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795 一念所至


  不論是楚云升,還是新艦中的各個種族,很早前便以各自不同的方式了解乃至接觸過靈這種生命形式。
  楚云升尚在地球時,從最早的古書,到地球各地的霸主遺物,再到許多隱秘的事情,漸漸地間接地接觸了越來越多的靈的信息。
  三大族中,戥的種族直接從屬于左旋靈主的麾下,五序這支卓爾人更是跟隨偽霸許久,只有烏怒人接觸得少,但也被靈襲過。
  只剩下十多個的仙女族,它們也曾一直都跟隨已經失蹤的靈主。
  除了巖星人這樣的特殊情況,其他星空種族即便沒有遇見過靈生命,也通過觀察與探索星空發現許多線索,獲得過或多或少神秘的信息,漸漸指向靈。
  跟隨新艦之后,更是真真實實地觸及到了真正的靈生命。
  但直到今天為止,靈的生命形式對所有新艦種族而言依然十分的神秘。
  靈主們并未向它們透露過自己的世界,它們的作用除了座艦之類,最高也不過于戥種族與仙女族之類,也僅為靈所調遣并用于戰爭需要等等。
  誕靈不可觀察,靈滅不可觀察,靈本體不可觀察……靈的一切仿佛始終隱藏在黑暗之中,不可見一絲面目。
  楚云升與新艦所遇見的靈,以敵人居多。
  每次遇見,便是生死時刻,直到遇到巋靈主,且還是在巋靈主無路可走的最后時期,主要是在降臨點星系時,才算有一個穩定可以了解一點信息的真正靈生命。
  但在降臨點星系時,一直又處于緊張的狀態,實際可用來了解靈的時間有限。
  就這樣,還被這份報告證實,巋靈主并沒有透露過什么真正有價值的東西。
  唯有這一次通過條件要來靈主隨航,才算真正地踏出了解的第一步。
  正如雷所言,如果新艦那邊的浮尊者沒有誕靈,那么本次與靈主的實質接觸成果,對快速戰艦而言便是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事件。
  當然不論是雷還是楚云升,都一樣地更希望于浮能夠誕靈成功,它只有誕靈成功才能夠活下來,對新艦的意義也遠超靈主。
  偽霸大本營里,新艦那邊可能已經知道浮誕靈成功與失敗的結果了,可惜那里時空已經封閉,偽霸也不會讓新艦發出任何信號。
  透過這份最新的報告,雷猜測靈主愿意透露的幾個原因應該都存在。
  雖說新艦在之前與靈生命的接觸中沒有實質性的跨越一步,但經過長期一點一滴的積累,再加上楚云升的假靈情況作為依據,已做出了大量的基礎工作。
  也只有在這個龐大基礎之上,才能夠讓卓爾人在與靈主接觸時表現出不像所知不多的樣子。
  于這份報告上,卓爾人終于可以確定許多的事情。
  這些事情在此之前,經過許多零星信息,包括新艦遇到的不同靈生命所說過不知真假的內容,等等,一起總結出來的有關靈生命知識或者常識。
  但一直是總結性的判斷,并不能確定。
  通過靈主,這份報告上可以確定這些部分,尤其是靈生命起碼是初靈生命所共同的一些外部特性。
  首先是靈蘊,每個靈都有,看起來不需要通過與靈主的接觸進行確認,實則不然。
  新艦對楚云升的靈蘊研究極多,但總卡在一個問題上,新艦想盡一切辦法,無論創新出什么工具,都只能發現楚云升靈蘊起作用時的現象,而捕捉不到靈蘊本身。
  就像黑暗降臨前的地球人,發現暗能量在宇宙中起了作用,卻無法捕捉到。
  所以對靈蘊的研究,只能停留在諸如被靈蘊改變后的物質與能量狀態等方面。
  靈主與楚云升最大的不同在于,它是真靈,楚云升是假靈,因此,它的靈蘊和巋靈主的靈蘊一樣,帶有它們自身的明顯特點,對新艦有重要的研究價值。
  而靈主與巋靈主的區別又在于,巋靈主沒說實話。
  這一點又太關鍵了,新艦對靈蘊看不見摸不著,一切都需要靈蘊擁有者切實地于研究過程中描述自己情況,一旦說謊,整個研究基礎也就沒了,全是假的。
  巋靈主沒說實話,楚云升是想說說不清,他的靈蘊來自假靈,能夠操控,能夠使用,但卻不帶有明顯的自身特點,像是白開水一樣,冷冰冰的,一切操控與使用都由經過假靈實現,而非直通本體零維乃至意識。
  靈主就不一樣了,既說了實話,又是一個真靈,基于新艦長期大量積累的堅實基礎,即便只有一個陣列的卓爾人,也馬上水到渠成地取得突破性的一步。
  這并不是這個陣列的卓爾人功勞,換做其他任何陣列的卓爾人在此機會下結果都將一樣,在這個方向的突破上,于新艦的長期積累下,只差一個真靈了。
  這一突破的核心命題簡單地表述起來,就是靈生命如何從意識思維出發,通過靈蘊改變物質與能量的運動狀態?
  一念所至,萬物齊化,是如何實現的?
  巋靈主不說實話,楚云升中間隔了冰冷的假靈,唯有靈主配合地完成了卓爾人的突破。
  卓爾人依舊先選用了一個處于量子態的基本粒子,一如以前的成熟試驗模型,觀察它在靈主靈蘊下的變化。
  同樣的試驗,對巋靈主用過,楚云升更是被試了無數次。
  也得到了基本一致的結論,粒子的內稟屬性并沒有變化,如粒子的自旋、質量與荷等等,同時,它們所遵循的諸如位置與動量不確定性或者不相容等規則也并無破壞。
  這些是現實宇宙穩定存在的基礎,破壞了它們,便意味著與現實宇宙不一致的混亂,處于非穩定性狀態。
  靈生命以靈蘊控制下的時空卻始終是穩定的,并沒有破壞現實宇宙存在的物理基礎。
  然而在宏觀上,粒子組成的宏觀世界,卻明顯地為靈生命所改變了其狀態。
  雖然這種被改變的狀態,依然符合當前現實宇宙的物理基礎,但關鍵就在于過程是如何實現的?
  對于星空種族而言,對限定范圍內的時空中物質與能量的某些方面狀態上,一樣有辦法使之迅速改變。
  甚至于,它們還能夠通過攻擊粒子的內稟屬性,破壞其宇宙穩定性,造成瞬時的大規模物理混亂而形成極強的破壞性武器。
  雖然有時候很難很難,但是理論的道路是通達的。
  烏怒人熱衷于物質領域的研究,它們一直在嘗試制造一個武器,破壞諸如電子之類的粒子所遵循的不相容原理,使其在瞬間違反其原理向更低的軌道集中跌落,造成物質大規模地急速坍塌,剎那間坍縮為一個極點。
  當初在遇到小烏怒人時,它們所制造的假黑洞其部分原理便是來源于此。
  然而星空種族在遇到靈生命時,它們所驕傲的一切技術,所驕傲的一切成就,瞬間就被打趴,靈蘊之內,它們連一顆粒子都無法再控制、再影響!
  它們檢測不到靈蘊,無法知道物質與能量如何在靈蘊下改變狀態,便永遠地無法抵抗靈蘊,抵抗靈蘊。
  它們只有在觀察到結果的時候,通過不是它們能夠做到的方式而反證,才知道那是靈,那是宏現象,而那時候已經遲了。
  烏怒人劍走偏鋒,死磕物質結構,從小烏怒人發現處假黑洞里的信息可知,烏怒人尋找與研制了一種代價極為高昂的物質結構形式,無限度地降低物質的其他狀態屬性,凸顯物質的內稟屬性于其結構上,擋住一次靈襲,但也僅僅一次而已。
  物質的狀態屬性不可能為零,便意味著這條路根本走不通,只是爭取一點被滅亡的時間而已。
  并且,如果靈生命只要提前知道烏怒人的防御形式,放棄靈蘊控制下宇宙物理的穩定性,直接攻擊物質的內稟屬性,一樣可以第一次便直接摧毀烏怒人的戰艦。
  因此,烏怒人的靈襲防御實質上仍帶有欺騙性。
  這也是為什么只有一次機會的原因,第二次,靈生命就會改變策略,摧毀烏怒人的戰艦。
  否則依照科學可以重復出現的基本原理,烏怒人只要擁有足夠的代價,就能一直抵抗下去。
  宇宙的殘酷,不在于讓生命陷入徹底的絕望,而在于它從來都完美地給以絕望下的希望。
  
  它將一切現象都擺在每一個生命的面前,非常的公平。
  如果真的看不到任何希望,那么也就不存在絕望一說。
  可偏偏,不論是戥的種族,還是烏怒人以及卓爾人,這樣高層次的星空種族,或在自身的機會下,或在漫長的生存歲月中,都發現了可以抵擋靈蘊控制的事物。
  遠的不說,加入新艦以來,便見過諸如紀子艦、銀色戰艦以及火蟲等等之類的事物。
  它們為什么可以做到?它們怎么樣實現的?
  為此,楚云升還向銀色戰艦以條件交換為由,索要過其戰艦的一個部件。
  后來還有偽霸的寶物,還有無上模型,便一次次殘酷地證實,不是沒有,而是它們做不到!!!
  這種絕望下的希望,對星空種族簡直就是一種極其痛苦的折磨,發了瘋一樣地想要知道為什么,有時候都不再是為了抵抗靈、抵抗靈蘊,而僅僅是想要知道:為什么?
  新艦對這些能夠抵抗靈蘊控制的事物,只要有條件、有機會都進行過大量的且代價高昂的研究,可無一例外都是失敗,沒有任何實質性的進展。
  因為,這些事物要么與靈生命有關,要么與猜測中的宏科技有關,而靈與宏的世界,又仿佛是一道黑暗的墻,將星空種族永遠地隔絕地在外面。
  星空種族由此而絕望止步,而靈的世界卻由此而瑰麗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