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796 宏屬性與靈位


  卓爾人與靈主的試驗非常成功,發現并證實了試驗粒子在靈主的靈蘊擾動下,獲得了一個宏信息賦值。
  或者,是一種宏屬性賦予。
  卓爾人觀測不到宏的世界,只是依照試驗的結果給予一個定義。
  這也是基于烏怒人在禁地入口發現的宏信息粒子作為基礎而發展出來的思路。
  再通過與火蟲以及偽霸寶物的對比分析,試驗粒子與它們出現了于特定試驗條件下的排斥性,而在這之前是沒有的。
  說明它們分別具有了不同的宏屬性,而這種宏屬性暫時看來不能兼容共存。
  這里也體現了真靈配合的重要性,楚云升的假靈在三大族設計的特殊試驗條件下體現出的排他性很弱,除非新艦技術大飛躍,設計出更先進更巧妙更高層次的試驗方式,否則很難獲得大量明確的試驗數據。
  而巋靈主誰知道它真的按照試驗要求做了?它說的話只有它自己知道真假。
  不過,根據卓爾人的進一步試驗,靈主對試驗粒子的宏屬性賦值并不能像火蟲以及偽霸寶物與禁地入口那顆粒子一樣,在靈主靈蘊撤去之后,仍能夠保持。
  試驗粒子一旦脫離了靈主靈蘊,便重新恢復到無排斥性的狀態。
  說明靈主對其的靈蘊干擾過程結束,且沒有形成永久性的宏屬性。
  卓爾人根據宇宙中相互作用力遵循的基本原理,認為靈蘊與事物發生作用的原理,存在類似如傳遞強作用力的膠子色荷的性質。
  靈蘊與事物發生某種耦合,通過類似荷的性質發生傳遞關系,從靈的意識對事物傳遞各種作用,表現為對其賦一個宏領域的狀態值,使之運動等狀態發生靈意識所需要的變化,實現控制,而靈蘊撤離后,又產生獨特的靈蘊與其退耦現象,宏值隨之消失。
  這個過程,在這個陣列卓爾人的報告中,稱之為宏屬性賦值。
  即在靈蘊覆蓋范圍內,一切事物都被該靈蘊靈主賦予宏領域的屬性信息,成為具有它特點的屬性世界,由它掌控一切。
  這個屬性的特點也是試驗中很關鍵的地方,楚云升的靈蘊沒什么特點,很難分辨,并不合適新艦這個階段的試驗需要。
  卓爾人在報告上認為靈蘊很貼切這一作用,尤其是基于非靈生命而言,因為觀察不到靈蘊的存在,可以設定為其因為觀測者的內蘊性質而無法觀察,暫時解決其不可觀察的矛盾性。
  而同時,卓爾人也在報告中挑戰波瀾壯闊般的未來任務,基于它們與靈主的試驗,基于新艦的積累,它們認為,不同于形式有限的“荷”,靈蘊的種類形式可能極多!
  不同的類型形式,產生不同的作用關系,產生不同的特征,復合之后又可能產生不同的結構,不同的性質。
  這便意味著,靈的世界將是更加龐大、復雜當然也是更為精彩的領域。
  首先就可以用來分析不同靈主不同的特點,以及更進一步,靈陣時如何形成的?不同的靈蘊起到了什么作用?
  哪一種靈陣才是最科學最有效的?
  掌握了大量的靈蘊類型形式,就像掌握了“荷”的種類形式與性質一樣,便可以量化地分析與組合,判斷不同方式下的不同作用。
  并且,這些方面,都需要將靈蘊的種類形式當做傳遞作用的性質進行深度的研究,以及充實的了解。
  這個陣列的卓爾人瞬間便感覺自己有無數的事情要做,恐怕一直到它們死亡,都完成不了這個任務。
  這是一個極為復雜又極為精細的世界。
  報告由此也自然地過度到第二個問題,靈生命第二個外在共同點,即各自有著各自不同的靈蘊特征。
  “不同”是異性,“都有”又是共性。
  報告先分析共性,異性之處暫時可以用報告上述的靈蘊作用性質不同來解釋。
  在這里,卓爾人在報告上著重地注明了,靈主對此有強烈的興趣。
  于是卓爾人又多獲得了一個靈的信息,靈主所在的新神國靈主們側重于各自不同的靈蘊特性發展,而左旋靈主們則更側重于時空徑跡的掌控。
  時空徑跡是靈生命在卓爾人報告中的第三個共性問題。
  左旋靈主們追求極致的時空徑跡,尋求達到更小的事物變化間隔之中,而新神國靈主們則更熱衷于各自特性的強化與進步。
  根據靈主的透露,其目的都與靈位有部分的關系,雖然不是關鍵的關系,但卻是一種頭緒。
  而靈位則是卓爾人報告上的第四個靈共性問題。
  出乎卓爾人的意料,即便跟隨偽霸這么久,它們也沒想到,靈主自稱自己是一個初靈,并沒有靈位!
  或者,準確地說,它現在是零靈位。
  它一直都在努力地試圖提升一個零靈位,獲得該靈位,成為一個上位靈。
  但到目前為止,它似乎仍沒有明確的頭緒。
  比起巋靈主獨特的演化特性,靈主的靈蘊特征也普通一些。
  它的靈蘊特征類似于一種中和效應,與戰場上可能存在一定的實際作用,但在快速戰艦的實驗室里,作用并不明顯。
  而寒靈主的靈蘊特征,根據靈主的描述,則并不明顯,可能寒靈主對此沒有多少興趣,更多的是使用左旋的精準靈法。
  因為時間的關系,卓爾人同過靈主暫時只了解這四種靈的外在共性。
  內在共性屬于敏感面,巋靈主從未透露過,楚云升想透露也沒東西透露,他內在里都不是靈。
  內在方面,首選是本體,靈的本體依然存在,只是無法再被直接觀察到,即便對方也是靈,也一樣無法觀察到。
  靈主雖然配合了卓爾人的部分實驗,但還沒到讓卓爾人對它本體嘗試實驗的程度。
  當然,戰艦主體那邊還有寒靈主本體可以研究,不論它愿不愿意。
  靈主這邊,則主要是它自己對卓爾人的信息透露,根據它的描述,它的本體一直在變化之中,并不是靜止或固定的形式。
  只有上位靈才能初步具有掌控本體變化的能力,它暫時還沒有。
  內在第二個共性問題應該基于意識上的某種共同之處,但靈主對此更加敏感,暫時基本沒有涉及。
  不過,雷很樂觀地認為,它的多重計劃一定出現效果,靈主透露其意識領域是遲早的事情。
  卓爾人主要的精力在于了解與分析靈的共性,較少涉及異性。
  異性方面較為復雜,又具有很強的隨機性,如果在未來,新艦在具有大量充實的靈生命與宏領域真實信息基礎上,了解異性起來才會更有效果,現在沒有這個能力,反而會干擾對共性的判斷。
  報告上不能寫下所有詳細的部分,新的報告也還在源源不斷地產生。
  卓爾人明顯地已經不夠用了,大量曾經做過的試驗,都在抓緊重做,卓爾人只能將其部分任務交給快速戰艦中的其他種族。
  在這份報告的最后,一個卓爾人說道:我們與靈的世界猶如隔著一道黑暗的墻,我們向墻那邊發出信號,在墻那邊的95827的回應來自整個墻,我們什么也聽不出來;巋靈主的回應永遠不是它真正的位置;只有靈主,準確且有效地回應了我們……
  楚云升關閉了報告,緊隨關押寒靈主的自行飛船,返回快速戰艦。
  艦中的卓爾人正不由自主地狂奔向電所說的宏運用道路。
  楚云升沒有阻止,但風險正在激增。
  如果浮尊者沒有誕靈成功,新艦那邊不會出現與快速戰艦同樣的瘋狂情勢,可一旦它成功,風險便可能不再可控。
  如今也聯系不上新艦,只能希望于電的理智與清醒,以及忽然變得非常重要的一環五序偏執的堅持。
  五序始終堅定地反對走上這條道路。
  &nsp;危機四伏,不僅來自于星空,也來自于新艦內部。
  快速戰艦再次加速出發,飛向下一個牢籠星。
  襲擊者始終沒有出現,消失了一般。
  回到快速戰艦的寒靈主,已不再試圖說服楚云升,卻奇怪地向楚云升提出了一個建議。
  它想要給楚云升戰艦中的地球人一個契約,人選由楚云升決定。
  此時,在快速戰艦的后方,偽霸大本營星系,封閉的時空再次扭曲起來。
  輸靈主在飛行中依舊死死盯著星空中的那個方向,忽然停了下來。
  新神國的上位靈與其他幾個靈主正在返回原路,它們仍在試圖找到關鍵的巋靈主。
  早早撤離的皆靈主飛向最近的一處任務星系,那里已有左旋靈主準備就緒。
  曾與它一起攻擊新神國眾林的雙靈,正悄悄地跟隨它而來。
  另外的方向上,隨著銀色戰艦鉆出星空角落,許多地方陸續打破寂靜,飛出一艘艘不同的戰艦,再次開始行動起來。
  而超星系團外,一個左旋的前哨,終于發現規模龐大的火蟲大軍!
  它緊急地后撤,并拼命地向后發出警報。
  而在更加遙遠的地方,那道物質長城面對無垠黑暗的一側,其中一個渺小的邊緣上,從黑暗中掙脫出一艘戰痕累累殘破不堪的戰艦,殘存的艦體結構與物質形式依然足以彰顯它以前的先進、強大與輝煌。
  而現在,它連恢復都做不到,如同一艘死船。
  它止步于邊緣的一個渺小星系外,徹底“死”去前,向物質長城的一個方向發射一道也是唯一一道不知用何種技術保存下來的信號:
  “第一艦隊全部陣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