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787 逃脫的機會來了


  想要找齊星圖,目前已十分的困難。
  在發現牢籠星上金屬體出現星圖之前,楚云升曾因為迫切需要回到本體,一連追溯了近二十多個牢籠星,星球上與金屬體一體的火源體都被楚云升用掉,用以堅持頻繁的追溯。
  火源體一旦被用掉,牢籠星的電磁科技鎖死便消失,時間一長,要么被其他生命發現,如襲擊者之類,要么自己在漫長的時間內早已飛入星空,帶著那些金屬體離開了。
  后來楚云升在入禁地之前,曾大規模地追溯過其他未曾追溯過的牢籠星,一直追溯到本超星系團的一處邊緣,將大量星圖帶回新艦。
  因為楚云升當時的失誤,所欠缺的部分再要找齊便變得非常的麻煩,如果被襲擊全滅亡了,金屬體便落入其他生命手中,楚云升永遠也追溯不到,也不可能知道襲擊它們的星空生命是誰,最多追查痕跡。
  如果是牢籠星人類自己帶入星空且還存活著,那么楚云升反復追溯人類這條線,則存在一定的幾率再次碰上。
  楚云升要嘗試的就是最后的這種可能,萬一失敗,星圖缺失的部分,那些不安全的星空路徑如何避險,就要靠俘虜回來的秒靈主來補齊。
  當初,秒靈主與左旋另外一個靈主相互爭奪失敗,最終與靈主一起被封閉在異常星系里,根據阿里的報告,它們后來能出來的關鍵就在于秒靈主知道一些秘密的方法。
  快速戰艦內的安全部主要任務便是試圖從秒靈主那里得到這些信息。
  楚云升經過多次的失敗嘗試,終于成功地追溯到一個星球上。
  卻令人毛骨悚然。
  自地球黑暗以來,楚云升經歷了一次次尸山血海,經過一次次煉獄血境。
  無論是逃亡金陵之路上的千里伏尸,還是尸星上數之不盡的尸體,又或者籠中世界以及源奴的絕望……即便當初老幽那樣如幽靈若鬼般的存在,他也不曾驚怖,如今更是很難再有什么能令他悚然。
  這顆星球,從星圖上計算,的確是他曾經追溯過的二十多顆星球之一。
  從其生命特征上看,也的確是人類。
  不知道它們是幸運沒有其他生命發現,還是星空變得安靜的緣故,它們竟然既沒有飛入星空,也沒有被其他生命消滅。
  楚云升出現的地方大約是一個醫院,其生命體是一個即將快死的人類身上。
  周圍的環境很安靜,人數也不多。
  起初,楚云升只檢查了自己追溯到的這具生命體情況,并沒有注意到其他人類更多的細節,也不需要。
  他在降臨點星系的重傷還沒有完全地恢復,又剛剛參與了靈戰,追溯成功后,正試圖穩定這個生命的零維,然后使用靈蘊搜尋全球,尋找金屬體。
  在這期間,大約是醫護的某個人員一共三次過來檢查他這個生命體的情況。
  楚云升也沒有發現什么不妥,直到第四次,他不經意地發現,這一次前來給他檢查的醫護人員,似乎并不是前三次來的人,但外表卻極為相同。
  可能是雙胞胎,在同一個地方工作。
  但楚云升馬上發現,周圍的人雖然不多,但全都驚人的相同,幾乎長得完全一模一樣!
  若非楚云升來自地球,且如果僅僅只是卓爾人或烏怒人那樣的高等生命,對低等生命不做細看,就像地球人看螞蟻一樣,可能都覺得一樣,沒什么區別。
  楚云升則很容易發現人類相同與不同的各種特征。
  這是一件很不尋常的事情,但還算不上可以令楚云升毛骨悚然。
  他馬上使用靈蘊對整棟建筑物所有生命進行掃描,結果,全棟建筑物內的男性全是一個模樣,女性全是另外一個模樣。
  男性完全相同,女性完全相同!
  也可能這是克隆試驗,楚云升隨即對全球覆蓋式地掃描。
  而結果,依然簡單明了,全球的男性人類一個模樣,全球的女性同樣一個模樣,毫無區別。
  基于新艦的生物技術,加上全球掃描下的實際觀察,楚云升確定他們并非是克隆生命,而仍然是正常的兩性繁殖。
  楚云升也沒有找到類似于微小生命那樣的入侵者,靈蘊向外太空延展,大規模地搜索周圍星空信息,也沒有發現正在監控這里的星際飛船等等。
  整個星球都處于一種奇特的狀態之中,沒有地球人的家庭,沒有不同的團體,他們擁有相同的知識,相同的能力,一個個獨立地存在,又相互可以隨時替代。
  他們有著獨立的零維與意識,但生理完全相同,對外界同一事件的反應便完全相同。
  他們的科技既不落后,也不先進到可以飛入星空,處于一種平衡的狀態,除了消耗能源,既不再向前,也不再后退。
  像極了冷星人曾提出的思想實驗,兩個不同的人,完全相同的環境,是否會出現相同的意識?
  但楚云升很快發現了更可怕的東西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
  有人將他們自身以及生存的環境進行了“修改”,將宇宙的“手抖”在這里用了某種方式強制“治好”,沒有任何的偏差!
  沒有宇宙的手抖,生物的多樣性便無從談起,繁殖便像是從一個模子里嚴絲合縫與精準無誤地一代代地出現。
  楚云升不覺得是在做思想實驗,能夠將宇宙手抖強制不動的層次,哪怕僅僅限于一個星球的范圍,也極為恐怖,而這么做的目的,其中最可疑也是最大可能的目的,也正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
  宇宙的手抖是許多理論中,宇宙出現與存在的前提條件,比如宇宙大爆炸后正反物質理論上應該相同,但因為宇宙細微的手抖造成正物質多于反物質而存在并形成現在的宇宙。
  同時,它也是宇宙未來演化的重要條件。
  如果有人想要將宇宙的手抖徹底治好,那么它的目的已經不再是迄今為止楚云升所聽到所遇到過的各種生命,對宇宙未來與結局的求知渴望。
  它改變了方式,意圖控制宇宙,得到一個它想要的宇宙。
  如果它能夠成功,那么宇宙本身原有的結局便不再重要,因為未來的結局,將由它現在的控制而決定!
  楚云升不知道它是否成功過,這個問題深入細想下去很可怕,一個被改動過的宇宙,在改動后宇宙里的生命基本很難察覺,否則很容易陷入偽證偽的陷阱,這一點上,與節點內世界有詭異的相似之處。
  但這顆星球上的人類出現了這種情況,說明它很可能還沒有達到它想要的結果,否則應當不再需要在這一目的上再進行下去。
  楚云升也很自然地想到了與地球有關的古老交戰雙方,但也無法確定是否就是,這是他第一次遇到有人試圖控制宇宙的意圖。
  大概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即便有其他星空生命發現了這顆星球,也只會躲遠而不敢靠近,讓這顆星球上的人類得以一種奇特的方式生存下來。
  楚云升也沒敢在這里待太久,他所追溯的生命體本身,以及周圍的環境,在他追溯來的第一秒,便開始影響他的一切。
  可以推測,如果他追溯至此后,長時間獨在一處的話,沒有注意到這顆星球上人類男性與女性各自相同的情況,那么很快,他就不會再發覺有什么不對的地方,且永遠也不會再發覺了。
  那時候的他,類似于已處于另外一種宇宙狀態之中,自然發現不了可以超脫本宇宙狀態下的不同之處。
  星球上的金屬體還在,楚云升以最快的速度將里面的星圖與公式記下,火速地離開這顆隨時可以讓他陷入其中的星球。
  回到快速戰艦,楚云升將星圖保存入戰艦系統,便馬上詳細地檢查自己的狀態。
  在那顆星球上有的異常他可能已經發現不了,只有回來才能發現。
  他也不得不放棄原有的追溯計劃,一旦陷入類似的星球中,他也無法預料自己在被徹底影響后,是否還具有回來的能力?
  星圖還是要找,不用追溯的辦法,就只能用最笨的辦法,按照當初記下的那些被追溯過的星球坐標,讓快速戰艦一個個地飛過去,原地查看,尋找蛛絲馬跡,找到下落。
  如果遇到類似剛剛追溯過的那顆星球況,就采取其他方式進入星球帶走星圖。
  難度陡然大了很多,卻是最安全的辦法了。
  好在楚云升當初一開始追溯的那些牢籠星位置,距離新艦活動的范圍并不是太遙遠,否則若是他最后追溯到的那顆位于本超星系團一處邊緣的牢籠星,等快速戰艦飛過去再回來,偽霸大本營里恐怕都過去數億年了。
  實在找不齊,秒靈主就是最后的希望。
  安全部對秒靈主的審問在楚云升追溯后便已開始準備。
  快速戰艦里,一個以新艦最新技術建造的實驗室中,秒靈主一團模糊的本體被安置在其中。
  冷漠的卓爾人并不像其他生命那么激動,一切按部就班地進行各種試驗。
  其中一個卓爾人還嚴格地按照新艦里后來不成文的規則,給了秒靈主一份由海國大殿主編寫的被試驗生命自我教程。
  秒靈主自被俘虜入快速戰艦后便不發一言,卓爾人試圖溝通失敗后,也冷漠不言,雙方暫時倒也相安無事,各思所想,各做各的事情。
  直到雷帶領安全部接手實驗室,一切便不同了。
  審問的方式注定不可能是常規地一問一答的審問方式,那種方式什么也問不出來。
  卓爾人沒有離開,配合了雷的審問。
  秒靈主在靈封之中,失去了靈蘊與外界的聯系,一切的外界信息都無法依靠靈蘊獲得,變得如普通生命一樣,也就存在了卓爾人想讓它看到什么,它只能看到什么的情況。
  至于,它看到之后,自己如何判斷與理解,是快速戰艦的盲區,無法透析得知。
  卓爾人很快建立了一個非常先進的感知系統,原形來自于治療科里明的問題,稍加改動一下,便用在了秒靈主身上。
  系統開啟,現實與感知系統無縫相互接入,秒靈主隨后看到的卓爾人以及雷與安全部的人,已經不在是現實中的人,而是在感知系統中難辨真假的信息模擬。
  這也是新艦領先的領域,建立在信息世界中的新艦,經過長期的日益改進,已經非常成熟。
  失去靈蘊的感知,秒靈主并不能從周圍變化而判斷真假,不過它對卓爾人以及雷等人一樣毫不關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感知系統在卓爾人控制下精密地運轉,秒靈主漸漸地“見到”許多對自己的繼續試驗過程,以及快速戰艦發生的各種情況。
  過了許久,經過在時間上刻意混淆后,秒靈主忽然發覺廢儲的戰艦正在被攻擊!
  大量的生命英勇戰死,廢儲自己也陷入苦戰。
  失去靈蘊的它,也不知道襲擊方是誰,但快速戰艦一次被嚴重地擊穿后,它逃脫的機會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