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777 寒武魂


  格域使隨即發來一段訊息,并又附上一段話:
  “尊上說,這是一位強大生命發現它作用時所留下的觀察記錄,不同的生命,因為層次與理解的限制,能夠看到的東西也是不同的。”
  訊息展開的瞬間,楚云升立即陷入無邊的黑暗。
  宇宙中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無邊黑暗中唯一能感到存在的自身自己的意識。
  楚云升不知道是對外感知能力被屏蔽,還是這個記錄本身攜帶了天文級別的信息,瞬息便淹沒了所有低等生命的感官。
  僅以此刻的現象,這份記錄其本身都可以作為一種強大武器,對低等生命完全碾壓。
  這的確應是一個極為強大生命所形成并留下的記錄。
  無邊的黑暗里什么都看不見,仿佛什么都沒有,空無一物。
  完全黑暗的狀態一直持續,楚云升計算著時間,如果仍舊看不到任何東西,他就要從氣泡世界轉移出去。
  任何時候,新艦與楚云升都時刻在防備著偽霸。
  如果真的是武器,借傳遞記錄之名,銜接與隱藏在談判過程中,對他本體進行捕捉類的攻擊,也并非是不可能的。
  沒有人規定談判就一定只是談判,越真的談判越容易具有迷惑性,談到對方真以為用談判可以成功解決問題的時候,忽然猝不及防地下手,才是一個靈生命所常見的方式。
  偽霸具備這樣的狡猾與陰險。
  不過,時間還沒有到與雷約定采取行動的時候,楚云升仍耐心地等待著。
  忽地,黑暗毫無征兆地消失了,大約到了這道記錄的尾聲,在記錄者的視角中,靜靜地漂浮著一片如黑洞一般黑暗的微小球體,幾何上極為完美。
  格域使大約早計算好了時間,記錄信息剛一結束,通過雪域使道:“尊上說,如果你不準備借用罪門逃出去,借用它,你們至少可以暫時欺騙過靈生命。”
  楚云升有些奇怪,如果剛才不是偽霸的詭計,那么就不應該騙他說能夠看到什么現象,但實際上,他從頭到尾什么都沒有看到任何黑暗以外的現象。
  很奇怪,可沒有看到的未知事物便不能判斷其價值,楚云升果斷地拒絕道:“剛才,除了黑暗,我什么都沒有看見。”
  他的話經由雪域使,一傳到格域使所在的小飛船,格域使平靜的眼神露出一絲驚疑。
  她倒不覺得楚云升是在故意說謊以獲得談判上的優勢,這個東西是一個選項,楚云升看不上,可以選罪門。
  她用最快的速度反復思索后,向楚云升道:“我不知道出了什么問題,但據我所知,即便最低層次的生物,也會看到一些東西,不知道你為什么只看到黑暗,如果你懷疑其價值的話,我始終認為罪門最有利于你們當下的情況,根據尊上的判斷,那只火蟲,冥,也一樣不可能進入本超星系團,如果你們要匯合,只能在外面。”
  格域使替楚云升分析的理由很充分,也很現實,有了罪門,且確有作用,楚云升與新艦就有很大幾率和冥匯合。
  以冥如今的強大,加上從禁地帶出來的東西,到時候,是再次利用罪門再返回來,還是繼續留在外面等待合適的時機,都可以相機而動,選擇的余地便大得多了。
  而不似現在這般處處危機,步步涉險。
  對新艦與楚云升而言,罪門本身或許遠不及偽霸第二個條件重要,第二個條件幾乎是新艦夢寐以求的。
  即便22156做了猜測,楚云升知道偽霸從他本體中想要獲得的東西堪比神位重要,也一樣可以考慮。
  區別只是需要偽霸付出更多更大的代價。
  神位之類的東西,對楚云升和新艦的重要性和對偽霸的重要性是各不同的。
  偽霸的目標也許真的是建立一個靈國,而新艦與楚云升的目標則在不在于此。
  神位之類的事物對楚云升與新艦的重要性,主要還是體現其對偽霸或者其他生命的重要性上,別人越覺得重要,楚云升與新艦的籌碼也就越高。
  戥似乎不大建議將其交換出去,楚云升在快速戰艦帶來的信息中感到了一些他的想法,只是他還不能清晰理由,也就沒有太強額說服力。
  戥大約認為這個東西,在未來的某個時候,至關重要。
  甚至可能涉及到大黑暗降臨時的局勢。
  可惜,楚云升與新艦現在活不下來,也就等不到那個時候。
  偽霸有一點不能說全是說錯的,它認為楚云升與新艦要走的路開始的太晚了,來不及了。
  即使如此,楚云升也沒有在格域使給出的第三個條件中做出任何選擇,而是非常清楚地說道:
  “不,還不夠,你們也沒有提到我真正想要的東西,既然你們不提,那么我來提,我要你們知道的所有卓爾人的秘密。”
  楚云升的話傳到了格域使所在的小飛船,格域使眼神頓時放出一道從未有過的神采!
  而這個時候,格域使身邊的年輕人忽然地本能地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這場談判,似乎已經嚴重地偏離了原本的軌道。
  卓爾人的秘密在大本營就是一個禁忌,幾乎無人敢提。
  而格域使似乎在利用尊上的談判到達自己什么目的!
  情況越來越明顯了,而尊上一旦回來……后果不堪設想!
  果然,就聽到格域使說道:“卓爾人的秘密,并不在我的權限范圍,而且據我所知,尊上也不會拿卓爾人的秘密來與你交換任何東西。”
  楚云升也很堅持與堅決地回復:“我必須知道,否則無法談成。”
  格域使似乎對談判的成功與失敗并不想年輕人乃至寬苑使所想的那樣高度緊張,楚云升對談判破裂的威脅,她絲毫不放在心上,仍然恢復平靜地甚至毫不避諱地,讓她身邊年輕人極為恐懼地向楚云升說:
  “我可以肯定,如果你和我談不成,后面估計還會有行苑的人來,再跟你加籌碼繼續談判,它們手中的確掌握了一些秘密,但絕不會有任何一個秘密涉及到卓爾人,如果你一定想要知道卓爾人的秘密,這次的談判必定是失敗的。
  我大約能夠猜測出一點點你想要知道卓爾人秘密的原因,但這對尊上一樣至關重要,絕不可能告訴你,哪怕談判失敗。”
  楚云升仍然很堅決:“這就是代價,如果你坐不了主,讓偽霸自己來決定。”
  格域使聞言不但沒有氣餒,反而很有信心地道:“尊上現在來不了,否則我也不會出現在這里,卓爾人的秘密你絕不可能交換到,也沒人可以!
  但我有一樣東西,對你們現在而言,重要性并不亞于卓爾人的秘密。”
  楚云升道:“說說看。”
  格域使一字一句道:“寒武魂!”
  她一說出口,身邊的年輕人臉色瞬間蒼白,眼神滿是驚恐,隨即,年輕人更加驚恐與絕望地發現,自己動不了了。
  楚云升道:“果然,你們和第五紀牽扯極多,不過寒武魂,如果我需要,當初就得到了。”
  格域使馬上道:“你應該知道,寒武魂一個最關鍵的地方,是當初寒武人找到的一絲被認為是宇宙最初的神秘能量,雖然寒武人對寒武魂的希望是在于另外一個方面,但這絲能量還在,它可以讓一個生命,甚至是非正常的生命都能夠存活很長一段時間。”
  楚云升道:“看來你對我們很了解。”
  格域使道:“很多情報綜合起來就可以分析出來,你們的確需要挽救一個生命,我不知道這個生命是誰,但我認為它一定很重要,否則你不會四處尋找解決的辦法。”
  楚云升轉開寒武魂的話題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并不想談判失敗?我可是到現在都沒有問你們,怎么從我本體得到你們想要的東西。”
  格域使很直接地道:“是的,我的確認為你愿意談,現在也是這樣認為的,原因很簡單,你可能比我更加清楚,如果左旋老神尊留在你本體的東西對老神尊而言至關重要,那么即便以尊上的能力也無法辦到,能辦到的,比如你曾分離出去的東西,都不會是老神尊認為最為重要的。
  我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老神尊的本書中的某些記錄,歷史上持有過這本書的不止你一個,你只是處于持有它的關鍵時間節點。
  那本書中的內容,我曾知道一些,老神尊不僅一次地告誡“你”,外物盡可棄之,包括珂阡兒視為性命的弓,包括這本書本身,都可棄之。
  尊上想要獲得這些東西,可以選擇殺掉你,將這些東西轉移到你命源的延續上,這個辦法,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已經失敗了。
  現在你反而不能死,死了,剩下的東西,很可能轉移到新神尊那邊。
  所以我可以肯定,你自己其實非常的清楚,尊上不會拿你怎樣。
  甚至要在得到尊上想要的東西前,還得千方百計的保住你的性命,所以,才會有后來尊上對你無可奈何的一系列事情。
  尊上現在的辦法,只是從你本體上分離出想要的東西,還要保證你在過程中不能死亡,之后,很長一段時間,在尊上穩定想要的東西前,也不能讓你死亡,要不然就不會有第三個條件。
  所以,你愿不愿接受尊上的條件,是你的決定,我提供寒武魂給你是另外一件事,你可以視作是你和我之間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