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789 頑強抵抗


  不是靈襲!
  靈主第一反應否定了靈襲,靈襲以光速直擊目標,被襲擊者,即便是靈自己也不能逾越光速而提前發現,只能通過自己靈蘊的布置進行不間斷的全時段防備。
  不管怎么,不是靈襲也可能是其他危險襲擊,很難想象對存在靈生命的戰艦發動的是普通襲擊。
  銀芒已逼至,只有抵御,尚未完全恢復的靈主不敢大意。
  楚云升此時也出現在戰艦外,火蟲變化形態高度戰備。
  銀芒迅速射至,它的速度雖沒有達到光速,但也十分接近光速,發現它之后,快速戰艦處于巨大的慣性作用下再想進行常規的規避已不可能。
  快速戰艦在它即將擊中的剎那間“閃動”了一次,銀芒仿若從戰艦中間擊穿過去。
  這是新建的虛位技術,技術來源于掠命艦的宇宙膜定位技術,經過長期的研究與使用,新艦在這技術上越來越成熟。
  與掠命艦相比,大約已經從它的低層次水平進步到中等層次,雖然仍不能完全地達到掠命艦水平,但除了避免被敵人鎖定以及在極為復雜的運動星空中精準定位等作用之外,也可以規避靈襲以下層次的絕大部分攻擊。
  當初掠命艦靈主以其理由拒絕了楚云升提出的宇宙膜的空間震動機制,這個技術才是電當初真正想要的東西。
  掠命艦靈主的理由其實也沒有錯,新艦發展虛位技術到現在,越發的清晰,未來真若的能夠攻克宇宙膜震動機制,其信息量一定極為龐大,絕不是當初的飛船可以容易下的。
  銀芒在穿透快速戰艦虛影后,一去不回頭般地消失在茫茫黑暗之中。
  “不是攻擊?”
  靈主沒有動用靈蘊捕捉銀芒,無法觀察清楚銀芒里面到底是什么東西。
  銀芒在浩瀚宇宙中如此精準地“擊中”快速戰艦,絕非用巧合可以解釋,那概率簡直小到可以忽略的程度,快速戰艦必然是它的目標。
  但它只是“穿透”過去,便馬上離開了,即便靈主感覺到快速戰艦使用了某種高水平的時空技術,也不足以解釋它可能只是被規避而已了。
  它是主動的,更像是在尋找什么,發現沒有便迅速離開。
  在靈主猜測之際,快速戰艦陡然加大能量與物質消耗,將速度再次向戰艦能夠承受的極限拉升。
  楚云升沒有再回到戰艦內部,向靈主道:“使用靈蘊加速,越快越好。”
  靈主雖然靈蘊不多,但立即使用靈蘊加速戰艦,并向楚云升問道:“你知道那是什么?”
  楚云升回復道:“不知道,但根據我們的經驗,銀芒常常伴隨巨大危險,我們要盡快離開這片區域,越遠越好。”
  靈主與楚云升都不再使用靈蘊擦除快速戰艦的航跡,全部力量都用于加速戰艦。
  在兩道靈蘊的加速下,快速戰艦的速度終于再次提升了一點點,雖然只是一點點,但消耗的各種資源極為龐大,呈指數級別急速上升,再往上,困難程度幾乎不可想象,快速戰艦所有物質加在一起,也無法長時間地支撐如此大的消耗。
  而這一點點的加速度提升,同樣帶來更可怕的時間效應。
  戰艦外過去了許久,而戰艦內則只過去了片刻的功夫,一道靈音出現了。
  這道靈音出現過兩次,第一次是在逃往偽霸大本營的路上,有偽霸寶物抵抗住了這道強悍的靈音,大家沒有被秩序掉。
  這一次且沒有了,不過好在楚云升與雷當機立斷,拼命逃出了很遠的距離,。
  但即便如此,強大的靈蘊余波掃過這里,一切都迅速地一一被秩序。
  靈主迅速以自己的靈蘊進行抵抗,但注定是徒勞。
  它迅速地攻陷靈主生命的一切,秩序靈主!
  同時,在楚云升的靈蘊種繼續激戰!
  它強悍地試圖秩序楚云升的靈蘊,從而秩序楚云升的本體,秩序楚云升的零維,秩序楚云升靈蘊保護下的一切。
  但在關鍵時刻,它都遭到了頑強的抵抗。
  楚云升本體上所有的陣列激烈觸發,零維方向上,黑氣與物子碎片同時進入靈蘊參戰。
  它的“目光”在這里停留了極微小的瞬間,微小到以楚云升的能力在這個尺度上根本拉不開時空徑跡。
  不是因為楚云升的抵抗,因為它目光的停留在靈音秩序的一開始就同時出現了,并且,并非只是對楚云升一人,全戰艦都是它的目標,只不過楚云升靈蘊覆蓋了除了靈主之外所有的戰艦與火蟲范圍,看起來便如同只針對楚云升一人。
  它似乎是想知道銀芒為什么從這里過去后又繞了回來,并選擇了這個目標,隨后,又為什么毫無反應地離開了。
  微小瞬間過后,它的目光便移開。
  楚云升被陣列、黑氣與物子碎片等加強的靈蘊也沒有激烈抵抗太久,稍微久一點一樣撐不住,消耗實在太大。
  這還是在提前逃走的情況下,遠遠地只被靈音波及,最大化的減小了波及程度。
  隨著靈音發散至這里的余波掃掠過去并消失,快速戰艦周圍很快恢復正常。
  雷不知道外面發生的事情,看了楚云升隨后的信息,才判斷道:“它可以選擇殺死我們,但沒有這樣做。”
  楚云升還在觀察還在激發的陣列,似是在抹除什么東西,等到剩下的陣列不再有動靜,才猜測道:
  “它的目的不是殺掉我們,它估計是想知道為什么銀芒追到我們這里又為什么離開,但它沒時間停留下來仔細檢查我們,抓著我們一起走又是累贅,妨礙它的速度,它大概先簡單地了解一次,然后給我們做了標記。
  不過,它可能沒想到我本體上陣列一樣強大,并激烈抵抗,連同它的標記一起抹掉了,它也許是如偽霸所說是個頂級靈,等它靈蘊帶回信息,發現沒有成功,或者沒有完全成功,時間差下,我們可以逃出更遠,它將只有兩個,要么放棄追銀芒,要么放棄我們。”
  雷幾乎肯定地說:“它肯定放棄我們!不過,我猜測那道銀芒不是沖我們來的,是沖無上模型來的,否則在去偽霸大本營路上的時候,這東西就應該已經沖我們來了。
  但當時,我們既沒有看見銀芒,它大概也無視了我們,后來無上模型出現,它可能發現了,又折返回來,我們逃出偽霸大本營星系的封閉時空后,又停留很很久,最后一個離開,它便先追我們,下一個目標便可能是其他的靈生命座艦。”
  楚云升大致同意雷的判斷:“以后再遇到輸靈主就知道了,無上模型出現的影響也許超過了我們的想象,這里將越來越危險。
  希望我沒有猜錯,偽霸真正的大本營不在這里,否則我們再回來的時候,不是重重阻殺,就是天羅地網。”
  另外一邊,靈主給了楚云升一個判斷答復:“應該是頂級靈!”
  它只說了一半,另外一半它沒有必要與義務告訴楚云升。
  它們答應楚云升的條件只是它聽從楚云升的命令,而不是告訴楚云升它的所有秘密。
  靈主懷疑剛剛追掠過去的頂級靈是傳聞一直在本超星系的逍靈尊,只是不敢肯定,它從未見過逍靈尊,也不知道逍靈主的靈蘊特性。
  它在被秩序的那一瞬,對疑似的頂級靈幾乎沒有任何秘密,如果真的是逍靈尊,那么它在這一路上的所知,包括它們一直在尋找它的消息,逍靈尊也一并知道了。
  對靈主而言,這便是一件好事。
  萬一不是,它也不擔心,它不是巋靈主,沒有核心機密,損失也不大。
  楚云升在另外一邊繼續向雷說道:“我們沒有被標記成功,靈主應該被標記了,你和卓爾人制定一個方案,暫時不要緊,對方還在追銀芒,顧不上找靈主,以后再找過來,我們可以用靈主作個偽裝位置。”
  此時距離最近的牢籠星,還有一段星空距離,楚云升不敢再追溯,便有時間與靈主談談。
  但他還沒有正式開始與靈主談,卓爾人3961便向楚云升發來報告:“秒靈主有反應了,它想和你談一次。”
  秒靈主從被俘虜拒絕與任何人交流,包括楚云升,不知道為什么忽然要找楚云升談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