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790 靈心所向


  楚云升在感知系統中見到秒靈主。
  它的反應很平靜,既沒有質疑感知系統,尋找證據,證明其真假,也沒有與其他人有任何交流的打算。
  楚云升本可以不來,感知系統可以模擬代替他,但他尚且有些時間,感知系統的計劃也需要真假并存。
  秒靈主沒有任何試圖辨別楚云升是否真實的舉動,見到他便說道:
  “我曾預設過很多種遇到你時的情況,雖然概率很小很小,我一直認為僅僅只是預設而不會成為現實,直到真的成為現實。
  我預設到了上一次的開始,卻沒有預設到這一次的結果,在此之前,我從未想過我會被你活著俘虜。
  我名寒賽冬,聽起來很平凡,不像靈主的名字,但它是我生命中的第一個名字,也是我最為真實的名字。
  你可以叫我寒。
  我出生在一個漫長的冬天,核大戰之后的末日里,寒冷與饑餓是我一出生就要面對的兩個問題。
  我的父母,不要奇怪,我的母族是兩性繁殖生物,他們想讓我在這個看不到盡頭的冬天里能夠活得更久一些,給我起了這個名字。
  我六歲時,父親死于一次爭奪食物的械斗。
  他背后插著一件利器,腿也斷了,順著污濁的地面掙扎著爬回來,將他用性命換回來的沾滿鮮血的食物交給我的母親。
  那天沒到夜里他就死了,死前,他絕望地看著我的母親,看著瑟瑟發抖的我們,咳血的嘴里用世界上最惡毒的語言咒罵一個我們不知道是誰的名字。
  后來我才知道是叫這個名字的人發動了全球核大戰。
  十歲的時候,我的母親死于饑餓與疾病。
  在這十年里,我所有的至親陸續死于械斗、饑餓、疾病以及寒冷等等,每一年都有,直到剩下我與我的妹妹。
  我的母親是溫暖的人,她沒有我父親那么激烈,卻比父親更為堅韌。
  但那是個絕望的冬天,我恐慌與無助地哭泣,母親也不知道告訴我該怎么繼續再活下去,她將我與我的妹妹艱難地摟在懷里,直到去世。
  她的離去,讓我開始對這個世界漸漸憎惡。
  我與妹妹也開始相依為命。
  在我十二歲的時候,妹妹死于食物中毒。
  其實那根本不能算是食物,但卻是我連續好多天唯一能找到看似可以吃的東西,我可笑地還將它當成了救命的寶貝,大部分都給了妹妹,這也是我一生最后悔莫及的事情。
  她在死前經歷了極大的痛苦,臨死的時候才清醒一點,問我:哥哥,核大戰前的世界真的那么好嗎?每天都可以吃飽,都有衣服……
  我沒辦法回答她,因為我從未見過。
  我騙她說是的,讓她在憧憬中死去。
  妹妹死后,我再無一個親人,我對這個世界的憎惡達到了極點!
  我變得冷血無情,無所不用其極,只為了活下來。
  我殺過很多很多的人,也被人一次次殺到只剩下一口氣。
  我殘忍而瘋狂,用盡心機。
  我沒有再組建新的家庭,形成新的至親,的確有人這么做,以替代過去的痛苦,抱團存活,但我的血是冷的,更對此具有恐懼。
  那時候,漸漸有人開始修煉,變得更加強大,我想盡辦法跟人學會了一點,但我天資普通,效果一般。
  直到一天,我在尋找食物時誤入一處在廢棄建筑物地下裂開的洞穴,發現了一個詭異的棺槨,并得到了一道契約。
  從此,一切都變了。
  我漸漸變得越來越強大,強大到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但這個過程很漫長,因為我天資一般。
  修煉使得單體強者出現,他們起初紛紛自立一方,后來又相互火拼,越加壯大。
  我裹挾在動蕩的各方勢力中,不計尊嚴,不計代價,殘忍而冷漠地努力地活下來。
  快要破樞機的時候,我已成為一個小地方的頭頭,大頭頭派人征召我去火拼,我拒絕了,那是破樞機的關鍵時刻。
  那也是我第一次拒絕強勢者,為了消滅我這樣不聽話的小頭頭,大頭頭召集了很多強者先來消滅我。
  他帶來的人再也沒有見到過他們的親人,全死在了我的腳下。
  那天,我大開殺戒!
  將我所有的憎惡統統宣泄在殺殺殺上!
  我想殺光這個世界的一切,直到它再次重生,回到核大戰之前。
  可是我高估了我自己,我很快就殺不下去了。
  我便以樞機之強,勢不可擋地攻入發動核大戰等人所躲藏的衛星球上,那是一個與地面上幾乎完全兩個世界的先進與溫暖的地方,我將那里正在生活與科學研究的所有比我年紀大的成年人一口氣全部殺光!
  我不想聽他們的辯解與哀求,不想聽他們的哭泣與后悔,我只想殺干凈,殺干凈!
  一個不留!
  我一生最不后悔的就是這件事。
  哪怕后來文明重建因為失去他們而變得困難重重,哪怕后來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不得不提前迎戰來自星空的戰艦!
  我對此從未后悔過。
  后來我在驚險中達到了源門層次,從此兇猛地追殺了那個星空種族,最后得知我們不過是它們眾多實驗品中的一個而已。
  不過,那已無法再能觸動我了。
  我對世界的極端憎惡開始變成要變得更加強大。
  我孜孜不倦地追求,直到我誕靈成功,直到成為左旋之靈,我又開始對這個世界感到好奇,在這里,又開始對未來感到恐懼。
  我說這些并不是想告訴你我曾經的艱難,以獲得你的同情,我只是想告訴我為什么而活著,又為什么活到現在。
  每個生命都有活著的目的,我也不例外。
  你是不是老神尊想要的神儲,能不能再奪回神位,成為新的神尊,對我,對我這樣的左旋之靈,其實并不重要。
  我們只是需要一個神尊,形勢也需要一個神尊,準確地說,需要一個破靈者去做破靈者該做的事情,因為其他人無法替代破靈者在此形勢中的作用。
  銀河星系的事情,已經不是哪一個靈,甚至都不是哪一個神尊可以控制的事情了。
  否則,兩大神國老神尊都曾出現在這里,不也無濟于事?
  它需要一個龐大無比的體系,一個可以耗費無數資源的體系,擁有眾多強大生命的體系,以巨大的犧牲與代價,才能可能有一絲的希望。
  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唯有兩大神國!
  你的存在若延緩了這個體系在銀河星系事情上的開展速度,那么支持殺死你的生命就會遠多于想讓你活著的生命。
  這不是誰能夠決定的,個人的力量再強大,也擋不住體系的慣性力量,必被碾壓。
  大勢不可抵擋!
  為此,即便是老神尊的布置,也可以從更多的角度被其他生命根據形勢需要而重新解釋。
  你認為老神尊在你這里還存在預設,其他生命則可以解讀為老神尊不過是在做一個備份而已。
  從我個人而言,我自然不愿意由我來殺掉你,以免個人的麻煩,但我和很多左旋靈一樣,很希望你死掉而不是活著。
  雖然我從不知道左旋新神尊是誰,也從未見過,但它能夠比你更快更好地符合當前形勢的需要,符合我的需要,符合與我一樣想法的左旋之靈的需要。
  你想要改變這一處境,反復用老神尊來說事沒用,至少對我這樣的左旋靈沒用,除非你向我這樣的左旋靈證明,你能夠更快更有效地建立符合現在形勢需要的新的龐大體系!
  你能嗎?
  我不知道,因為太難了,與現有的左旋力量相比,幾乎沒什么可比性。
  而且通過對你的觀察,尤其被俘后的這段時間,我猜測,你對此也似乎毫無興趣。
  你應該選擇了另外一條路。
  在你選擇這條路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了左旋之靈對你的放棄,無關你在這條路上于未來會有多么的強大,因為你先放棄了它們。
  也沒人會認為你的這條路最終能夠成功,終局仍舊是失敗,仍舊是死亡,那時死和現在死有何區別?反將寶貴的時間與機會一起浪費。
  這個觀念一旦整體形成,不是你說這條路有成功之希望別人就能相信的,即使你能拿出一些證據也沒用,除非你開極具創性地大獲成功,但在此之前你必被碾壓而亡,絕活不到那個時候。
  而且靈本能地會對你選擇這條路具有厭惡,你可以堅持你的選擇,但你無法用它獲得靈心所向的大勢。
  所以,無論你俘虜我多久,我處于何種狀態之中,對我而言,與我死掉相比并無任何區別,我并不在意也并不關心。
  你想要從我這里得到什么,也不是讓我活著就可以的,沒有靈會相信別人承諾只要說出秘密就可以活命這樣幼稚的條件。
  唯有一個解決之法:你的目標符合我活著的意義。
  我找不到你有這樣的目標,而你現有的目標卻又并不符合我的意義。
  但我還是決定找你談一次,因為,我的確仍想有自己意義的活著,而不是無論哪一種形式的“死去”。
  你沒有這樣的目標,我也可以幫你找,找一個既不違背你目標,又符合我活著意義的交叉點。
  我找了很久,因為很難找,不過我還是找到了,需要你的認可。
  在神戰戰場上,出現過一個極為強大的火蟲,我雖沒有親眼所見,但傳聞應當并不假。
  如果它能早于新神尊破靈,加上火蟲的體系,我相信大量和我一樣的左旋之靈,都可能紛紛倒戈于你!
  我還是那個觀念,你和新神尊之間,誰能夠更快更有效地符合如今形勢的需要,誰才不會被眾靈所拋棄。
  我也提醒你,我能夠想到這一點,有人也一定能夠想到。
  在你身上或許還有許多復雜的矛盾問題,但在那個火蟲身上沒有,即便我只是一個左旋初靈,但我也可以斷定,在某個地方,一定存在一個巨大的必死陷阱,正等著那個火蟲上鉤!
  闖入既死!
  絕無生還的可能。
  它一死,你大勢必去,老神尊再有什么預設也沒用。
  新神尊一旦破靈,加上靈心所向,將勢不可擋!
  你的結局也就由此而注定!
  我再提醒你一次,我以及我這樣的任何靈,任何生命,任何種族,絕不會相信左旋老神尊只將預設放在你這一條線上!
  那是賭博!不是預設!
  言至此,你若還是僅僅想從我這里得到什么秘密,比如我知道你想知道上一次星系逃脫的秘密,那你就太可笑,太幼稚了!
  你要做的是更高層次的行動,搶奪大勢上的優勢,展現出來,一旦眾靈眾生倒戈,我這些秘密你要多少有多少,比我所知道的秘密更秘密的秘密,也一樣要多少有多少,全都會自動出現在你面前,任由你使用它們。
  不信,你看左旋新神尊出現后的一切舉動,它非常明白這個道理,而你浪費了多少時間?若非還有那個火蟲,你連最后一絲翻盤的機會都不會再有。
  其實,在你、左旋新神尊與新神國新神尊三者之間,不僅是我曾仔細思量過,許多雙方的靈都對比過,也許在你所選擇的那條路上,你或許無可挑剔,但在我們的大勢中,你的確最差。
  新神國的新神尊我同樣沒見過,但它讓我感到恐懼,與它的強大力量無關,許多細節我以后會一一告訴你,現在只一條,它如今是唯一的破靈者,一旦銀河星系事情形勢加緊至岌岌可危的程度,到了必需一個破靈者的時刻,你和我將必定看到一次不可思議的奇觀!
  滿星空的左旋之靈,將毫不猶豫地集體倒戈于它!
  它將毫不費力地一統兩大神國!
  一舉而完成兩個老神尊都沒有做到的事情。
  你遠不是它的對手,左旋的新神尊是唯一能夠與它匹敵的對手,這也是為什么左旋之內,依然有很多的靈支持它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我們的大勢里,你的確比不上兩位新神尊,但在被你俘虜的這段時間,我仔細想了很多,你選擇了你想要的那條路也沒有錯,非常正確,非常聰明,在那條路上,所有競爭者的差距最小。
  可是正如我剛才所說,你贏不了我們的大勢,就絕活不到你優勢凸顯后展現更強體系與力量的哪一天。
  所以,你現在唯一應該做的與最急迫的事情,不是我,不是皆,更不是這里復雜而紛亂的危局,而是盡快去救那個火蟲!”
  秒靈主,或者說是寒靈主,平靜地說著,楚云升始終沒有打斷它,只靜靜地看著它,看著這個僅僅是初靈的左旋靈主。
  仿佛回到了多年之前,在黑暗的荒野里,在希望的大樓里,在許多地方,曾有一個同樣還在很弱小時候的人,卻一次次平靜與冷漠地向他說著類似的話,洞穿黑暗降臨后的世界,縱橫捭闔于強者之間的策略……
  那個人叫丁顏。
  楚云升從感知系統中退了出來,來到星空,凝視無垠空洞方向。
  雷默默地取消了后續的深淵計劃。
  星空,格外的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