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775 第五紀


  新神國眾靈的后續靈襲尚未至,便有來歷不明的雙靈先至。
  偽霸的大本營隱藏得很好,在外很難發現其異常。
  衛與皆靈主雖然仿若建設競賽,但也沒有任何大的動靜,吸引不了任何生命對這里的主意。
  可要說著兩個靈純屬路過,也難以讓人信服,宇宙這么大,生命如此渺小,兩個稀少的靈生命同時偶然出現在這里的幾率更小的可憐。
  皆靈主與衛注視的方向上,雙靈本體深在靈蘊中而不可見,在距離偽霸大本營行星系外物質極稀薄的地帶停下,并停戰。
  其中一個失望道:“你我爭了一路,還是來遲了。”
  另外一個無奈道:“又是兩大神國,那種靈蘊實化方法,確比我們高明許多,看樣子,它們要在這里再開神戰。”
  前者沉默了一瞬道:“我覺得射原應該仍卡在里面,救或不救?”
  后者幾乎沒有猶豫地道:“我與射原當初并無太多交集,你若要救,我可幫你,但那東西歸我。”
  前者猶豫了一瞬才道:“可行咦,等一下,這里怎么會有火蟲?嗯?似乎與當初有些不太一樣,你看看?”
  后者想也沒想地道:“它們當初就神神秘秘,沒什么奇怪,你的注意力應該放在火蟲為什么和神國攪在一起?兩大神國本就不好惹,加上火蟲,戰不了。”
  前者勸說道:“我一直說,你的生存方式要跟隨星空改變了,我們的時代即便再輝煌,也都已經過去了,現在是更加輝煌的時代,至少,在這片星空之下,我們要么加入左旋,要么加入另一方,別無選擇。”
  后者毫不猶豫地道:“如果一定要選,我選左旋。”
  前者便說道:“臨時加入一次就可以,我們且在這里等著看,它們神戰一起,便是需要我們的時候,到時候有更好的條件。”
  后者則再次重申道:“我可以留下來戰一次,但不論射原是否還在里面,那東西都必須歸我。”
  前者這一次倒沒有猶豫:“沒問題,只要射原還活著,我們就能知道許多事情,包括你一直想弄清楚的事情。”
  后者反問道:“你確定它知道?”
  前者肯定地道:“我不能確定,但我確定地知道,它曾去過那個傳說的罪星!”
  后者道:“希望你說的是真的,但我很懷疑,不過不要緊,我現在只要那東西,越多越好。”
  前者便說道:“那就在這里等著吧,這里有靈襲后的殘余痕跡,它們之間的戰爭應該很快了。”
  兩靈正交涉著,忽然極為驚震,靈蘊激增。
  它們的零維被毫無征兆地攻擊了。
  它們可是靈,能夠繞過它們的靈蘊,繞過它們所有感知,悄無聲息襲擊它們零維的生命,每一個都極為強大,絕非它們可以抗衡。
  雖然攻擊并不很強,更像是一次試探,但它們感覺仿佛被剝光了在人家的面前毫無遮擋。
  緊接著,從火蟲那里,傳來一個波動,讓它們再次驚愕地道:
  “行間果然沒有說錯,你們應該在這個時候出來了。”
  ……
  皆靈主打破不交流的沉默,聯系了一次楚云升,判斷前來的雙靈大概率是那些早該死掉的靈,并非新神國靈主。
  楚云升便依舊本著猜雙靈與行間有關則其效果更好的原則,先進入氣泡世界用黑氣做了一次假襲,以此為偽裝基礎,再以行間之名騙過它們。
  這一切,皆靈主并不不知道,在氣泡世界,楚云升小心地未觸及他之前就觀察到過的皆靈主零維。
  形式越復雜,勢力越多,對楚云升與新艦便越有利,否則,楚云升也不會舍得利用氣泡世界這個最后的威懾式保命手段。
  相當于,提前將底牌打出去一張。
  但也只有打出這個底牌,才能真正震懾住對方。
  只是遲早還是會被戳穿的。
  楚云升并不一直在零維,這里隨時都會被眾靈的靈襲接連攻擊,極度危險,他需要時刻保持對外界情況的感知。
  本體的情況沒有好轉,在零維里,他還在探索種子的秘密,因此戰力有限,狐假虎威式的威懾是目前唯一也是最好的辦法,無論是以左旋老神尊與冥的形態威懾皆靈主,還是以氣泡世界加行間威懾雙靈,本質都是一樣。
  如果這個時候,皆靈主與雙靈一起強攻衛尚未建立完全的火蟲,除了逃入偽霸大本營,楚云升基本沒有其他選擇和機會。
  氣泡世界配合行間之名,雙管齊下,立即起了效果,雙靈一時之間,竟都不敢問他是誰,仿佛遵守了它們那個時代的某些規矩。
  它們不問,楚云升自然也不說,說的越多,露相的速度越快。
  當然即便它們問了,楚云升也不會說,保持神秘,才能拖延住露相的時間。
  和對待皆靈主一樣,楚云升簡單地給雙靈分配了位置與防御任務,便不再與它們有任何交流。
  形式越來復雜,偽霸大本營外,一場規模不能算小的眾靈之戰幾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
  楚云升隨后又接替了雷,與偽霸一方談判。
  火蟲的腔體不是殤,能力不及殤,剛剛才能夠從雪苑使身上獲得一些新的情報,小蟲子在它身上留下的機制使得它成了一個“生物間諜”火蟲方式下可以讀取的信息攜帶體。
  但即便如此,也并非是楚云升與火蟲能夠占據優勢,雪域使的問題,偽霸恐怕很清楚,能帶出來的消息,基本都是偽霸不介意或者是想讓楚云升知道的事情。
  比如,現在,通過雪域使,楚云升已經知道偽霸一方前來談判的竟是格域使。
  楚云升接替了其實已經談到自己權限極限的雷,所說的第一句話,并不與談判有直接的關系,甚至還有些支離破碎:
  “原來是你,我記得當初你們是對耦降臨的吧,你還活著的話,那個行苑的苑使應該也活著吧……其實我一直奇怪,偽霸如何能夠控制一個戰爭機器星系到如此自如的程度,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大本營里,應該有第五紀的地球人,甚至是紀子……或許,還有真正的血族與退化人吧。”