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793 邪惡之地


  靈主想錯了,楚云升“看”得不是它,而是多年前自稱八域巡天的影人。
  靈主的猜測與請求接連兩次地讓楚云升想到它。
  影人當初給楚云升的生死壓力幾乎是空前的,且持續很很久,造成很大的影響,以至于很長時間,楚云升都不敢確定影人到底是死了沒有。
  靈主的猜測,自然地又讓楚云升想到它。
  再有,當初影人一直試圖沖破楚云升對它的靈封,這可不是假的,裝不出來的,楚云升當時只要輸一次,必死無疑。
  而影人要輸,當時下場等同。
  雙方一直是生死較量。
  但從輸靈主,到寒靈主,再到靈主,不但不怕被封,反主動被封。
  輸靈主以此作為條件,靈主也是,寒靈主雖有不同,它是被強制俘虜的,但它說了一堆話,從頭到尾也沒提到讓楚云升將它“放出來”。
  為何獨獨影人對此沒有興趣?
  影人幾乎在一開始就激烈反抗,試圖沖破靈封。
  如果說它急于殺死楚云升,擔心它不能先殺楚云升而反被楚云升先殺,或者急于從楚云升身上獲得左旋老神尊的遺留等等理由,看起來說得通,如今卻又說不通。
  它可以有無數種辦法與楚云升相互欺騙,爭取到時間,慢慢實現自己的目的,但它卻選擇了最不合道理與最激烈的對抗。
  它可能在懼怕什么,或者處于巨大的危險之中,必須這么做,或與它自己有關,或與靈封有關,卻與楚云升無關。
  也許這將是一個永遠無法再解開的謎。
  影人沖破靈封的最后一刻,至今仍如印在楚云升記憶中一樣清晰。
  它抱著那個小女孩的尸體,卻始終沒有再看楚云升一眼。
  靈主的猜測,又讓楚云升多了一重疑思。
  或許將來應該將阮落抓回來查個究竟。
  楚云升疑思片刻,將影人的事情暫時再次放到一邊,回復靈主:
  “第一件事我可以答應你,第二件事看他自己如何選擇,第三件事以后可以考慮。”
  靈主終于等到了答復,三件事,第一件沒了問題,第三件它感覺到觸及了楚云升的底線,能得到楚云升以后可以考慮的回復已經出乎它心理準備了,但第二件事,應該是三件事中最簡單的一件,反而成了最不確定的一件了。
  早在它給那個人類契約的時候,它就因為那個人類的堅決決絕而莫名其妙過一次,這一次,又遇到更奇葩的楚云升,不但對它提出的培育計劃沒興趣,還讓那個人類自己決定。
  它試著說服楚云升:“它獲得了契約,為什么不盡快修煉呢?我保證不會傷害它,如果我想要這么做,隨時都可以,而且,雖然我原本計劃中這道契約已有目標生命,但既然給了它,我也在它身上也發現了一些優點,又與你協議,就絕不會再更改。”
  它始終認為問題可能在于楚云升擔心這個人類是否被會它控制上,所以盡量地解釋,直到楚云升很快地在靈主聽來非常霸氣與明確地再度回復它道:
  “對于我方戰艦中的生命,修煉的目標誕靈,不是唯一的選擇,更不是最優的選擇,除非我方整體性產生了需要,否則他可以選擇更好的方式。”
  這道回復,讓靈主徹底沒了任何說服的理由,用無法理解都已無法形容了,如果說那個人類拒絕契約,它還可以認為那個人類可能想要得到楚云升的契約,以保證它在楚云升體系中的地位,又或者其他什么原因,驚訝一下也就過去了。
  結果楚云升直接告訴它,它們連誕靈都不是最優選擇,除非需要,否則似乎還想要選擇其他更好的方式。
  如果楚云升不是靈,如果它沒有親眼見到楚云升活捉了秒靈主,楚云升的這番話它絕對就會當做一個笑話。
  但它現在笑不出來,反而,在楚云升的這番話下,整個快速戰艦仿佛都被包裹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
  這讓它頭一次對快速戰艦內部世界產生想要了解的濃厚興趣。
  楚云升答復了它的協議,第一件事完美解決,第二件出了狀況,第三件未來可期,然而協議進行的結果,讓靈主再次十分無語。
  看似最簡單的第一件事,楚云升也爽快地答應了,結果秒靈主對它的猜測竟沒有多大的興趣。
  而秒靈主關心的東西未來宇宙的局勢與變化,靈主雖然也關注,但還沒有到要用這件事來與楚云升私下協議的程度。
  接著第二件事,原本最簡單,中間因為楚云升的回復變得最不確定,執行之后,戲劇性地再度反轉,那個人類竟然很快就來了!
  至于第三件事,因為還沒有開始執行,還不知道會變成什么樣子,但有前兩件的案例,靈主也不知道到時候會發生什么。
  無奈之下,靈主暫時只能集中精力培育阿里,否則它仍要繼續無聊地擦除快速戰艦航跡,雖然它現在仍然要這么做,因為擦除航跡的任務并沒有撤銷,并屬于眾靈與楚云升的協議,是公事。
  阿里不是一個人來的,跟他一起來的,還有許多在靈主眼中全是亂七八糟的各種生命。
  這些生命前來執行協議中屬于楚云升一方的權利,靈主也懶得管它們,只要阿里來了就好。
  讓它終于欣慰的是,阿里對它這個靈主的態度徹底大轉彎,變得十分的恭敬,不時地贊嘆……讓靈主感覺到這個世界終于正常了一點。
  它將阿里的生命體仔細檢查了一遍,迅速地制定了詳細的修煉方案。
  雖然它知道楚云升那里有左旋老神尊的修煉之法,但它并不盲目地認為一定適合阿里。
  作為基礎性的東西,靈主認為對于剛剛獲得契約的生命,作用上區別不大,新神國也有普遍性的修煉之法,加上它的經驗,對阿里最夠了。
  真正關鍵的地方,在于契合阿里的生命特征,以及契合更重要的地方它的契約。
  合適才是對阿里最重要的。
  這一點上,作為契約之主,在指導培育阿里一事上,它具有先天的優勢,而左旋老神尊的修煉之法,它認為可能更合適楚云升而已。
  阿里表現得很積極,算是靈主最近最順心的一件事了。
  只是總一個奇怪的生物,總是繞著阿里轉,讓它稍感不滿,礙于與楚云升的協議,它忍著沒趕走這個生物罷了。
  這個生物的正式名字又長又嗦,靈主從快速戰艦的語言字典中,自己給這個討厭的生物起了個并不貼切的名字小魚!
  “小魚,離阿里遠一點!”
  “小魚,別騷擾阿里!”
  “小魚,閉嘴!”
  “什么腎上腺素?阿里比其他人類超高很多?拿給我看看,但你現在立即出去,沒有我的準許,不準再進來!”
  “你再搗亂,我讓你永陷黑暗!”
  ……
  海國大殿主在一夜之間有了新的綽號,傳遍快速戰艦。
  它其實很無奈,烏怒人雷給它的任務第一個就是讓它記錄阿里所有修煉狀況。
  雖說它看不到靈主的本體,不像審問寒靈主那樣的興奮,但對靈生命的恐懼還是有的,只是它更恐懼于烏怒人的安全部。
  因此,不論靈主再怎么威脅與恐嚇它,它也只能硬著透皮繼續記錄阿里的狀況。
  隨后,卓爾人的到來,總算讓靈主又舒心了一些。
  比起先來的那些亂七八糟的生命,這些在它看來極美的生命很符合靈主自己的感官,這也是它母族選擇的進化方向。
  它們若不是是楚云升的人,靈主很樂意選擇這個種族作為自己的座艦種族。
  海國大殿主又一次被靈主從阿里所在的船艙中趕了出來,它無力抵抗一個靈主的力量,若不是有協議,它連再次進去的機會都沒有
  它和阿里都是有任務的,要不然阿里也不會來。
  它也算是屢敗屢戰了,為了完成任務,總要硬著頭皮堅持下去。
  不過,海國大殿主隱約地發現靈主的不同之處:不是每個樞機源門乃至靈生命,會愿意聽它解釋一遍人類生命體中的腎上腺素到底怎么回事的。
  海國大殿主對這方面很敏感,因為它自己就是這樣的生命。
  它忽然地感覺陰險的烏怒人真正的意圖并不是讓它來偷新神國的修煉之法,那個任務有阿里執行就行了,烏怒人真正的意圖可能是讓試圖它完成一個更加不可思議的任務。
  讓靈主變成它一樣觀念的修煉生命……
  海國大殿主毫無信心,對方可是一個靈!
  只聽說過靈改變與操控其他生命,還未聽說過低層次生命能操控與改變一個靈的想法。
  隨著新艦與靈生命打交道越來越多,海國大殿主越發地感覺這個叫做雷的烏怒人是越來越膨脹了,還是電那樣的烏怒人,讓它感覺靠譜一些。
  想歸想,海國大殿主絲毫不敢得罪安全部,只能認命,硬著透皮繼續想辦法進去。
  快速戰艦的主體艦內,雷與幾個卓爾人留了下來,三大族沒有全部去艦尾建立實驗空間。
  寒靈主這邊雖然暫停了計劃,但快速戰艦距離牢籠星越來越近,需要它們時刻在主體這邊注意周邊的情況。
  襲擊者星艦,很可能與上一次一樣,隱藏在附近,等待新艦的出現。
  新艦與襲擊者之間的關系一直非敵非友,降臨點星系分散后,襲擊者沒有如輸靈主一樣追至偽霸大本營,但不等于它們放棄了。
  楚云升如果沒死且逃出來了,遲早都要飛至牢籠星。
  它們在這里等著,便可最終判斷楚云升的情況,一旦新艦出現,它們也可以繼續維持與新艦之前的模糊關系。
  但如果來的不是新艦,僅僅是快速戰艦的話,結果就無法預料了。
  好在楚云升仍在艦中,艦尾有一個靈主,主體艦內還關著一個寒靈主,雷與卓爾人都不用太過擔心。
  距離牢籠星越近,雷與卓爾人3961便越是小心,不斷地檢測與計算牢籠星星系周圍的所有天文數據,任何細微的物理變化都被嚴格地追蹤,直到查到源頭。
  快速戰艦的航線沒有切入最佳的星系引力軌道,從很遠的位置起便逐漸調整,選擇了最不利于在一個星系周圍航行的路徑,以防止被襲擊。
  從宏觀上看,快速戰艦將從平行于牢籠星系旋轉盤面的一側,以一個大曲線旋繞掠過。
  快速戰艦從接近牢籠星到離開都不會停下來,將一直保持較高的速度飛行,但會在掠過星系盤面的時候,借助星系引力作用,自然地稍稍減速,以便找回星圖。
  火蟲的漣漪在殤的計算下,首先以光速進入牢籠星星系,所有實際數據將跟隨漣漪的所及而陸續返回。
  雷、3961與殤都在找襲擊者,但直到火蟲的漣漪覆蓋整個星系,也沒有發現其蹤跡。
  “找不到。”
  楚云升通過氣泡世界也進行了一次觀察,仍沒有發現周圍存在襲擊者星艦的跡象。
  雷提出一個正常的可能:“會不會它們選擇了其他牢籠星?”
  楚云升當機立斷道:“可能性不大,3961,你準備自行飛船下去執行星圖任務,寒靈主也放進去。”
  3961立即去執行命令,雷忽然地又將當初在降臨點星系最后離開前的所有記錄翻了出來,復核當時各方的信息,慎重地說道:
  “巋靈主的失蹤可能遠非我們當時想的那么簡單了,也許真的與偽霸無關,如果襲擊者不是因為選擇了其他牢籠星而沒有出現在這里,我懷疑,它們的動向與巋靈主失蹤一事有關。”
  楚云升看了看記錄道:“你的意思是襲擊者悄悄抓走了巋靈主?”
  雷思索著道:“從記錄上暫時看不出是它們所為,它們離開在前,巋靈主失蹤在后,但根據晷棱族最早的記錄,巋靈主的異常從戰爭機器重啟時就出現了,當時我們與火蟲的全部精力在尋找你的下落,襲擊者則可能發覺了什么。
  現在來看,它們在離開的時候,也有一個異常的行為,雖然當時我們還沒有找到你,襲擊者也沒有,但沒有理由能讓它們確定你一定死亡了,而只要你還沒有確定死亡,它們應該在離開前與我們聯系一次,但沒有。
  如果我們在牢籠星再次遇到它們,那它們的這個行為倒不算異常,也符合它們之前的行事風格。
  它們會判斷:如果你還活著,就一定會來這里,當時聯系不聯系我們不重要,聯系了反而會暴露自己的蹤跡,不聯系的行為反而是合理的。
  但它們沒有出現在這里,這個行為就立即顯得異常了。
  所以,我認為,它們后來的動向很可能與巋靈主失蹤的事情有關。
  若果真如此,巋靈主的失蹤,應該很不尋常。”
  楚云升又看了看星圖,那本該是璀璨壯麗令人神往的星辰,不知何時起,變得越來越寒冷,越來越危機四伏,哪怕隔著天文的星際距離,也讓人絲毫不再有任何的安全感。
  仿佛,從那璀璨與壯麗的滿天星光間的黑暗世界中,隨時可能鉆出什么可怕的東西!
  萬物小心翼翼地行于星光與星光之間,瑟瑟發抖。
  3961釋放了自行飛船,寒靈主也在其中。
  虛實交接的感知系統仍在工作,寒靈主對楚云升之外的生命也絲毫沒有交流的打算,即便是靈主主動的接觸,它似乎對它的想法也沒有多少興趣。
  但自行飛船一進入牢籠星便詭異的“失控”,與常規意義上的失控不同,它仍能正常的工作,還找到了星圖,但不發射回去,也不離開,仿佛進來了就不想走,維持現狀剛剛好。
  楚云升已從快速戰艦趕至包圍牢籠星的漣漪邊緣,自行飛船超過限定時間沒有返回,他便準備執行備用方案,以火蟲戰體親自再下去一趟。
  雖然牢籠星對他已經有影響,但其他人去影響更大。
  他剛進入殤準備完畢的火蟲戰體,自行飛船卻飛了出來。
  不過不是飛船自己飛出來的,而是寒靈主使用非靈的其他能力帶出來的。
  寒靈主一出牢籠星,便進入火蟲的漣漪地帶,不可能跑掉。
  它似乎也沒打算不靠靈的力量從楚云升手中嘗試逃脫,出牢籠星后,就立即聯系楚云升:
  “你是怎么找到這種邪惡之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