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1788 深淵


  雷一直在實驗室里密切地觀察著秒靈主的反應。
  快速戰艦沒有宏科技方面的研究任務,其戰艦構建方式原本就大幅傾向于速度上的優勢,在小行星系重改后,更趨于速度上的極端,缺少新艦內大規模地傾向宏科技研究的結構。
  戰艦里的三大族也少得可憐,除了雷也只有一個陣列的卓爾人。
  卓爾人一個陣列十三人,雷主管安全部,這十三個卓爾人就成了快速戰艦頂層的主要力量,任何方面都需要它們參與。
  對位于生命頂層的靈生命研究,在快速戰艦里完全展開是很不現實的事情,否則,這十三個卓爾人也不會那么容易地就將自己的試驗時間讓給雷的安全部。
  本陣列首位者3961是個典型的卓爾人,嚴肅并恪守卓爾人與新艦的一切準則。
  在新艦里的時候,因戰爭以及科技研究時于數據上的商議需要,3961也是與戥以及烏怒人,尤其是電,打過很多次交道的卓爾人之一。
  五序沒能調動22156進入快速戰艦,便選擇了它。
  3961很快將感知系統中得到的數據反饋給雷:“它沒有任何的反應。”
  雷仔細查看監測數據,道:“不急,這是靈生命,沒那么容易上當。”
  3961簡略分析道:“它的意識可能具有對外部世界的真假判斷能力,但我們無法監測到。”
  雷計算了一下時間,將監測數據放到一邊,向3961道:“結束它這一次的逃走機會吧,按照原劇情管控計劃,讓尊上殺回來堵住缺口,再讓火蟲將戰艦修補一次,當做一次高級別險情處理。”
  雷稍稍停頓了一下,等3961操作完畢,繼續道:“3961,你說得對,尊上提醒過,靈生命可能具有這種能力。利用本次審問,我們盡量得到有關這方面的實際證據,以證明靈生命的確具有這種能力。”
  新艦對巋靈主有過許多了解以及咨詢,巋靈主雖然也一直很配合,但在非常深入的隱私秘密上,巋靈主也不是什么都會說出來的。
  想要獲得無隱藏的一切靈生命資料,最好的途徑莫過于新艦中有自己人誕靈!
  一個真靈,而不是楚云升那樣的假靈。
  也唯有存在一個真靈,配合新艦目前已掌握的知識體系,電所建議的宏運用路線才能真正地實現并突飛猛進,而不是通過其他非常困難的辦法,被動地從諸如巋靈主秒靈主身上獲得真靈生命的資料。
  被動的效率低,且容易獲得被欺騙的假資料。
  3961將感知系統中的戰艦精心地穩定住后道:“要從它的反應中確定它是否具有這種能力,需要設計一套真實與虛擬反復無縫銜接的精妙方案,布置下大量環環相扣的陷阱,并且不能出錯。”
  雷又重新看了看對秒靈主一刻不停的監測數據,道:“方案我來負責,科里明雖然沒治好,但治療方案弄了無數個,其中就有許多非常好的精妙構思,正合適用在這里。
  你們的任務是不能放過它任何一個細節變化,本次審問,除了找到進出戰爭機器的可靠方法,以及剛剛所說的,判斷靈生命是否具有尊上提醒的意識能力,還有一個目的也非常重要。
  一定要讓它在真真假假的感知系統中徹底迷失,以后即便我們真的被襲擊至戰艦破碎,使它也會以為是假的而不會逃,即便左旋靈主前來救它,使它也不會相信,甚至,做到極致,在它的靈封解開之后,也會懷疑自己并沒有被解開,讓它以為能用出來的靈蘊也是假的,是我們給它虛擬出來的!
  我暫定這個計劃名稱為深淵……”
  雷與3961詳述自己的計劃,沒有避開安全部其他成員,也沒有避開獲得許可前來的其他戰艦成員。
  在附近不遠處的海國大殿主聽到這里便不寒而栗。
  在新艦里,許多人都說卓爾人冷漠無情,但隨著相互熟悉的時間越來越長,海國大殿主漸漸地有了不同的理解。
  卓爾人的冷漠并不假,的確無情,但更像是一種生物潔癖,它們不愿與低等生命有多少接觸。
  卓爾人的冷漠對低等生命常見地有兩種“傷害”,一種于精神上,讓低等生命自尊心強烈受辱,一種于生命體上,低等生命可能很輕易地被卓爾人直接抹除、殺掉,一干二凈!
  與之相比,烏怒人的冷漠才真正地令人害怕!
  它們是一種將其他生命的信息價值榨干為止與利用到死的冷漠,正如雷此時所說的深淵計劃,烏怒人的冷漠背后猶如深淵,和卓爾人的冷漠有所不同,雖然絕大部分的時候,低等生命并不能感覺出來其中的差異。
  在新艦體系的保護下,海國大殿主在意識到這個問題后,倒也沒有多少害怕,只是在一次與拔異談及此事時,它沒想到拔異似乎早就察覺了,反問過它:
  “你以為烏怒人不靠神國不靠靈,是怎么在宇宙中存活并強大起來的?”
  海國大殿主看了拔異一眼,果然見拔異對此毫無反應。
  拔異沒有反應,3961更沒有反應,雖然它認為烏怒人雷的這個深淵想法很不現實,它可以判定在秒靈主身上大概率成功不了,原因不在于秒靈主,而在于新艦自己對真靈生命所知太少。
  但烏怒人的真正目的是什么,3961沒興趣知道,雷既然在這里公開地說了出來,95827肯定知道,而它沒有接到95827的任務命令,便不會分神分精力去考慮這個問題。
  感知系統中,楚云升拼死折返援救,戰艦避免了一分兩截的命運,火蟲及時的補救,讓戰艦茍延殘喘,不過,敵人依舊窮追不舍……
  這時候,真實的楚云升已經回來了,雷將實驗室的事情暫時交給卓爾人,詢問意意斯:“弭婭它們練習得怎么樣了?”
  意意斯并沒有關注秒靈主那邊的情況,它一直抖在關注弭婭等人的情況,隨即答道:“還在抓緊熟悉與練習,但失敗率仍超99%。”
  雷很難得地考慮了一下道:“你注意觀察,如果有人堅持不住,可以讓它暫時停止練習,防止變成科里明,另外,阿里你要重點關注,它身上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出錯,這次審問方案的關鍵就在它身上。”
  意意斯簡潔地道:“明白。”
  雷見到楚云升的時候,楚云升剛剛檢查完自身情況。
  雷將細節稍加修改的方案送到楚云升面前道:“尊上,秒靈主還沒有反應,但現在還不能判斷它的零維意識是否具有對外界真假的分辨能力,我稍微修改了一下方案的細節。”
  楚云升迅速地看了看:“我們不可能做到節點的程度,而且它是靈生命,雖然被靈封封住,參照輸靈主,它依然可能擁有強大而特殊的力量,即便它不具備我說的意識能力,也可能通過其他方式判斷出真假。
  審問的難度始終在我們這邊,我們不能有一點出錯的地方。
  你的計劃要看它最終的決定,它對我們與左旋之間還有更重要的作用,不能操之過急,慢慢來。
  星圖的情況現在有新的變化。”
  得益于新艦對科里明長期堅持治療,積累了大量的經驗與優秀的方案,也使得新艦在這個領域有更深的探索,否則以快速戰艦的物理基礎與人力資源無法用這種方式審問秒靈主,更談不上審問快慢的問題。
  讓一個正常生命迷失遠比讓一個迷失生命恢復正常容易,就像打碎一個石頭,和恢復這個石頭到它原來的物理狀態,各自所需要的技術完全不在一個量級上,前者只需要一個錘子。
  新艦對科里明的治療一直遇到各種難題,因此耗費很多的精力與資源,也破解很多難題,如今已到了關鍵的地方。
  不過秒靈主不是科里明,沒法像打碎石頭一樣容易,要讓它上當,難度差距猶如打碎石頭與打碎新艦的艦壁。
  楚云升將剛剛追溯到的牢籠星情報調出來:“追溯這條路不能再走,我已經受到影響,好在逃得快,問題不大,我已啟用備用計劃,更改了航線,直接去距離我們最近的牢籠星。”
  雷看完情報吃驚道:“會不會與布置戰爭機器的生命有關?”
  楚云升當時也自然地想到了地球上的交戰雙方,但沒有任何的證據:
  “不知道,牢籠星應該還存在其他秘密,回來后我才想到另外一個問題,我曾先后兩次追溯到這顆牢籠星,都以靈蘊搜索過全球以及外太空,除了第一次就發現的火原體與金屬體,兩次都沒有發現其他異常的地方。
  那影響這顆牢籠星,使得它上面的人類變成一模一樣的源頭在哪里?
  這是一個問題。
  還有,巖星與第二顆牢籠星上的人類都沒有出現這種情況,我第二次大規模追溯牢籠星,一直追溯到本超星系團邊緣,也沒有發現有牢籠星出現過這種異常。
  之后,我們沒有再直接接觸過牢籠星,最后最近的一次遠距接觸是在第三顆牢籠星附近,襲擊者星艦當時躲藏在那里,并在那里遇到了圍殺飛船的截殺。
  我們當時迫于危機殺出包圍,沒有時間再去第三顆牢籠星探查究竟,后來,襲擊者也始終沒有與我們交換過第三顆牢籠星的信息。
  所以,我猜測,牢籠星出現異常應該是在圍殺飛船出現后的某個時間點。”
  楚云升一邊說一邊將所有星圖再度調了出來:“異常的這顆牢籠星與巖星以及第二顆牢籠星都同屬于我第一次追溯星球,巖星因為有我留下的科技不能作為參考,第二顆牢籠星浮與地底小人過去的時候,他們已經開始試著飛向星空。
  按此道理,這顆異常的牢籠星科技層次在圍殺單元出現后,應該也能飛入星空,但我沒有發現到他們擁有這一技術以及試圖飛入星空的傾向。
  所以,我懷疑,他們當中可能有一部分人在異常之前離開過本星,我追溯過去看到的人類或許是當時留下來的人,之后存在過一次技術倒退,達到了某種能源消耗上的平衡。
  以后,如果我們還能發現同樣異常的牢籠星,從他們的科技水平上與這顆相比,也許就能確定它是否存在過一次技術倒退。
  或者,將來若真的遇到從這顆牢籠星逃出來的人類也可以證明這一點。
  這些思考當時在異常牢籠星時,我都沒有想到,回來才想到,應該是意識思維受到了影響。
  最大的影響是我當時對牢籠星異常目的的猜測。
  回來后,我發覺可能另有目的。
  你看星圖就明白了,所有的牢籠星所在的天文位置連接成一條動態的星際鏈路,指向本超星系團的這個邊緣。
  牢籠星與牢籠星之間仍然存在危險的星際距離,金屬體上浮現的星圖又剛好提供了牢籠星之間的星際路徑。
  照著這條路走,既好像是指引向某個地方,又像是一條安全的逃亡之路。
  而它在起到逃亡路徑作用時,還缺少一樣東西。
  庇護所。
  在危險的時候,逃亡者需要躲避的地方。
  危險可能來自于很多方面,有橫跨大小暗域后物資的缺乏,比如我們當初橫渡暗域時,就得到了巖星人飛船的物質補充。
  也有來自其他更強大生命的威脅,但我覺得,更可能與大黑暗有關。
  它在牢籠星上控制了宇宙的微小偏差,如同控制了那一處的宇宙物理狀態,使之不會出現任何變化。
  雖然我們還不知道大黑暗到底怎么回事,但可以據此判斷,這些牢籠星上可能會依舊保持不變的時空,以此形成安全的庇護所。
  但這里有個很矛盾的地方,一旦進入這些牢籠星,就會被它所影響,變成和上面的人類一樣,一模一樣,不可能再產生飛入星空的想法,繼續逃亡也就不再可能。
  所以,它應該還存在解決這個問題的機制,否則沒有意義。
  我們在將來如果需要使用到這條星際路徑,也很可能需要它作為庇護所,而大黑暗降臨之時,對我們而言,它與戰爭機器一樣極端重要。
  我們當初對牢籠星和戰爭機器星系猜測有誤,現在已證實兩者分屬于不同星系。
  而戰爭機器也已在上一次降臨點星系時所證實,那里面的確存在兩個力量。
  但它和戰爭機器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到目前為止,它沒有涉及到紀子與紀子艦!”
  雷聽著楚云升的分析,思索著道:“可以做個試驗,找到下一個異常的牢籠星,送入不同的生命,觀察它們被影響的速度與結果,最后把秒靈主送進去,看看一個真靈是否也會被影響?”
  雷雄心勃勃地時刻準備著深淵計劃的時候,靈主有些無所事事。
  它唯一被分配的任務,就是無聊地機械地重復地用靈蘊擦除戰艦的航跡。
  它沒有重傷,虛弱只是需要時間緩慢地恢復。
  原本,它還很好心地準備將冷星人阿里找過來,幫助阿里盡快地修煉。
  不管怎么樣,阿里擁有的是它的契約,而它總共也沒有多少契約。
  最早的時候它沒有殺阿里拿回契約,是為了找到巋靈主,自偽霸大本營出來后,它曾打算與楚云升商議,將契約收回來,代價自然是阿里死亡,但是隨著它對快速戰艦的了解,已經熄滅了這個心思。
  既然契約要不回來,那就只能接受現實。
  為減少損失,對阿里的培育也是必須的。
  可是令它再次無法理解,阿里這個冷星人竟然沒有任何修煉上的欲望與想法。
  快速戰艦的控制者們對此也毫不積極上心,它還從未聽說一個靈主動要幫助一個樞機修煉,而那個樞機與它的種族竟然毫無興趣!
  這和它當時要給阿里契約卻被拒絕時幾乎一模一樣。
  盡管它多次地向快速戰艦提出培育阿里的要求,戰艦的控制者一直都是同一句話:阿里有更重要的任務。
  對樞機而言,什么任務能比修煉更重要?不想成為源門了嗎?不想有朝一日也有誕靈機會嗎?
  匪夷所思!
  靈主在漫長的星際路途中機械與無奈地擦著航跡,忽然發現一道銀色的光芒迅速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