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781 千年無回答


  楚云升最后一個被抓入卓爾人的絕密試驗,卻比前面幾個更有主動權。
  雖然他也是被強制抓入,但和電它們有明顯的不同。
  電與22156準備以死亡換取時間做對無上模型最后的了解,浮尊者嚴重誤判下一直樂觀配合,睥邁沒有醒來依舊渾然,楚云升則從被試驗抓取后便擁有對試驗的部分控制權!
  控制權顯然并非來自于簡單的卓爾人生物身份,否則22156也能擁有一些控制權,而很明顯地來自于他對神秘與復雜的第四序列的掌控。
  換而言之,第四序列的前代中,顯然有誰參與過這個試驗,并且對該試驗擁有部分的控制權,如今體現在楚云升的手中。
  但僅僅也只是一小部分的控制權,就像試驗索取瀕死實驗體存在至少三次不同控制權改動一樣,里面的控制權體系錯綜復雜。
  若非楚云升正好也是重傷瀕死狀態,被它抓入試驗的內部,可能依然與上一次觸發絕密試驗一樣,并不能感知到內部的控制權,最多也僅僅是再隔離一次罷了。
  楚云升記得上一次他的確對這個試驗做過隔離,但它依然再次啟動了,原因大約就在于此,他的控制權僅占一小部分。
  無上模型迅速地將楚云升等人拉入其內部的一個旋轉小結構體中,在這里,他們的生命結構與生命形式被分別地繪制于旋轉的結構中。
  從被抓入進來,楚云升就發現自己的本體隨著無上模型的旋轉而展現出自身所有的細節結構。
  展開的精細與層面,讓楚云升很容易想起不久前困于量子漲落狀態時,通過種子對生命體纖毫畢現的觀察。
  所不同的地方在于,后者僅僅是他自己的觀察,前者則是精準地繪制圖紙。
  兩者的差距便猶若云泥。
  卓爾人以前是否達到了這樣的高度,楚云升不能下定論,卓爾人大分裂之前以及更前的歷史,仿佛埋入宇宙塵埃中一般縹緲。
  十三位老仿佛成了這些秘密的關鍵,但幾乎都消亡殆盡了,偽霸可能是掌握這些秘密最多的生命了。
  此時,楚云升能夠更清楚地發現,卓爾人的這項絕密試驗僅僅存在于他與電等人剛進入的這個小結構體中,而并非占據整個無上模型。
  那幾乎是不可想象的。
  并且令人懷疑它是否真的僅僅是一個復制體?
  如果一個復制體都能夠復雜與真實到如此的程度,真正的原形會是什么樣子?
  由此,楚云升更傾向于當時的卓爾人找到了關鍵辦法,成功地利用了無上模型中的一個結構體。
  卓爾人早在偽霸稱霸銀河之前便飛遍了整個銀河星系,發現的秘密理論上絕不會比偽霸少,并且關鍵之處在于,卓爾人還是以科技為生命的星空種族。
  直到十三道契約出現。
  楚云升耐心地等待著本體的生命圖紙完成繪制,因為部分控制權的存在,雖然沒法將電等人送出去,但他自己想要逃離試驗并不十分的困難。
  只要在試驗過程中將他傷勢修復,去除掉試驗對象的屬性,僅存在控制者的角色,利用第四的掌控權即可擺脫。
  生命圖紙繼續不斷地繪制,無上模型全部獲得的資源仿佛都用在了正在試驗的小結構體中,其他地方包括主體都漸漸地停止了“生長”。
  22156的生命圖紙首先被繪制出來,然后是睥邁的生命圖紙,接著是浮尊者,最后才是電的。
  楚云升的生命圖紙在繪制到最后關頭,出現了大量的錯誤,若以數據論,已到了天文數量級別。
  尤其是零維向多維時空的映射結構,幾乎全錯!
  始終無法準確繪制。
  楚云升不太清楚是他本身的問題,還是本體里還存在穿維飛船以及偷黑氣生命的問題。
  試驗在他這里卡了殼,若非他具有第四的部分控制權,恐怕已經被試驗直接當做次品剔除出去了。
  再繼續下去,似乎也沒有什么效果,楚云升不得不主動放棄可以第一次完整地看到自己生命圖紙的機會。
  或許只有真正的不是復制體的“原形”才能真正地完整地繪制出他此時的情況。
  他也可以繼續地卡在這里,利用自己控制權與生命圖紙繪制問題合在一起形成的困局,讓試驗無法再進行下去,直到無上模型空空消耗掉所有能量。
  那樣的話,寒武魂就徹底浪費掉了。
  電幾人當中,除了22156不知道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其他幾個基本都是快要死或者和死了沒區別的,與其浪費寒武魂,不如試一試結果。
  楚云升果斷地利用控制權掐斷試驗對自己卡殼的繪制,再利用控制權防止自己被踢出去,繼續留在試驗里,觀察電等人。
  由于僅僅是部分控制權,他也無法與幾人交流,但可以配合它們尤其是電與22156,給與它們一些需要的幫助。
  他一退出,試驗便繼續向前進行,但速度卻反而一下子大大地降了下來。
  仿佛是這個世界上極為精密的一場“手術”,在無上模型的手術臺上,對解剖開來的生命機構圖進行小心翼翼地進行高尖端“手術”。
  試驗的速度越來越慢,無上模型在這個小結構體中的旋轉仿佛成了一幀一幀跳變的不連續世界。
  每一幀跳變,都可以發現不論是誰的生命結構圖都處于動態之中,跳變之后與之前,都有著不同的差異。
  無上模型的手術臺還在繼續降速,向更低的時間間隔下降。
  楚云升已經無法看到一個正常的宇宙時空了,仿佛進入了類似于卻又不同于時空徑跡下的奇異世界。
  電幾個的生命結構與整個旋轉的小結構體一起,都變成了猶如順著世界線翻開的書頁。
  但偶爾,它竟會回查之前翻過去的歷史世界頁,若非靈生命,每一次它的回查都將造成生命的時空混亂。
  大約涉及到了宏的世界。
  靈可以實現,它也可以實現,并且實現的過程更加完美與精準。
  它可以將一幀幀的前后世界頁,將電幾個生命的同一世界線點位上各自幀面,一起拿來并列對比。
  它可以抽取一幀世界頁,模擬需要的操作,以觀察后續的結果。
  它可以將一幀幀的變化過程全部數據化,形成一道道變化的幾何與數字,獲得試驗所需要的地方。
  它可以單獨追蹤一個零維對多維世界的映射關系,在世界線上的連續變化情況。
  它還可以將某個關鍵的世界頁蜷縮到無法觀察到的微觀世界中,然后在需要的時候,再展開到宏觀之中。
  它還可以逆著世界線回溯世界頁,反演變化,卻副作用地讓被試驗生命產生時光倒流或者回到過去的錯覺。
  它甚至還可以在正向與回溯之間,反復統計在宇宙不對稱性下產生的來自宇宙的偏差意志,以修正它的世界線與操作運動。
  ……
  而這些僅僅是它進行手術的一個方面,作為手術臺的基礎而存在。
  它更強大于對生命物質結構,對意識與零維,對命源與生命物質結構的錯綜復雜的關系追蹤與展現,乃至細微的操作。
  楚云升從部分的控制者很快成了學習者。
  它所體現的許多細節,都是楚云升當前所需要的,雖然楚云升的零維與意識無法被繪制,但他本體結構已被繪制,他可以通過對無上模型中試驗的觀察與學習,進入零維,利用它遠超自己的世界線機會,恢復他的傷勢。
  試驗很慢,并且越來越慢,不僅在于不斷地進入物質運動的極限間隔,也在于試驗本身就很慢長。
  歲月流逝,悠遠極長。
  綻放在星系紙上的無上模型依舊在旋轉,速度慢了很多,卻一直存在著。
  
  輸靈主以及雙靈早已遠遠地撤離,進入行星系與行星系之間的稀薄星空,原地只有衛還在堅持試圖將楚云升救回來。
  它已經堅持很久很久了,如果以偽霸大本營中其中一個行星繞恒星周期計算,大約已經堅持三千多年了。
  實驗還在繼續,無上模式依舊沒有消失。
  偽霸大本營內外仍然為無上模式所隔絕。
  新神國的眾靈卻一個接著一個地到了。
  它們遠遠地停下,形成一個平行于偽霸大本營星系盤面的矩形陣面,并在后續趕來的靈生命補充下逐漸完善成型。
  輸靈主也等來了第一個援兵,依然決定叫做秒靈主的左旋靈主。
  和它一起筋疲力盡趕到這里靈主,也與最先趕到的新神國靈主們匯合,并不止一次地試圖聯系楚云升與新艦,詢問巋靈主下落。
  然而,千年無回答。
  它們一個千年接著一個千年地等待著。
  無靈放棄!
  不論是輸靈主,還是新神國趕來的靈,都越發地意識到,這地之戰,乃將是各方在本超星系團的生死存亡之戰!
  寸步都無法再讓。
  戰云密布的星空上,美輪美奐的無上模型之中。
  極其漫長的試驗終于到了無法再繼續下去的地步。
  外面的時間過去得太久,試驗中時間體驗過去得更久,世界線上不知道放慢了多少倍!
  慢到足以令無數人絕望。
  自詡生命漫長,積極樂觀的浮尊者,都被折磨得快要瘋了!
  它從未經歷過極慢時間下如此漫長的恐怖體驗,幾乎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
  一切開始的樂觀與求生,竟然最終變成只求速死的絕望。
  孤獨與無人交流,在一幀一幀緩慢時間中,感覺到的世界永遠都是一幀一幀的片段……
  再加上一次次時空倒流般等等的錯亂體驗,而且仍然還是一幀一幀的……浮尊者覺得自己真的不如死了。
  它也無比地羨慕睥邁,“睡”著了真好。
  睥邁若非沒有醒來,估計比它還要慘,它好歹巔峰源門生命,于星空習慣很久了,而睥邁才入星空沒多久。
  它也徹底地對烏怒人與卓爾人服氣了,那一幀幀的破碎世界,真的有那么好看嗎?
  試驗并非失敗,而是無法繼續下去。
  無法繼續下去的原因也不是缺乏支撐的資源需要,而是到了試驗瓶頸。
  楚云升對試驗的控制權中接連出現幾個選擇:
  繼續不可知結果的試驗,實驗體直接死亡幾率百分之一百。
  結束試驗,毀滅所有試驗生命體,以保證絕密。
  或者,在無上模型中實現對耦,暫時存活實驗體,以備后續試驗,之后,便是一連串的警告,并且計時。
  計時結束前不選擇第三個,則自動選擇第一個。
  試驗本身推薦第一個,不建議第三個。
  計時非常快,仿佛第四獲得這個控制權的時候并不那么順利,可能受到了很多限制。
  楚云升來不及仔細了解對耦形式,迅速地選擇了第三個。
  接著又是大量的警告!
  反復的警告!
  然后,楚云升就要迅速決定下來,電、22156、睥邁與浮尊者,四人之中,誰和誰對耦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