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785 蛻變與生擒


  “殺!”
  楚云升眼中呈現出一面面紋路結構,密密麻麻,重重疊疊,依次極速向內收疊,直到最后一面向回疊正,時間仿佛靜止了一剎那。
  隨即,楚云升的前方,新神國諸靈構建的陣面上,直至加速封閉的光帶兩端之間,幽暗的扭曲星空仿佛一下活了過來。
  它脫離了常規意義上的攻擊形式,不再是長距或者短距追尋目標后發起破壞的常見方式。
  不論是這種破壞是由何種方式與層次來實現。
  它也不再是常見的如皆靈主的最強一殺由于天文距離而不得不選擇的“發出不管”方式。
  它采用的方式,從新艦還沒有建造的時候開始,就如靈魂般地一點點地深深地刻在楚云升與戰艦之間,至今都未曾改變過,并且越來越強大。
  從最初僅能給予楚云升一人提供偵測情報的簡單支持,一點點地構建與提升,豐富細節,于實戰中不斷地補充不足等等,漸漸地,楚云升成了聽令者,又漸漸地,連同巋靈主那樣的靈生命一旦進入它新艦的戰爭體系,也要與楚云升一樣聽命于它,成為聽令者。
  它茁壯地成長,從一開始對戰樞機生命,到艱難對抗源門力量,再到不得不面對無比強大的靈,每一次都拼死地運轉,幾乎奄奄一息,卻始終沒有被楚云升放棄、拋棄。
  巋靈主驚訝于它的效果,卻始終認為對靈而言無太大必要,靈位的提升遠比它來的更加現實與更有效果。
  但楚云升依舊堅持,從未放棄。
  因為它還沒有真的蛻變!
  就像新艦三大族其中的一個觀念,僅以工具建造與使用而言,使用粗制石錘的原始智慧生命,和控制戰艦縱橫宇宙的星空生命并無絕對的本質區別,無非是后者比前者擁有更多更精密的綜合工具知識。
  換而言之,憑借時間成本,保證存活下來不滅絕,始終能夠保持獲取新信息的能力,即可完成石錘至星艦的過程。
  這也是星空種族極為渴望宏科技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宏科技才是一道天然而難以跨越的巨大護城河。
  沒有宏科技,星空種族只能想盡各種辦法增加自己的先進壁壘,如烏怒人始終堅持以信息總值正增長為種族價值,并為此在無數歲月中堅持不懈地向宇宙各個方向發射無數的探測體系,以保持強大的信息壁壘。
  新艦的戰爭體系也是如此,像巋靈主那樣的靈生命雖驚訝乃至偶爾的羨慕,但卻并不會真正認同的原因就在這里。
  如果一個靈真的想要這么做,它可以抓來無數的星空種族再用一萬種以上的辦法來達到目的。
  偽霸大本營便完全擁有這樣的基礎,并且它還擁有新艦都沒有的,強大生命與種族遺留在銀河星系的知識信息,甚至之前還擁有過卓爾人。
  它若要這樣做,比楚云升和新艦更容易。
  但不論是它,還是巋靈主都不會真正地去這樣做,太過消耗精力,太過繁雜與辛苦,這樣高昂的成本還不如提升靈位更加實際,也不如偽霸的一個寶物。
  除此之外,還有更現實的問題,付出高昂的成本,未必能得到質變的收獲,可能僅僅還是一個連偽霸寶物都比不過的東西。
  新艦的戰爭體系實際上一直都跟不上楚云升與新艦的戰爭需要,每一次艱苦之戰后,三大族乃至三層世界以上種族最少都會疲倦到無法動彈的程度,犧牲更是常有之事。
  付出高昂成本只獲得這個結果的話,對靈而言確實不如選擇提升靈位。
  皆靈主只可能提升了一個靈位,與雙靈合攻之下,只一擊便導致新神國三靈兩死一重傷。
  這樣的效果如何不誘靈?
  新艦的戰爭體系在靈位面前就是個笑話,并且,直至今日之前,其產生的攻擊,比照石錘與星艦,也沒有產生蛻變。
  依舊是一如常見的方式,要么時在天文尺度的長距下發后不管式的最強襲擊,要么是支持極為驚險的楚云升近距離拼殺。
  這一次,是新艦戰爭體系第一次采取新的方式進行戰爭。
  基于長久的技術積累,基于長久的實戰經驗,結合諸如楚云升獲得的戰圖、符文技術的運用、假靈靈蘊的使用、對巋靈主等靈生命的反復觀察與試驗、以及宏科技研究之路上突破的成果等等,在獲得烏怒人一次信息匯聚,獲得載殼人的數學知識,獲得偽霸大本營星空種族的新信息等等,大量基礎之上,經過艱難的成長,又得到了兩個至關重要的條件。
  這兩個條件都與火蟲有關。
  新艦本身的計算能力一直無法跟得上靈戰的需要,壓榨到極限也無可奈何,能勉強應付住沒有徹底崩潰掉就已經很難了,想要在靈戰揮灑自如、游潤有余根本是奢望。
  殤的強悍信息處理與計算能力彌補了新艦這一重大不足,完整的殤體系運轉下,已可以滿足新艦戰爭體系在靈戰中的需要。
  這是一點,第二點則更為至關重要火蟲的漣漪!
  火蟲光速運動的漣漪本身并不會成為極重要的關鍵,它的重要性要結合楚云升才能強悍地體現出來。
  楚云升與火蟲的特殊關系下,使得他可以借用戰蟲的形式出現在漣漪所至的任何地方,其他生命無法辦到,火蟲根本不給它們接近的機會,更不要說借用火蟲戰體了。
  但僅僅如此也還不夠,楚云升還有一個一旦用在這里便非常完美的能力可以通過氣泡世界進入戰蟲。
  由此,整個火蟲漣漪區,便是楚云升的天下,如神靈一般,隨時出現,隨時消失。
  當漣漪覆蓋整個戰場,加上殤的計算能力,新艦與楚云升的戰爭體系在無數的基礎上,便可以脫變出新的方式。
  它不再是單純的一次打擊,也不是一次近距離地決死拼殺,它是一個實時變化的完整戰爭體。
  它依靠火蟲的漣漪,一樣可以以光速進攻,到達目標之時,便是整體到達之時。
  目標將籠罩在整個體系之下,而不是如以往那樣脫離體系的一次打擊,也不是僅僅依靠新艦對戰場做些應對分析。
  它開始對戰場進行掌控!
  楚云升,火蟲以及新艦三者同樣重要,支撐整個體系。
  新艦提供體系運轉模式,火蟲提供強大的信息處理與計算能力,楚云升則作為戰爭體中細節的實際操作者與觀察員。
  三者各有作用,無法相互取代。
  楚云升自身不用說,火蟲也不能取代新艦,這是火蟲自己情況決定的,它們猶如冰冷的戰爭機器,不受靈蘊干擾,可以屏蔽戰爭機器影響,靈滅也可以抵抗,擁有強大的計算能力,但它們不創造新的模式,不研究新的科技……
  曾對蟲典之外事物感興趣的傻大蟲,立即便被殤不惜一切代價滅殺,似對此充滿恐懼。
  反之,新艦也取代不了火蟲,不說計算能力,僅與楚云升結合起來的作用,新艦就替代不了。
  當三者結合在一起,戥在給快速戰艦復制入的新艦戰爭體系中,便建議可以使用新的戰爭形式。
  可惜戥與新艦不在這里,取代新艦的是快速戰艦,否則效果一定會更好。
  新艦戰爭體系蛻變后第一個試驗目標便是倒霉的秒靈主!
  它擋在出口位置,始終是首當其沖的目標。
  秒靈主觀察到楚云升的進攻是有延遲的,觀察到的時候,進攻便已經到達。
  在楚云升發起進攻的時候,它就發現楚云升消失了。
  除了火蟲與快速戰艦,沒人知道楚云升到底在哪里,在干什么,會從哪里出來,又從哪里消失……
  秒靈主緊張地搜索楚云升的下落,比起新神國此時剩下的幾個靈主,它更緊張楚云升。
  雖然楚云升一下子還攻入不到它本體這里,皆靈主與兩個異靈正在持續靈襲,不對抗掉這些靈襲,它暫時還是安全的。
  但它對楚云升無法意料,尤其是楚云升還消失掉了。
  新神國的剩下五靈也不知道楚云升到哪里去了,它們依舊遵守了約定,執行快速戰艦給它們的戰爭安排。
   此時,三大族數量嚴重不足的快速戰艦極度繁忙,所有能用上的生命全都上了信息交換的處理位置。
  好在計算量恐怖的信息處理全部由殤處理了,他們僅需要殤傳遞來的結果運轉戰爭體。
  戰爭體中遍布火蟲漣漪,與皆靈主三靈靈襲犬牙交錯,有的地方甚至重疊在一起造成時空再次皺疊。
  楚云升不再以戰體形式出現,偶爾一段弧光閃現,他便出現在那里,迅速地調整這里部分陣紋,再從漣漪中召集大量同樣是弧光形式的火蟲個體密集“工作”。
  然后,楚云升又閃現在其他地方,發現無法處理的實時問題,立即折返回火蟲腔體,變成了觀察者,將情報交給殤,由殤與快速戰艦,尋找方案,他則可能已經出現在最前線的某處,片刻后,再回來拿結果,回到出問題的地方,召集火蟲單體們處理。
  他打出的陣紋結構太多太多,但不再是如以往那樣一起激發,讓它們自循環攀升能級,最終造成最強的一殺。
  而是將它們大量儲存在戰爭體中,將戰場分割為數不清細小的單元,根據每個單元上的實際需要,調整與調取所需的不同功能陣紋在這里發生作用,召集火蟲單體在這個單元上做后續的處理。
  并且由這些火蟲在楚云升離開后向殤發回后續處理情況,同時也將這些情況存儲在它們單體內,楚云升若過來可以隨時查看,根據情況的嚴重程度,楚云升也可以將情況提前帶回腔體交給殤。
  如此大大節約了陣紋使用量,同樣的靈蘊,同樣的能量,形成的陣紋所產生的作用與效果成倍成倍地激增!
  哪里需要用攝元符改造出來的陣紋釜底抽薪地抽走一些敵方的靈蘊,哪里需要分解對方的靈法,哪里需要暫時鎖定時空等待其他地方處理掉再使其孤立無援,哪里不得不用左旋老神尊劍式強攻一下,哪里用破鎮人的戰法更有效果,哪里必須用黑氣擊穿,造成需要的效果……
  在戰爭體籠罩下,楚云升同樣極為繁忙,他是前線現場的第一直接操作者、觀察者同時還是火蟲單體的召集與管理者。
  他要頻繁地來往與腔體與戰場各地。
  大部分的時候,他僅依靠火蟲自身的特點與新艦的生命技術平滑使用火蟲單體,除非必要,也不會由氣泡世界入侵的方式,那樣頻繁下來后零維動蕩極大。
  但需要及時了解關鍵情報的時候,在火蟲漣漪之內,他便如神靈一般,隨時出現。
  得益于殤的強大計算能力以及火蟲的戰爭方式,以及楚云升實際的布置能力,再加上新神國五靈的支持,快速戰艦按照新艦復制入的戰爭體系,依照戰場的靈襲情況,建立了一個控制模型。
  在楚云升布置下,這個控制模型幾乎可以在戰場的各個地方同時“啟動”,一下子徹底摧毀皆靈主以及雙靈的源源不斷的靈襲。
  楚云升拿到快速戰艦和殤計算的結果,立即行動。
  片刻之后,巨大光帶兩端無限接近之時,秒靈主終于發現楚云升了。
  但是它同時陷入絕望。
  皆靈主以及兩個異靈的靈襲在忽然之間像是被熄滅一樣消失了,它見到楚云升是因為它現在直面楚云升的殺鋒!
  它那變得陌生的靈蘊根本無法靈活使用,就像不是它的一樣,雖然它努力地做了最后的布置,但它即將面對楚云升的殺鋒以及新神國五靈的怒火,下場可想而知!
  它努力控制變得陌生的靈蘊進行抵擋,在楚云升的殺鋒轉瞬而至之時,唯一的作用便是清楚地“聽到”星空中處處奏響死亡之音!
  每個地方,每個角落,每個時空,都是殺伐的死亡之音。
  它忽然想到頂級靈,雖然它知道楚云升肯定不是,但它在戰場見過,頂級靈進襲的時候,會產出這樣的奇跡。
  這種現象和星空生命被它們靈襲感覺處處皆是死亡是不同的,它說不清楚,它也不知道楚云升怎樣弄出來的,也許是老神尊的緣故吧。
  這時候,新神國五靈殺來的靈襲也都能清楚地感覺到了。
  它這樣想著,便絕望地等待死亡。
  楚云升的殺鋒上是一道弧光,一個火蟲,即將穿隧它的本體。
  它不知道楚云升和新神國五靈是準備當場將它格殺于此,還是向后推開以防靈滅效應?
  它冷笑,如果楚云升與新神國五靈選擇后者就太幼稚,此時皆靈主殺它的靈襲恐怕已經在路上了!
  只有靈滅,才是它存在的最后一絲價值!
  它沒有去看皆靈主方向,但它可以百分百地肯定它的判斷。
  它嘆息一聲,等待死亡,要么被楚云升殺,要么被皆靈主殺。
  巨大光帶已經無限地接近。
  出口即將封閉。
  楚云升殺鋒尖端上第一道弧光即將到達秒靈主本體!
  但這時候,楚云升忽然停了極微小的一瞬。
  他在剛剛進入時空徑跡布置時,在世界線頁上見到了幾乎加速到光帶一端的浮尊者了。
  浮尊者沒有反應,似乎意識封閉了。
  楚云升與它驚鴻交錯而過時,忽然發現靈封果然出現了,但在光帶即將閉合前被無上模型給分離出來了。
  或許有靈封在,就沒法完成誕靈試驗。
  楚云升拿回靈封便從時空徑跡出來直面秒靈主,也來不及返回通知殤與快速戰艦,馬上改變策略,將靈封直接封向秒靈主!
  已經在等死的秒靈主又處于極度的虛弱當中,完全沒料到楚云升出乎意料的“攻擊”,立即被封住。
  被靈封封住的秒靈主成了輸靈主當時在降臨點星球的狀態,靈本體的狀態一同消失。
  楚云升隨即派了一個火蟲將目瞪口呆的秒靈主送回快速戰艦,關押成俘虜。
  隨后,當這個火蟲押送秒靈主返回快速戰艦,同樣目瞪口呆的還有新神國五靈!
  尤其是靈主,它好像一下子明白巋靈主的下落了。
  它無法相信,或許是它經歷的神戰戰場不多,這還是它第一次在靈戰戰場上見到一個靈生擒活捉另外一個靈!
  有種恐懼,讓靈不寒而栗。
  楚云升此時沒空與它解釋,秒靈主被火蟲押走后,出口就在前方洞開,楚云升卻沒有立即沖去。
  采用新的戰爭方式后,雖然效率激增,但面對是三個靈,其中皆靈主可能還超越了上位靈,總消耗依然極為龐大,若非有偽霸以及新神國五靈支撐,也難以完成。
  眾靈與自己一方沖到出口時已經消耗極大,出去后再與皆靈主以及雙靈死戰,生死依舊難料。
  楚云升向出口外先試探地發射一道波動:“輸靈主,你再不行動,我恐怕真的要死在里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