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776 三個條件


  偽霸大本營一側的小飛船里,格域使一直冰冷的眼神忽地微微一動,從這些問題里,她敏銳地感覺到外面的談判對象換人了。
  若無意外,應當是楚云升。
  格域使不介意與楚云升的屬下先行談判,但最核心的問題,她終究還是想要與楚云升自己談。
  對楚云升剛剛問出的問題,格域使也早有準備,不過,她先反問道:“這些已屬于核心秘密,不過仍可以作為我們之間的談判條件,按照我們之前定下的談判規則,這幾個問題我方認為共計值可達0.519,如果你同意,我馬上可以明確地告知你這些秘密。”
  按照雷與格域使建立的談判規則,楚云升一方所提供的談判籌碼只有一樣,標準值10,偽霸一方需要用各種條件來填這個10。
  每提出一個條件,偽霸一方先“定價”出值,楚云升一方覺得合理可以同意,覺得不合理可以“議價”,若雙方達不成一致“價格”,又或者對偽霸一方的此項籌碼無任何興趣,此項便略過,繼續下一項談判。
  在雙方信息極不透明的情況下,以此簡約的規則方案,目的還是為了節約時間,以及,可以有一個明確談判累進方向,最大限度地保證在各取所需下,有個可達成功的閥值可期,不至于漫無目的地相互消耗下去。
  楚云升也沒有推翻雷與格域使建立的談判規則,除非不想談成,或者像是如與輸靈主那樣相互欺騙來欺騙去的目的,否則,這個很簡致的規則,是目前情況下,雙方認為最有可能談判成功的方式。
  而在此前,雷已經與格域使談到了累值2.017,還差近8的值。
  楚云升迅速地看了一遍,基本沒有問題,都是新艦所需要的,又暫時無法獲得的稀缺資源。
  比如,那兩個具有特殊樞機之力的樞機生命,最終談判值為0.002,雷依然覺得值太高,便只要了一個。
  偽霸的籌碼也的確十分雄厚,許多東西雷覺得有需要,但值數無法談成一致,雷可惜地放棄,但對方卻無所謂,馬上可以給出新的可能更吸引人的東西。
  楚云升看完雷談成的目錄,聽到格域使的回復,便說道:“不用,你們就是將七紀全部抓齊了,我也沒興趣知道。”
  格域使很快地似不肯放棄地又追問了一句:“行苑的苑使呢,她的過去,當時任務,以及現在,你也都不想知道嗎?”
  楚云升道:“你說呢?我臨時過來,能與你談判的時間不多,所以,我希望你能盡快說出最有價值的條件。”
  小飛船中,格域使眼神微微一松,她剛剛試探性地追問非常具有冒險性,若對楚云升的整體判斷出錯,這場談判即便不會失敗,也必然會被要求換人,不論何種情況,對她自己而言,都是失敗。
  近乎是拿自己未來命運進行一次巨大賭博,卻只隱秘在談判的一小段看似只是追問的話中。
  她身后的年輕人一開始有些莫名其妙,左旋前儲已經很明顯地對此不感興趣了,不知道格域使為什么還要追問。
  雖然年輕人不覺得左旋前儲會放棄談判,但在談判過程中非有必要,無意義地激怒對方耐心,并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無論是什么目的,對此次談判本身用處都不大,除非格域使自己想知道!
  年輕人看向格域使,又回憶早就背的滾滾瓜爛熟的資料,格域使或許真的可能有什么私人的目的,但是,是什么呢?年輕人想不出來。
  他有記憶起,就在星空了,對左旋前儲的了解,全都來自于冰冷的資料,對格域使知道的也并不多。
  對楚云升似有些不耐煩的話,格域使仿佛也有準備,或者說準備已久了,仍舊很快地說道:
  “我們可以提供給一個你們大約不可能在其他地方再找到的東西,可以開啟一次你們飛船中卓爾人留下的結構體。
  這個東西是域間曾經的域主所發現,根據它的判斷,這個東西可以開啟真正的結構體,而不僅僅是你們飛船中的復制品。
  尊上一直希望能夠找到真正的結構體,以對抗一次兩大神尊中的一個,現在尊上已經放棄尋找,你們拿到它,不論是繼續找還是不找,如果想繼續找,我們也可以提供我們知道的所有線索。
  它目前的現實意義在于,對你們現有的復制品,使用它可以對抗住一次眾靈,但我認為,它對你們真正的意義并不在于對抗眾靈,這是我們的路,你們的路更需要它其他方面的作用。”
  格域使沒有說這個東西的值數,楚云升也沒有問,道:“繼續說下一個。”
  格域使沒有再追問楚云升需不需要,仿佛只有前一個問題才值得她追問,其他,哪怕談及核心談判條件時,都不非常在意楚云升需要或不需要。
  她很快又說道:“剛才的東西可以解決你們暫時的危機,第二個東西,確切地說,是一組龐大的信息,作用于你們追求的未來。
  這些信息中的知識來自于銀河星系,出自于追尋到那里的諸多強大生命與種族,遠非如今這里的星空生命攜帶的信息可以相提并論。
  比如攜帶這些信息的載殼人,我們大本營里還有,其他地方曾經也有過預留,都可以提供給你。
  這些信息對你們的重要程度不需要我多說,你們從其他星空生命那里基本不可能得到,也沒有時間得到。
  我認為,除了兩大神國,可能,我們手中的這些信息知識大約是最多與最高的。”
  格域使依然沒有說值數,楚云升也只是很簡單地說:“但它是零星與碎片化下不完整與不成體系的東西,繼續說下一個吧。”
  實際上,楚云升和雷都微微有些吃驚,原本,以為偽霸手中諸如載殼人攜帶的信息,來自于去往銀河星系乃至地球的強大種族的信息,應該是偽霸最大的談判籌碼,也是新艦攻克宏科技的最需要的東西。
  偽霸也不用擔心給了新艦這些信息知識,楚云升會賴賬而不兌現談判條件。
  新艦還握在偽霸大本營里,只要新艦出不來,偽霸的信息等同于沒有任何泄露。
  失去楚云升的新艦,偽霸有無數種辦法將新艦攻破,將這些信息“收”回去。
  但偽霸竟將這些信息只作為第二個條件,讓楚云升與雷都有些好奇,第三個條件是什么?
  對楚云升與新艦的重要程度要超過第二個太難了。
  除非將宏科技擺在楚云升與新艦面前,否則在第二個條件之后,幾乎沒有其他什么東西可以從根本上打動楚云升與新艦。
  格域使除了追問楚云升那一次,其他時候,包括現在,都無任何情緒波動,繼續道:
  “最后一個,尊上說,有兩樣東西,給你自己選擇,只能得其一個。
  第一個,罪門!
  你曾見過,不過你見到的是金色的秘牌,只是罪門的一次五面分態后的其中之一。
  尊上擁有的是真正的罪門,一次數態排列,我知道就這么多,這是傳說中的東西,沒多少生命見過其真正的作用。
  尊上說,即便我們給了你前兩個條件,你們也不可能在這片星空中活下來。
  你們獲得第二個條件后,最需要的就是生存時間,但可惜這里沒有。
  你們唯一的希望在整個超星系團外邊緣,但現在已經進出不得,罪門可以幫助你們逃出去,這是你們唯一的生機。
  尊上說,如果你真的成功了,一樣可以用它打回來。
  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選擇項,我們無法用語言準確描述,已超我們的思維與表達范圍,尊上說,讓你自己看一段由第一次發現它起作用時的一個強大生命所留下的現實觀察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