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779 星系之盾


  半透明生命分離的飛船飛出大本營星系壁壘帶,與等待在這里的快速戰艦迅速對接。
  格域使向楚云升提供寒武魂,要求得到的是必須從楚云升本體分離出來的命源。
  命源無論多少,只要來自楚云升本體,并在未來一段時間至第二次談判前不間斷就可以。
  楚云升“考慮”了一會,同意了與格域使的這項交易。
  格域使希望得到命源定有蹊蹺,楚云升如今卻并不在意,這一點恐怕是格域使不曾料及的,故而楚云升也表現出是在反復考慮后在做了決定的樣子。
  在給格域使看的“考慮”期間,楚云升與雷主要存疑于格域使的交易要求到底是出于她自己的個人目的?還是她真正的任務?也就是偽霸在這一次做好失敗準備的談判中真正想要先達到的目的?
  或者,更加復雜一點,是格域使與偽霸共同的目的。
  不過其中,仍有一些微小的區別。
  可能,格域使并不知道偽霸也是這個目的,偽霸暗中利用格域使的私自交易,達到了自己的目的而已。
  也可能,格域使知道偽霸真實的目的,偽霸也知道格域使知道自己的目的,那就很復雜了。
  不過,這似乎是偽霸大本營內部的問題,是格域使與偽霸之間的問題,和楚云升以及新艦沒有任何關系。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只要楚云升與新艦對偽霸以及格域使涉及到的第五紀,還有更重要的卓爾人秘密沒有任何興趣的話,相互之間就可以互不影響。
  可偏偏,楚云升需要知道這些隱秘,尤其是卓爾人的事情。
  格域使與偽霸需要他本體命源目的是什么,楚云升與雷都沒有太過費力地去猜測,所知的信息太小,猜測的結果必然不可靠。
  正如格域使所言,如果她和偽霸還想走第六紀時其中的一個老路楚云升死掉而獲得老神尊所留全部事物的“繼承權”,就必定失敗。
  這條路早就走不通了,中間如今多了一個新神尊。
  格域使的個人目的則更蹊蹺,起初在地球,她似乎想要神位,而偽霸當時楚云升不能確定它到底想不想要,但偽霸最后也沒有因此直接殺掉格域使。
  現在,格域使仍想要的東西,似乎又不是神位。
  楚云升與雷都沒有足夠的信息分析它們的真實目的,只可肯定一點,他本體命源對格域使與偽霸都有極為重要的用處,否則一個命源就想換到具有一絲宇宙最初神秘能量的寒武魂,無疑于癡人說夢。
  由此也可以窺見,當初掠命艦靈主與楚云升的條件也的確并不那么簡單,楚云升當時的直覺也確實沒有錯,里面肯定還有其他問題。
  當然,楚云升當時也犯了一個極為幼稚的錯誤,他認為掠奪艦靈主誤判他為初靈,為了從對方手中得到獲得命源的辦法,他自稱受傷及主神兵不能使用……
  說出這句話之后,掠命艦靈主古怪地注視他足足有二到三個地球秒的時間,對一個靈而言,這個時間簡直長到夸張,足以思慮到無數的事情。
  楚云升現在早知道當時犯了什么錯,至今為止,他遇到的靈,還沒有一個展現過主神兵!
  遠有影人,當初慘到了那個程度,楚云升還一直提防它的主神兵,卻從來沒有出現過。
  近的就更多了,巋靈主與偽霸等等就不說了,在禁地,那么多靈生命聚集,也沒見誰展現過主神兵。
  那么,問題就顯而易見了。
  而他,一個初靈,竟然動輒開口就敢說自己有主神兵……
  楚云升可以想象到掠命艦靈主在聽到自己的話時第一瞬間的反應,就像他現在如果聽到巋靈主自稱有主神兵一樣。
  不過,掠命艦靈主在后面那么長的時間內到底想了些什么,楚云升無法再知道,如果僅是可笑與質疑不需要這么的長時間,它當時一定想了很多很多,或許,也有可能信疑半存。
  原因就在于楚云升身上的問題過于復雜,其中,命源問題,又是最為復雜的一個。
  很早很早之前,楚云升本體都還很弱小的時候,命源就早早地出現了問題。
  “種子”很早便是時隱時現,至今楚云升都沒法將它清晰出來。
  而他命源與外界的關系,更是無比的錯綜復雜。
  在他命源復雜的多條線上,除了他知道的通過布特妮“連接”上來的掠命艦靈主這類,最重要的,還是其中的火蟲線。
  這條線,為冥所掌控。
  因此,楚云升絲毫不擔心雪域使與偽霸利用他的命源控制或者怎么樣他,他的命源中到處都是陷阱,踩進來就要準備好掉進去出不來的結果。
  就是出來了,還要面對掠命艦靈主這樣的“線端”。
  再退到極限情況,它們運氣與實力都爆棚,搞定一個個陷阱與掠命艦靈主等,結果一“抬頭”,卻發現又在冥火蟲線的穩穩控制之下……
  就楚云升自己而言,也很希望徹底搞清楚自己命源的情況。
  不僅是他自身生存需要,還涉及許多極為重要的方面。
  他這一次的傷勢恢復,隨著他自己嘗試,越來越發現,需要從命源的方向打開突破口,否則別無他法,至少他現在都沒有找到。
  除非,他將剛剛交易來的寒武魂自己使用,但太浪費,而且這東西,他是準備給電救命所用。
  只是,現在還不知道電會不會拒絕,對三大族而言,自己的生命絕沒有宇宙最初的一絲神秘能量價值更高。
  除此之外,想要找到偷黑氣的小偷,恐怕只能從命源鏈上找。
  楚云升雖然找不到它,但可以判斷它一直依靠偷黑氣而生存,只要存在這種哪怕再特別再高級與再隱秘的寄生關系,都是因為他的本體而生存,就會涉及命源鏈,而必然在他的命源線上,至少暫時是存在的。
  要找它出來,命源是最好的辦法。
  另外還有其他許多問題都需要清晰命源才能知道,比如血族問題。
  血族的問題,如今又牽扯到第五紀,以及格域使,寒武前人乃至偽霸等等,這樣又關系到卓爾人的秘密。
  因而,命源的問題始終至關重要。
  至于格域使與偽霸的目的,更是要在清晰命源問題之后才能一步步查知。
  楚云升在快速戰艦里見到了格域使送來的寒武魂。
  跳躍的光彩無法界定其形態,美輪美奐的感知攝人心魂!
  不論是楚云升,還是烏怒人雷,還是其他快速戰艦的船員,全都一樣。
  越是靠近它,這樣的感覺越是強烈。
  這種感覺,得益于多年長期地與命源問題糾纏,與種子的無數次對抗,只有楚云升能稍微清楚地一點感知到源頭似是來自于種子、來自于命源的“饑餓”,極度的“饑餓”!
  越是靠近,越是“饑餓”。
  仿佛很久沒有進食過的原始生命,本能的需求。
  而楚云升此時的命源在衛的多次補充下,并不缺乏,甚至還很充盈,但依舊極為“饑餓”。
  原因可能是來自于很高的層次,也可能來自很本初的地方。
  不過跳躍的光彩僅僅是極為微小的一絲,引起的本能“饑餓”量級程度還沒有達到不可抵抗的界限,楚云升以多年與種子的對抗意志,對命源的糾纏意志,很快就將這種感覺強行壓制下去。
  他與種子之間的對抗,每次激烈之時,幾乎都是兩敗俱傷、共赴死亡的極端程度,如今經過多年,已漸漸平穩許多,原因他現在還沒有弄清楚。
  攝人心魂的感覺壓制下去后,楚云升便又升騰起另外一個念頭
  退化人與血族都與第五紀有關,而寒武魂含有的這一絲神秘能量被發現時期,似也與第五紀時期相關。
  &bsp;那么退化人除了他與新艦之前猜測的一些原因,或許,有人想知道生命退回到本初極限狀態時與這絲能量的關系?
  當然,這只是楚云升的猜測,從目前已知的信息來看,不論是寒武人的問題,還是退化人的問題,都預示,即便有這個想法,似乎都已經失敗了。
  楚云升確認過寒武魂后,便讓快速戰艦派出一艘由純程式控制的自動飛船,將寒武魂送入偽霸大本營中的新艦,并附帶了一些列的命令。
  他并不擔心格域使在自動飛船返回偽霸大本營后,重新奪走寒武魂,就像格域使并不擔心將寒武魂送出來,擔心楚云升不履行承諾,反而直接搶走寒武魂,卻不給她命源一樣。
  以楚云升在外的多種實力,搶走她派出的分離飛船非常的輕松。
  只要最主要的談判還沒有成功,并且雙方都還想談成最重要的交易,這一次的小交易必然毫無風險。
  楚云升可以確定不論是偽霸還是格域使都希望于將來談成,而格域使大約也從與楚云升的交涉中,得到楚云升想要談成的信心。
  如此,最終談判前的格域使自己的小交易,就必定十分穩妥。
  新艦依然不能夠出來,這是偽霸制衡談判的重要資本,除非最終談判成功,或者徹底破裂,否則新艦一直要在偽霸的大本營,并無法再向楚云升傳遞任何信息。
  楚云升沒有在這上面與格域使繼續糾纏,這是偽霸對談判的最大憑借與前提,無論如何也不會提前放新艦出來。
  更可能,格域使根本就沒有放新艦出來的權限與能力。
  楚云升給了新艦一系列的命令中,其中一條,便是讓電試寒武魂中的那絲神秘能量。
  但電可能會抗命,楚云升也沒有辦法。
  處理完與格域使的交易,楚云升重新回到火蟲腔體,繼續想辦法恢復自己的傷勢。
  要極為精準地同時對自己零維、意識以及命源進行“手術”,楚云升還沒有那個能力,他現在主要是試圖在種子上找到突破口。
  在降臨點星系穿過光暈,雖然讓他重傷,卻有一個明顯的效果,一直沉寂不見的種子,在光暈的分解中,終于再次出現了,雖然仍然遠不能夠算得上清晰,但起碼可以感知到了。
  楚云升雖與種子長久對抗,但了解甚少。
  最初時,每一次種子出問題,伴隨的都是強烈的原始本能,后來仿佛漸漸去除了,但第三股力量依舊非常的強大。
  因此,楚云升對它任何的觀察與了解都很小心翼翼。
  一旦爆發,弄不好便又是兩敗俱傷的結局,而他本就重傷,經受不住再來一次的傷勢。
  種子并無一個確定的物理上的位置,它能被楚云升感覺到時,似乎就在那里。
  它似乎與命源有關,但也未必有關,因為它同時還能與零維與意識相互作用。
  每當它能被感知時,在零維中,楚云升都感覺到它。
  這一次在降臨點星系穿透光暈,在分解中,它是最后一個出現的,楚云升感覺并懷疑它是零維、意識以及命源相互交互的關鍵中心點。
  甚至還涉及到多維時空中的生命體與前三者之間的關聯。
  楚云升不僅一次通過它檢查本體了,在很早之前,還通過它控制本體戰斗過。
  他試圖先建立一個簡單實用的模型,還原穿透光暈時自己被分解下的現象。
  如果他的推測正確,那么他要進行的“手術”范圍將大大縮小,將精確到種子之中,難度也會下降許多。
  當然,前提依然是他要對種子有起碼的了解。
  楚云升也沒有太多的時間,新神國眾靈就要追至,必須盡早離開。
  如果新神國眾林追至,還沒有與偽霸達成一致,他就要與快速戰艦先行離開,利用混戰的機會,擺脫隱藏的輸靈主,此時襲擊者也沒有再跟來,他可以與快速戰艦先去找到所有如藏在巖星那樣的星圖。
  本超星系團越來越“封閉”,若不盡快找到,恐怕以后也沒機會了。
  不論與偽霸的談判是否成功,楚云升與新艦都不可能將希望寄托在偽霸的東西上,星圖便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得到星圖,或許就能找到一條相對安全的星路,再返回偽霸這里與新艦匯合,之后再加上偽霸的東西,生存系數將大大上升。
  新艦在偽霸大本營比他與快速戰艦安全多了,只要偽霸不出問題,在第二次談判結束前,新艦就不會出問題。
  偽霸的大本營,到目前為止,依舊穩如星空。
  楚云升進入火蟲腔體沒多久,第二波大規模的靈襲便接踵而至。
  這大約是楚云升與快速戰艦見過的,最大最恐怖地一次眾靈之襲!
  靈襲無法提前偵知,皆靈主與后來的雙靈僅抵擋了第一道最先到達的靈襲,便迅速根據靈襲的方向紛紛后撤,轉移陣地。
  衛采取的行動也與它們一致,僅靠它與仍快速打造的火蟲體系,遠不能抵御如此大規模地恐怖靈襲。
  它的任務是楚云升本體的安全,因此也隨之后撤,轉移。
  偽霸的大本營是大家最好的星系之盾!
  皆靈主的援軍未到,雙靈沒必要在這里死拼,衛只要保證楚云升本體安全,偽霸的大本營便成了大家共同的盾。
  根據第一道最先到達的靈襲方向,三個靈生命與衛帶著快速戰艦,迅速地調整好位置,躲在偽霸大本營星系盾面之后。
  在即將到來的洪流般的眾靈之襲下,它們需要對抗的僅僅是繞過星系之盾的漏網之襲,危險大大降低。
  除此之外,皆靈主與雙靈,大約也希望眾靈之襲能夠摧毀偽霸大本營至少部分的完整。
  很快,緊隨第一道襲擊之后,遮蔽星空般的浩大的眾靈之襲抵達!
  一道道仿佛疊加在一起的靈襲,橫掃襲擊之路上一切事物。
  雷驚愕地在快速戰艦里,觀察著眾靈靈襲疊加在一起,引起的從未見過的信息尖嘯現象……
  楚云升依舊在火蟲腔體里,抓緊時間反復建立一個初步的模型。
  偽霸的大本營徹底關閉,在洪流般的眾靈之襲中,仿佛即將熄滅的閃爍星光,搖搖欲墜。
  在距離這里更遠的一些地方,又有兩個虛弱到無法打下去的靈生命出現,它們之間保持著安全的警備距離,卻又不得不又保持著一些必要的聯系,以維持著并不可靠的關系。
  它們最先觀察到的不是眾靈之襲,而是更早一點的楚云升與穿維飛船。
  其中一個,立即向一個方向盡自己最大能力勉強發出一道靈動。
  另外一個,幾乎同時采取相同的舉動。
  然后相互更加警備地小心與謹慎地繼續卻放慢了本就不快的速度,一點點地接近偽霸的大本營星系。
  眾靈大戰,幾乎已經不可避免。
  偽霸大本營里,快速戰艦發射出的自動飛船的確沒有受到格域使的阻攔。
  格域使在送寒武魂來的飛船里同時帶來一個生物,讓楚云升封印后,與楚云升命源建立了聯系,并返回她所在的飛船,便早早地離開了。
  偽霸其他的部下,似乎徹底忘掉了新艦的存在,星系之內,已經越來越混亂了,誰也沒功夫理會左旋前儲的戰艦。
  寬苑使在試圖補救談判,沒有得到格域使回應后,不得不緊急掉頭回去處理混亂的局勢。
  新艦面前除了里而度大使,竟再沒有一個偽霸部下。
  不過新艦還是無法離開,向外發射信息也沒有成功,偽霸的大本營仿佛完全地關閉了。
  新艦的安靜卻并沒有保持多久,自動飛船送來的寒武魂,剛剛進入新艦,電與戥看到楚云升的命令,而電剛剛拒絕執行的時候,便出現了新艦無法控制的“意外”。
  一個冰冷而熟悉的信息忽然出現
  “發現適用生命體,發現啟動能源,發現關鍵潮汐源,檢測宏基第一相態……絕密,末日實驗第16123號工程,編號第8175絕密序項啟動!權限獲得控制權中……”
  “發現適用生命體,發現啟動能源,發現關鍵潮汐源,檢測宏基第一相態……絕密,末日實驗第16123號工程,編號第8175絕密序項啟動!權限獲得控制權中……”
  新艦里,無上模型騰空而起,寬苑使送給五序的那個沒有確定形態的東西迅速飛入其中,寒武魂也飛入其中,它便絢爛無比地絕美旋轉著,一發而不可收拾地旋轉著。
  戥與電驚愕地試圖阻止新艦的部分失控,這個聲音曾經出現過,差點抽干了新艦所有能源,后被楚云升隔離,沒想到它依然能夠通過無上模型從更高層次部分地控制新艦。
  戥立即展開與它的控制權生死爭奪。
  “必要控制權獲取,第16123號工程,編號第8175絕密序項啟動中……”
  “能源抽集準備,瀕死生命體準備……”
  無上模型每旋轉一周,便與之前不同地擴大一周,絢爛的光影中,恢宏地展現出從所未有過的精妙結構。
  這時候,息體通道被強行打開。
  一個息體迅速地飛向幾乎已經要溢出新艦的無上模型。
  沒有出現在信息中心的五序,怔怔地望著那個息體,喃喃道:“我就知道是它,是它。”
  “瀕死試驗生命體不足,瀕死試驗生命體不足……”
  “能源大規模抽集中……”
  偽霸大本營里,原本愈演愈烈的混亂,忽然地戛然而止。
  一道道各種能量,被無上模型強行抽走。
  無數的目光驚恐地注視著已經恢宏地騰顯在新艦上方,那個每旋轉一周便完全不同的精美的絢麗光影般的結構體。
  但有一雙冰冷的目光,在其中一個行星的某個地方,冷冷地注視著新艦。
  “瀕死試驗生命體不足,啟動強制死亡程序……”
  戥依靠新艦本身的技術以及他即為新艦形式的最大依仗,再憑借楚云升對其的隔離措施,與它進行著巔峰的生死權限奪取搏斗。
  一旦被它奪取過去,全艦上下恐怕無人能活。
  “死亡程序啟動失敗,抓取其他目標中……”
  戥幾乎癱軟在信息中心里,剛剛的一瞬幾乎耗盡了他所有力量,當電在信息中心消失時候,他已無力阻止。
  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電的息體,以及浮尊者的息體,被無上模型抓取走。
  所有的卓爾人仿佛都在等五序的命令,一旦五序死亡命令下達,它們依然可以執行死亡程序,將自己的生命送入試驗中。
  但五序始終沒有下令,而這個絕密序項又涉及到卓爾人的分裂,對現在的它們基本沒有控制權,便無卓爾人執行死亡程序,除非戥那里徹底失敗,新艦對內開啟屠殺。
  另外一邊,整個星系內無數戰艦的能源幾乎被抽集一空,無上模型已經再開始瘋狂抽取恒星的能量,再持續下去極度危險。
  躲在行星某處的目光,這時候,終于有了舉動。
  它打開了大本營的一道縫隙,眾靈之襲洪水般地宣泄而下,直入無上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