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802 永遠所向無敵


  快速戰艦里,意意斯已在第一波的較量中被停職待查,空出來的位置卻一時很難有人再敢上任,風口浪尖上,一不小心就要步意意斯的后塵。
  伏希到任時,部門外面雖算不上風高浪急,卻也是暗流涌動,但部門里其他各位同事還算人心穩定,大約意意斯被停職時和他們有所交待。
  安全部的人員構架是烏怒人雷一手建制,外人不進入安全部內部工作,看不出所以然來,總會覺得安全部人員復雜,來源較亂,沒有章法。
  但只要在安全部工作過比較長的時間,接觸到方方面面之后,就會感覺到雷在無形中將安全部人員結構布置得清清楚楚。
  伏希進入安全部時間已不短,它進入安全部的最大目的是仙女族。
  說起來,它也很郁悶,全艦上下,除了它的一族,其他人都不太重視它們曾提出的對仙女族的懷疑。
  它們一族總覺得仙女族有問題,為此也給安全部以及三大族都提交過報告,后來,還試圖通過海國大殿主,繞過三大族直接給楚云升報告,但均石沉大海,也不知道三大族和楚云升到底看到了沒有。
  安全部逐漸完善后,伏希又通過專管部門提交報告,安全部最后的反應是讓它去負責仙女族。
  這倒也合它的意,在安全部之外要查仙女族太難了,在安全部里面就簡單多了,尤其,雖然它們一族的報告沒有什么效果,但新艦對仙女族的控制一直都是比較嚴格的,安全部之外的人,很難接觸到仙女族。
  伏希使用了新艦的生物變化技術,以不同于它們種族的形態,并以安全部的名義與仙女一族一直保持接觸。
  它的確找到了一些疑點,但總沒能找到令人信服的證據或者事實,不過它從未準備放棄,相信最終一定能查清楚。
  但就在這個時候,快速戰艦要離開新艦,雷將它從原有的崗位上調到了快速戰艦里,它暫時無法再進行對仙女族的調查。
  伏希當時不太清楚雷調動它的目的,在安全部待得久了,它還是很明白在雷對安全部的布置體系中,它們的種族走不進機密核心的崗位。
  負責仙女族的崗位,只是安全部的邊緣位置。
  起初伏希也有些興趣地猜測過,認為烏怒人更趨向于選擇楚云升認識與放心的人,比如意意斯,但后來卻發現許多不對頭的地方,安全部里許多其他快速晉升的人,有的連楚云升什么樣子都沒見過。
  待得久了,伏希才算隱隱地感覺到可能還與地球有關。
  許多安全部升遷較快的,除了其本身足夠優秀外,其種族或多或少都與地球有關系。
  新艦里優秀者很多,各個部門各個位置的競爭一向激烈。
  但直到最近,伏希又感覺到沒有這么簡單,總算是搞明白了雷的一些真正想法,能夠進入安全部核心機密且晉升較快的人,并非是要與地球有關,也并非必須是楚云升知道的人。
  其關鍵在于其人在新艦內的種族是否除新艦之外走投無路?
  這是一種很陰暗的布置,伏希猜測出來后,任何人都不敢說,即便是它自己的族人,也不敢告訴。
  從此更是對安全部的頭頭,雷,產生極深的恐懼。
  這個烏怒人如此布置,別的且不說,單是在烏奴人一族內部,它這么做,就表明了如果烏怒人全族不支持它的想法,它也不會再離開新艦。
  伏希知道新艦里有棄民之說,這個烏怒人竟將它自己也預先當做了棄民做下布置。
  但不得不說,伏希一度很懷疑,這也是楚云升對它信任的來源之一。
  伏希一族有自己的靈主,雖然失蹤很久很久了,但不一定就死了,它們尷尬地介于雷對安全部人員的分界線之間。
  不過,伏希在安全部里,也不是為了進入安全部的核心,更不是為了升職,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調查仙女族,至今目標也沒有改變過。
  雷將它這么一個邊緣人員忽然調到快速戰艦里,有些莫名其妙。
  到了今天,它被調來上任,終于算是弄明白了。
  這個烏怒人真的是太可怕了,從一開始就算計好了。
  按照安全部的常例,它不可能坐在意意斯的這個位置上,但在如今復雜的形式下,它一個邊緣人坐在這個位置上簡直太妙了,一下子就讓許多暗流之箭變成了無矢之敵。
  意意斯留下的這個部門又可以正常地運轉了,安全部則金蟬脫殼,讓暗流沒法順著意意斯的職位上攻至安全部的整體。
  殼,仍在意意斯身上背著,進攻一方的火力仍舊要打在意意斯身上,而沒法按照原計劃,迅速地拋棄意意斯這個切入口,直攻安全部本身。
  第一回合,似乎打了個平局,勝負未分。
  伏希同情了一下屬于自己同事的可憐的意意斯,這個地底小人如今成了火力網的交匯點。
  結果會怎樣,伏希也猜不到,這種層次力量的較量,它要沖進去感受一下風口,怕是分分鐘就會“粉身碎骨”,那么它調查仙女族的任務就沒指望了。
  意意斯的工作做得不錯,伏希接手工作很順利,意意斯的去職,在這第一局的較量中連個浪花都沒有,快速戰艦里各項工作,包括伏希剛剛接手的這個部門,都依然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果然是背后的高手過招,點到即止嗎?
  伏希一邊開始工作,一邊思考著,它更認為是新艦如今越來越成熟與完善的體系在發揮越來越強大的作用,讓各方的舉動都再無法對體系的運行產生破壞力。
  對意意斯這樣的個人而言或許是驚濤駭浪,但對整體而言幾乎毫無影響。
  快速戰艦里,每個人都和伏希一樣有著自己的任務、工作和事情,不論戰艦里正發生著什么較量,還是艦外面臨著更大的什么危機,在新艦越加成熟與完善的體系下,都漸漸不再因內部較量而內亂,也漸漸不再因外部危機的緊迫而緊張。
  它總有一天會成長為全艦上下都認同的一種強大自信,不懼任何沖擊,不懼任何風浪。
  沒有任何一種體系是可以不經過沖擊與風浪的磨礪,以及經驗的積累,而僅僅靠圖紙設計就能完美解決的,尤其是新艦內這種極多種族的復雜情況下,更是如此。
  伏希有些感慨,如果真到了哪一天,就是那些可以離開新艦的種族,都不知道還能不能真的離開得了?還能不能再適應自己原有的種族了?
  即便三大族也是一樣。
  那時候,凝聚在新艦里的力量,不是靈的力量,也不是楚云升的力量,甚至可能都不是宏科技的力量,而是一種漫長歲月中通過無數沖突而漸漸形成的認同。
  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更可怕的是,即便知道了這些,大家也依然朝著這個方向走,原因很簡單,不走的話現在就活不下去了。
  伏希不知道是三大族還是楚云升,或者是雷,在最初的一開始,就朝著這個方向加以推力,但它知道拔異這個人,這個人類,從很久前,就做著當初看來很可笑如今看來很可怕的事情。
  伏希思考著這些問題的時候,快速戰艦外,同樣有人在思考著戰艦的出路。
  寒靈主與靈主在快速戰艦的通信投射下,與楚云升三“靈”總算湊到了一起,商議局勢。
  寒靈主在楚云升面前一向不吝嗇語言,直言道:“你沒有做好基本的準備工作,進入星空,不是有個飛船就行的,關鍵時刻,它們能力是不夠的,還是要靠樞機生命。”
  靈主沒有說話,不知道是贊同還是反對。
  寒靈主繼續說道:“你的樞機生命還是太少,這種時候,唯有擁有合乎情況所需的樞機之力才能解決,要不然,你們以為以左旋的強大要什么沒有?什么樣的先進飛船沒有?但為什么還那么重視每一個契約?幾乎到了瘋狂的地步?”
  楚云升道:“那是因為它們先進的根基建立在對靈對契約的運用之上,并沒有從根本上突破靈的世界,看似繁榮強大,實則沒有真正的創造力,被限制在一個個根基形成的無數分叉上,填不滿整個未知的空間。”
  寒靈主倒是沒有否認:“我從未說過你的想法不對,我只說過你成功不了,比如現在,你沒有合適的樞機之力,就算我們是靈,又能怎樣?
  左旋的強大,從來不僅在于我們這些靈主,也不在于左旋坐擁你想象不到的各種其他資源,我做了這么久的神使,其核心的任務之一就是為左旋尋找契約
  nbsp;同時,我也明白了一件事,左旋對契約的渴望永無止境。
  只要契約足夠多,我們這些靈主要多少有多少,只要契約足夠多,左旋的輝煌就永遠能夠繼續下去,每一個擁有契約的樞機才是左旋最寶貴的財富。
  因為,只要左旋的契約總數量不減少,仍在持續增加,那么它將永遠所向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