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803 蘊育契約


  樞機生命,這個原本在星空中也算得上強大的生命,因為本超星系的問題,大量高層次星空生命高度集中在一起,甚至包括靈生命都趨于集中,相比之下,它們便顯得有些弱小了,而這種狀態也持續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然而隨時本超星系的危機逐步加重,樞機生命的重要性再次展現出來,并且越來越強,只是強處不在于其武力,在于其契約,以及其契約帶來的樞機之力。
  樞機之力一直都是個謎團,怎么誕生的,產生的原因,形成的機制,以及最后能夠得到的結果,都沒有確信可靠的科學方法可控,仿若一切都在宇宙的黑盒子里運行,無人可知。
  這也是最要命的地方,不同的契約,在同一個地方產生的樞機之力都不盡相同,在不同的地方便更不需要說了,而同一個契約,由同一個生命獲得,在相同或者不同地方成為樞機,是否會有相同的樞機之力?獨立的生命只有一次,這個試驗沒法做。
  但同一個契約,由不同的生命獲得,在同一個地方成為樞機,不需要做實驗,有很多觀察案例,靈主與寒靈主都知道,結果是會出現不同的樞機之力。
  因而,要精準地獲得所需要的樞機之力,目前看來似乎等同于擲骰子,或許與契約靈主,與獲得者生命特征,以及與達成樞機的環境,甚至與該契約蘊育時的環境都有關系,但都不能夠成為充分條件。
  宇宙黑盒,就像公式中的常數令人痛恨的同時又產生對未知的恐懼,戥的種族歷史上便曾有過一次大規模的常數計劃,只不過時代久遠,到了戥出生的時期,早不知道那批探尋常數計劃的前輩們是否取得了部分的成功。
  寒靈主接著給出了一個解決方案:“降低航速,找到最近的一處星系停航,確保擁有物資可以消耗,否則誰也不知道后面的航行誤差會不會越來越放大,到那時候,可能真的會被空耗在星空之中,得不到任何物質補充。
  停航在最近的星系,你、我、還有靈主盡快蘊育出新的契約,雖然獲得情況所需的樞機之力依然幾率極小,但這是唯一可行的辦法。
  你現在可以看出左旋的強大了吧,這種情況下,左旋只要在隨軍的樞機庫中查找合適的樞機之力,問題立即迎刃而解。”
  不用寒靈主建議,卓爾人3961已經在重選航線方案,計算航速與誤差比,選擇最優的航速,爭取以最短的時間到達最近的一處星系,以防止寒靈主所說的情況發生。
  至于臨時蘊育契約,楚云升是假靈,自然蘊育不出來,而且也不覺得這種撞大運的方式有多么的靠譜,他還有一道輸靈主的空白問題契約可以作為一次機會,但首先需要解決怎么寫入物理規則的問題。
  幸而電“蘇醒”后給了一個建議方向,否則盲目地嘗試必然又是需要撞大運的方式。
  不過楚云升并沒有拒絕寒靈主的這個建議,以寒靈主的個人經歷,如果它自述為實的話,不會放棄求生的希望,更不會將希望放在楚云升與靈主身上,它這么建議,或許它自己有辦法增大成功的幾率。
  然而,一直沒有說話,一向小心謹慎的靈主,卻在此時,給了楚云升與寒靈主都猝不及防,且極為大膽與冒險的建議:
  “現在蘊育契約的成功可能性很小,我不贊同,我認為,唯一的解決辦法就在我們身邊。”
  說著,它倒是越來越熟練地使用快速戰艦的系統,以卓爾人給它的權限,調出一份星圖,指著一個標記過的行星系說:
  “你們看,距離我們最近的其實還是我們剛剛離開的這個被戰艦標記為第九牢籠星的行星系。
  你們再看,我們原來的航線,和現在的航線偏差呈現逐步放大的趨勢,寒靈主擔心的情況正在快速地發生,我們要到達更遠的第二近星系,已經變得越來越困難,需要不斷地降低臨界值航速,以消除不斷放大的航行誤差。
  最后只能在星空中蠕動而已,那時各種物質消耗將無法再得到補充,弄不好就會陷入絕境。
  我們如果選擇返回第九牢籠星星系,情況就會好很多,起碼最后一段路程就算是極慢的航速,也能耗到達到目的地。
  這是其一,其二更為關鍵。
  我和艦中的卓爾人討論過,如果我們現在面臨的是一種人為的對星空進行物理干涉而形成在高航速中無法消除的偏差值,那么是否存在一種辦法可以解決這個偏差?
  卓爾人說的宇宙膜震動機制下的定位技術肯定是一種,但我們沒有,不過,我們身邊現在就有一種專門消除各種偏差的現象,雖然不是準對高航速偏差問題,但它幾乎消除了任何的宇宙抖動偏差,高航速航線偏差問題我想也應該被包含在內。”
  靈主說至這里的時候,楚云升與寒靈主都知道它下面想要繼續說什么了。
  楚云升眼神凝重,靈主的建議有很大的風險,而寒靈主的神色早就不太好看了。
  三“靈”在此商議出路,既不是談判又不是交戰,自不需要掩飾自己的好惡,尤其是在涉及自己利益的時候,這種情況下,如果不及時地顯露出來,對自己顯然不利,寒靈主明顯精通此道。
  果然靈主繼續說道:“與其冒險去其他星系,我們不如返回第九牢籠星,利用第九牢籠星的偏差消除現象,尋找出路。”
  楚云升尚未說話,寒靈主第一個站出來反對:“不行,這顆星球太邪門,弄不好,比迷失在星空中更慘。”
  靈主其實與寒靈主遠比楚云升熟悉,它們幾乎打了一路,生死戰斗中更能了解到對方的性格與意圖,于是立即反駁:“不能說邪門,我們已經經過九顆牢籠星,至今也沒有遇到危險,而你也沒出過什么問題。”
  寒靈主冷笑道:“我不出問題就能說明沒有問題?要不然,下次換你下去試試?”
  靈主一改之前的沉默,嚴肅道:“需要我下去,我一定會下去。”
  寒靈主冷哼道:“你當然這么說,你知道那些叫做卓爾人的生命絕不會讓你去冒險,到頭來還是我下去。”
  然后,寒靈主不想再理會靈主,轉向楚云升道:“不能回去,就算是回去,我們也不可能從那里找到任何辦法,那顆星球上的現象,我們根本不可能學會,至今為止,我下去這么多次,都不知道它是由哪里產生的?請問怎么學?”
  寒靈主不再理會靈主,但靈主卻接著它的話主動回答道:“即便學不了,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可以考慮帶著這顆星球一起走,以牢籠星的現象消除航線偏差。
  卓爾人計算過其難度,要考慮到星球加速時其結構的穩定性,通常情況下的確不現實,高速度下,整個星球都會崩潰,但有我們靈生命在就不同了,以靈蘊裹挾它,一樣可以帶著它走。”
  寒靈主嗤之以鼻:“要帶你帶,我沒有興趣,而且我現在也沒有靈蘊可用,別忘了我還是俘虜。”
  楚云升此時已經插不上嘴了,靈立即道:“當然是我來,至于你沒有靈蘊可用,這是楚考慮的事情,在我看來,現在已不需要繼續俘虜你了。”
  寒靈主馬上反駁道:“你說不需要就不需要嗎,我們是敵人,生死之敵。”
  靈主毫不留情地說:“現在這種情況,你還能敵到哪里去?放了你,你還能到哪里去?”
  寒靈主不屑道:“你可以放了試試看。”
  靈主跟著說:“你不肯被放也沒關系,我說過我來用靈蘊,但我們當中肯定需要下去一個,以控制那些安裝在牢籠星上的推進器程式不會被牢籠星迅速同化。”
  寒靈主冷聲道:“我也說過,我不會下去,要下去你自己下去。”
  靈主隨即說道:“我下去沒問題,但不一定效果有你下去好,我和卓爾人都希望達到一個最優化的任務分配。
  我從卓爾人那里了解過,再從我自己也是靈生命的角度做過判斷,我認為你在經歷直面靈滅后,靈蘊處于未知不可控的狀態,楚將你俘虜后實際上幫你了大忙,讓你的靈蘊起碼不會立即失控,可能還有其他有利作用。
  而你下去牢籠星,根據卓爾人多次對此的觀測數據,我覺得,可能對你這種特殊的狀態,再疊加楚對的俘虜狀態,實際反而有好處。
  不知道我說得對不對,你自己心里應該清楚,我猜你只是害怕過多的冒險而已,否則后來你肯定不會再下去哪怕一次。”
  寒靈主不知道是不想再理會靈主,還是被靈主戳穿了某些地方,不再說話,冷默在一邊。
  楚云升這時候終于有機會插上話了,一開口,便讓寒靈主與靈主開始各自以為他是支持自己的,結果楞了一下:
  “根據靈主的建議,我已下令返航第九牢籠星,但帶著牢籠星一起走不現實,太麻煩,靈蘊消耗也太大,速度更快不到我們需要的程度,而且寒靈主也不一定猜錯,一旦動了牢籠星,未必不會出現我們更加無法解決的情況,那時候可能更慘。
  所以,我將們的建議結合到一起,參照靈主的建議,立即返航第九牢籠星,然后參照寒靈主的建議,在牢籠星蘊育契約!
  并以此契約,繼續在它上面培養一個本星土著為樞機生命。
  我想看看牢籠星是否能夠將契約與樞機之力也一起同化,如果不能,它就有漏洞,我們或許就能找到在它上面生存的辦法,如果能,我們就可以得到一個被消除偏差的特殊的契約與樞機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