一岐沉的反應,感覺自己可能真的話太多了?
  這是它第三次在公開場合談及這個問題了,令它非常不解的是,許多人明明的確沒有仔細看過很長很長的規則與說明,在聽他說了之后,卻依然好像沒聽見?
  他哪里說錯了嗎?他說的東西都是明明白白在規則和說明上公開寫著的,又不是他造謠亂說的。
  再看看今天眾人的反應,海國大殿主忽然意識到,自己說的這個問題的“重點”,似乎和這些人聽到的“重點”完全不在一個“點”上!
  它想說的重點是靈蘊賦值的技術問題啊,不是誰的靈蘊來賦值的政之問題。
  跟在拔異后面,海國大殿主有些垂頭喪氣,它在這方面的能力與敏感度本就不行,在安穩的新艦內部環境中,它生活的如魚得水,這方面能力與敏感度更是越來越退化。
  還是待在實驗室好,海國大殿主想想就覺得這些破事煩心,毫無樂趣可言。
  那個叫做德斯的類荑人,遠遠地看到它便過來很尊敬地跟它這個前上司打招呼,它也沒什么心思與對方交談,只是敷衍過去。
  它此時不由自主地又再想到第二個問題,關于樞機源門生命參加本輪改造的問題。
  它估計能認真閱讀規則與說明的樞機與源門生命加起來,也不超過拔異一個巴掌的手指數量。
  樞機和源門參與本輪的改造與其他生命有本質的不同,根據規則與說明的細節條文,直接的他靈靈蘊對本靈契約的生命賦值將與契約本身產生沖突,導致失敗。
  話句話說,樞機源門要用卓爾人的這項宏運用技術,需要其契約靈主才行,效果比普通生命改造更好。
  但卓爾人還是將它們挑選了過來,實際上是用新艦以前對楚云升假靈的研究成果,結合本次的成果,嘗試對它們進行宏的假性賦值,效果雖然打折,但也是個方向。
  不過,這一次,海國大殿主不打算再說出去了。
  進入生命體改造實驗中心,氣氛漸漸變得嚴肅與凝重。
  今天前來改造生命體的人中,注定有部分的人不可能再走出這個實驗中心。
  在技術沒有達到一定程度之前,死亡像是與宇宙一起擲色子的隨機結果。
  戰艦之外,寒靈主下去已有段時間了,靈主的靈蘊正在第九牢籠星外太空蔓延。
  卓爾人在它的靈蘊世界中,建立了大量的分析模型,整個外太空靈蘊的球面上,都是一道道公式與數字。
  寒靈主搜遍了全球也沒有找到同化的來源,卓爾人便將方向放在了對外的星空上。
  同化的來源也許來自于測不準的微觀中,也可能來自于弘大結構的宏觀時空中。
  微觀要靠寒靈主在星球上慢慢找,宏觀上,則需要靈主的靈蘊做介質,插在第九牢籠星與宇宙的物理世界中間。
  如果真的是誰從弘大的宏觀時空中,將牢籠星當作一個個點,以整個超星系的宏觀時空為物理背景的“電路圖”,刻錄出這一個個時空點,在整個宏觀時空運轉到一定時間與條件時,根據刻錄,出現同化的物理現象……
  那么,可以想象,這個工程龐大到幾乎超出所有人的想象,時間的跨度更是不可想象。
  如此巨大的星際工程,需要不計其數的生命來完成遍布星系時空的任務,這些生命可能只是制造者在無比漫長的工程時間中所大量簡單制造出的低等生命,作為其“工人”,被散布向整個本超星系。
  或許,本超星系的諸多生命起源,都與此工程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