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778 一絲的動搖


  格域使蠢嗎?
  始終忠實地作為雙方談判“中介”的雪域使,來回地聽著兩人談判的內容,于心驚肉跳的同時,已經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地卻又不得不謹慎地開始思索。
  格域使剛剛的一席話,將自己一方的底線和盤托出,告知了左旋前儲,讓左旋前儲知曉尊上無論如何也必須讓他活下來,無疑會使得尊上再將來完全地陷入被動。
  一旦尊上回來,即便不殺她,也必定要將她再度關回罪船。
  她難道不知道嗎?
  肯定是知道的,這幾乎沒什么可以懷疑的,雪域使困惑地這樣想著。
  可格域使又的的確確地這么做了,且不止于此,更過分的是,竟于尊上與左旋前儲的談判之外,私自決定,并更重視她自己與左旋前儲的“交易”。
  這簡直……
  雪域使想不出她還會有什么活路?
  殺掉自己以及所有知情者?
  雪域使雖然經歷不算多,但也敢肯定格域使即便瘋掉了要這么做,也絕不可能做到,這可是大本營,背后就是苑域,容不得她隨心所欲。
  那么,或許還有另外一個可能,借左旋前儲之手殺人滅口,而這似乎無解……
  雪域使忍不住地這樣想,可又不斷地提醒自己,這件事情和自己沒有關系,或許絕非它所想的樣子。
  鄭又艇就曾經和它說過:你不信回頭看看,你這輩子真正猜對了幾件大事?伸出巴掌都可以數的過來!
  大家在這方面上其實都一樣,不信你再問尊者,它這輩子又猜對了幾件?
  雪域使沒有鄭又艇當時在它面前晃動的人類巴掌,也就沒有指頭可以數,不過這并不妨礙它對鄭又艇這句話的理解。
  最近,它一直在考慮臨時聘用鄭又艇作為自己的助手,以彌補它不足的地方,尊者就算了,同為源門生命,格域使還沒那么大的自信。
  作為人類的鄭又艇剛好合適,并且它的老師也沒有反對,說明尊上也不在意。
  同族中,或者凝枳的種族中,都找不到更合適的人,倒不是沒人比鄭又艇更有能力,問題在于它現在算是大本營紅極一時的人物,可謂炙手可熱,未來的升勢更是如日中天一般。
  尤其是在當下,蠢蠢欲動的行域之爭復雜的局面中,更是如此。
  同族或者凝枳種族和它之間,要么太熟了,要么太恭維,幾乎沒人會說它哪里不足、不對、做得不夠好。
  鄭又艇正好滿足它想要的需求,說話真的很中聽,也不會傷到它自尊心……尊者也不行,畢竟,同為源門。
  雪域使內心的胡思亂想絲毫不影響楚云升與格域使的談判,因為它的確恪盡職守,迅速地來回傳遞雙方所言。
  也正因為有它中轉時產生的時間間隔,楚云升便有時間與雷進行商議。
  “我認為偽霸可能并不想在這一次就談成。”
  雷謹慎地道:“格域使剛剛說的這些,透不透底其實無關緊要,我們自己也能判斷出來,我更認為,偽霸給它的實際任務是弄清楚我們的底線,簡單而言,就是您是否真的愿意放棄22156所推斷的類似神位的東西?這點,對它而言,可能至關重要。”
  楚云升也思忖道:“這一點確有可能,偽霸一直在試探我們于宏科技上的決心,且不止一次地反復說這條路走不通,即便它所說的是它所知的真實情況,但多次重復地說出來,我覺得它就是在試探我內心深處真正的想法,是否曾有過一絲的動搖?
  我一旦動搖,就可能與它的路產生沖突,它就要采取其他方案與措施。
  為此,之前的事情暫時不提,在降臨點星系,它可以先用載殼人刺激我們,到了大本營,水到渠成地在談判中用類似的來自銀河星系的知識信息,最強一擊地試探我們。
  如果我們放棄這個條件,它很可能立即會判斷認為我并不那么堅定,我內心深處已經在動搖,它就要采取其他行動。
  如此推論,偽霸嘴上反復堅定無比地說我們絕對走不通,實際上可能正好完全相反,一點也不希望我們放棄!
  格域使受命來談判就可能是它精心安排的一環,然后再讓雪域使給我們帶來格域使的情報,以格域使的處境,以格域使的能力,甚至利用格域使曾背叛它卻可能仍然還沒有放棄的某個想法,來刺探它真正最想知道的東西。
  而這個東西,估計也是格域使自己特別想要知道的,格域使一定費盡心賣力地從我這里得到一個確定的答案,而格域使也的確沒讓它失望,電的情況她都想到了,還拿來交易與試探,偽霸真是人盡其用,非常的不簡單。”
  雷接著思索道:“偽霸很多地方,確有試探嫌疑,它離開前,最后還跟您說過,它更想你留下來而不是離開,估計也是一次精心地反復地多角度試探。
  所以,這次的談判能不能成功,肯定不是它主要的目標,它可能已經做好了不成功的準備,但前提是,它從格域使的談判中,得出您的確不會動搖的結論。
  否則,它很可能采取極端措施,寧愿放棄,也要將我們消滅在與它可能競爭的萌芽狀態。
  它擁有大量的寶物,并非就做不到。
  不過,這么想的話,偽霸可能一直視您為重要的競爭對手?”
  楚云升有些無奈道:“也許是吧,所以,我一旦做不成它的競爭對手,立即就可以成為它在大本營外為它吸引火力的靶子。
  我們要在整個超星系團浴血奮戰,將來,我們還要匯合冥一起繼續浴血奮戰,而它只要將它不需要的東西拿來用交換的方式支持我們就可以,不到它成功的一刻,我們就始終要擋在它與兩大神國之間,殊死而戰。
  它是將我們也一點不浪費地人盡其用了。”
  雷不禁也對偽霸感到一絲可怕:“如果,連尊上您也無法威脅到它,成為它的弱點之處,它似乎已無懈可擊了?”
  忽地,雷與楚云升幾乎同時看向對方,道:“卓爾人?五序?”
  ……
  談判最終失敗的結果,第一時間,光速于大本營中傳遞。
  同時,格域使與左旋前儲私下骯臟的交易隱情,也不知道被誰透露了,一起傳遍整個星系的苑域內部。
  雪域使敢保證,它一個字都沒有透露出去。
  然而,掀起的驚濤駭浪卻由不得它做過什么,和沒有做過什么。
  作為飛速躥升的當紅域使,炙手可熱的中堅代生命,對未來有限位置的爭奪權上幾乎有著無可比擬的優勢者,屢屢為尊上所夸獎的并已接近巔峰層次的源門生命雪域使,萬萬想不到,事情完全超過它能想象的極限。
  真正的“罪魁禍首”明明是格域使,大本營無數明槍暗箭,應當對格域使“萬箭齊發”以至“碎尸萬段”才對。
  可是,當雪域使剛一回到大本營內部,就極度震驚與完全不解地發現,什么事情都沒干過的它,反而成了高懸星空中的第一箭靶!
  莫名其妙地成了第一個罪人!
  行苑與域間一同“萬箭齊發”,它連掙扎的能力都可能都沒有,瞬間就會被“射”成宇宙塵埃,連罪船的機會都撈不著,雖然雪域使寧愿不去罪船。
  它的老師第一時間趕到,為它擋住了第一波來勢洶洶極為嚇人的各種罪議!
  緊接著,它的種族開始行動,全族所有精銳集體火速出動,凝枳種族也大規模派出可靠戰艦小心地一路護送,將它緊急地送到了火蟲那里。
  這里是大本營里的禁區之一,行苑與域間的人沒有尊上的命令,誰也來不了。
  當然誰也不敢來,火蟲和更可怕的那個生物,一直是大本營里所有生命的噩夢。
  雪域使的老師從未有過地緊張與慎重地告訴它,讓它必須記住,無論外面發生什么,哪怕聽到全族傾覆的消息,也不要離開火蟲這里半步!
  雪域使從未見過老師這樣緊張過,也從未經歷過全族要滅絕的危機一刻,它這一生,記憶最深的,就是很小時候的那一次大戰,而它當時被保護了。
  它真的很緊張,尤其是看到于最高戰備狀態的主力戰艦,隨后真的緊急送來本族與凝枳種族的可以延續種族的種子,它腦袋里一片空白,事情的發展已遠超它的想象了。
  它痛恨格域使,也痛恨非要它過去參與談判的左旋前儲,只是很可笑,它現在還得靠著左旋前儲的火蟲才能活命,才能讓兩族延續的種子存活下來。
  諾大的行星系,除了火蟲這里,它一個域使,反沒有一個安全的地方了。
  它的老師匆匆地走了,臨走的時候,它聽到老師和另外一個重要的族人冷冷地說:
  “談判失敗?她根本就是故意的!寬余還想拿著秘密去補救,哼,現在還是補救談判的事情嗎?導火索已徹底點燃,我族已首先處于暴風口……”
  雪域使絕望地看著老師赴死般離開,絕望地看著大本營星系里,各處主力戰艦紛紛異常調動,各處源門尊者一個接著一個行動起來……
  格域使所在的小飛船,仿佛成了被整個大本營世界遺忘的角落。
  然而,小飛船里面,卻一點也不安靜與安全。
  年輕人驚恐地看著格域使冷漠的眼神,仿佛在看著一個死人。
  “這種失敗,我已經看到九千多次了。”
  格域使在說話,但不是和他說,也不是和半透明生命說,而是和剛剛接通到小飛船上的一個程式再說:
  “沒有必要再繼續下去,除了浪費還是浪費。”
  “處理了吧,不要再聚制了。”
  “所有問題,我來負責。”
  “對,現在就處理了。”
  處理了是年輕人在驚恐中聽到的最后三個字,他很想再給自己乞求到一絲機會,但瞬間就被一個無形的球體,向內壓縮成一個點。
  那個無形的球體似乎一直就在他身上,但保護與作用的目標卻并不是他。
  殘余的物質被簡單粗暴地擠壓出來后,那個點中,便漂浮著一絲美輪美奐攝人心靈般異常精美的跳躍光彩。
  仿佛,那些物質從來就沒有與它有過任何的融合,始終相分離,因此粗暴的擠壓簡單有效。
  格域使眼神復雜地看著它,心神也被它吸引一般,仿佛它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但她眼神中還有冰冷的意志,決然轉頭向半透明生命道:“準備分離船體,將它交給左旋前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