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794 靈的世界


  地球被一些生命稱之為罪星,生存著人類的星球被寒靈主稱之為邪惡之地似乎也沒什么問題,何況牢籠星新發生的變化確實詭異。
  楚云升不會告訴寒靈主自己如何找到牢籠星,就像寒靈主也不會輕易地告訴楚云升有關戰爭機器的秘密一樣。
  大家仍是俘獲與被俘的關系,不會因為寒靈主與楚云升的那一次對話而立即改變什么,除非楚云升或者冥在它面前破靈。
  寒靈主大概也沒指望楚云升會回答它這個問題,它只是沒想到楚云升會發現這種地方罷了。
  它待在自行飛船里沒有出來,繼續跟隨自行飛船返回快速戰艦。
  兩個卓爾人臨時抽調出戰艦,將與雷一起對自行飛船進行檢查。
  “不能再去這種星球,離得越遠越好。”
  寒靈主能夠帶著自行飛船一起飛行,但卻沒有對飛船內部的控制權限,它對此也沒有興趣,只有面對楚云升時,它才會有說話的可能。
  楚云升此時正以靈蘊搜檢著自行飛船。
  離開牢籠星后的飛船自控程序已恢復正常,是否留下被改變過的痕跡需要卓爾人反復查驗。
  在自行飛船進入牢籠星之前,卓爾人根據楚云升的經歷,做了一些準備,意在記錄到被影響的變化過程。
  楚云升的任務主要以靈蘊檢查卓爾人查不到的地方。
  作為俘虜,寒靈主的建議被楚云升否決:“這不應該是你考慮的事情。”
  寒靈主不會被一個否決打擊到,繼續說道:“我知道你來自哪里,但這里絕不會是為你準備的,據我所知,億靈主一直追殺你,但要殺死你的絕不只有它,而這顆星球在這里存在了很久,卻沒有被滅絕,顯而易見,你們并不相同。”
  楚云升以靈蘊檢查完飛船,沒有什么發現,將飛船交給趕來的雷與三個卓爾人接管,讓它們繼續其他層面的檢查,反問寒靈主:
  “所以,你覺得我們最大的需要什么?”
  寒靈主很確定地說:“生存!”
  楚云升不言對否,進一步道:“你知道我們想要戰爭機器的秘密,如果你愿意說出來,我們自然不需再冒險。”
  然后,楚云升明為與它談條件,實則暗藏試探,又加上了幾句:“告訴我你知道的秘密,我會放你離開,否則你將繼續被強制進入這種星球二十次左右,之后,我也會放你離開,這是我俘虜你的用意,也是你的作用,不作用在這里,就需要作用在那里。”
  楚云升俘虜它的直接意圖再明顯不過了,不需要遮遮掩掩,寒靈主心里比誰都清楚,現在不過多了一個暗藏的試探,楚云升想要知道它對靈封的態度。
  寒靈主卻沒有上當,謹慎地避開了這個話題不答,又說起它的過去:
  “你可能存在誤解,很多生命也存在類似的誤解,不論是左旋,還是我們的敵人,都不可能統治宇宙,那永遠都是不可能的,宇宙大到足以令所有生命全都絕望。
  以我而言,我誕靈的時間尚在許多上位靈主之前,但我誕靈之后,絕大部分時間都是利用左旋的資源經由彩虹橋降臨于星空各處。
  我開始的職位是令無數地面生命乃至許多星空種族都極為敬畏,卻是其他左旋靈主不愿意做的苦差神使。
  但我樂此不彼,神使的職位給了我前往數不清星系的機會,我想去看看我曾注視過的那些遙遠星空,那里是什么樣子?正發生著什么?有無生命?它們如何生存?等等,而不是永遠只在一個地方,只知道一個地方的世界。
  神使基于不同的任務也分很多種,我更喜歡前往從未有過左旋靈主去過的地方執行任務,而不是許多左旋初靈乃至上位靈主們最喜歡的一種穩定于一方的恒星系巡弋之職。
  我自然不會是左旋之內去過星空中最多星系的生命,但我是我在左旋的時間內,任職神使時間最長的生命。
  我去過的星系很多很多,但你若讓一個這個星球上的人類仰望星空,隨意向上伸直一只手臂,手背橫檔過來,僅僅那只人類的手背所遮擋的那點可憐的角度范圍,大約已經超過我數不清歲月所活動的零散范圍一起集合起來的極限!
  而就在這個集合范圍里,還有許多星系不是曾涉及的地方。
  你再把人類的手背移開,再看看漫天的星辰,你可以想象有多少生命分布其中,哪怕生命存在的概率再小,只要不為零,面對極為龐大的宇宙,數量也是極為驚人的。
  這些生命中又會有多少極強者?
  這還不算漫長宇宙歷史中過去曾經誕生過的生命在內。
  所以你再看看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會有多少來自漫天星辰的強大生命或者勢力在這里做過布置與安排?
  就像剛剛這顆星球,你若不了解不掌握它的來龍去脈,如何敢認為它對你有用?
  你如何知道它不是某個生命或者勢力留下的陷阱?
  我不在意再被你強制進入這種星球多少次,我的靈蘊已經出了問題,早面目全非了,進入這種星球也不會再糟糕到哪里去”
  楚云升這個時候,打斷它:“不,你知道這種星球怎么回事。”
  寒靈主沉默了一瞬:“何以見得?”
  楚云升也沒有太復雜地說:“你正在試圖說服我。”
  寒靈主語氣有些感嘆地說:“成為靈的時間太久,一時失去靈蘊,果然還是有些不習慣。”
  它接著說道:“我的確知道一些,而且我剛剛也沒有否認過這一點,真正的原因我無法告訴你,因為你還不是勝利者,如果你非要一個理由,在我能夠承受的極限程度下,我可以告訴你,不要驚動它們,我們本就時間不多,你的時間更少,提前驚動它們,對你和我們都是一場無法挽回的災難。”
  楚云升沒有追問寒靈主它們是誰,問了也不會有真的答案。
  星空是冷漠的,寒靈主不肯說出戰爭機器的秘密,也不愿意完全地說出為什么不能再入牢籠星的原因,所以它的建議絲毫沒有力量,結果便很冰冷地是它仍會繼續被強制進入其他牢籠星。
  雷對自行飛船做完安全檢查,找到楚云升道:“我這邊也沒有查出問題,卓爾人還在檢查程序,剛剛寒靈主說的話我在檢查飛船時也聽到了,它最后說的話可能不像是假的。”
  楚云升已通知殤準備撤離,漣漪正在向回收縮,遠處,快速戰艦也重新開始加速。
  他看向下一個牢籠星在星空中的位置,道:“也許是真的,但我們別無選擇,要么拿到所有星圖使之完整,要么知道戰爭機器的秘密,否則很快我們可能就會寸步難移,一線的生機都不會再有。”
  雷冷冷地說:“所以它現在有恃無恐了。”
  楚云升淡淡道:“是的,它剛才說的那些話,多半也是故意的,即便和它被靈封而失去靈蘊有些關系,也不是主要原因,它想知道它對我們的價值到底有多大,關系到它是否能可靠地活下來,這與它之前所說的生存價值觀一致。
  不過,它既然知道牢籠星的一些事情,那么由它下去最合適不過,它自己應當知道怎么處理最穩妥。”
  雷便想到了一個問題:“尊上,您真準備在找齊星圖后放它離開嗎?”
  楚云升將目光從下一個牢籠星方向收回,看向正在飛回快速戰艦的自行飛船:“放!靈封不能給它太久,它避開我的試探本身也能說明一些問題,但它能不能活著離開,就看靈主有什么打算了,現在靈主那邊怎樣了?”
  無論楚云升自己怎么打算,都要先放了寒靈主,靈封在封住寒靈主狀態下,楚云升對寒靈主并不能趁機攻殺,這種情況曾有過影人的類似案例,一旦寒靈主被殺,非正常狀態下失去目標的靈封很可能會像上一次一樣,再次將楚云升自己封住。
  為避免這種可能性,楚云升肯定要先放了它,而俘虜它的時間也不能太久,不能讓它在靈封狀態下太長時間。
  不過這些原因,寒靈主恐怕是猜測不到的,它估計能夠猜測其他一些事情,預料楚云升即便放它離開,也是有預謀的,一旦放它的時候,就是它最危險的時候。
  雷清楚了楚云升的打算,馬上將一份報告信息交給楚云升:“靈主正全力培育阿里,沒有其他異常,我們所有的計劃都在順利地進行中。”
  隨即,雷話鋒一轉:“巋靈主果然不是什么好東西,什么有價值的東西都沒有按照我們與它之間的協議告訴過我們,不過我們也沒有辦法辨別,我們對靈生命幾乎一無知,它所說的所有有關靈的信息我們只能認為是可能有價值的。”
  楚云升翻閱報告信息,很驚訝:“靈主主動透露了這么多?”
  雷流露出一絲的興奮:“是的,可能它以為巋靈主告訴過我們,或者我們本身就知道,尋求它驗證而已,但也可能它自己對此也有興趣,這和巋靈主不同。
  卓爾人已經向艦尾增派了人員,主體里只剩下3961一人,它們在艦尾進展很大,獲得了許多對我們至關重要的靈生命信息,在我來之前,所有的信息都記錄在這份報告里。
  我認為,從短期而言,寒靈主或許很重要,但從長期,靈主對我們更重要,除非新艦那邊的浮誕靈成功!”
  楚云升看著報告,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地仿若走進一個真正的靈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